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祖父魏友棐先生

      我的祖父魏友棐先生有31条评论

wyf1 事实上,我从来没有见过我的祖父,他在我父亲十三岁那年就已经过世了,享年只有四十二岁。每当我父亲说起我祖父时,眼眶总是红的。我至今记得他对我说,在祖父弥留之际,那个望向我年幼的父亲的眼神,他至今不能忘怀。

我的祖父是一个标准的旧式文人,但由于主攻财经金融领域,故而也算是横跨商界学界的传统知识分子。我父亲一直认为,我母亲接过了她公公的衣钵:现在是一个蛮知名的财务分析专家了,虽然他们两个,从来没有见过面,也算是冥冥之中的某种运数吧。

祖父的文笔极好,是《大公报》的社评委员,而且是一个很快的快枪手(这一点父亲一直盛赞我有祖父的遗传:下笔千言,倚马可待)。比如说,在一本名为《东方杂志》的学术刊物上,祖父整整写了三年(33卷到36卷),每篇文章都是7-8千字的学术性文章,前后二十四篇之多。著作也颇丰。

旧式文人的书法一向都非常好,我祖父也不例外。惭愧的是,身为长房长孙的我,这个字是不忍卒读的。祖父书写槛联、扇面和碑铭很多,浙江上海地有些店招就是他的手笔。祖父还很擅长丹青和篆刻(比如就给我父亲刻过一枚印章),至今有拍卖场还可以见到他的一些作品。在他看来,写字、画画、吟诗填词、治印,是一个文人的应有修养。孙儿愧之。

wyf2

上图是我祖父给沙孟海老先生(沙先生是我祖母的父亲的学生,故而他们应是同辈)的信,祖父的书法属于颜体路数。

wyf3

此扇面是祖父为祖母所作,时距祖父离去只有一月,当属诀别之作。

祖父还是一个相当幽默的人,不过与他人言辞诙谐不同,他的幽默用另外一种形式表现出来。下图其实是他给我的大姑母(即长女)的家信,当时我大姑母从军做卫生兵。祖父用漫画的形式告知她家中事宜:

wyf4

祖父同样有写日记的习惯,下图是他最后一日(公元1953年7月24日)日记的绝笔

wyf5

今年是祖父诞辰100周年,父亲特地为他建了一个Blog以作纪念,并收集了不少图文。晚上,父亲跟我说,你们Blogbus或许就此可以开展一项新业务:专门为有需要的人提供纪念先人的比较特殊的blog托管服务。我笑了笑,说这种需求应该不多。因为,象我祖父这样,可以发布近百篇图文并茂的日志的先人,似乎并不多。

在那一刻,我充满了骄傲。

31 thoughts on “我的祖父魏友棐先生

    1. 魏武挥 Post author

      我只希望他在这个充满娱乐精神的世界里活得快乐但又不失人的本性,至于做什么,随他吧

      Reply
  1. 老爸

    还要补充:祖父也是祖母父亲(就是他的岳父)的学生,所以他同沙孟海先生不仅同辈,而且同门,他们是很要好的朋友。

    Reply
  2. shaoqing

    蛮感动的。原来魏师兄颇有家传啊。
    我一直想为我逝去的祖母写一篇详细的传记,也算尽点孝心。不想竟拖延至今,今天由魏兄的文字才又想起。
    我常常在想,我还记得慈祥的奶奶,可是我的儿子呢,我的孙儿大概就知之甚少了吧。我该留下一篇文字,一代一代地传下去,让他们都知道他们的祖辈上曾经有一位这样慈祥的老人。

    Reply
  3. 海小呆

    家学深广,渊源流长,抱仰中!

    魏武挥 reply on 8月 23rd, 2008 1:00 上午:
    我只希望他在这个充满娱乐精神的世界里活得快乐但又不失人的本性,至于做什么,随他吧
    本文来源于It Talks–魏武挥的博客 http://weiwuhui.com , 原文地址: http://weiwuhui.com/797.html

     
    小呆不才,粗学浅陋。对以后的子孙,想法也是一般无二:只要做个有孝心、多恒心、知本心、守平常心的好人就行,其他么,且随他去:)

    Repl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