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微博社区公约》这个事

      关于《微博社区公约》这个事有11条评论

微博公约 开宗明义,我一点也不想掩饰自己对这个事的态度:滑稽。早些时候,看到几个大V在那里摇旗呐喊说要搞公约,就觉得他们着实吃饱了撑的。本来以为是这些大V们自己吃饱了撑的,后来事件转变为:原来是新浪自己的事儿,弄两个大V出来先造造势。新浪自己折腾,我倒不是以为完全是吃饱了撑的,我非常明白运营方所受到的压力,我只能说,某些人用了一个很滑稽的做法来达到让你自我阉割的目的。

新浪微博社区公约,不是所谓“自律”——新浪自己也没写成“自律公约”(但它在微博社区管理规定中的第29条这么写道:站方按照社区委员会判定结果所采取的处理措施,属于用户自律范畴,不代表新浪微博立场。)。这完全就是一个“使用条款”,严格意义上讲,就是使用者和运营者之间的合同。还记得你注册的时候那个“新浪网络服务使用协议”么,那玩意儿就是个合同。理论上讲,注册即表明你同意这个合同,虽然霸王了点,但也是合同。在那个协议中,关于微博只有三个条款(第五部分),这份所谓“公约”,可视为对这个合同三个条款的扩充、解释和说明,但依然是合同,谈不上什么公约。

中国互联网搞过很多名堂的自律公约——线下传统媒体也干——比如我早年做博客的时候就有博客公约。但通常意义上,自律公约都是诸多运营商表示我们要自律,没有用户跳出来说我们要自律。一个很滑稽的比方是:一些报社凑在一起说要自律也就罢了,可一些报社合伙搞了个什么公约,让它们的读者要依据这个公约自律(比如说看完报纸不要随地乱扔),委实有点搞笑。

所以新浪微博社区公约不是自律公约,而是合同。合同是他律的:你违法合同,就得丧失某些权利。争执不下的,还要上仲裁,上法庭,官司输了要被强制执行某些惩罚措施。公约不是这样的。就拿现实生活中的小区业主公约,比如说不乱扔垃圾,不乱停车。你真要违反了,最多也就是被谴责。极端情况下,你得顶着左邻右舍鄙夷的眼光进进出出,但着实没有任何人可以跳出来说:滚,你被取缔住在这个小区的资格!但看看新浪微博这个社区,你违反了公约里的条款,你的下场就有可能是:滚!——这是典型的他律。

其实这事本来就是个新浪运营商修改(或者说扩充)了使用条款,有点像facebook成天在那里修改隐私条款——就是这么个事,非要搞成个大家都衷心拥护的“公约”干什么?另外的,还弄了所谓的社区委员会(普通型、专家型),搞的就像自治社区一样。大张旗鼓地颇有些西方文明社会的样子:公约、自治,社区委员会又有点像陪审员制度,真的是这样的么?

反正我是不信的。

以后删帖、删用户,就多了一件遮羞布了:根据公约,根据自治,根据委员会裁决,搞的好像真不是某些“官方意图”。明明是合同性质的事,非要搞成道德感实足的公约,干吗?避免打官司么?中国现实法律就极少受理这种被删帖被删用户的官司。

强奸就强奸吧,作为P民,也只好闭着眼去自寻快感。但问题是强奸还非要说成是两情相悦,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么?

最后补充说一下:这篇吐槽不是针对新浪运营方的,我善意地理解为:被迫为之。

11 thoughts on “关于《微博社区公约》这个事

  1. David

    类似《微博社区公约》的现象很多,大致都是为了“方便办事儿”、“说话有个名头”、“处理有个出处”、“做比不作为好”。但恰恰是这种可怕的目的+错误的做法,让整个社会陷入一个恶性循环的信誉危机,文中提到的“报社联合惩罚读者,社区联合惩罚居民”就是看见什么惩治什么的滑稽表演。

    Reply
  2. chaos

    《共和国宪法》第一章总纲

    第二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

    第三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机构实行民主集中制的原则。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都由民主选举产生,对人民负责,受人民监督。

    Reply
  3. old

    中國國情的自律和他律,是不同於我們書本上說的定義的(那來自西方,例如康德,例如哈欽斯)。新聞出版總署發布的关于严防虚假新闻报道的若干规定,政府部門下達的規範性文件,是他律吧?而且還有各種“行政措施”、處罰規定,典型的他律。但是其中規定的內容,如:新闻记者从事新闻采访报道必须坚持真实、准确、全面、客观、公正的原则,深入新闻现场调查研究,充分了解事实真相;新闻记者编发新闻报道必须坚持实事求是;新闻记者报道新闻事件必须坚持实地采访;新闻记者开展批评性报道至少要有两个以上不同的新闻来源,并在认真核实后保存各方相关证据,确保新闻报道真实、客观、准确……這樣具體的業務規範,在許多國家是由行業組織或者媒介公司來規定的,絕對屬於自律的內容。那麼到底是他律還是自律呢?老外們,或者按照老外們(康德、哈欽斯等)的定義,肯定是看不懂的。這就是中國特色。所以新浪微博(它是新浪公司的一項服務吧?)公約可以理直氣壯地說是自律,而且還載明如果因自律引起法律糾紛,概與新浪公司無關!

    Reply
  4. old

    本文有一個概念不當。說合同不是自律而是他律,是不對的。從廣義說,他律基於合同,即所謂社會契約論,統治者的權力須徵得被統治者的同意。但這是政治學。從民事活動角度來說,自律正是建基於合同(contract)或協議(agreement)。問題在於,新浪這個東西並不是合同或協議。雖然它也張貼了若干時日來徵求意見,似乎沒有太多公開的反對聲音,有視為同意的理由。但是,一、它的內容是不對等的。只有一方的義務,沒有另一方的義務,它規定了刪帖、封號等措施,那麼刪者、封者承擔什麼責任,刪錯了封錯了怎麼處理,在這個公約裡頭是找不到的。二、它並沒有可以承擔責任的行為人。新浪公司是一家合法法人,但它說它不承擔責任。新浪微博據說是個社交平台,並不是能夠獨立擔責的主體,但也算是個實體吧,而它也不對公約的行為承擔責任。履行公約的行為人是一個所謂社区管理中心,又稱站方,這是個什麼玩意兒?不是企事業法人,不是個體戶,不是用戶自願成立的“社團”(按照我國法規要履行社團登記),也不是新浪下屬部門(否則新浪得為其擔責),就這麼不倫不類的一個怪物。所以這所謂的公約,並不是合同或協議,那麼是什麼呢?網友們自己去想吧。

    Repl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