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英语

我实在看不出这仅仅由26个字母组成的语言系统有何稀奇之处和高贵之感,然而,我却在某种奴性的力量的压迫下,学了整整一十二年,更可笑的是,居然还没学好!

汉语其实是一个很奇妙的语言,单字中本身就包含着一种哲学。比如挣钱和赚钱(这是早在嘉策公司就发现的一组有趣的单字)。前者用手去争夺,不言而喻,很辛苦。后者呢?贝兼也,就是用钱去兼并钱,所以叫赚钱。我们的老祖宗早就发现了,原来真正赚钱的事情是用钱去赚,而非用手也。

然而,我们还是要学英语,一种其实本体只有几百个乡土中使用的单字而大多靠外来词演绎的语言。理由很简单,似乎也很充分:与国际接轨。

于是,就诞生了这样一个天下奇闻:在今年上海举办的第四届全球华人物理学家大会上,500多名黄皮肤黑头发的学界精英出席大会。然而,这次大会上却有一个奇怪的现象,那就是从论文汇编到会议网站,从演讲到提问,甚至会场门口的指南,全是英文。甚至有学者申请用汉语作报告竟然没有获得大会主办方的同意。所幸还有丁肇中教授(当然他够大腕,诺贝尔得主嘛),坚持以汉语作报告,成为唯一“反潮流”者。而在雅典奥运会上则更甚,中国运动员的运动服上除了“CHINA”和国旗以外,“中国”这两个最具“母语”代表的汉字却无处看到。实在是和国际接轨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记忆中,曾经做过一些现在想来很自豪的事情。当年做国际贸易的时候,由于是代表国家邮电进行贸易谈判,我们是不讲英文的。那帮老外乖乖地自动带着翻译前来。很有趣的事情发生了,我们基本上都能听懂这些老外互相之间的言语(其实,我们并不需要翻译),而我们之间的意见交换呢,老外们只好看看翻译们有没有兴趣翻译了(毕竟,翻译的职责只是翻译我们对他们的言语,而非我们之间的言语)。

我个人并不反对学习英语,我所厌倦的,只是夹枪带棒的语言。有些单词,比如presentation,的确,用中文很难翻译,这个词不是“演讲”那么简单,还包含着“推介”这个意思。又比如昨儿个郭中实提到的campaign这个词在广告中的翻译,翻成“战役”显然离谱,最好的翻译是“策划”,但总觉得并未完全包括。有些词我相信最后会演化成中文,一如当年的“沙发”,抑或“坦克”。

但是,如果你要对某件事情进行评估,那就“评估”好了,为什么非要说“evaluate”?我不觉得后者有什么更深更广的含义,遗憾的是,在商界,特别是投资领域,这是一个通行的单词。整天对着那帮一半中文一半英文,甚至是说了一遍中文然后再用英文再说一遍的所谓高等金领人士们,实在是很厌倦。

说件更好笑的事情。大家都说读一些英文材料可以了解最新的国际上的动向。于是我们在香港这个所谓很“开化”很“前沿”很“与国际接轨的”城市里的浸会大学,被一帮“香蕉人”教授们要求去读一些英文杂志。读就读好了,但比较细心的我发现:

清一色是上一世纪的文章!

3 thoughts on “话说英语”

  1. 海外华人物理学会、中国物理学会、上海物理学会联合主办的第四届华人物理学家大会于6月28日至7月1日在 上海交通大学举行 —-大家想一下,那些组织者是学者么?还不知道是怎么爬到海外华人物理学会、中国 物理学会、上海物理学会 中的,或许是裙带关系,或许是贿赂,或许是拍马屁,是不是.这些人就只会拍马屁 ,搞形象工程,想着快点升官,没的进中科院的想当院士.一堆垃圾.天天只想着名,只看见利.他们不是中国的 希望,如果他们中有教师,希望不要勿人子弟.不想呆在中国就滚. 虽然论事应该对事不对人,但是这些也是我们应该考虑的.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