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0天的独立博客生涯:一个普通人是怎么U盘式挣钱的

品名:三千天的独立博客生涯
效用:有些许励志学、成功学效果
副作用:本品有强烈的自恋情结,可能引发服后不适感

今天,我的独立博客(weiwuhui.com)上一个插件显示:本站已存活3000天。

3000天,算是一个整日子,值得写一篇东西纪念一下。

事实上,我的码字生涯绝对不止3000天。从个人主页到BBS,我很早就开始在网络上码字。在混BBS的时候,有一个网友说过我将来可以靠写字为生,我当时全然不信,没想到多年以后,还真被他说准了。

后来用过一阵子BSP(博客托管服务商)的服务,再后来为了装逼,就搭建了这个独立博客。在博客全盛的时候,我这个独立博客有超过10万的RSS订户,一篇文章发出,几个小时内独立IP访问数千,要达到上万,也是轻轻松松的事(RSS订户的访问一般还不会被计入到独立IP访问,因为我的RSS是全文输出,无需用户上站)。

再后来,微博、微信公众账号,纷至沓来,自媒体这个概念也风起云涌。我虽然很不愿意承认自己是一个自媒体人,但我知道,我的生存方式,其实是蛮“自媒体”的:自是商业模式,媒体是支撑模式。

在这3000天的日子里,我打算和诸位分享一下,我的赚钱模式。

至于我是怎么做到3000天的频繁写作的,请上钛媒体搜“千年老妖”,那里有我的写作心得。

我和罗振宇的关系有些奇怪。

我有时候会黑一下这位著名的胖子,比如包养供养说,有时候罗振宇也会很不忿地来问罪我,说我又黑他。

但罗的一个说法我是非常同意的。

那就是U盘式生存。

U盘和硬盘不同,后者很难轻易插拔,但前者进行位移很轻松。U盘和主机的关系不是固化的,而是随插随用的。

我总觉得罗振宇今天已经成了个主机,不过我的生活方式,依然是U盘式的——或者这么说,偏向U盘式的。

U盘式生存的,是典型的“自”商业生存方式。我虽然不尽如此,但大致如此吧。

我首先有一份极其正规的工作,那就是上海交通大学的一名教职员工。我在这个事业机构里领取薪水,并每年排课若干,写论文若干以完成考核。我与交大之间,有着正式的劳动合同,而且按照既定规则,我今年再签合同的话,应该是“无限期”劳动合同。

这是我的底盘。大学的薪水饿不死你,但也不可能让你活得太好。大多数老师,有着额外的生财之道。作为一名老师,最常见的就是在体制内获取收入,比如研究课题。不过,我的额外收入,则基本和体制无关。

全部是江湖上的钱。

这就是U盘生存的部分了。如果我还是从体制拿钱,那我依然是块硬盘。

现在把“魏武挥”看成是一个公司。哦,对了,我经常开玩笑说我是“扯氮集全媒体集团”,头衔是小组长。那么,这个全媒体集团是怎么构建它的商业模式的呢?

首先是媒体供稿。我每个月都有稿费收入,有些媒体还很老套地依然给我邮寄汇款单。我有好几次凑了好多张汇款单跑去邮局拿钱,搞得人家连十块五块的钱都给我了。不是我钱多,而是今天的邮局,实在门可罗雀,没什么现金的。

这就是标准的内容获取收益。内容获取收益还有一个路径就是写软文。09年的时候,我曾经写过两篇软文,但写得痛苦不堪,纠结万分。后来我就发誓再也不写软文——我一再说过,不写软文不是我道德水平高,而是我真心不愿意做这种让自己苦恼的事儿。

今年我微信公号开通了赞赏,我的第一篇可赞赏的文章是二月份的时候,那天我正好在日本度假旅游,得知开通忙不迭就整了一篇。时至今日算是过去了近半年,成绩我略满意,大概有小五位数的收入——要知道,我颇有一些媒体供稿基于微信的规则是无法加原创标的。当然,我知道,有一些公号一篇文章就可以拿到五位数。人比人要气死人,自家拿到银子了,就可以乐了嘛!

严重感谢各位平日里打赏。

其次是广告收入。在做独立博客的时候,我没有挂任何广告,我甚至声明过博客上不挂广告。因为当时的广告主要模式是“联盟广告”,别说百度的,就连谷歌的,我也觉得丑。而且我知道那个玩意儿其实也没多少钱,毕竟流量不是特别的大。但在微信公号里,我接了广告单。这是一个招聘网站的广告,而且不进行任何效果数字考核,对我来说,全无压力,没什么道理不接。

以上,属于一个标准的“媒体”式收入。接下来,谈谈“自”这一块。

我曾经在过去的文章里写过类似的话:把媒体当目的做的,都活得苦哈哈的,把媒体当手段做的,都还活得不错。

如果我个人的非薪资收入就是靠媒体模式的话,没什么太多的钱的。但如果把媒体当成一个手段:打造个人品牌的手段,并利用个人品牌谋求其它生意方式的话,整盘棋,会很不同。

先说个人品牌树立。

我一向认为,内容生产和内容运营是两码子事。前者类似一个产品制造过程,而后者,是产品推销。

相对来说,我更擅长内容生产。我不是不会内容运营——怎么说当年也是做过BBS运营,做过首席运营官的,而是我一来没这个时间和精力,二来也放不下身段来。

后一句听着有些矫情,但事实如此。我很难做到把一篇文章扔到各种群里求爷爷告奶奶地请大家转发。我也不太好意思给自己的文章起耸人听闻的标题结果人一点进来看原来是个标题党。四十多岁的人,好歹也是个成名博客,有那么点“自重身份”不奇怪。

所以我的个人品牌打造之路——除了我自己在内容生产,还需要别人帮我进行内容运营。我的方法就是给媒体写稿子——从这个角度讲,稿费相对来说不是最重要的,所以我从来不查媒体有没有给我稿费这件事。

机构媒体都有专门的运营人员,大多数情况下,他们付费获取我的内容,既然付了费,就会希望最大化挖掘这篇文章的传播价值。其实公号这个领域中,我绝对算是个小号。我可以很坦诚地告诉各位,我弄到现在不过三万粉。但我的文章,真的有那么点小小的铺天盖地之势。

让别人运营我的内容,增强我的个人品牌,这是我的技巧。我不反对自己生产自己运营,只是我实在做不到罢了。

当个人品牌树立起来之后,我开始了其它生意方式。

讲座、主持、会议站台,这是一种收入模式。这个模式的背后,是我航旅纵横上打败了99%的用户。

这个模式近来我觉得猴累猴累的,所以细心的读者会发现,我在文后附了一个经纪人的联系方式,主要是阻挡一些我觉得没啥必要的站台:其实说白了,就是投入产出效益比很差的那种。

有一种外出讲课,属于高校里的项目,比如最近国内有两家知名高校邀请我明年去开课,纯从物质上而言,收入低微。但我还是乐意接单,因为说到底,我的基本盘在高校里(这点很重要,我后面会讲到。)

出台最近由于一个名为“在行”的平台上线,又多出来一块小收入。我在在行上标价555的创业咨询(后来涨价到888)也完成了十多单,也就个把月的时间,貌似将来还能继续这笔小外快,哈哈哈。

公司顾问。这是一个比较重要的收入模式。我给一些公司提供营销战略或策划上的智力支持。这个模式的进项不少,但它有个缺点,顾问合同一般是一年一签,有一定的时间保障,但并不是长期的保障。

我在天奇阿米巴这个基金公司里,一开始也是以顾问的形式介入,近来开始深度介入投资,主管起公司旗下一支小规模的天使投资基金。这一步迈得时间不长,但其实是一个深度转型的标志。

一个媒体写手转型做投资人,有很多失败案例——这个我太知道了。但优势也是有的,那就是“见得比较多”,而且由于略知名,案子找上门来的可能性也比较大。这会带来些许谈判优势。

这条路我刚刚开始,成败未知,还需要努力好多年,算是老来的一个保障吧,:)

其实我真算不上什么人生赢家,经常在朋友圈里炫耀一下我一年有四个月假期(寒暑假加起来真的有四个月,不是三个月),也就是图个嘴上快活。事实上,我忙得像条狗一样。

但我的确不适合创业。我几无可能抛弃大学的工作,但如果不抛弃,创业是不靠谱的——我个人一直认为,创业必须斩断后路。无后路可能成,有后路必不成。创业是在做主机,我还是做我的U盘算了。

所有的模式,建立在两个基本盘上。

其一,我有极其良好的写作习惯,以至于到了闲下来没事干就会手痒想写东西;这是一个长达二十年以上的习惯,300天的独立博客只是独立博客而已。不夸张地说一句,在写作这个事情上,我个人绝对符合“一万小时定律”。

其二,我是一个高校的在编员工。虽然交大两个字对我来说,作用看似不大,我至今基本靠自己刷脸,因为我也不是副教授教授之类。但一个正式身份,我行走江湖多年,深知它的重要性。故而曾有一位好友犹豫是专心做自媒体还是应召去一家网络公司做中层顺带做自媒体时,我极力(几近于训斥)让其选择了后者。

U盘式生存,自己总得是个“盘”。

是吧?

—— 首发 新媒体排行榜 ——

今天有些朋友和我说,你这个模式恐怕很难复制。但这里其实有两点。其一,既然是“自”商业模式,肯定和个人非常有关,难复制正常。其二,依然有逻辑可循。基本盘+媒体形成的品牌支撑+一种乃至N种赚钱的商业方式,这个是可以复制的。事实上,不怕泄天机的说一句,很多老师,是这么活着的。

说明:

本文可以在不改动内容的前提下自由转载,转载请在文末标明如下信息:

魏武挥,科技专栏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天奇阿米巴基金(skychee.com)投资合伙人,天奇专注于互联网新媒体投融资,欢迎创业项目向以下邮箱提供项目BP:bp@skychee.com

培训事宜 请洽 涓子 13918571857
点对点咨询聊天 请上此网:http://weiwuhui.com/zaihang
商业公司要写软文,请勿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