爱屋及乌与恶其余胥

​本文有强烈的主观判断成分,尤其涉及到具体的人,但这不是本文的重点。不用杠张三其实值得喜欢或那个产品其实必须讨厌。各美其美不好么?

前两日与我学院一位老师聊天,谈及到一个话题:

如果一个企业老板(创始人)你很不以为然,那么ta所提供的产品和服务,你还会去使用吗?

学术一点说,你对企业主事人的印象,和你使用这家企业的产品和服务,有相关性吗?

同事说本来去年一个本科生论文,她想让学生写这个。事由是刘强东明州事件。如果在这个事件中,你很讨厌刘强东的行为,这会影响到你使用京东的频率么?

但最终没干,不知何故(我也没问)。

我倒是很清楚我自己的状况:大部分情况下,于我而言,没有相关性。但有个例外。

我一直不大喜欢乔布斯的为人。

比如他对他的老婆和女儿是非常不好的,再比如他对他的创业伙伴沃兹尼亚克也有些坑蒙拐骗的意思。一则故事说,在苹果特别早期的时候,乔布斯跑出去推销自家产品,明明得到了6-700美元的收入,非要回来和沃兹尼亚克说谎成只有300美元。

乔布斯的脾气非常暴躁,大概后来被按在地上狠狠摩擦过,二进苹果的时候有所改观。但到底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而且他还特别神叨,深信洗澡会带走自己的灵气。

我也没觉得过一直黑色套头蓝色牛仔裤有啥好夸耀追捧的(当然也没啥好值得贬低的),这是一种强化人设的做法,纯属表演着表演着就成习惯了。乔布斯以前可不是这么打扮的。

但这一点也不妨碍我大量买入苹果的产品。由于早期iPhone比较小,不大适合我粗壮的手指头。但从六代开始,我就每一代都没有错过。我还拥有两个苹果表、三台笔记本和若干台大小不一的iPad,以及,三代苹果airpods。每个月还在乖乖交iCloud的费用——对了,一开始苹果的办公套件,我可是花钱买的。

当然,后期的苹果手机、电脑、耳机的确是乔布斯身后的作品。但苹果本身深深打上了乔布斯的烙印,是不会错的。

我比较确信的事情是,当下苹果推新产品——你有没有这个产品的需求是另外一回事——它不大会把消费者当小白鼠。换而言之,只要你有需求,而且价格不甚敏感,就可以放心购入而不用事后后悔。所以,我的确很期待苹果造车。

只是,这件事恐怕得等很久。

既然提到了电动车,那不得不说说马斯克和特斯拉。

如果说我对乔布斯还只是不大喜欢的话,我对马斯克就不是不大喜欢这个程度了。我甚至有点厌恶这厮。

马斯克在数字货币上的表现,就是反复割韭菜。我也有朋友拼命捍卫他,把他在狗狗币上的行为说成他是理想主义的,是一大票投机分子把事儿给搞砸了。行吧,各美其美吧。

马斯克说不再接受比特币买电动车,因为比特币太耗能了,不环保。坦率讲,我也从来不觉得电动车有啥环保的。光是那一大块电池,我就不晓得以后怎么个处理法啊?(请注意,新能源并不等于电动车)

至于搞火星移民这种事,我知道很多人特别鼓掌叫好。但恕我直言,就人类这个尿性,地球都一堆破事,你以为你逃火星上就没这破事了?不好意思,破事更多。

到底,地球上的空气和水,是很难被极权独裁的吧?

要说马斯克特别想扮演上帝,估计是不会错的。而我,特别讨厌这种人。

但我最近的确在琢磨买一台特斯拉。因为沪牌很难搞,而我又想买一台非SUV的。看了一圈,特斯拉可能还是最不坏的选择。段子怎么说的来着?当你碰到问题了,只有特斯拉,央媒才会为你撑腰——说笑了。

对对对,我知道特斯拉还一堆破事,昨儿还有什么召回的新闻。为这事,就媒体是不是故意黑特斯拉呈一股咪蒙风,昨儿还和一位媒体人唇枪舌战了一番。但我就是这么理性。撕的是媒体是不是故意黑特斯拉,而不是撕特斯拉值得不值得买。

尤其还是矮子里拔个相对的长子罢了。

在观影听乐这种事上,我对艺人也很切割。

比如我年轻时候,算是一个Beyond、张曼玉的粉。但他们为人到底如何,我一点兴趣都没有。关于这些明星的一些真实情况,还是后来互联网相当发达的时候我才慢慢从网上看到。但那个时候我已经不再那么迷张曼玉了,Beyond也已经基本散伙了。

我对心目中的偶像忽然抽了根烟就世界崩塌了,从此粉转路人甚至黑,一向表示理解不能。我知道,今天的偶像,和过去的明星,逻辑是不一样的。但我不知道的事是,别人的人生(而且十之八九还都是演出来的人设),如此关心所为何来。

行吧,各美其美吧。

但内容文创领域中,有一个例外。那就是写字的。

当我不喜欢某个写字者的时候,我就会对ta的内容嗤之以鼻。比如当年洗稿财新的那位,我微信上的确有朋友已然释怀了这个事,但我这时候就记性好得惊人。

写文章说到底不能太当表演看,虽然作者的确会字斟句酌。但作者的思想,并非表演。当然有些作者连展示出来的思想都在演,那就完全不值一提了。

有个还蛮有名的物理学家,自从像个神经病一样的时候,我特地跑kindle里删除了我图书馆里他的两本书。另外还有一本老外的书,要不是内容实在我想读,就因为是他做的序,我都要恶其余胥矣。

在这个领域中,我在吃鸡蛋之前,会特别计较母鸡是哪个。

至于你喜欢一个人,但你不碰ta的任何一个东西,做不到爱屋及乌,我想还算正常。

毕竟有可能这家企业所做的产品服务,你用不着。或者这个人写的东西,不在你兴趣领域里。又或者。。。

我的同事和我说了一句:我有些朋友私交非常好,但我从来不看他们的paper。

道理其实都懂,但说破了就没意思了。

回到本文开头,所谓印象这个变量。

其实这个变量可以拆解出很多维度。比如我只是不喜欢乔布斯的为人,但就他作为一个企业家的企业家精神,我的印象是很好的。同样的,我不否认马斯克也是一个可以称优秀的企业家。

干一行要有对这一行的基本态度。

比如艺人,虽然我完全不在意ta的私事,但如果说台词都背不出,要靠后期的话,这样的艺人的作品,我大概也不会看。只是,我至今也不知道,哪路艺人是实锤台词不背就说一二三四的。

爱屋不及乌,恶不其余胥,这个事我晓得,再往下推,就要出事了。

打住。

—— 扯氮集 ——

3 thoughts on “爱屋及乌与恶其余胥”

  1. 如果是老罗呢。。。。。
    说真的, 我觉得我一直都觉我我对公司创始人和产品是分开的。。。。
    直到遇到老罗。。。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