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证券经纪业务百论之三十:经纪业务困局

我这个人,大体上是比较不太强调客观原因的。从这点出发,似乎也有点毛主席“人定胜天”的意思。中国的证券经纪业务,其实外部环境是极其不良的。不过,我以为,面对这样一个外部环境,只要还想继续干下去,太多的强调也毫无意义。毕竟,这个外部环境,是所有从业者共同面对的,而非上天对某人或者某券商特别不公。

但是,我想,适当地来讨论一下这个外部环境也无多大的害处。毕竟百论写到这里已经三十篇外加一篇导言。用一篇文章的字数来“控诉”外部环境的不良,也不能说是空发牢骚,毫无实际帮助。我个人更加希望,有能够接触高层的人,在看到这篇文章之后,能为我们这些苦战在经纪业务,这个券商最基础业务领域中的人,说上几句话。本人布衣百姓,实在也没这份力量。若能起到这个效果,余之幸事也!

2004年托管了7家券商,2005年年头关闭了云南证券。媒体天天都有券商爆料的信息,一会儿海通,一会儿大鹏,似乎券商就是个高风险行业,就是个一不小心就要惹下天大麻烦的行业。于是,加强监督,加强管理,不绝于耳。但是,政府无论如何在那里腾挪,我总觉得,和经纪业务毫无关系。中国证券经纪业务的困局有三,我想破了头,也觉得这和黑幕啦乱象啦无甚关联。

困局一:经纪人的法律地位。

我见过有些文章,说券商搞经纪人制度搞了一阵子之后,放弃了这个制度。文章置疑,经纪人制度要结束了吗?我总觉得这是件蛮搞笑的事情。经纪业务经纪业务,不搞经纪人制度搞啥子?当然,有很多种具体方法来诠释经纪人三个字,比如销售代表啦,客户经理啦,投资顾问啦,但本质上,依然是个经纪人。

换句话说,经纪人制度(或者叫体系)乃是证券经纪业务的基石。

政府高层在一些场合也表明个这个态度,反复强调经纪人制度是未来的方向。但我个人相当想不通的一点就是,为什么这个所谓基石,根本没有法律地位和法律保障?

众所周知的是,保险代理人是需要考试的,考试合格后取得一张证书。房地产经纪人也是需要考试的,一个没有房地产持牌经纪人的经纪行是非法的。独独这个证券经纪人,根本不需要考试,也无所谓证书。有些人以为是件好事,操作起来更方便,我却以为,这反而使得经纪人对未来个人权益的保护缺乏信心。

一般说来,经纪人的底薪都是相当低廉的(个别专攻大户的除外),所依靠的都是客户交易佣金作为主要收入来源。经纪人在开发客户成功后,不能够马上产生收入,而需要靠未来的若干年来不断累积。有些券商奉行的客户永久收益权(例如富友),宣布客户一旦为某个经纪人开发,只要这个客户不销户,经纪人就有权一直获得该客户的交易佣金的提成。有些券商奉行的是未来一段时间,比如三年或者五年。无论如何,这都是对经纪人的一个未来许诺,而这种许诺,说句实话,也只有富友做到了,因为它关门了。

经纪人最美妙的事情就是未来可以不断分享客户的佣金提成,这和保险啦房地产啦是很根本的区别。从某种意义上讲,证券经纪人到了若干年后的确可以不再从事销售工作。但是,这也是经纪人最担心的事情。因为客户佣金提成制度的更改与否,主动权完全在券商手中。一旦券商翻脸,经纪人明显是处于弱势地位。富友经纪人提成制度被继续下去的理由相当简单,因为经纪人够多够规模,几乎到了任何一个客户都是有经纪人的,逼得后来的中信只好承认。

香港经纪人是奉行挂牌制度的。一个完整的经纪人执照需要六张,根据级别的不同,其开展的业务范围也就不同。例如最低级别的经纪人是不能从事给客户推荐咨询股票的。违规后的处罚相当严厉。监管环境的严苛,反而造成了这一行的井然有序。

从另外一个角度看,证券经纪人是相当没有风险的工种。其实对于券商而言,只要把住了开户关,基本上证券经纪业务没有风险。现在盛传的各类券商违规,试问哪一个是属于证券经纪业务领域的?委托理财?国债回购?还是三方监管?挪用保证金?

证券经纪业务的风险极低,监管起来也相当方便,我实在不明白的是,为什么证券经纪人就缺少法律地位呢?

顺便说一句,证券从业人员考试不能等同于经纪人挂牌。证券从业人员的概念远远超过证券经纪人的概念。而且,参照保险代理人的制度,我个人认为,证券经纪人的牌照应该是独立的,而非挂靠于某个券商。

结论:经纪人法律的地位缺失,使得大量的优秀人才无意从事这个行当,不能不说是中国证券经纪业务整体的损失。

困局二:缺少产品。

证券经纪人的第二个困局就是手上缺乏售卖的产品。经纪人的两大职能销售和服务,前一个职能实在是腾挪有限,有苦说不出。大量的经纪人在那里贩卖通道(银证通也是通道),或者贩卖名字玄乎实则同质的开放式基金。上得了台面的产品只有这两个,至于一些定向理财啦集合理财啦,都是政府严格管制的产品,对券商风险说实话也很大。要不就是概念多于实质的投资咨询服务。不客气地说,相当多的客户对这种服务不感兴趣。

最近一段时间,很多地方都在搞类似价格同盟或者公约的事情,例如上海就以协会的名义出过类似的通知。价格同盟有无意义姑且不论,但这反应一个客观事实:佣金收入乃是券商经纪业务的命根子,价格的竞争已经到了券商无法承担,但也无法找到另外一条道路的状况。

我不能说中国的金融衍生产品太少,但是我可以说,可供证券经纪人使用的金融衍生产品太少。而这个问题的根源在于,中国金融产品大多数是面向机构的,例如C股市场。自然人虽然理论上可以参与,但却是极少数的大户。LOF呢,不能想象个人客户会参与套利。

中国监管当局的思路是大力地超常规地培养机构投资者,但已经到了对个人投资者不闻不问的地步了。我困惑的是,为什么很多产品要将个人投资者拒之门外。1000万是钱,难道1万就不是钱?从某种角度看,个人客户的信用远远高于机构客户的信用。理论上说,个人将承担无限责任(中国没有个人破产之说),机构一破产啥事情都没有了。更何况,象唐氏兄弟的德隆,我看不出个人和机构有啥区别。

我一直认为,中国的新股制度要好好改一改,要彻底走市场化道路。新股发行的速度可以加快,有利于投行业务。发行速度加快后就会形成供大于求的局面,就需要经纪人出马给客户推销了。我个人是相当看到一级半市场的商业模式的(不过我对一级半市场本身嗤之以鼻)。经纪人完全可以向客户推销上市公司,从而分享承销的收益嘛!供大于求的新股局面还会造成新股的上市价格较低,也利于打开券商资产管理业务的局面。实在是一招救活券商三大业务的好棋,但是,呵呵,和国企上市解困的目标相悖了。

顺便说一句,中国政府的思路老是喜欢让缺少明确的所有者的机构啦国家啦赚钱,而不喜欢藏富于民。这和当年的里根有着很大区别。但千万不要忘了,里根的藏富于民的高财政赤字政策,带来了美国后来十余年的经济繁荣。

结论:经纪人可销售的�
�品缺失,使得经纪人的工作极其艰苦而又回报低廉。优秀经纪人的不断离去,又如何行使所谓“教育投资者”的宏观使命?

困局三:死多的是必然的选择。

证券经纪业务本身是靠天吃饭的。所有行业其实都是靠天吃饭的,经济整体不良必然造成所有行业普遍上的经营困难。只是证券经纪业务和这个天联系更紧密一些。所谓改变证券经纪业务的靠天吃饭的局面,只是口号而已,没什么太大的实际意义。

中国市场不能做空也许政府是有着特殊目的的。但其实,能够做空是相当能够拯救经纪人于水火之中的。这个道理不需要详细说明,大家都能够明白。这里说一点和股市有关的话题。

联合国投票有三种票:赞成、反对和弃权。如果把股票交易看成对上市公司的选举的话,钱就是票。买入就是赞成,观望就是弃权。那么反对呢?

很多以为是卖出就是反对。我却以为,卖出是弃权。因为卖出的目的不是为了获利,而是放弃了投票。卖空才是反对哦!

上市公司恶意圈钱,方案由于一股独大而被通过。有人以为是一股独大的不是,其实一股独大也没什么不好。中国市场的缺陷在于方案通过了以后,没人来治这个独大的一股。没有这个票的投资者继续观望,有这个票的投资者只好自认倒霉。

但是如果做空机制有的话,就会有大量的资金抱着获利的目的来做空这个上市公司。这才是真正的反对票!

而做空机制是需要在未来某个时间进行买入操作的,其实就是种融券业务。这种买入操作天然使得这个上市公司跌也不会急跌得很深。因为有被迫进行买入操作的资金。很多人以为中国一旦有做空机制,那还不一个劲得跌下去,但我个人认为,事实上恰恰会稳定住这个市场。

做空机制的引入不仅可以拯救我们的经纪人,也可以拯救我们的投资咨询业务(相当程度上,这两者是重合的)。利益的驱动,会使得中国会诞生一大批空头分析师。我就不信舆论上大量的指责文章不能让上市公司收敛一点。这其实也是一种监管,而且对政府而言,成本极低。政府老见义勇为地担当所有监管的职责,实在是太高估自己力量了。

不过,话要说回来,做空机制引入,恐怕政府又会拒个人投资者于门外,实在是一种悲哀。

结论:做空机制的缺失,使得经纪人/投资咨询人员只能看多,因为看多才能让客户交易,才能获取佣金提成。有良心的从业者,只好挨穷,苦等中国牛市的到来。

后记:冬天极其漫长,春天总归会到来。也许我们相会在2010年,希望彼时阁下不是所谓中国证券业的“先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