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时俱进”的引导

麦田(唔,就是我上一次blog力挺的那个麦田,也是网络圈子里我很佩服的一个人。事实上,我和他只是曾在某年冬天在清华的某个大楼外头一起抽过根烟才算面对面聊了一次天。还真是一支烟的功夫)曾经提出过一个很有意思的“兴邦模式”。有鉴于他的这条微博在新浪里已经由于他的“自杀”而找不到,我大致转述如下:

在很多年以前,一些负面事件,是尽可能的被遮盖。也就是“报喜不报忧”模式。后来,随着资讯的发达,这种模式已经过时。我个人注意到的一个转折点是非典。这证明压制负面信息已经不可能。麦田认为,整个宣传套路向“兴邦模式”模式转化,最典型的一个个案是汶川地震,是这个模式炉火纯青的运作的标志。换句话说,他们也在与时俱进。

我和父亲讨论到这个问题的时候,他认为,兴邦模式早就有了,最好的例子是我们都学过的《六十一个阶级兄弟》。但我以为,这是一种主动的宣传,而不是被动的处理。或者还可以这么说,以前的兴邦模式手法更多的是有点“信手拈来”、“偶一为之”,现在则是有章法有程序有流水的作业。的确可以说:炉火纯青。

在本次动车事故中,兴邦模式遭遇了巨大的挑战,基本上可以说全线溃败。我个人对尽快通车的理解是:为兴邦模式做一个铺陈。在后续的报道中,可以用广大铁路人排除万难,迅速恢复通车,制造了一个奇迹,云云。但没想到的是,微博上巨大的质疑,将这条路生生的封杀。

“报喜不报忧”模式,属于挑战事实,已经雨打风吹花落去,不再有用。而“兴邦”模式,属于挑战公众智商,一次两次多难兴邦是有用的,多了,就效用下降了。从当前的资讯发达程度来看,兴邦模式很快就不能再适用了。

那么,接下来的如果还要“与时俱进”,该当如何?

我以为,接下来的模式应该是:移情模式。通俗点讲,就是转移视线。事实上,乐清事件已经可以看到一个端倪。钱村长之死其实不是该事件的重点,而整个公众视线却被转移到他究竟是被谋杀还是一起普通的交通事故。在关注这点时,一个最重要的问题:乐清的土地买卖,被忽略了。

最近发生的郭美美事件,随着郎咸平对郭美美的专访,这种移情发展到了高峰。我看到有大量的评论聚焦在郭家早年股市如何致富上,其实这都是细枝末节(事实上,那个测算郭太太是股神的分析,根本就是不了解那个时代的股票市场。听说过倒认购证致富的么?听说过透支打股票的么?)。郭美美本人和她的干爹有没有超过“父女”关系的关系,也是八卦娱乐。

郭美美事件的核心是什么?核心是红十字会有没有谋利行为。这件事本来郭美美就是个引子,不是本身事件的重心。郎咸平的这个专访,让郭美美和她的老妈成了事件重心,这就是移情。

挑战事实已经不可能,挑战公众智商不能每次都用,在我看来,未来的移情模式还会更多。移情模式的根本着力点在于“媚众”,迎合大众的情绪表达需求。这是我所看到的,新的与时俱进的引导方式。

故而,很多人在议论微博会不会关掉,特别是最近央视的一期节目导致让这些人紧张起来。在我看来,纯属杞人忧天。微博不可能被关,而且,对于移情的操作手法,大有裨益。还是那句话,微博根本不是一个严肃讨论深层次问题的地方,它只会对移情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故而,根本上,它是有利于这五十年来的“宣传模型”的。

总结一下:报喜不报忧 ——> 兴邦 ——> 移情。这是整个宣传模型的进路。

20 thoughts on ““与时俱进”的引导”

  1. 其实,我想说,不是兴邦模式出了问题,而是,我想问:为什么兴邦模式没有产生巨大的情感共鸣?为什么以前兴邦模式会带给我们情感上的共鸣?不得不说,非常年代我没有经历过,……也许不太具有发言权,……

  2. 說得深刻。以往的宣傳模式叫做喪事變作喜事報,這帶有強烈的意識形態和工具主義色彩,即事故和灾难不是新聞,戰勝災難才是新聞。你去翻翻60至63的报纸,上面没有一点"自然灾害"的事例,只有"广大人民"如何战胜灾害的报道,虽然也只是些口号式的空话。最先向这种模式挑战的是1980渤海二号翻沉事件,事故照例是不报道的,石油部策划开会对救援有功者授奖表彰,当喜事报。工人日报征得万里的同意,捅了这个马蜂窝。石油部长撤职,副总理记大过,我的书里有提到,你们体会不到转这个弯子多么的不容易。
    这种模式是以信息的绝对控制為前提的,在信息時代做不到了。現在的理想做法是事故也報,但是要"引導"到戰天鬥地上去,汶川地震就是這樣的。溫州動車事故也想這樣做,但是被圍脖和那些不知趣的"小報"搞亂了,所以要嚴厲處置青年報等幾家不聽話的媒體,以警效尤。
    由於民眾關心的總是最淺近的事物,而較少注意深層次的東西。所以存在著嚴肅的論題被轉換為無聊的狂歡的可能。從錢運會到郭美美,都揭示了存在著利用的價值。而郎咸平之流,便是一類絕妙的幫閒。

  3. 深刻,不知老美用的是什么模式,其国人被洗脑还自不知觉。国内一家独大的模式天生不适合“引导”,或许以后会左右拆分,做做面子活?

  4. 真沒想到,老魏還寫這個。剛才在 google reader 上看到還以為是別人寫的。 其實這些手法大家都明白,不過以媒體的操作視角剖析政治,還是很新鮮的。魏兄的層次又提高了~

  5. 郎在網絡的嘲諷前惱羞成怒,發佈聲明後,猛烈砲轟紅會,顯示其牢牢把握鬥爭大方向。可見,甚麼時候移情成效,甚麼情況適得其反,有很複雜得社會和心理因素,還可以仔細考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