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达”不是“报道”,博客不是“公民记者”

关于博客不是公民记者的说法,我在过往的日志里写过几篇日志。大概就是这几篇日志的关系,《青年记者》杂志对我做了一个访谈,刊登在最新这一期上。就那几篇日志而言,我下面的这个访谈并没有添加什么新的东西。我这里仅做一个录以备考,也算是一个比较完整的小结吧。

以下是访谈全文

——————————— 全文的分割线 ——————————-

赵金:“公民记者”的出现是和博客的兴起分不开的。关于一些博客对新闻事实的传播的行为,您曾撰文认为,可以称他们是独立评论员,报料者,但认为他们不是“公民记者”。为什么不赞成将博客称为公民记者?像美国的德拉吉、克里斯·奥布瑞顿(伊拉克战争报道者,人称“第一位专业化的博客战地记者”、“第一位独立的网络记者”),他们是“公民记者”吗?

魏武挥:虽然媒体圈不乏所谓的“收费新闻“,素质低下的记者写“枪稿软文”也时有耳闻,普通民众对于这些记者的痛恨可以理解,但轻易说博客(blogger,这里指写博客的人)就是“公民记者”并非是正确的。

除了极少数职业博客以外,大多数人写博是一种“副业”,一种兴之所致的随意行为。即使被中国博客圈奉为全球第一博客的美国“德拉吉报道”,其实也并非是严肃的自媒体。在这个博客中,大量充斥着道听途说的小道消息。德拉吉报道披露克林顿拉链门只是众多政界绯闻中极少数被事实证明的确是事实的博客文章之一,而更多的,则完全子虚乌有,或者说,耸人听闻。

正因为是随意行为,博客事实上并不具备记者们应该具备的能力,比如说对于消息的反复考证。大多数博客只能充当这两种角色:报料者,或者,评论员。

在中国的媒体圈子里,有一种角色叫“通讯员”,通讯员严格意义上并非记者,而是“报消息”。当然,对于正规媒体而言,这些消息也是得到考证的。很多博客能成为很好的报料者,比如拍一张照片,摄一段视频,或者索性写个故事。而鉴于博客的自身身份,让他们去核实这些“料”,并不是可行的事情。举例来说,一个博客可能拍摄了一张一个青年人痛骂一个老者的照片,并配以文字说“今天社会,真是人心不古”啊,但他/她完全有可能没意识到,那个老者是个小偷,刚刚实施了对青年人的偷窃行为(未遂)。

博客的作品并非职务行为,他们完全可以代入个人感情色彩,但记者不行,特别是撰写新闻的时候。标准的新闻专业主义要求记者不偏不倚,给事件的各方以平等的说话机会。

博客的报料行为,给记者的信息收集带来很多便利,也给社会的一些事实真相的曝光,带来新的线索。这一点,是我们不能否认的。但如果将报料直接上升到新闻,将博客升格为“公民记者”,这是不够严谨的。关键问题在于,很多人误以为“表达”就是“报道”。

在今天的宪政社会中,公民享有宪法保护的表达自由权利。公民不需要再加任何前缀或者后缀,就可以进行他们的表达。博客这项技术的诞生,使得他们的表达可以传到更远的地方(比如阿拉斯加),也可以传播给更多的人听到(不再只是身边的好友)。这是一项技术给人们带来的关于表达自由的便利。

但表达和报道是截然不同的事情。在正统的新闻报道学习中,五个W一个H是非常重要的新闻元素。一篇合格的新闻报道,必须具备这些元素。记者不是看到什么就写什么,他(她)必须过问一下是什么造成的。所谓深挖事实根源,我个人以为,大致就是这样了。如果仅仅是看到什么就写什么,那叫报料,不能叫报道。这是有相当大的本质区别的。报料者可以忽视真相,报道者不可以(虽然很多时候不容易做到)。毕竟,我们都知道,眼见未必是实。

博客的第二重身份是“评论员”,而且是“独立评论员”,这是我最看重的博客特质。有些博客并不满足于“报料”,他们喜欢思索,发表对于这些已经暴露出来的事实的见解。在互联网上,我们经常会看到博客们对于时下热点新闻的各抒己见。我不觉得他们是记者,更多的,象是评论员:对事情的评头论足,从自我主观立场出发,发表自己的见解。

而这一点,是博客最重要的使命。

赵金:从一些资料上看到,在美国,有一个“公民记者协会”,这个组织是网民们一个自发组织,要求每一个新加入的成员,都必须有一个老成员的推荐,所有人都必须提供真实的身份和个人资料。正是因为这样严格的认证要求,使得这个组织有了一批具备公信力,以及能够写出高质量文章的“公民记者”。在国内,闾丘露薇开办了一个“一五一十部落” (my1510.com)。她的目的是“希望能够透过这个平台,来推广公民记者的概念。透过web2.0的互动,让博客和传统媒体之间能够产生一个良性的互补。”您怎么看待“一五一十部落” 所希望承担的这个使命?能够实现吗?

魏武挥:凤凰的名记者闾丘露薇开办了一个名为一五一十部落(my1510.cn)的网站,希望能成就一个公民记者的平台。但在我眼里,恰恰这个平台是评论的汇聚地,而非新闻的汇聚地,可以视为一个小型的公共领域。北京一位大学教师也开办过类似的网站:Oblog.com,汇聚了十来个同样经过身份认证的对新媒体抱有浓厚兴趣的博客。

赵金:您称对博客加以“公民记者”的头衔,会对blog的发展不利。为什么?这是您不赞成“公民记者”的主要原因吗?

魏武挥:由于个别博客的类似记者的行为,就轻易将博客套上“公民记者”的大帽子,那就是强求博客必须对自己的文字象记者那样去考证,这毫无意义,也不具操作性,更容易形成某种舆论不当管制的借口,只能危害到博客的发展。

赵金:我注意到在您之前的文章中,您表示要致力于哈贝马斯“公共领域”的构建,认为BLOG可以作为实现这一愿望的平台。能否请您具体阐释一下?像具有“公民记者”特点的博客所表现出的舆论影响力,是否会是您所构建的平台中的一支力量?您怎么评价他们的作用?

魏武挥:法兰克福学派的重镇,当代伟大的公共知识分子之一哈贝马斯曾提出过“公共领域”理论,在他看来,媒体应该成为各种言论的聚集地,成为一种公共的领域,来开启或者引导民智。他思索欧洲资本主义革命的原因,他发现“沙龙”是一个很重要的环节。当时有不少贵族或者新兴贵族在家里开party,邀请知识分子思想者一起来聚会,并在聚会上进行讨论。他们的思考在讨论中撞击出火花,之后被散播出去。这是导致思想领域启蒙和革命的重要原因。他认为,在当代,公共领域已经被商业和政治染指,于是他呼吁要净化公共领域,这是后话。

但在博客出现之前,这个理论的确带有空想的成分。另外一位伟大的公共知识分子美国的乔姆斯基就列举过媒体的五个过滤器,证明了大众媒体想完全成为一片公共的领域是不太现实的。

博客空间,有两种英语表述,一是blogsphere,二是blogosphere,后者多了一个“o”。前者的意思是blog+sphere,简单的博客空间,而后者,则是blog+logos+sphere,logos是什么东西?逻各斯,中译为“智慧”。

博客进行事实的再评论,就是智慧的撞击,就是主观看法的撞击。博客最适合承担这样的职责,而不是去报道什么事实真相。这些个人身份的博客,可以摆脱很多过滤器的控制(至少可以摆脱商业的压力),发出独立的声音,对事实的反复评论,则可以逐步接近真相,也可以不断打磨思想。

大多数博客都受过较好的教育(文盲写不了博客,呵呵),博客的自我代入性,不像BBS里那样只是一个匿名的注册ID。博客虽然也有争吵,但对于BBS里的更多的毫无实质意义的谩骂而言,博客显得相对理性一些。这些人在网路空间里的讨论,是公共空间逐步形成的基石。而这一基石的形成,不是新闻报道,却是思索评论。

One thought on ““表达”不是“报道”,博客不是“公民记者”

  1. Pingback: 周曙光关于公民记者的演讲稿 | 精品博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