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卸载了航旅纵横,只因它搞抖机灵式公关

航旅这次产品上的这些设计,包括几个部分,不要混在一起说:

第一个部分,所谓私信。航旅辩称有人有需求,想私信别人换个位置啥的。即便是成立,恐怕也是众多私信内容中的一种。有没有可能出现性骚扰私信?航旅至少提供了一个操作的路径,而这种路径是完全可以避免的(这和公交车碰到猥琐大叔不同)。你为什么要默认开放私信呢?

第二个部分,个人主页的标签和热力图展示。这个和私信没什么关系,也没见到航旅有什么辩护。一个用户完全有可能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不知道给多少人看过ta的飞行热力图。这张图还可以放大,可以看到你不太经常但的确去过的几个城市。我不知道航旅这种设计处于什么必要。按照楼下有位同学的回答,我引用一下:

按照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规定,“公民个人信息”是指以电子或者其他方式记录的能够单独或者与其他信息结合识别特定自然人身份或者反映特定自然人活动情况的各种信息,包括姓名、身份证件号码、通信通讯联系方式、住址、账号密码、财产状况、行踪轨迹等。
可以说,“行踪轨迹”确实是属于用户个人信息范畴之内,而且也是办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的重要对象。
在这个基础之上,航旅纵横记录了用户的出行轨迹,确实是收集了用户的个人信息,而对于这些个人信息如何使用,应该征得用户的同意。

第三个部分,选座信息,你的选座可以为其他人可见。这当然也是行踪轨迹的一部分。不再赘述。

第四个部分,关于用户的个人主页上的标签和热力图,你是不是一定要和ta同班机选座时才看得到?答案是否。航旅有一个查询航班的功能,点开那个航班,你会看到航班点评。有些热门线路的点评者相当多,点一下头像,就可以看到ta的标签和热力图。

现在来说说其他的。

航旅是一个带有“数据垄断”性质的公司——按照我朋友风端的说法。它这个数据垄断在哪里呢?就是其实它拥有你全部的本国航班的飞行数据(春秋例外)。你要做的事情其实就是一个激活而不是提交。你一旦激活(具体做法就是提交身份证并审核通过,之后航班信息会源源不断。你还可以提交护照/港澳台通行证之类,飞国外/其他地区的航班,也有可能会自动出现),数据就显示在你的界面上。你不激活,不显示,但不等于它没有。

风端的比喻是,公安局的确拥有我大量的数据,现在有一家公司,从公安局那里拿到你的全部数据,你要做的事情其实就是一个激活。

这种公司,获得数据的难度非常低。得来容易,处置起来就有点随心所欲,考虑是相当马虎的。

我是一个航旅的重度用户,已经累积了七十多万公里的里程,号称打败了多少多少用户云云。航旅大部分功能都是做的不错的,我没有什么意见。所以一开始,我并不觉得这件事有多糟糕,可以理解为是一次设计失误。我内心深处希望他们能够撤回这次的这些功能设计,至少做到默认都是关闭的。也就算了。

故而,我那篇文章其实是很客气的,至于“露水炮中介”,我文中也写明的,属于有点开玩笑性质。

但航旅的那封声明——我是写完推送后才看到的——真的把我激怒了。这种抖机灵公关至少对我而言,只有反向作用。

我的另外一位朋友馒头店大师这么说:

自以为是的抖机灵。光把默认选择为“开放”而不是“关闭”就很无耻了。其他很多理由都经不起一驳,包括自己选出来的留言也有很多伪需求。还如果不满意就来应聘产品经理,一副“你行你上”的嘴脸。这不是“暖暖哒”,是脑子发烧了。

我已经卸载了航旅纵横,除非它进行一个正确的道歉。这个正确包括:

1、承认错误,设计失当,隐私部分考虑不周全;

2、撤回功能,至少做到默认关闭,谁喜欢坐个飞机都要social都要显摆(热力图)麻烦谁自己打开去

3、承认昨日的声明不诚恳。

我知道我卸载航旅纵横,它依然在未来可以拥有我的飞行数据,因为那个激活动作是不可逆的。这非常操蛋,我也无能为力。我只能尽我自己最大的可能去表明态度。

 

—— 首发 悟空问答 ——

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传播学院,天奇创投基金管理合伙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