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租赁单车的东拉西扯

      关于租赁单车的东拉西扯有3条评论

这两天关于租赁单车——媒体们投资人们创业者们更喜欢用“共享单车”这个词——的讨论变得比较热闹。我周末还接了财经的采访电话,前前后后说了一个小时有余。有几个颇具流量的媒体也做了长篇文章,比如财新,比如腾讯科技。

这篇文章我谈谈我对这个事的看法,有点不成体系,所以叫“东拉西扯”。

 

一个奇怪的词

这两年,有两个词在特别奇怪地流行。

第一个词是自媒体。自媒体本身并不奇怪,但把很多明明是机构团队做的也不太彰显个人风格的媒体称为“自媒体”,实在是很奇怪。

有人和我说过,中国媒体开办要证照,言下之意就是自媒体感觉不需要证照。朝野朝野,大概属于“野”的。好吧,自媒体=野媒体,你们可同意?

第二个词就是共享单车。这个词本身就有很大问题。如果说还有相当多的个人公号之类的确是自媒体的话,那么,搞共享单车的企业,其实没有一家是“共享单车”。

统一着色、统一配置、统一运营,计入自家公司资产的这些单车们,不知道共享个什么鬼。

投资人、创业者喜欢沾点总理的“欧气”来表示自己的政治正确(总理表示过对分享经济的重视)以至于慌不择词,媒体跟风这么写,只能说是人云亦云完全不动脑子了。

这是一个非常标准的“租赁模式”,不能因为张三骑了李四骑,李四骑了王五骑,就说是“共享”,那么低至如家高至凯悦之类,统统都是共享酒店。它们也是张三睡完李四睡,李四睡完王五睡呀。

这一波租赁单车,要说有些新鲜地方,其实是“分时租赁”,或者是“按次数租赁”。这是拜移动互联网所赐,以前还真搞不了。

叫分时租赁单车的确有些拗口,可以叫租赁单车嘛。

所有着笔写共享单车且不说明是为了讨论方便的,我都会先鄙视三分钟。

 

为什么要出手管制

前几天一个晚上,在一个群里,有个朋友提到,在一次饭桌上,几个政协委员们提到了单车这个生意。

貌似其中一位委员就很担心供给太大,城市容量不足,需求也没那么多,言下之意,就是会不会出现“毫无必要的最终是浪费的制造”。

第二天,我就看到新闻,说上海有关部门约谈几个单车运营商,要求停止投放,说是过量了。后者还能怎么办,只好诺诺称是。

我是不太容易理解这种担忧的。

市场经济不是计划经济,重复建设是必然会发生的。正统的马克思主义里面对此进行了批判,为了避免重复建设,所以要做计划。很可惜,这个想法实践证明是错的。

两千万公号呐,有必要吗?9成9是重复建设啊。怎么不一纸文书给关它一大半?

至于城市容量问题。

我不禁想起了腾讯总编辑李方以前的一篇批评电动车的文章,说快递业的电动车在城市里到处流窜,严重干扰交通。

李方的观点对不对可以再讨论,但至少好像也没禁止电动车的规模化流窜。自行车不过是放在路边,压根没动,不晓得城市容量哪里受不了了?

归根到底,还是觉得,一个城市可能只需要50万单车,所以你投放的数字不能是500万。

咋不说说那些空关的房子呐。

 

单车的生意模式到底好不好

其实这个生意比专车好,因为它理论上的商业模式是很清晰的。

一台单车300块,一天被十个人次租,一次一块,理论上一个月收回成本,后面都是白赚的。

它比专车好就好在:没有司机。人力成本其实非常高,无论你是雇佣还是合作分成,都是开支。

而且,物料成本长远来看只会越来越便宜,规模越大也越便宜。人力不是,人力成本一直是上升的,且与规模没有太大的关系。

但请注意我前面写的“理论上”三个字。

困扰单车们的第一个很大的问题是盗损。

我有位朋友在某租赁单车公司任高管,他告诉我,摩拜的盗损率在10%左右,OFO则会高达25%以上。

第二个问题是补贴大战。

是的,如专车一般,单车也开始大打出手。

OFO和摩拜都宣称两会期间,帝都可免费骑车。

我收到过摩拜“充100得210”的短信,最近继续收到OFO说还可以免费骑车的短信。

第三个问题是地域限制,这会限制住这个行业的规模。

单车基本上是北上广杭深之类的一线大城市的需求,而不是中国所有城市的需求。

交通堵不堵是影响单车发展的一个变量。

另外,话虽政治不正确,但却是实情:大城市普遍意义上,人们的素养会略高点,可能盗损率相对较低。

不过,单车生意里,有一个有利于公司的东西,那就是:押金。

 

押金是个什么鬼

前阵子有媒体报道说,单车押金退回非常麻烦。说得狠的,还有说这个类似于大规模非法集资。

在一个电视节目里,我当面和摩拜联合创始人CEO王晓峰提到了这个问题。王晓峰说这并不是他们故意扣着钱不给,并要求我当场再试。

我立刻试了试,不到一分钟,押金退回。

我然后又试了下OFO的,也是不到一分钟,退回。

单车的押金和类似神州租车的押金非常不同,后者是按次收取,且在租赁完成后退回(考虑到违章因素,这笔押金会延迟一段时间)。酒店业的押金也是离店就退。

但单车押金不是,它和你租车还是不租车无关。

类似的模式有吗?

其实是有的。

我一个做电商的朋友认为,这非常像公交卡押金。

在上海,一张公交卡100块,只有70块可以使用,另外30块是押金。只有你退回这张卡,这笔钱才会返还你。但它不是工本费,工本费是不需要退还的。

我总觉得上海公交卡人手一张都是低估了,人手几张才是常态。这背后的数字,事实上非常庞大。

单车们的押金不是非法集资,性质没那么恶劣。

对于企业来说,的确手握一笔非常巨额的现金流,这个倒没疑问。

这可能会派生出一点机会来。

 

单车会不会合并?

专车里的大打出手然后一笑泯恩仇的故事已经发生了,单车会不会?

在前文提到的电视节目里,王晓峰认为不会。

他的理由是:单车公司很重。专车公司合并其实就是账户的打通问题。但单车会涉及到线下庞大的车辆至少是重漆一遍的问题。

我觉得这个理由蛮牵强的,虽然有那么一分道理。

这档电视节目曾经邀请过柳甄,录制的时候uber中国还在和滴滴奋战,柳姑娘彰显了强大的信心,认为一定能和滴滴抗衡。

好像是播出的时候,滴滴就吞了uber中国。

单车业的合并,其实可以不用油漆。反正盗损率摆在那里,有的公司的单车也不结实,过个一年半载的,就可以用新车了。

在过渡期,两种颜色都存在,没什么了不得的。

关键是,这个行业,消费者的忠诚度是不高的。有什么骑什么呗。

单车本身的规模受限,使得我倾向于认为,这个行业出现并购的可能性非常大。

 

我更看好谁?

与人聊天或接受采访时,都会提到这个其实是有点无厘头的问题。

因为我对具体数据并不掌握,很难非常有说服力。

以前我表达过我更看好OFO,因为它便宜,成本回收快。

现在的我,并没有改变这个看法。

我甚至多了一个理由。

OFO创始人戴威,当年的北大学生会主席。能坐上这个位子的,而且还是在北大,都是人精。

而且戴威还摆平过一次举报,让后者不了了之。

控盘能力相当强。

摩拜就有些小纠结。

王晓峰的履历相当光鲜,光鲜得不像话。有兴趣的,可以去搜搜。

在我们天奇,把一个创业项目按照人和事两个维度会切成四类:好人好事、坏人坏事、好人坏事、坏人好事。这里的好坏,说的是合适不合适。好人好事没疑问,赶紧投,坏人坏事,没疑问,PASS。花功夫的是中间两种。

好人坏事,创业者很棒,但项目似乎有些问题。这个还好点,可以和创业者沟通,看看能不能就ta的想法做一些调整——当然,我们有可能是错的。

坏人好事,说的是项目非常有前途,但创业者似乎缺了点什么。这种情况下,我们会满世界找个CEO。这个情况是最麻烦的。

麻烦就麻烦在找起来不容易,找来了需要磨合。磨合不好,一定会宫斗。

磨合的好的,例子当然是有的,比如谷歌就是这样的。

我们觉得我们没那么大本事,一般就小心翼翼地躲过去了。

也许人有人的本事吧。

 

谁是这个生意的最大受益者?

给大家看两幅图

20块以下是去年10月的事。

 

无人自行车?好吧,这是一个笑话

谷歌搞了一个无人自动单车。

但这是去年的一个段子。

 

—— 首发 扯氮集 ——

版权说明 及 商业合作

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天奇阿米巴创投基金投资合伙人

3 thoughts on “关于租赁单车的东拉西扯

  1. 小狗

    ofo之前好像是真正的共享,就是把学校里的其他同学的贡献出来,然后租赁给其他人骑这样的模式。。。但是我还是比较看好摩拜,因为ofo的损坏度太严重了。。

    Repl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