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关圈需要一个崔永元

      公关圈需要一个崔永元无评论

和某厂的公关喝咖啡。

算是熟悉的一个人,加之是私下聊天,所以聊得比较开。

说起和竞对(竞争对手)的口水互喷,也是一脸无奈。

我说你怎么知道那个稿子是竞对买来的黑稿呢?她说我有证据啊。

合同?这种事不太会有合同吧。走账凭证?你拿到竞对买黑稿的走账凭证?我难以想象。

不过自家买了黑稿,自家心里总是有数的。

这位公关并不想打公关战,这事挺没劲的,劳心劳力不说,其实效果也就那么回事。

但对手要打,我也只好咬牙奉陪不是。

我没和她竞对公关喝咖啡,但我想,她的对手大概也是这么想的。

你抡我一拳,我只好踢回你一脚。你都拿起刀了,我也只好操起板斧了不是。

典型的囚徒困境。

 

几年前,我说公关不是那么重要时,第一财经看热闹不嫌事儿大,还专门组织了一场我和姐夫李就公关到底重要不重要的电视辩论。

姐夫李那一方,有三个队友。

其中一个是哲基的王虎。

王虎当时发言,有两个point,我印象深刻,至今记得。

1、我不主张公关战;

2、我不主张转危为机。

第二个观点,与本文关系不大,这里稍稍解释一下:有错误就认错,不要想着什么法儿在舆论上把坏事变好事——请注意在舆论上这三个字。我蛮同意王虎这个看法的。通常这样干,就是抖着机灵耍着把戏自以为是自作聪明地秀着智商。

第一个观点。或许可以反映公关从业者的想法,至少是一种态度。

王虎是乙方,乙方至少在台面上,都不主张打公关战。

 

公关战很没劲。

写文章分析公关战的打法,就更没劲了。

拼命吹捧自己那不叫公关战,既然叫了个“战”字,总是要攻击一下对手。

一打公关战,负面稿——有时候就叫黑稿——是必选项,规定动作。

外围吃瓜看热闹,搞观察搞分析的,压根就不晓得这些规定动作是怎么操作的,最多也就是听了一嘴。

A公司告诉你那篇文章是竞对B公司买的,你就信?

当最基本的出发点是暧昧不清的时候,你分析得头头是道的,是不是有一种莫名的喜剧感?

有些分析文章,还喜欢用这样的话:先不说这个事谁对谁错,我就分析一下双方打法孰高孰低。

相当多的公关行为,其效果很难评估,居然在边上看着,刷几篇文章,听一些来路不清的说法,就能断言高低了,也是牛逼。

 

媒体人去分析一家公司的公关行为,都挺没劲的——我也干过回头看看特没劲的事。

比如联想那档子事,我看到过很多自媒体写文章说联想柳传志那个危机公关行为如何如何。

柳传志什么人?

说他一句商业传奇不为过,如果想做柳黑,也可以用“老狐狸”来形容。

为什么这么说呢?

联想当年做了什么业绩都是第二位的,你去翻翻当年那些想把企业转制的,都什么下场就明白了。

所以老狐狸不懂的事,你懂?

还有一些说公司公关不行的行为,实质上是站这个公司竞对的队。这本身就是一种套路。大家都不是傻子。

我可没说黑稿。

因为我也没实锤证据不是。

但我说一句没劲,主观意思表达,还是可以的。

 

我有理由推想,大部分公关从业者都不喜欢公关战。

有一小撮例外,这些人通常都是想在老板面前刷存在感,证明自己还挺牛逼的。

黑稿满天飞,除了靠这个赚钱吃饭的媒体或自媒体,谁乐意看到。

所以,我和我这位公关朋友咖啡喝着喝着,冒出了这么一句话:

大概,公关圈也需要一个一抽屉买稿凭证的崔永元吧。

我做不来这样的人,所以我对崔永元这一波diss,到目前为止,总体是站他的。

好吧,我有点“送死你去”的意思。

实在是小老百姓一个,发点牢骚罢了。

 

—— 首发 扯氮集 ——

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传播学院,天奇创投基金管理合伙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