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活化石的个人IP之路 | 我在今日头条V计划沙龙上的分享

8月26日,我跑了趟帝都,主要是参加今日头条V计划沙龙,应邀根据“如何打造个人IP”做了半小时的分享,也和行业几位同仁王志安、潘乱、曲凯一同对谈行业热点并探讨对于个人IP的理解。

“V计划沙龙”是今日头条“V计划”的其中一个环节。什么是V计划?就是今日头条希望邀请平台上有才能有价值的创作者,通过品牌赋能和扶持,帮助作者孵化个人品牌,让平台上越来越多的个人IP涌现。

作为一枚“互联网活化石”——这个词其实是头条小伙伴给我加上的——我的IP之路可谓历经颇多媒介兴衰,算得上是“多朝元老”。借这次分享机会,我也回顾了互联网各个时代的个人IP差异,也有一些自己在做自媒体“扯氮集”的一些思考。故特别整理一版,贴在这里与各位共同参详。

——正文的分割线——

我从事互联网比较早一些,应该是1999年年底就加入互联网。我特别的羞愧,从业的时候很多人在当年都不知名,现在人家事业做得很大。而我现在还在学校里面,做一个穷教书匠,距离商业上所谓的成功很远。

我很早就在互联网上写作,个人主页基地时代就摆弄过这种靠静态页面组织起来的个人站点,后来我管过BBS做版主,经常写写帖子。再后来博客时代来临,我曾经做过一家博客公司的首席运营官,当然自己也一直在写Blog。在写东西的过程中,我也在思考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打小数学一直不错的我,后来咋就成了个写东西的文科生。

我小时候受过两种“折磨”。

严格意义上来讲,我其实应该是“媒三代”。我爷爷在解放前的大公报工作,我的父母都是搞媒体的,母亲是记者父亲是编辑。小时候他们出差带我出行,本来对我来说是旅游,但他们会要求我回来写日记,还是特别长的那种。我小学五年级去普陀山,大概待了七八天,写了一万字,对很多人来说是很难想象的。有一次我在坐上海黄浦江的摆渡船的时候,我把手放在外面,我外婆说:“赶紧把手拿进来不然会被夹断”,我当时竟然这么回答:我宁愿被夹断,这样就可以不用写字了。

我还受过一种“折磨”,大概在初高中的时候被连续“折磨”数年。我母亲“折磨”我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情:要求我写班上同学的优缺点。每个同学都要写,可以写他好,也可以写不好,当然属于私人日记不会当课堂作文公之于众,这是对人的观察,而且是不同角度的。第二件事情,小时候比较穷,家里没有空调,所以夏天会出去乘凉。乘凉的时候,我母亲会随便指一样东西,比方说指一个砖头,请你以砖头为题,想十篇文章的中心思想,当然不用我写,说就可以了。我可以从砖头上发现十种意义,这个是从小被“折磨”的。

其实中学时代,被我母亲训练的是看世界的方法,或者是看世界的角度,文字真不是太在意。我写东西到今天,我对自己的文字表达能力,个人评价一直是非常低的。我不太会写文采斐然的东西,你让我情绪饱满地写一篇文章,我不会,我是真不会。

事实上,刚才沙龙演讲嘉宾也提到了像某些自媒体走煽动情绪的路线。我知道非常有效,但我不会写,我文字表达能力很差。我自己注意到,我在一两千字的文章里面会经常出现同样的形容词或者副词。我也知道,自己特别喜欢用“其实、事实上”。我文笔并不是很好,就是角度比较奇怪一点。

当年Blog的文字挺粗糙的。早期做Blog,今天很多人回忆那个时代会有所谓特别的清纯感,所谓那时的文字没有受过商业污染。我从Blog时代过来的,我注意到,很多人在今天自媒体平台里文字的锤炼,比在ta当年在Blog时代的锤炼高很多。那时候的文字更重要的是角度。

我个人并没有打造个人IP的经验,只有长期写东西的经验。你写完东西以后可能需要——尤其今天的自媒体平台,你需要去运营粉丝,你需要去想办法求得粉丝的关注,甚至有一些自媒体还会建多个500人的粉丝群,跟他们互动,我没有这个能力。

我的Blog有10万名RSS订户,对于这组数字我不得不说这里面有渠道的力量。有一方面是因为某个RSS浏览器,这个浏览器和某博客平台有合作的,我是某博客平台的coo嘛,所以这个浏览器把我的Blog设定为用户默认订阅Blog中的一个。我从这件事情上认识到:内容为王还是渠道为王?这是不需要争议的。

今天早上,有人看到本次活动的海报,问我说,“怎么打造个人IP”?

事实上我也不太会。后来Blog写多了以后,我在媒体上写专栏。最疯狂的时候,有三个“周专栏”和四到五个“月专栏”,这意味着,我差不多每天都要写。周专栏是经济类报纸,都是当时非常有名的报纸。所谓出名,这都是平台的力量不是我的力量,这些报纸本身就很知名,你在报纸上写专栏当然容易出名。

所以,我特别认同白岩松说的一句话:在他那个位置上放一条狗都是名犬。我觉得,我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做所谓的个人IP。

刚才曲凯特别谦虚说他是“中小V”,如果他是“中小V”,我就是纳米V。他有6位数的粉丝,我只有5位数的粉丝,整个不堪一击。不过有个情况也要注意到,有时候,有些朋友会跟我说,在一些商业科技网站上会看到我的文章。这些平台确实能增长我的影响力,所谓的影响力是借助其他的媒体而不是我。我个人觉得运营粉丝是特别难的,我不会也懒得学,而且我也不会在这上面花很多的精力。

我有两个写作规则:一是道,一以贯之;二是盲人摸象。

我特别不喜欢一个号在不同的时间上表达不同的世界观,我认为这个人是混乱的,甚至是哗众取宠。比如,我坚定地认为,个人隐私应该受到保护,坚定认为公权力不能被用在私生活中。这是我坚持的原则,我不会因为时下的这些情绪改变这种原则,这些原则会体现在我的写作中。

我在学校里教书,有三本书如果你特别推崇的话,你大概是一个文科生二年级的水平或者文科生研究生二年级的水平,所以我管这个叫“文二病”。一本叫《乌合之众》,这本在社会心理学中不算什么,没有严谨的论证。但是,我们不得不承认作者的文笔非常的漂亮。我当年读这本书的时候,也觉得这话写得太漂亮了,太牛逼了。后来,慢慢意识到这本书是畅销书,这本书和《货币战争》没有什么两样。

第二本是《娱乐致死》,尼尔·波兹曼自己都说过,他表达过类似的意思:我要建立一个恒温器效应,这个世界大家娱乐太多了,所以我想把它扳回来一点。按照中国人的表达就是矫枉过正,他自己都知道自己矫枉过正,你还认为他说的是真理。

第三本就是《网络共和国》或《信息乌托邦》所提及的“信息茧房”。我针对这个写了很多的文章,我这里只说一个结论:“信息茧房”只有在社交圈才会被建立,而不会在算法推荐的工具里被建立。

如果今天动不动就举这三本书,这就是对于普通的老百姓,对于普通的大众缺乏认知。或者你的认知是所谓的精英视角,你认为老百姓都是垃圾。我自己觉得中国的互联网大众,不是每个人都是对的,但是我也不觉得他们是乌合之众,这是我写作的道。

另外曲凯也提到角度问题。盲人摸象的意思就是“摸到象鼻子和象尾巴的会吵起来,因为他们对大象的认知是不一样的。”越是公众事件,越容易出现这样的事情。别人的观点跟我不一样,我只能尽可能理解,他的观点背后代表的是他的经历和立场,尽可能丰富自己的角度和立场,这样对自己的写作是有帮助的。

这是我今天分享的内容,也欢迎关注我的头条账号。谢谢各位。

(右图是头条某个小伙伴p的,能把左图p出右图的灭霸响指感,我也是服)

“V计划”是今日头条助力优秀内容创作者打造个人品牌,建立影响力的又一新动作。该项目将通过“V计划沙龙”等活动,邀请平台上持续产出优质内容的诸多领域创作者一同探讨个人IP成长及其它热点话题,分享自己的智识和见解,打造知识分享盛宴。今日头条”V计划“将致力于为优秀内容创作者提供成长和交流平台,助力孵化和发展个人品牌。

—— 首发 扯氮集 ——

本号不接受商业合作,实在死乞白赖想合作,五十万一篇好不?

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传播学院,天奇创投基金管理合伙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