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生产之后:读《新数字秩序的革命》

新数字秩序的革命 美国纽约大学的克莱舍基,有两本为国人所翻译过的著作,一为《未来是湿的》,一为《认知盈余》。前者论述的是人们如何在无组织的情况下生产信息,后者则讲述这些“盈余的”信息(人们自发贡献分享)是如何成就价值的。这两本书都不错,但比起戴维温伯格的这本《新数字秩序的革命》,我个人以为,稍逊一筹。

问题的关键在这里:信息时代,我们要讨论和关注的主题,其实不是信息生产——因为事实上信息供远远的大于求,今人是被淹没在信息海洋中的——而是信息的组织、管理和定位(搜索)。舍基的两本书都是在讲信息生产,温伯格的,则是在讨论后者这一更核心的命题。

有一本书名为《三鹿人成功之路》,出版于2005年,想必是三鹿未出事之前的公关作品。在现实世界的图书馆里,这本书不是放在经营管理类就是放在公司传记类。不过,在豆瓣上,网友们给它加注的标签中最火三个的依序是:奇幻、强大的书名、奇书。换而言之,你可以在豆瓣的“书标签”这个栏目里,通过奇幻找到它——这是和图书馆完全不一样的信息组织结构,按照温伯格的说法,这叫“第三层秩序”。

在温伯格看来,所谓第一层秩序,就是现实世界的物体秩序,比如图书馆里汗牛充栋的书罗列在书架上。受限于物理空间,我们需要第二层秩序来检索书籍,于是便出现了图书分类索引(其中甚为经典广为采用的就是杜威编目法)。这些分类索引写在卡片上,按某种序列排列,放置于橱柜中。当我们找书时,先从分类索引下手,然后获知在哪个书架,然后再按图索骥寻找之——这被称为第二层秩序。

第二层秩序的重要性在于:我们根本没有这个可能不通过它直接从第一层秩序找我们想要的书。因为它使得物理空间的需要度变得小很多。但第二层秩序的问题在于:它依然是图书馆式分类,依然是由一小撮人(比如图书馆管理员)为大众进行图书类别选择。以前面一个例子而言,没有这个可能你能通过“奇幻”这个类别在图书馆里找到《三鹿人成功之路》这本书。

在虚拟的信息世界中,第三层秩序出现了。它是一种“大众化分类”,核心的要件被称为“tag”(中文没有太好的翻译,姑且翻译为标签)。每一个人都可以自行为一则信息添加自家想要的标签,比如给联想收购IBM笔记本这则新闻添加“豪赌”。这种随意分类,在大规模参与后,会在一种表层的混乱下,形成信息的高效率定位。标签式分类,正如温伯格所言“我们组织世界的方式不但反映了世界,也反映了我们的兴趣、我们的激情、我们的需求和我们的梦想”。

标签式分类可以形成从书籍A到书籍B的跨界过渡(这是杜威编目法很难做到的)。杜威为全世界的书找“唯一的”图书分类方法,而标签法则允许每一个人为自己建立一套独一无二的体系。温伯格写道:“杜威崇尚精确性、规定性和十进制数字的独特性,而亚马逊则毫无节制地将一本又一本的书扔到你面前。同图书馆书架上一排排整齐的编过号的书籍相比,亚马逊就像是一场书籍嘉年华”。在爆炸的信息面前,显然,标签制其实有更高的效率。

我个人是一个信息图控,非常喜欢收集各种与互联网新媒体有关的信息图,大致已经有4-5000张的规模。但信息图的管理是一个很麻烦的事。比如一则主要讨论利用搜索引擎做营销的信息图,在电脑里应该放那个目录夹呢?搜索引擎目录夹,还是网络营销目录夹?可能的解决办法是:拥有两个不同的副本放在两个目录里,或者在一个目录里存放,另一个目录里放一个快捷做指向。

不过,我的解决方案是到网络上建立一个小小的网站,将这些信息图传上去,并为每个信息图做“标签”处理。在这个时候,每一张图片都只有一个副本,但点击标签,却可以获得这个标签项下所有的信息图。这是一个其实更井井有条的方式,并且还顺带兼备了“分享”这个功能——任何一个人都可以访问这个小站。

稍稍比较一下这两种对信息图的管理方式。在电脑里,其实一种嵌套式的目录结构,也就是一种树形图(windows资源管理器的左侧很好地反映出这种树形结构)。每一个目录存在着上下级关系,所谓它的父目录和子目录。目录与目录之间,绝无交集,因此不可能存在只有一张信息图却同属于多个目录。但网络上的标签结构,却互无同属,交叉现象极其普遍。对于“索引家要么是合并论者要么是分割论者”而言,这种方式实在是太混乱了。

但是,现实世界其实并不是树形的,只不过我们一直被教育成树形的(想想那个生物谱系吧,全世界的生物被置入一个树形结构中,有且仅有一个位置),这个结构一直可以上推到亚里士多德时代,我们的认识一直受到这种思想的桎梏却浑然不自知。

温伯格的这段话非常精到,请允许我全部引用之:

(树形体系)“必须以牺牲丰富性和深度为代价来达成广泛性。这是有组织树形结构的本质,因为它们构建的基础就是一遍又一遍地使用同一种关系:b是a的一种,或者b影响向a报告,又或者b是a的孩子。无论各个分支体系是何种关系,这种关系都太过简单化了,根本就不能体现事物自身及其相互关系的复杂性。”

树形结构被破坏而导致“革命”的一个典型例子就是纸媒在网络面前的节节败退。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它的信息组织方式依然是树形的,每一篇文章有且只能存在于一个版面下的一个栏目中。通过对信息的编排,编辑(信息索引者)其实比记者(信息制造者)权力更大,因为“他们能够决定让什么浮出水面,又将什么彻底忽略。”

但网络编辑不是——某种程度上,也是网络编辑看似没有传统媒体编辑风光的原因——到了由用户产生内容的web2.0,网络编辑几乎就是一个维护性的工种了。“分类是一种权力的角逐,它是政治性的,因为第一层秩序和第二层秩序要求出现赢家”。可在标签的世界里,第三层秩序中,

“统治者是比特,还有多姿多彩的混乱”。

—— 《网络传播》杂志供稿 ——

8 thoughts on “信息生产之后:读《新数字秩序的革命》

  1. 匿名

    如果纵观网络的变革,其实也没有脱离树形结构的形态和基因,只是趋于一种更复杂的表现形式,并没有脱离树形结构这个模型.

    Reply
  2. heyebei

    我是通过搜狗浏览器的消息盒子来看到这篇文章的,感觉和博主那个视频系列的第三集还是第几集内容相似,但依然给人很大的启发。

    Reply
  3. ad

    组织文件的话可否把文件的名字命名变成标签式,比如“信息图-搜索引擎-网络营销.jpg”,然后用Everything之类的软件通过名称便可搜索到你所找的东西。

    Reply
  4. 趣返利

    在松哥的博客一篇文章中看到你的博客介绍,特地来看看,真的很不错,内容很丰富,谢谢您的分享!

    Reply
  5. 小说推荐

    最近一直在寻找这种有深度的东西。目前在互联网上,缺乏的就是这种能够冷静下来进行思考的文章。太多的喧嚣,太多为了网络营销而生的垃圾内容已经快要掩盖互联网的真正价值了。如果WEB3.0无法在2.0的基础上衍生出新的民主与有价值的规则,那么我们的比特依然会混乱的统治者这个世界。

    Reply
  6. fred

    华师大MBA听过魏老师的讲座,印象深刻。读此篇,想到了很多,信息的信息记录、传播方式、信息结构、信息的受众对象、信息的制造,最后落脚到如何高效理解某类信息。
    在这个年代里,山里的孩子要想出息实在太难。

    Reply
  7. Pingback: 信息生产之后:读《新数字秩序的革命》 : 经理人分享站

  8. Pingback: “统治者是比特,还有多姿多彩的混乱” | 退休高工俱乐部《退休高工之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