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点郁闷,有一点凄凉,有一点无奈,有一点忧伤

不经意间,到富友证券已经一年了。数一下日子,也没那么巧,是一年多一点。记得是2002年春节过后的第一工作日来到富友的。可是,一直到今天,我和同事交流之时似乎从来没有说过“我们富友”。

记忆中,“我们易富”这四个字是我2001年使用最多的词组。命运有时候有着出奇的巧合,我是2000年春节过后的第一个工作日到易富公司的。整整两个农历年,我非常自豪,也是老婆大人非常不满的就是,除2001年我的生日回去吃过一顿晚饭,就从来是在公司吃的晚饭。(节假日除外)说到这儿,还是有一个巧合,我的生日和易富网的生日都是:7月18日,组合起来就是一个“香”字。

那一年,2001年,公司易富网两周年生日。全体员工(易富人不多,80来个)齐集会议室庆祝,最后同堂向我高唱生日快乐歌,我想,这可能是我这辈子最不容易忘记的一个生日吧。那一年,我二十八周岁。

易富公司的老同事们离职的越来越多,直到今天,易富公司的一个高层人物也离开了易富。他自己去组建了一个公司,据说,新公司里的会议室布置和当年易富在中信泰富里的会议室是一摸一样的。说到中信泰富,我曾经有半年到十个月,在南京路闲逛之时,到了波特曼就绝对不再前行。因为再往前几百米,就是那幢沉淀着我梦想和我心血的中信泰富。

我没有一日不在地址栏中选下“www.eefoo.com/community”的。但是,我几乎不再发言。我似乎越来越感到自己的旁观者身份的加剧。这个论坛,依然是那么热闹,每日的帖子不下百张。但是,作为一个资深的论坛建设人士,我发现一个最可怕的隐患:回复变得越来越无聊。易富的每个帖子几乎都有三到四个的回复,但几乎每个回复都是空回复。这已经开始标志着论坛的衰败。我已经没有耐心以及这个权限去考究这些回复究竟出自谁的手笔,但我颇为奇怪的是,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如果真是那么多的人的话)愿意不写一个字而去按下这个回复按钮。

令狐冲走了,xiximi走了,牛皮哄哄走了,陈理随着陈理论坛关闭也走了,只剩下江南飞雪在那里苦苦支撑着。也许,苦苦两个字不妥,谁又能说她就是苦苦的呢?除了她自己。但是,我相信的一点,就是她从心里面也不愿意看到易富社区的落寞。忽而有一天,我又发现,橘子论坛又不见了,随之消失的,还有哈博士论坛。

易富、哈老板、易富2000、哈博士……

也许这一串的名字就象是盖章一样地深深印在了我的心中。

我经常没事点开易富网,到处毫无目的地翻看。就好象一个游子在故乡那种毫无目的地游走一样。我试图地寻找当年那些不计时间,没日没夜工作的气息。有时候,我还会凭着记忆输入一些易富网表面已经去掉链接而实际还存在着的地址,例如易富的外汇频道、保险频道。不断地搜寻、翻看、搜寻中,我似乎又回到了那个辉煌的过去,回到了喧嚣、热烈、洋溢着创业气氛的过去。

只有唏嘘二字……

调寄词牌一首,以做离开易富周年记:

少年皓首,河边窗前,雾雨满目思良久。
点看易富萧萧,隐隐作痛,忍凝眸。
三六天罡,七二地煞,神龙不见其首。
故友安在,烟花飘散扬州,人幽幽。
遥想当初,有多少,喧嚣热闹,岂知聚散难期,翻做郁闷苦愁。
应笑我,每登录点击,突兀昔年往事,一场英雄,化作南柯,梅花三弄。

One thought on “有一点郁闷,有一点凄凉,有一点无奈,有一点忧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