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权游本季第四集想到的

      从权游本季第四集想到的有2条评论


《权力的游戏》第四集,色后干了两件导致后来绝无与龙妈妥协可能的事。

其一是让攸伦在海上偷袭,射杀了龙妈的一条龙。其二是当着龙妈的面,斩首了女翻译。这两件事一做,便把自己置于与龙妈你死我活的位置,再无转圈余地。

但如果站在上帝视角,色后其实有更好的选择:求和,交出铁王座,并伺机卷土重来。在射杀龙与斩首女翻译之前,色后与龙妈并没有什么了不得的仇恨,求和完全是可能的。

事实上,龙妈先锋开到之时,两边其实都还是名义上的同盟——共同对付死人军团。虽然色后并没有派出军队参战保卫临冬城,但龙妈也没有一纸战书告诉色后,我们已经翻脸了。

卷土重来的伺机可能有机吗?有的。

因为雪诺也有继承铁王座的合法权利。首先他的性别是男性,在权游的背景下,男性比女性更有继承优势。其次雪诺有令维斯特洛大陆大部分军队承认的战斗史,毕竟起身微末但一刀一枪搏出彪炳战绩,勇气武力和骑在龙上放龙焰的龙妈完全不同。再次是雪诺在大陆有群众基础,比较受爱戴。他唯一的弱项,恰好也是龙妈的强项:军事实力不如龙妈。至少没有龙,连龙妈慷慨出借的那条龙都被射死了。

当色后交出铁王座给龙妈,接下来她就可以看好戏。龙妈和雪诺究竟是主动火并抢铁王座,还是雪诺虽无意铁王座但依然要被“黄袍加身”不得不去火并,亦或姑侄(其实是夫妻)共享铁王座,她都有机会,而且真的是“权力的游戏”,这里有大把权谋可以写。

当然,这只是上帝视角。因为色后并不知道雪诺也有铁王座继承权。

但如果我是编剧,而且并不打算八季收场,我就会让色后知道这一至关重要的情报,并假意投降,依靠权谋施展,坐等有实力的龙妈与有人望的雪诺两败俱伤。

中国古代历史,非常忌讳“后宫干政”。

这里其实有两重考虑。第一重,当然也是最重要的因素,女性不被认为可以有权执掌天下,所谓牝鸡司晨,是不合当时的天理的。

但第二重,也有实际因素:帝后共同执掌朝纲,让文武百官,到底听谁的?

如果女性有足够的实力,做到大权独揽乾纲独断,皇帝自身无论是自我识趣,还是被迫放弃权力,天下倒也没那么可怕。武周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夫妻档共同操作一个小盘子(比如夫妻老婆店),并没有什么。盘子太小,管理容易。但夫妻档共同操作一个大盘子,这件事的后果,就非常麻烦。

如果盘子转得顺风顺水,只需萧规曹随,无需变化,倒也罢了。但如果盘子转得本身就有点磕磕绊绊,需要做一些开辟、转型的动作,夫妻档,通常艰难万分。

大型组织的成员们,站队结党,都是常态。有人的地方就有政治,这并不让人惊讶。

但夫妻档特别容易催生所谓“帝党”、“后党”。

双头制也不是那么罕见,比如谷歌就是两个创始人打下的天下。但双头制如果是兄弟档、父子档、母女档,就已经颇为让人头疼,但兄比弟长,父母比子女大,好歹还有些天生的主从。而夫妻档,剪不断理还乱。

夫妻档一来是各自职责很难划分明确,二来就是主从关系非常模糊。这并不是夫妻自身能决定的,还有组织成员给他们的定位。因为在组织成员看来,主从关系没有什么天然的一定是某人主某人从。逆转乾坤,没什么不可能的。

理性人都会希望自己的利益最大化。有些人纯属为了自保,不得不站队结党或趋炎附势,属于消极的利益最大化。但有些人正好倒过来,属于积极的利益最大化,他们会努力推动符合自己利益最大化的主从关系的实现。

这些人,恰恰是所谓“黄袍加身”的主因。

在权游中,无论是侏儒,还是太监,都是积极的利益最大化者。即便雪诺自身无意王位,甘当龙妈从属,他们都会去推动雪诺反客为主。——我个人预测,虽然太监已死,但侏儒仍将推动雪诺登上铁王座。

在现实中,夫妻档创建的组织中,你敢说这种人没有?

阿里创业初期,其实有夫妻档的味道。

湖畔十八将,有马云夫人的位置。位置还蛮重要,行政人事之类的后台大总管,员工编号02。

但后来随着阿里的慢慢壮大,马云成功说服已有中国事业部总经理头衔的夫人离开阿里,从此淡出组织运作。

我认为这是阿里发展历史上非常重要的一步。夫妻档,不是说非要男耕田女织布,也可以女耕田男织布,但不能都去耕田,都去织布。

另外还有些传统企业的传统老板们,借助比较固化的男权思维,虽然太太也在组织里,但主从关系异常明确,企业里所谓帝党后党并不存在。但较之阿里,我认为还是等而次之的。

但有些公司,并非如此。

某网络书商是一个非常好的例子。

夫妻档不仅会催生组织内更为剧烈的结党站队,还会导致想做的事无法不顾亏损而全力投入。

夫妻之间,所谓清官难断家务事,很多时候不是讲理的地方,因为他们有情。情比理大。—— 请注意,我这里说的情,未必是正向的“爱”,也有可能有负向的“恨”。

组织就得讲理,理比情大,不然也没有诸葛亮挥泪斩马谡这种事了。

一个决策,有巨大风险但也有可能有巨大收益,本来老板做出最后拍板,一意孤行不到长城也好,知难而退另寻他路也好,老板可以一锤定音。

但夫妻就麻烦了。丈夫打算all in show hand,太太打算添油战术边走边看,听谁的?

十之八九,就是妥协。可能就是这次原来丈夫打算投100块,太太打算投10块,最终变成投50块。而水烧到90度,哪有开的道理。

也有可能是这次听丈夫的,下次记着哦,听太太的。

所幸,这家书商,终于摆脱了夫妻档,从此耕田的耕田,织布的织布,倒也亡羊补牢,为时未晚。

就是不晓得其它公司,有无这般觉悟乎?

—— 首发 扯氮集 ——

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传播学院,天奇创投基金管理合伙人

2 thoughts on “从权游本季第四集想到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