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仁得仁和学问无关 但和基本中文素养有关

就复旦中文系系主任那篇已经很火的悼文议论一番

看到讨论很多,忍不住插几句嘴。


第一个问题,求仁得仁,到底是什么意思?

应该有且只有两种意思。

第一种意思,就是死得其所。因为孔子是用求仁得仁评价伯夷叔齐这两位“耻食周粟,饿死首阳”的行为的。既然不想在周朝天下吃饭,那就死了算了,成就一番气节。

第二种意思,即自作自受,是后人慢慢演变出来的,有很强的讥讽味道。比如某人天天在违法的边缘疯狂试探,放肆跳绳,结果被绳子绊倒了,摔跟头了,可调侃带讥讽地说一句:求仁得仁了吧?其实就是说:活该!

追思一个被割喉的被害者写悼文,用“求仁得仁”,无论如何都是错的。这里不存在到底是用今人引申义还是用原始意。如果是前者,难道是嘲讽死者作死活该?如果是后者,难道是在说死者生前的工作,就是如此危险大概率会牺牲的?——这未免也太反动了。

第二个问题,这篇半文不白的悼文,能说明作者朱刚教授的学问水平么?

的确不能。

维舟写复旦朱刚悼文事件,倒是把“研究还是创作”这个问题说得明白。

这相当于一个美食家和一个厨师。美食家的厨艺未必能及专业厨师,这不妨碍他能很专业地研究以及评价厨师的厨艺。

中文系的核心是研究中文,一个中文系大教授写不出灿烂文章,这是完全有可能的。

何况朱刚教授这篇悼文是朋友圈之作,我们无法证明他一开始就是冲着公开发表去的。朋友圈写东西,不甚严谨,也是完全可能的。

所以,槽点根本不在“半文不白”,而且说实话,半文不白真得也没啥,大费周章去搞什么我帮中文系系主任改文章,没啥意思。

第三个问题,那就笑笑算了?

不能。

槽点不在“半文不白”,而是在“求仁得仁”的用法。

这是一个很基本的中文素养问题,我有理由相信,高考作文这么用,是要被扣分的。

误用求仁得仁,的确说明不了朱刚教授的学术能力,但朱刚教授的基本中文素养由此要被拷问一下,不为过。

说回朋友圈。

朋友圈并非完全私域——这到底不是个人写日记。一个人的朋友圈,会向他的同类开放。按照朱刚教授本人的身份,他圈中必有同事、同行、学生,而且应该不少。此乃其一。

王永珍被害一事,闹得舆情滔滔,物议沸腾,可谓今年以来复旦最受关注的事件。朋友圈就此事写文还是悼文,虽说不必字斟句酌反复推敲,但也没到可以“游戏之作”“涂鸦之作”“随手之作”的地步。此乃其二。

半文不白也就罢了,但如此误用成语,作为中文系的系主任,不可不谓颜面丢尽。

我个人的看法,这种没面子的事,辞去系主任这一行政职务,并不为过。

美食家是不用厨艺高超,但如果连番茄炒蛋都要打电话问人怎么搞,未免有点奇葩了。

第四个问题,仅仅是朱刚教授自己的颜面么?

不是。

复旦的确很丢人。

因为朱刚教授写了朋友圈,然后复旦大学拿去发布在官网上,作为同事悼亡缅怀文字,收录在专题报道之中。

这里一个细节:复旦大学不是人,只是一个机构,是谁拿去发布在官网上的?也就是说,按下那个“提交”按钮的,是谁?——而这里的谁,确有可能是一个复数。

注意一下上部模块,学校官网,堂堂正正,正规军,不是什么江湖自媒体。

进一步,我们都知道,朋友圈并不是一个微信公号后台还有专门的标题填写处,大部分人写圈没有标题这个概念。在这短短的一篇悼文中,又是谁专门把求仁得仁拎出来做了一个标题?这位“编辑”是中文素养同样有问题呢?还是。。。高级黑?

上得官网,可就不是朱刚教授自己一个人的事了,也不是中文系一个系的事了,说是整个复旦的事,不算说错吧?

讲起来,这真不是复旦宣传部第一次丢人了,还是丢大发的那种。

个别员工言论导致整个公司要鞠躬道歉,这种事,不罕见吧?

故而,

并不要求复旦中文系系主任朋友圈写个东西,还要像华师大中文系写公号那样,古得都看不懂,有些字俺还不会念,但要求把“求仁得仁”这种并不冷僻的成语用对,不算在说他的学问本身。

复旦大学也要好好琢磨一下,朱刚教授一条朋友圈,自己某些员工如获至宝还隆而重之弄成一个标题去应对风口浪尖上的热点事件——以我对高校的了解,现在即便行政体系都得硕士研究生了——这些员工的中文素养,是不是要拷问一下?

不,这不是中文素养,是中学语文水平。

本文如果消失不见,

各位就可以用:求仁得仁了吧?

1 thought on “求仁得仁和学问无关 但和基本中文素养有关”

  1. 据我的一位“小朋友”相告,这位“求仁得仁”的作者朱刚教授,是她的本科同学。一向勤奋治学,是一个本分的读书人。最近网上流传的他的关于苏轼“乌台诗案”的近作,一定程度上说明了他的学术状态。
    此文是他在朋友圈转发复旦官方就此案的说明时所写,确实缺乏推敲修饰,具有语病。而且这类命案,不宜使用这种半文半白的文体,以致词不达意,是他有失考虑。但弄到复旦官网上转发,确非他的本意。官网网编加上8字标题和他的中文系主任头衔,就这样发出来了。
    复旦大学中文系主任,以前是朱东润、胡裕树、章培恒这些如雷贯耳的大家,如果不加这个头衔,也许人们看过算数,不来计较。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