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证券经纪业务百论之十二:经纪业务的新奶酪

到2004年8月,已经有了包括中小板在内的20余家新股跌破了发行价。苏泊尔更是以-8.27%的表现创造了新股发行首日跌幅记录。全天的最高价12.21竟等同于其发行价,可谓十余年中国股市第一遭。随之,宜华木业亦步亦趋,同样表演了一出全天最高价几乎是发行价当日跌幅达5.24%的“新股破发”之高台跳水。

我在以前的数篇文章都反复提到过,中国证券市场很多的现行问题之主要根源出自于这个新股发行制度,特别是20倍市盈率发行规则。这个问题不能得到妥善解决,往大里说,股市的参与各方,无论是证券公司,还是投资者,抑或政府当局,都可以说是输家。往小里说,中国的证券经纪业务腾挪空间始终有限。

证券公司,我们把它翻译成“Securities Firms”。殊不知,这完完全全是一种中国式的英语。在国外的成熟市场里,是没有这种称谓的。证券公司,其实是大投行的概念。所以,成熟市场里,只有投资银行,无论是在美林还是在高盛,证券经纪业务,都属于这一大投行概念之下。

反观我们中国的证券公司所谓三大业务:经纪业务、投行、资产管理(包括自营),却始终让人感觉是互相割裂的。投行管投行去申请额度承销股票,经纪业务管经纪业务去开发客户赚取佣金,资产管理管资产管理去投资理财赚取收益。如果非要说有点关联的话,可能经纪业务这一部分有时候会帮助资产管理部门找一点资金而已。

但是,事实上,应该是这样的吗?

在中国,投行申请额度承销股票或者是配股增发之后,一切都万事大吉。因为就新股而言,一级市场不败的神话使得新股发行其实根本不需要“营销”。笔者过去曾经提到“新股发行,何其难也,又何其易也”,指的就是新股额度申请之难,发行销售之易。而在一个成熟的市场里,投行承销股票之后,只可以认为万里长征走了三分之一,后面还有着艰巨的营销任务。于是,经纪业务中的经纪人出马了。所谓的承销费用,很大一部分将会作为经纪人营销激励上开销,而非如同国内这样全部落入证券公司囊中。

正因为如此,网上路演被视为一种更能解决成本的手段。通过网上路演这种方式,使得证券公司无需通过经纪人即可营销新股,省去了经纪人激励费用,当然就为券商所看好。可惜的是,由于新股发行制度的关系,使得国内的网上路演(road show)最后真正地沦为一场“show”,而完全背离了它本身是一种营销工具的原意。

在证券经纪业务中,其实很重要的一个问题是经纪人初期存活问题。笔者曾经算过一笔帐,一个月新增客户资产50万的券商直销经纪人,在其工作的头半年,特别在目前的熊市背景下,收入非常低廉。而且,很多券商的经纪人,头衔可能是理财顾问啦咨询顾问啦或者投资顾问啦,其实其向客户服务的手段无非就是推荐股票。工作对象狭窄,手上的产品又短缺,又怎能不落到“靠天吃饭”这样一种结局呢?

在美林证券,经纪人的收入当然包括交易佣金的提成,但是,另外一种收入同样不可忽视,那就是推销股票成功之后的承销激励!这不禁使我想到国内所谓的一级半市场。抛开它非法与否,其商业模式,似乎和这种大为类似。

中国的高市盈严配额的新股发行方式,其背景复杂,更何况其间还夹杂着国有股问题,远非证券市场自身能够解决。但是,配股呢?增发呢?配股增发券商必赚的理念已经受到了很大的冲击。只管申请额度,不重视经纪业务营销,已经让不少券商吃足了苦头,何不发挥经纪业务的营销优势将其做得更为圆满,而在中间又分得一杯羹呢?

帝贤B,15000万股B股定向增发认购率不足1%,采用余额包销的南方证券面临5亿港币左右的巨额包销对券商而言,无疑是一场灾难,但同时,又何尝不是一次机会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