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相挺冤的,顺便吐个微信的槽

      新世相挺冤的,顺便吐个微信的槽无评论

昨儿早上起来,就看到新世相又双叒叕刷屏了。

然后就有朋友和我讲,腾讯内部正在讨论要不要封掉新世相这个营销活动。

当我进行完一场企业内部分享后再看,果然已被封杀:新世相新做的用于这次知识付费活动的公众账号被封禁。

再之后,一些付费用户要求退款的截屏在微信诸群中流转。

还有一些公号开怼新世相。

其中还包括某些本身极其不要脸的,在那里痛骂新世相又不要脸又不要命——一副幸灾乐祸的小人样。

 

我的朋友三表也怼了一下新世相,李敖与新世相

我个人表示不太以为然。

我觉得三表把李敖和新世相放在一起比是不妥当的。

我相信李敖到死都会把自己定义成这样的人:知识分子、学者、思想家、史学家、编辑,实在讲的有点小负面,也可以是:文人。

但新世相的张伟,恐怕首先定位自己是:创业者。牛逼的创业者可以叫企业家、企业领袖,不是很牛逼的,可以叫商人,也可以叫生意人。

三表对李敖表示了失望,可以理解,因为我们对一个学者,会希望他在精神上有所为人楷模的样子。

但对张伟的失望,我就不能理解。打从新世相开始,张伟对自己的定位,难道是个学者?是个文化人?是个思想家?

我记得以前有个人写过一篇很长的讨伐罗振宇的文章,大致意思就是我以为你是知识布道者,没想到你丫是个商人。

罗胖很坦然:我丫就是一个生意人啊!

你搞不清别人出来混是干嘛的,那退一万步讲你被割了韭菜,你怨谁呢?

 

一个商人,有点文化,我们都很赞许:好!儒商!雅致!

一个文化人,忽然想赚钱了,我们都很不齿:你丫俗不俗啊?

这就很奇怪了。商人+文化,就是好事,文化+商人,就是坏事?

客观事实没啥变化,我们主观认定就这么天壤之别?

四番群展开了讨论,大家认为是大众对人设的设定。

于是,我就祭起了著名的禅宗段子:

原来压根不是风动,也不是帆动,是你自己的心在动啊!

 

以前罗胖刚开始火的时候——那时候他和申音还没分家,喊出一个求包养的口号。

我有点看不过眼,还写过博客唠叨过。罗胖为这事还和我微博私信理论过几句。

求包养三个字开开玩笑也就罢了,举着当旗帜,这不能算站着把钱挣了。到底是包养嘛。

后来他们改口了,叫求供养。

我就不说人的不是了。因为我觉得,这有点站着把钱赚了的意思。

张伟到目前为止,都是站着把钱挣了,并没有什么摇尾乞怜,也没有什么磕头捣蒜。

你们骂他干嘛呢?

 

新世相这一把,总有些和微商为伍的意思——这是一个怼他的槽点。另外,还有人在讲,新世相这是在搞传销。

先说和微商为伍。

知识付费很早就开始和微商为伍,几个大的知识付费平台——我就不点名了,营销渠道大比例地仰仗微商,本来就如是。

知识付费没有物流上的交付过程,而且极具定价空间(一张面膜总还是能算成本的,一个课程真不好讲)从而能高额返佣,本身就很适合微商。

这很奇怪吗?

知识付费做大的,敢跑出来拍胸脯说,我就没靠过微商?

笑话!

找人推销自己的东西,并给ta以推销的回报(返佣),这不天公地道,商业法则么?

 

诟病新世相是传销,我真要和诸位较较真:传销和直销的区别。

其实我们国家是发传销牌照的,只不过持牌那就不叫传销,叫直销了。

为什么要给这公司牌,不给那个组织牌?

很简单:我怕你最后那个产品无法交付,最终整个链条断裂,会造成社会问题。我还担心你让下线囤货且不让ta退货,最后下线全部爆掉,引发多米诺骨牌,还是社会问题。

知识付费的产品交付是必然完成的,无非就是好不好。

你要说新世相这个课,涨到天了也就200块一个,也没说让哪个微商去囤货且不给退货,会引起什么资金断裂?会发生什么社会问题?

压根没有的事。

只不过,腾讯特别紧张分级营销手法——腾讯并没有资格定义什么是传销什么不是,那是法院的事。为避免风险,就把所有分级营销干掉,也不是不可以。自家地盘,总可以制定高于法律的自家的规则。

 

新世相很low吗?

你要是定义它是个什么文化机构、学术机构,把张伟定义成什么学者、思想家,好像是有点low。

但如果你清楚地知道,它就是个公司,它是来赚钱的,它碍着你什么了么?它侵犯你什么利益了么?它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了么?

有人说,新世相你就做做内容插插广告算了,这样的调性,到处都有,广告商挑选一下,有点逼格,你就怎么也不会low了。

但以广告搭载的内容项目,体量有限,天花板清晰,人张伟想搞搞大,并不想做一个什么小而美的袖珍企业,也是可以允许的嘛。

今天还有人问我,如果十点读书和新世相两个项目我有的选,我选投哪个?

我直截了当地回答:我选十点读书。

因为新世相过去一直是在靠创意驱动,而创意驱动+生产内容,诸位知道会变成什么么?

一个公关公司罢了。

不是说不好,而是搞不大。张伟在崇明湿地很明白地告诉我:他并不想做成一个公关公司。而且公关公司看着光鲜罢了,充着甲方爸爸low起来也low得很,无非你们看不到贼挨打而已。

现在,他打算把新世相那又双叒叕刷屏事件,拿出来打包说给你听他是怎么搞的,最多也就200块了,很贵吗?

我实在想说一句:天地良心价。

 

新世相这波刷屏——我没有和张伟聊过他到底怎么盘算的——但结果很清楚:给他的app搞了一把装机。

这很牛啊。

本来所有从业者都知道,想让用户装你的app,是一件成本很高的事。

但现在人不仅没成本,还赚着钱地搞了一把装机,厉害啊。

反正我挺羡慕的。

而期间一帮所谓要退款的,的确是营销中出现的噪音,但本来就不是新世相真正的目标用户。

真正的需求是:用几十块(新世相还没涨到200就被封停了)买新世相又双叒叕刷屏的一些策划运营技巧,值不值?

如果答案是值,那就够了。

什么狗屁智商税。

 

最后还是要吐一下微信的槽。

新世相一刷屏,我承认,的确会有用户挺烦的:我并没有什么需求,干嘛一打开微信全是这个。真烦。

我两三年前就在嘀咕,为啥不允许用户设置自己的黑名单,比如我今天就设“新世相”为黑名单,任何一条有新世相字样的朋友圈,统统屏蔽。明天我还可以删了,把它释放出来。

这可以非常有效地抵制所谓刷屏事件。

但据说张小龙对这个想法的判断是四个字:小众需求。

这我就不太明白。一方面微信极力反对引诱分享,一方面又不给用户适当的能力去抵制引诱分享造成的结果。

但十点读书的林少今天和我讲:魏老师你又出馊主意。

你这样让想靠刷屏爆文增粉的,怎么搞!破坏内容创业生态啊!

想想也是。

一方面要站新世相刷屏搞营销,一方面又要让人家不能搞刷屏爆款文章。

我实在太坏了。

 

—— 首发 扯氮集 ——

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传播学院,天奇阿米巴创投基金管理合伙人

这篇文章写得挺好的,属于理中客的那种——我这里,大部分情况下,理中客是褒义词——新世相永立潮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