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法,这两个字背后的焦点问题是什么

今日头条的资深算法架构师曹欢欢博士于一周前,做了一次《让算法公开透明》的演讲。

我蛮想去现场聆听,惜乎俗务缠身,没有去成。

讨要了一份演讲实录,学习了一下。

后来今日头条的官方微信公号也推送了全文,可以点击此处阅读。

大致上,和我过去所推测构想的基本维度没有太大的差别:内容标签、用户标签、账户标签,等等。

不过有一个维度我不曾想到,那就是环境变量:工作场合?通勤?旅游?这些环境的差异,会导致阅读的差异。

倒也是成立。

 

算法推荐目前有两个点是得到广泛关注的。

一个点:越推越窄。

按照曹欢欢博士的说法,是用“协同特征”来解决这个问题。比如,张三的兴趣标签里有科技、财经、娱乐,而李四的标签有科技、财经,系统会尝试将娱乐的内容推送给张三。多次命中后,或可为李四打上娱乐的兴趣标签,如果没有得到命中,则尝试另一种协同。

不过,这个方法起到的作用是部分的。

归根到底,算法并不能完全了解人。

一个痴迷阴阳师游戏的玩家,和一个偶尔玩玩阴阳师的玩家,对阴阳师的信息要求是不同的。后者只需要偶尔看几篇就好,前者恨不得能看到所有关于阴阳师的信息。

算法目前很难知道一个用户对某个目标对象的兴趣的“浓淡”,如果硬要知道,则对计算能力要求太高。于是,部分会用户觉得被某类信息狂轰滥炸非常不爽导致体验非常差。

还有一个可能是,瞬间丢失兴趣。

这种瞬间丢失,有可能是客观上的确兴趣转移——比如玩阴阳师的,忽然开始玩不思议迷宫。也有可能是主观上不想再看见——痛悔自己沉迷阴阳师过久,期望跳出深坑,不想看到任何信息被诱惑。

 

第二个点:信息茧房。

我过去有多次提到,算法推荐导致信息茧房的可能性非常小。

因为算法不了解你的态度观念立场,它只能了解你的兴趣。而这是两回事。

相较之下,社交分发才更有可能导致信息茧房,因为用户拥有极大的信息定制能力:三观不符的,直接取关屏蔽——是的,我直说好了,微信比头条更有可能导致信息茧房。

但的确也有些朋友在我过去的文章下留言,说算法也可以探知你的观念,比如一个川普黑看到一篇吹捧川普的文章,ta的阅读时间会非常短。系统可以根据这个做判断依据。

我托头条的朋友专门去问了曹欢欢博士这个问题。

图中第一段就是我的问题,请朋友转问,力子就是曹博士。

基本上,曹博士的看法就是,如果用户不作为(也就是不点击不感兴趣),算法对用户这个观念的把握,现阶段几乎是无能为力的。

这对于商业公司而言,并不是好消息。

但对于信息获取,却不是坏消息。

 

在广州,一个小圈子聚会,提及对今日头条的看法,我很直接地说:我蛮喜欢头条的。

我知道我这个号的读者们,有很多人不喜欢头条。

但我也很坦诚地告诉各位,其实我这人一向品位不高。或者说得谨慎点,我有品位不高的需求。

事实上是这样的,至少在中国,覆盖亿当量级的产品,就其信息而言,品位不会高的。以中国网民三低(低学历低收入低社会阶层)的显著特点,高了就不会覆盖那么多了。

我知道有人肯定会拿微信来表示不以为然。

但微信是构建在社交圈层上的产品,只是你看不到而已。

不然你怎么解释在微信公号里,鸡汤文、惊悚标题文、貌似正确的养身文,访问量通常会极大?

这个意义上讲,朋友圈和订阅号才算是茧房。

只是自诩品位较高的你,躲在一个高品位的茧里罢了。

 

昨儿我在微信里说,比较比较张一鸣和张小龙,是蛮有意思的。

有朋友立刻回复我说,段位完全不同。

我承认,当然段位不同。张小龙写当年风靡一时的foxmail的时候,张一鸣还不晓得在干什么。

《财经》记者宋玮给张一鸣做专访时,张的这段话蛮打动我的:

历史上精英们一直在试图让大众拥有很高的精神追求,但社会整体从来没有达到过这个目标。以前的媒体精英意识不到这一点,他们认为自己特别希望导向的才是特别重要的。但多数人的强烈主张,从历史上看,多数都没有产生多大价值。

(keso最近在他的一篇文章里也提到这段)

老实讲,这段话,和张小龙在微信pro课上的一句话,真的有异曲同工之妙:

故意去感动一个人,是不尊重一个人的表现。

二张的骨子里,有一些趋同的地方,所差的可能是:历练。

张一鸣有一次让我能感觉到他的焦虑,而张小龙,不知道他内心是不是有,但面上一贯的从容不迫与不动如山。

扯远了。

 

我并没有“算法主导一切”的主张,毕竟我们是人,不是人工智能。

但我对算法的担忧,完全不在什么信息茧房上,而是越推越窄上。

我希望算法能够解决拓展用户视野的问题,而不是去解决琢磨用户观念立场的问题。

尤其是对于年轻人。

年轻人需要拓展视野,越推越窄,锁死兴趣,导致最终眼界不大,视野不宽,虽然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总不是好事。

至于俗不俗的。

品位不高如我,每周还是看一本书的。

 

—— 首发 扯氮集 ——

版权声明  及 商业合作

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传播学院,天奇阿米巴创投基金管理合伙人

One thought on “算法,这两个字背后的焦点问题是什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