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上的记者

      微博上的记者有14条评论

众所周知的是,包括社会化媒体在内的数字媒体在改变传媒业。但我想,它对传媒人的改变恐怕是更深远的。这种改变,目前我个人还看不到是好是坏,但改变已经在发生。

在过去,很少有读者会特地关心是谁写的文章(除非这篇东西实在太石破天惊),一般人的注意力只在内容本身。要做一个名记其实很难,因为这需要一个记者持续不断地写出漂亮的文章,才会给人形成那么一点点的印象。而之所以电视台出镜记者/主持人更容易成名(试想一下凤凰台的吴小莉),就因为人们不可能在看电视的时候只听到记者在说什么而完全不留意记者的那张脸。白岩松开玩笑说,把一条狗放他的位置上一段时间,一定是条名狗。玩笑归玩笑,道理是确然的:谁(who)比说什么(what)重要。不过,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去做出镜记者的,这个岗位的名额,极其有限。

所以我大致可以这么说,在新闻报道领域,记者其实是幕后工作者。他们把所谓的事实真相推到前台,自己基本上处于一个“隐身人”的位置。成名的文字记者很少,而且一般需要很长时间的职业浸淫。

但随着博客、微博到来以后,记者正在走向前台。特别是微博,每一个文字记者,都有了这样一个机会:成为出镜记者。

在最近举国上下都在关注的动车事故中,一位记者(还不是新浪微博v字认证用户)在现场工作。他不断地用短信发送文字和照片来报告他的所见所闻。后来,他大概终于有了机会上了一下电脑,写了这样一句微博:“回到家里打开电脑,迎接我的是1114条新评论,5075位新粉丝,4463条提到我的微博~~~~”。

如果说那1114条评论、4463条转发,还是主要和内容相关的话,那么,5075个新粉丝,就主要和他这个人有关了。说得俗一点,他成名了。而按照他的自述,他所供职的报纸并非名闻遐迩的大报,而他本人,也一再说自己是“新手”,应该不是资深记者。

中国的媒体生态还颇有些大家都知道的规则:有很多话,并不适合由媒体发布。于是,自有了微博以来,在任何一个重大的社会事件上,我们都可以看到媒体人(主要是记者和编辑)在微博上极其活跃的身影。他们在用自己的帐号发布各种他们认为可以和应该发布的消息,说的比自家媒体说的既多且快,引来的后果之一就是:有些媒体人的粉丝,比他/她所供职的媒体官方微博的,还要多。

一位网友提到了这样一个事实:“BBC的一位政治记者跳槽ITV带来的后果。就是BBC一下损失六万twitter粉丝,而且是白送给竞争对手。”媒体人正在比媒体更有大众传播力,记者,正在成为明星——我这里所谓的明星,指的是文艺圈那种经纪人+艺人的模式。

不可否认的是,微博是一种快餐式信息消费,140个字难以说明一个稍许复杂一点的事实。微博上的信息消费者也是一种“饥渴难耐”的心态。要在微博上做一个“名记”,需要懂得三个要诀:快、飞快、比别人快。

这其实是记者的看家本领:抢新闻。但媒体抢新闻到底还要过一个一个审核关,记者自己的微博,自己审核就够了。于是,微博上记者有时候也会说错话。一位知名媒体的知名女记者(14万粉丝)在这次事故中,就报错了一条消息。虽然事后予以更正,但影响已经由N多的转发传播出去了。这位女记者曾经是v字用户,不过也许想着重表明自家言论不代表所供职媒体的言论,故而自行去了v字——但到底,在事故现场的她,又是文字发布又是照片发布,很难讲究竟是职务行为还是纯属个人行为。

BBC记者跳槽所引发的BBC损失,从另外一个角度看,也可以说在催逼记者。未来的记者要求职时,媒体想看看其人有多少粉丝,应该不算过于荒诞。有时候我甚至会想,一个记者的价值究竟几何,微博粉丝会不会算变量之一?正如艺人是靠“知名”吃饭的一样,记者是不是也要靠“知名”吃饭?而这份知名,却是140个字打造的——这个就有点诡异了,吃文字饭的,结果靠140个字。

这个问式的答案可能是不会,特别对于专业媒体来说,还是要考察一下记者的某一行专业素质。但微博上如云的粉丝,成千上万的转发评论,会不会给一名记者带来一种“成名”的幻象?而这种其实殊无底蕴的“成名”,会不会给这个行当的职业心态产生一定的影响?

这个问式的的答案可能就是:会。

—— 刊发于《21世纪经济报道》当期专栏 ——

14 thoughts on “微博上的记者

  1. 美丽

    改变是必然的。博主的文章,一直有一种哲学或者说,一种人文关怀的气质。

    就像《娱乐至死》道出的时代映像。未来,究竟是更好,还是集体堕落?

    Reply
  2. old

    中國記協在其“自律守則”的草稿中有這樣一條:“不得以职务身份在个人微博、博客、播客或及时通讯工具等网络媒介上发布新闻性信息。”

    Reply
  3. old

    從版權法的角度看,職業新聞記者通過微博搶先發布新聞是不可取的。英美版權法規定僱員的職務作品的版權歸雇主。中國著作權法雖然規定職務作品版權屬於作者,但是應由其服務單位優先使用。事實性信息雖然不歸版權法調整,但是新聞記者採訪到的事實信息,是憑藉其所在新聞資源的資源獲得的,那麼由所在新聞媒介首先發布也是理所當然的。如果把即時得到的事實信息立即發上網頁,這對本單位的利益是一種損害。

    Reply
    1. 魏武挥 Post author

      这倒是可以讨论一二的:一个记者,拿着媒体组织给的差旅费外出采访,是否可以将其所见所得发到自己的微博帐号上?

      Reply
      1. old

        是啊,新聞貴在獨家。如果路透社的記者把自己採得的新聞搶先在自己博客上發出,讓全世界都知道了,還用本社發嗎?他是會丟飯碗的。

        Reply
  4. Pingback: 微博上的记者 | 微博之博

  5. David

    文章末尾总结得非常到位,靠文字吃饭的,却成名于140个字。这对社会的影响我相信是深远的,但我不看好,中国本来就是一个缺乏阅读习惯的国家。套用一句口号,创新是一个民族进步的灵魂。那么阅读同样也是。

    Reply
  6. Pingback: 微博上的记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