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的异化:读《技术垄断》

      技术的异化:读《技术垄断》有25条评论

技术垄断 异化这个词,是马克思的发明。事实上,我认为国内对马克思或神圣化或妖魔化,都是要不得的。我们应该还马克思一个伟大的社会学(当然还有哲学、经济学之类)学者的本来面目,而不是把他的话当成教义。

异化就是一个相当精到的学术词语,它所描述的是人们创造发明某物本来为了让人们自己更好地工作生活,结果该物却成了人的主宰。在很多领域,都有异化的影子,比如宗教,比如官僚体系,当然,也包括技术。媒介环境学大师尼尔波茨曼这本《技术垄断:文化向技术投降》,在我看来,就是在讲技术的异化。而在一片为新媒体新技术歌功颂德的文字中,我们的确需要这样的“盛世危言”。

《1984》是一本很有名的小说,奥威尔为我们描绘了一个老大哥无处不在的未来。而赫胥黎在以《美丽新世界》告诫我们,老大哥可能是不会存在的,但人们会“娱乐至死”(波茨曼另外一本书的书名就是这个),在狂欢中灭亡而不自知。波茨曼本人是倾向于赫胥黎的说法的,而我则以为,奥威尔的预言并不见得完全会落空。我们的未来,很有可能是奥威尔+赫胥黎式的。

赫胥黎的“美丽新世界”

我们今天已经生活在一个以数字技术为核心的信息时代中,到处都是“技术”。类似“只要能发明,就把它发明出来”乃是正确的这类笛卡尔主义四处可见。但波茨曼不这么看。在《技术垄断》中,他对我们整个社会的这根支柱提出了拷问:尼采说上帝已死,那么,技术是不是在上帝已死后,成为了一种新的信仰?而这种信仰,比起信仰上帝来,又有多危险?

事实上,当我们一旦听说某项事物是建立在高科技这三个字上,我们脸上和内心深处升起的敬畏,是不是和中世纪的人们听说这是以上帝之名之后一样的崇敬呢?面对高科技,我们会不会去问值得的吗?就象中世纪的主教告诉教徒们地球是宇宙的中心之后,有几个人会问:真的吗?

对于技术这样东西,波茨曼始终保持着一种审慎——嗯,他称之为谦虚——的态度。他警告我们说:“技术竞争点燃的是全面的战争,新技术的影响不可能被控制在有限的人类活动的范围内。”因为站在媒介环境学的立场上,“将毛毛虫从它栖息的环境里清除掉,你得到的不是一个单纯减去毛毛虫的环境,而是一个新的环境:你重构了生存的条件。新技术不是什么东西的增减益损,它改变一切。”

为了说明技术改变和社会改变之间的有机关系,波茨曼引用了一位荷兰社会学家的发现。当一个非洲部落引入火柴后,整个部落的通奸行为就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因为这个部落的人们在进行房事前需要熄火,房事后需要重新生火而不得不向邻居去借一根已经烧着的木棍。于是性事成为了一个公开化的事件而导致通奸难以掩盖。而火柴的引入,一切,便都变了,因为人们不再需要跑隔壁邻居家借那根烧着的火棍了。

新技术的出现,所导致的结果,有时候会完全出乎发明人的意料。比如时钟这个技术。时钟的发明,本意是为了让教士更严格地去撞钟来服侍上帝。但是,商人们发现,时钟是赚钱的必备工具,因为“时间就是金钱”。时钟能够帮助他们知道时间,从而提高效率。波茨曼不无诙谐地写道:“在上帝和财神的这场终极对决中,钟表偏爱的是财神爷。”

信息技术的威胁

作者梳理了整个文明史,并提出三个阶段:工具使用文化阶段、技术统治文化阶段和技术垄断文化阶段。技术垄断文化阶段的标志是:装配线的出现(人成为机器的一部分)、猴子审判(判定真理的程序发生变化,注意,讨论的不是真理本身)以及科学管理(人听凭技艺和技术的摆布,人的价值在一定意义上低于机器时,社会就享受到最佳的服务)。在这个阶段中,我们拼命地发明创造,但为何发明这个问题的重要性退居其次。换句话说,就是“只要可以做,就值得做”。

技术垄断阶段的典型特征之一就是铺天盖地的信息。我记得Google Reader里过去曾在页面标题上有“1000+”的标识,这表明我所订阅的信息源已经有超过1000篇文章没看了。这让我产生焦虑,我会尽力地去消除这个1000+,以至于到了最后我的目的是去消除那个标识,而未必是阅读本身。今天的GR页面标题已经没有了,但在自己的分类背后还会出现我未读的数字:这个信息,是我日常会产生焦虑的原因之一。苹果的iPad里有一个app store的按钮,当iPad里的程序有新版本时,这个按钮上就会出现一个数字。我颇有几个朋友就是为了消灭这个数字而去更新,事实上,他们真需要获得新版本的程序么?

波兹曼这样评价道:“随着信息供应量增加,信息控制机制就受到很大压力。为了对付新的信息,就要增补控制机制。而控制机制本身就是技术,又反过来增加信息的供应量。”而“失去效用之后的信息就成了混乱之源,而不是秩序之源。”铺天盖地的信息本来是为了让我们更好地了解这个世界,但最终变成了我们更加苦恼和困惑的根源。技术的异化,彰显无疑。

技术垄断的另外一个特征就是一切都可以计算。比如衡量一个人的智力,就要计算此人的智商;判断一个学生是否了解资本主义,就要看ta的论文是不是得到了A。一项政策是否得到拥护,就看看有多少百分比的支持率(“我们逐渐相信这样的说法:民意测验的结果就是人们的信念,仿佛我们的信念可以被打包装进‘我同意’和‘我不同意’的胶囊”)。计算让电脑应运而生,因为它擅长这个。我们曾经用电脑去计算,后来演变为电脑自行计算(比如语义处理分析)。电脑自行计算的结果是:“把人界定为信息处理器,把自然定义为信息处理的对象。”

于是,我们这样感慨:那些智商不高的家伙却取得了伟大的成就(比如哥白尼),可见后天的努力有多重要。浑然没有意识到,智商这两个字,本身有多么得荒谬!

奥威尔的“老大哥”

数字技术带有如下特征:易复制易搜索易传输。而这些特征,并非完全是带有正面意义的。举一个曾经被美国法学者莱斯格提及过的例子。

在前数字时代,邮件基本上可视为私密。因为张三寄出一份信被李四收到后,这份信的内容只要他们愿意,的确可以做到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便再无人知晓。拆开每一个公民的信件阅读并复制,这显然没有任何操作性可言。但到了电子邮件出现后,人们在享受通讯的便利之时,也意味着每份邮件不再具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的私密等级了:邮件服务器上可能存在这份邮件的备份。而数字技术的易搜索(也就是易扫描)使得一份邮件在发送过程中,能够很轻而易举地被人截获并事先看过。公权力和私人领域之间,其实已经不再象过去那般泾渭分明。按照莱斯格的说法,警察侵入个人电脑搜查一番可以悄无声息间完成,这和过去警察闯入你家中翻箱倒柜,是完全不同的。

我倒并不认为有极权主义会在技术的帮助下死灰复燃,今人的民智会阻挡它。但商业公司却可能持有老大哥式的力量。戴维科顿曾写下《当公司统治世界》一书,而数字技术所带来的全产业链公司,已经开始浮出水面。事实上,google可能比你更了解你自己。

曾经有人利用AOL的搜索引擎做过实验。他们分析一个IP连续一段日子的搜索记录,然后根据这些记录去推测这个IP背后的人所持有的社会属性乃至生活习惯。最后当他们拿去和真人比对时,出现了惊人的一致。Google今年出了一个广告片,片中不断地闪现着一个美国人的搜索记录,从“如何申请法国留学”,到“如何追上法国女孩”,再到“如何操办法国婚礼”,等等等等,google在吹嘘自己无所不能的同时,可不就提示我们这样一点:你在干什么,你想干什么,google全知道。

一个有老大哥的美丽新世界:Matrix

《Matrix》是一部系列科幻电影,上中下三本。但我从来没有把这个名为《Matrix》的三部曲看成是科幻片。很有些人认为这是一部哲学巨作,但我更倾向于把它看成是一种预言,而且,这种预言的可能性,不幸的是,还很大:人类为智能机器所统治且浑然不知。

这部机器会是谁?也许google,也许facebook。要知道,今天facebook上跑着几十万的应用,人们在facebook上已经不再需要跑到另外一个网站上就能使用到各种五花八门的服务。Facebook正在成为互联网本身。

我们当下所缺的,仅仅是VR(虚拟现实)技术的大规模普及。而这一技术并非遥不可及。席美尔在1900年出版的《货币哲学》中已经发现,物质运动与意识状态,经由生理-心理学家之手,得以联通。既然是道路是通的,那人们就一定会去走,且认为:这是对的。

这就是波茨曼痛加抨击的“唯科学主义”。技术的出现,本意是帮助我们去更好生活。然而,今天的技术发展,真的是这样么?

波茨曼引用埃及法老塔姆斯的话说:“我们的发明只不过是手段的改进,目的却未见改善”。而我则愿意这样写道:当手段上升为目的之时,一切意义,便将烟消云散。波德里亚谓之“后现代世界里不存在任何意义”,大概便根源于此吧。

—— 《网络传播》杂志供稿 ——

这篇东西是在我过去的一篇博客基础上重新扩充和润色而定

25 thoughts on “技术的异化:读《技术垄断》

    1. 魏武挥 Post author

      啊呀,这个惭愧了。但如果换成这么说:马克思把异化搞成了一个知名的学术名词,不错吧?

      Reply
  1. Redondo

    请教魏老师一个问题,记得曾经在您博客上看到过您使用一个互联网服务,可以收集您在各个网站的评论或者发言什么。想不起名字来了,特此咨询,谢谢!

    Reply
  2. 匿名

    这篇文章有点从理性回归感性的味道了。
    在技术进步发展的过程中,我们是发现甚至产生更多的问题,但这些问题的出现并不能归咎于 发明创造技术 这个过程,您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就利用了无数的技术。如果没有这个技术,你了解那么多知识需要很长时间,你写这篇文章传播这文章需要更长的时间。

    无论怎么说,变革行的技术会逐渐替代掉传统,无论你愿不愿意接受。

    Reply
      1. llbreeze

        这就看你想要怎样生活了,任何时代都大堆大堆的跟不上技术发展的人,没必要对不使用先进技术的人担忧。

        Reply
  3. bochenbeijing

    写得挺好,例子也很精彩,我很喜欢“异化”这个概念,比如体育,从原来的健身,到今天的运动员的伤病和兴奋剂,甚至早死。

    但是,你的文章里有一个倾向,也许想表达的时候,都会有,就是只收集对自己观点有利的例子,这固然能够强化观点,但过分了,就显得偏颇。

    比如邮件的私密性,email主要是效率的提高,今天的加密技术(private key 和 public key)可以让email很难(如果不是不可能)解密。威权不需要技术,就像技术不会产生威权一样。

    还有通奸的例子。“通奸”本来就是一个过时、甚至错误的观念。我不是说通奸好,但简单说通奸坏,可能也就有点中世纪的味道了。你愿意回到中世纪吗?

    当然,你可以说,通奸的例子只是说明变化,不是说退步、进步,但这就和文章的观点不吻合了。我觉得,在通奸的例子上,变化是进步:给人们更多的选择,至于选择的好坏和选择的管理,那不是火柴要管的事。

    Reply
    1. 魏武挥 Post author

      先说通奸这个例子,这个例子是需要说明技术对社会的影响,它只能证明有影响,但并没有涉及到正面还是负面。通奸这个例子波茨曼是用来论证这句话的:将毛毛虫从它栖息的环境里清除掉,你得到的不是一个单纯减去毛毛虫的环境…….

      email这个例子,普通人很难去做这种事,香港雅虎交出邮件记录导致某人获刑引发游行,就是一个活生生的案例。

      正如你所说,火柴管不了那么多。故而,技术所引发的后果,技术发明人未必能预料。火药的诞生带来很多好处,但也带来很多坏处,冷兵器时代大规模的战争会导致伤者很多但死者不多(长平四十万活埋不是兵器致死的,也反过来说明战斗即使结束了,也还有四十万活口),热兵器时代就是要你命为主。

      事实上,需要讨论的问题是这样的:进步=好吗?这样的发问是对一种流行趋势的矫枉过正,是一种警醒,仅此而已。因为到底谁都明白,进步不可阻挡

      Reply
      1. bochenbeijing

        email的例子你说得有道理。通奸的例子,我觉得我们在基本事实的认同上是一致的,观点的不完全一致也是正常的。

        进步=好吗?我觉得不等于。技术是一个相对清晰的概念,容易有共识。好吗属于伦理的范围,很难界定。在一个复杂系统中,严格而直接的从A到B的因果是罕见的,等于更是不太可能。

        我倒是愿意用统计的correlation(相关度)的概念来看进步和好吗的关系。我觉得是一个正相关。也就是说,我愿意相信,总的来说,技术进步是好的。

        对某一个阶段,某一类事,某一群人,可能出现过技术进步是坏的。但这样的反例,不影响前面的结论。

        你的文章可以证明,进步!=(不等于)好的。这点我同意了。但你如果想证明,技术=坏的,我就不同意了(那不仅是负相关,而且correlation = -1)。

        至于你同意不同意我的“总的来说”,那应该另一个话题了。

        或者我们可以谈论相关度的大小,是跟打雷和下雨的相关度类似呢?还是愤青和脑残的相关度类似呢?

        Reply
      2. bochenbeijing

        又看了一遍你的回复,“矫枉过正”和“仅此而已”已经表明了你的观点,我的争辩倒显得有点多此一举,而且有“大专辩论赛综合症”后遗症的嫌疑。

        Sorry.

        Reply
        1. 魏武挥 Post author

          但你关于技术不等于好和技术进步等于坏的两种情形的区分,对我启发很大!多谢了!至于r值那个部分,呵呵,你也注意到了,我用了矫枉过正和仅此而已,故而就不再讨论了哈

          Reply
        2. maxSonic

          Good Point!但是相关系数为1,也不一定是因果关系,因此在逻辑的判别上认为是论证有效的,最多只能说可能有效(等于没有判别)。统计学的东西,最多是描述性的,要说到逻辑有效,还是要回到本源来。
          比如太阳从西边出来,你就起床了。这个相关程序如果是1,也说明不了太阳使得你起床了。回到原论题,也说明不了技术就是好的,或者一定可取的。
          在你这个立论(相关程度而导致的价值判断)过后,我觉得后面还应该增加一些演绎性或归纳性的推导,否则论证的有效性会大打折扣。

          Reply
  4. llbreeze

    要对技术进步做道德或价值判断是不公平的,以刀杀人,非刀之罪。技术进步对社会影响固然很大,但让人异化的并非技术,还是人本身,视他人为地狱,以邻为壑。人类存在意义是什么,我的观点是认识自身,发现自己,懂得生命的奥义。技术永远是工具,不能因为自己不懂不掌握,就从无知生出担忧恐惧,套用一句历史的车轮是不会停止碾压的。PS.想想基因技术的发展才恐怖呢。

    Reply
  5. 龙战于野

    技术本身是中性的,是一个加速器;如果世界是好的,那这个世界会更加的美好;如果世界是邪恶的,那这个世界会更加邪恶。技术把人性的弱点和美德以近乎残酷的速度展示在人们眼前,仅此而已。

    Reply
  6. 不好意思胡来了

    工具理性让人丧失了批判性、超越性,人类严重的异化,并不是言过其实,只是无聊的傻乐,却不知自己中毒又多深···

    Reply
  7. Pingback: {转发}: 修习媒介环境学,从《知媒者生存》开始 « toushuzei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