憨憨腾讯

腾讯近日一起与老干妈的纠纷,一波三折,很多吃瓜群众都知道了。

稍许捋一下就是:

2019年3月,腾讯与著名的老干妈公司签订一项合作。腾讯执行合同条款后,却一直未能收到款。

2020年6月29日,有媒体报称,裁判文书网上发布了一则民事裁定书,腾讯申请查封冻结老干妈名下价值1624万元财产的诉讼请求,已获得法院支持。

6月30日,老干妈称,我们可没和腾讯合作过。你是不是被骗了?

7月1日,贵阳警方发布通告称,抓获三名骗子,私刻公章,冒充老干妈市场人员,与腾讯合作。

贵州警方这个通告,坐实了腾讯受骗上当。

腾讯:我不要面子的啊?

腾讯展开了一波危机公关。

这波危机公关的主要调性和上次针对《腾讯背水一战》一文的操作手法差不多:顺势自黑。但由于两件事到底不是一回事,效果也不同。

基于《腾讯背水一战》,腾讯没有动用太多的官方资源,而是借由腾讯员工,在朋友圈用这样的图片自黑卸力:


而今次,同样是自黑手法,腾讯开始动用官方资源。

腾讯微博在下午六点便转发他人对其傻白甜描述的微博,并予以置顶。然后开始制作视频。

有兴趣的可以去看看“我就是那个吃了假辣椒酱的憨憨企鹅”视频。基于最近大火的“杨超越痛哭:我干啥啥不行,跟老板吵架第一名”视频片段再创作。


腾讯背水的自黑手法,我私下里和腾讯小伙伴表示过一定的不以为然。这不是什么好词,把这种标签往身上带,效果未必好。

但憨憨就不同了。憨憨是贬中带褒甚至褒大于贬的词:实诚可爱,老实人被欺负。用憨憨定调这起本来丢脸丢到了地上的事件,是很巧妙的大事化小事,小事化无事的娱乐化手法。

再加上,在大多数人心目中,一千多万人民币的损失,对腾讯是个事么?

憨憨腾讯,从危机公关的角度,可以打很高的分了。而且反应速度相当快。毕竟,贵阳警方于7月1日下午三点才发布微博称三名骗子已被刑拘的。

不过,危机公关做的好,舆情上的危机给化过去了,并不代表这个事就真给化过去了。

财新报道《腾讯追账老干妈后续:一言难尽背后的合作到底是什么》中说,针对腾讯起诉老干妈服务合同纠纷一案,腾讯此前回应称,2019年3月,腾讯与老干妈公司签订了一份《联合市场推广合作协议》,腾讯方面投放资源用于老干妈油辣椒系列推广,腾讯已依约履行相关义务、但老干妈未按照合同约定付款。腾讯多次催办无果,因此不得不依法进行起诉。

请注意“腾讯多次催办无果”这样的腾讯此前回应。

老干妈却不是这样说的。最新消息是,老干妈称从来没见过腾讯来催要过广告费。

如果没有什么很意外的情况的话,腾讯方面大概就只是向三名骗子催要过了。只有这样,才能符合腾讯称的多次催办无果和老干妈说的我们没被催过。

但好歹我以前也是个丙方,也催要过钱。一笔款子但凡数目大一些,会通过不同的渠道不同的关系人去催办,哪有死盯着一开始谈合作的几个人的道理?

这笔1600万的款项,对腾讯不是大数,但对于具体的“QQ飞车”项目,

一位了解腾讯游戏商务合作的人士告诉财新记者,以QQ飞车这样的游戏级别,超过1000万的广告投放框架是超级大单。

财新那个报道里还有这样的陈述。

一头大象被三只小蚂蚁给绊倒了腿,总是说明大象自身自有它的虚弱之处。

偏偏这个虚弱点发生在了腾讯的现金牛部门IEG(互动娱乐事业群)上。IEG的工作室赛马制,自有其功效,但也不乏一些江湖上流传出来的让人唏嘘的传闻。

法务部门一纸诉状直接把这个事捅向法院,感觉上纯属流程式操办,做了一些案头paper工作罢了。具体前因后果,号称互联网法务第一强的腾讯法务部门,似乎并未关心太多。

钱不大,事儿,真不小。

盲猜要上总裁办讨论。

这起上了热搜第一的事件,发生在7月1日这个特殊的日子。

这不禁要问一句:

2020年已经过完一半,你干成啥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