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媒之死

      纸媒之死无评论

昨儿开始流传一张沪上早报将于2017年1月1日起停刊。这张报纸并不是什么小报,在沪上乃至全国都相当有名。

关于这张报纸要被关闭的传言一直有,这一次,看着貌似比较靠谱(搜狐传媒去采访,得到否认。不过这种否认嘛,嘿嘿)。

事实上,沪上另外一家传媒集团,也有流言说,旗下要考虑关一张报纸。

我觉得是好事。

我参加过不少传统媒体的论坛、峰会、圆桌。

我印象比较深刻的一次是:我作为一个圆桌的主持人,主持了一场报纸究竟会不会死的讨论。

其实我觉得这个讨论还蛮无聊的,因为我坚信报纸一定会死——这句话并没有特别的时间点,但总是我能看到的。

道理异常简单:年轻人不读报。我的儿子更是不读报。

我难以想象等他们成熟时,会忽然想起要读报纸。

不过我作为主持人,主要是控制嘉宾发言节奏,并不方便自己去发飙观点。

媒体人曹林还和别人打赌,说纸媒死不死的。那个赌约很无厘头。我以前提到过,懒得再提了。

中国有中国的国情。

很大程度上,报纸拖着不死与国情有关。

因为领导还是习惯看报纸。或者说,领导的秘书靠报纸去收集信息给领导看。

领导也是会退休的。今天的年轻人,总有一批人未来会做领导。

比如沪上宣传部长,今年54岁,倒推可得,一位六零后。

沪上市委书记,五零后。

再过几年,就是七零后上台做宣传部长,可能对很多报纸都不在意。但对解放日报还比较在意,因为市委书记是六零后。

再过上几年,连市委书记都是七零后了,你说ta对解放日报会不会在意?

所以,即便在中国国情下,我这辈子都能看到,报纸成为古董一样的东西。

我甚至可以这么说,连在帝都的那张头号报纸,我都能看见。

但还有一个国情,也在拖延报纸的死亡。

这就是人事问题。

这个问题相当棘手。

沪上曾经关过一张晚报,动静不小,涉及几百号人。

你动了人家饭碗,人家肯定要急。有些人有出路,但不是所有人都有出路。

报纸一般都是体制内单位。体制内单位有一个很有趣的东西,叫“举报信”。

你动我饭碗,我就动“举报信”。你不让我安生,我怎能让你安生?

几封举报信上去,对主事者是很大的麻烦。就算自身正举报的东西子虚乌有,也是麻烦。

中国所有纸媒的老大都不是真正的老大,无非就是“为官一任”。旗下员工的工资,也不是ta发的。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惹这种麻烦干嘛?

所以,沪上今儿传这张早报要关,后面还有话的:员工整体并入某湃新闻网。

没有这条,难弄。

早年那张晚报关,是借着势的,彼时集团刚刚成立,主事者被寄予厚望,汇报上去比较容易得到这样的答复:放手去干,党和人民支持你!

这家集团旗下还有一张某某某某导报,也是一直在传要关要关,缺了那条“整体并入什么什么机构”,着实下手不易。

早报后面有个新媒体,体量还比较大,名声也不小,这是纸媒关张的解决方案。

所以,我对于曾经发出“纸媒未死,我们陪你读到地老天荒”这个声音的早报要关张,态度上是乐见的。

说句有点拍马屁的话:这说明,早报搞的那个新媒体转型,还是成功的。

关掉一张知名报纸,还把员工给兜住了,怎么不是成功。

但凡一个市场,设计退出机制其实相当重要。

我以前混证券行业的,这个行当里过去一直有一个很头疼的问题:上市公司退出机制。不能只管上,还得管怎么退。

市场里没有退出机制,一定会导致劣币驱逐良币。

老的东西不死不退,新的就进不来。一个市场没有新鲜血液,这个市场相当堪忧。

媒体这个行业,实在是媒体太多了。这里包括各种传统媒体,当然也包括各种互联网新媒体。

连公号一脉,都有2000万个。更不用说网站、app了。

整个媒体行业,单个媒体死了也就死了。新媒体死掉,估计天天都有。

新榜上次说有3成公号已经僵尸化了。

传统媒体之死,也必须考虑。

不是说讨论它们要不要死(肯定的),而是要讨论,该怎么死法。

早报给的路径是:搞一个新媒体,想办法接班。

它搞的不错,还是接上了。

所以这则流言如果被证实,是喜剧,不是悲剧。

其它的,就未必了。

于是,还僵在那里。死不死活不活的,拖着。

中国的地方报纸,很多都是靠行政垄断活的,因为原则上异地不能办报。

比如a省里,b省就没法过去办报。上报集团想要跑隔壁的苏州去办个报纸,可能性非常小。

这是圈地后形成的行政垄断。

这一招在互联网时代,非常不灵光。因为互联网可没说要圈地当壁垒。

被冲击的最厉害的,就是当年报业中最旺盛的:都市报。它没有壁垒,行政靠山也不是很靠得住。

中国记者杂志的陈国权认为,第一批死的报纸就是都市报。争议不小,但我基本同意。

都市报所在的集团,会想搞本地新闻客户端。

恕我直言,这是死路。因为本地新闻客户端还是要建立在行政画地为牢的基础上。这个基础不成立,本地新闻客户端就不成立——政绩工程,行政大力支持例外。

要么就把本地新闻客户端当O2O模式来做,搞服务为主。这个路还有通的,就是利润率可能不高,员工也缺少新闻事业的那种“神圣感”。

腾讯几家地方上的大字头新闻站,我旁观看都快转成服务地方的O2O项目了。

纯搞本地新闻的,没啥活路的。

上报有三个新媒体项目蛮知名的。

仔细去看,就会发现,它的确有一定奥妙。

第一个是上海观察,这个属于得到行政大力支持的,坐收订阅费。你看你们这帮搞知识电商的,热火朝天地讨论能不能收费。人家拿到一纸文书,早就开干了。哈

另外两个,都是切垂直领域的。一个弄时政,一个弄财经。

切垂直领域,至少,比切本地新闻,有戏。

地方上的媒体集团,可以考虑走这条路。比如体育领域?娱乐领域?文化领域?

切垂直领域,也是可以搞大工程的,不是说做个公号那么简单。搞大工程有利于向上要点资金扶持。

养上个两年,有点动静了,就准备关报纸吧。

有接盘,就不是悲剧。

最后说说那句纸媒未死,地老天荒。

不要觉得人打脸看笑话。

广告语你也当真?

那个啥体育品牌还说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呢。

真的么?

—— 首发 扯氮集 ——

版权声明 及 商业合作

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天奇阿米巴创投基金投资合伙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