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体与伪民主

这篇日志的写作冲动来源于kirr的日志:精英推荐模式和民主型网络。那篇文章的主旨不是讨论民主问题,但是,那篇日志关于民主的部分,引起了我的一些思考。

很多人认为,新媒体的到来,就意味着用户(受众)掌握了阅读这个不阅读那个的权利。大众不再是由“被某些力量操控的”媒体喂养的了,大众本身,也可以发出自己的声音了。于是乎,大众获得了解放,民主,被大大促进。

在讨论新媒体是否能促进民主之前,我们必须审慎地来分析究竟什么是民主。当然,你我都有平等的说话权利,是不可或缺的一个要件。但是,还有一点特别重要:大众,应该具有一些共识。没有共识的社会,是分崩离析的社会,根本谈不上民主。

大众如何达成共识?是躲在电脑前面用rss进行blog的阅读吗?不是。大众对于社会的体验,“偶遇”的因素是不能忽略的。比如说,我在看一张报纸,我的兴趣是阅读IT信息,但我“偶遇”了一条讲述重庆钉子户的信息(对不起,一开始我并不知道。在起初,没有任何一个人会主动想知道重庆钉子户的信息)。于是我介入了进去,参与了讨论。这就是“偶遇”的力量。如果我对重庆钉子户毫不感兴趣,我可以离开。康德对自由的定义并非是我想做什么。而是如果我不想做什么,我就可以不做什么。

当阅读什么的权利完全交到受众的手中时(也就是排除偶遇),那么,将形成小团队思维。道理很简单:单个受众会拒绝他不认同的信息。小团队思维是非常危险的,这不是通向民主的桥梁,而是通向原教旨主义的必经之路。Miller在《组织传播学》中提到小团队思维的缺陷,具体在第160页,这里不再展开。小团队思维会导致群体极化,即团队成员(不一定是有组织的团队)一开始即有某些偏向,在互动中,人们朝偏向的方向继续移动,最后,便是激进的原教旨主义。

一旦形成各个小团队思维,那么言论市场将被割裂。割裂的结果就是:大众社会的共识被破坏。当这个要件被去除后,民主,便是伪民主。台湾,是最好的例子。

新媒体会促进民主这个观点另外一个错误是,它将民主(政治主权)和消费(消费者主权)弄混了。选票就是选票,金钱不是选票。一家广受欢迎的报纸未必是民主的有力支持者。我前面说过,民主的一大要件是:你我平等的说话。换句话说:以理服人。而消费者主权不是以理服人的。消费者主权是一种彻头彻脑的权利,我可以不花这个钱。而政治主权,某种意义上,它更是一种义务。当公民放弃这个权利,或者说,不履行这种义务时,社会也不再是民主社会。比如,我从来不认为,美国是什么民主社会。

新媒体的确是有作用的,但高调地赞美它,或者激烈地抨击它,都为时过早。它有它的弱点。至少,一味鼓吹“受众掌握了阅读什么的权利”对于意识形态上的积极作用,没有任何意义。

8 thoughts on “新媒体与伪民主”

  1. 先沙发!<br />我真的要好好请教你,到底什么是“新媒体”,区别于传统媒体之外的,还是现在的2.0模式?

  2. 1.受众已经可以这样的媒体方式中找到一定的发言权,虽然还不可能平等(如:zola正在报道的钉子户)
    2.小团队思维是会导致群体的冒险性。但是团队的规模会影响的最后的决策,同时当团队足够多的时候,会出现团队之间的此消彼长,从而抑制总体上的过于冒险。
    3.对于民主的过程。我觉得民主的过程是渐进的,是通过惨痛的失败得到的,台湾正在惨痛期。也是民主的普及教育阶段。只有当民众经历了足够的失败教训,才存在更多的民主共识(民主根每个人息息相关),从而推动更有效率的民主。
    4.在中国这个体制中。平等说话的权利都是很难争得的,而且也有随时丢失的危险。更不用跨越奢谈到所谓的平等选票。看看台湾的民主进程:从言论自由才能慢慢走到政治平等自由

  3. en.基本同意你这里的两个观点。我也提过类似的看法,比如这里http://ohmymedia.com/2007/02/25/658/,关于你所说的“共识”。

  4. 你这个讲的就是和谐社会。
    魏武挥 回复 路过 说:<br />口号式的论调,从来不适合我<br />(2007-03-30 23:18:22)<br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br />口号如果是对的,又何必排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