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时代的著作权体系

      数字时代的著作权体系有15条评论

美国开国元勋杰弗逊对办报纸情有独钟,在他看来,世间可以有没有政府的报纸,但绝不能有没有报纸的政府。不过,这位报人(也是总统)在一封给友人的信中,提到这样一句后来成了流传到后世的名言:点燃蜡烛照亮他人者,也不会给自己带来黑暗。

这句话的背后其实是一种分享和传播的精神,思想和知识的传播,不仅可以照耀自己,也可以照耀身旁的人,更可以照耀更远方的人,而且每一个人在传递思想和知识之时,自己都不会由此而失去思想和知识。

不过,在数字技术到来之前,这个传播和分享其实是有些问题的,因为包括思想和知识在内的内容无法摆脱有形介质而独立存在。事实上,在你传递一份报纸给某位朋友之后,你就失去了这份报纸。除非你记忆力惊人全盘记下,总有些内容,将从此离你远去。

但数字技术越来越发达之后,现行的著作权保护体系就变得有些微妙起来。试举一例。

有一位大学生张三,手上有一张很不错的CD,他的同屋好友们也想借来听听。张三如果将CD外借,那么他至少有一段时间和这张CD无缘。如果他同屋两个同学都想借,那么,他们就必须排队——注意,这种好友私下里借听,是“不侵权”的。

现在,张三可以利用电脑,将CD上的音乐转化为MP3(其实这一步也有很多争议,但不管怎么说,对自己的合法拥有物改变一种形式,应该问题不大,Windows Media Player到今天还能支持这种事),于是他的同屋好友在拷贝走这份MP3的同时,张三继续保有这张CD以及那份MP3文档,更进一步的,同屋另外的人,也可以“同时”获得一份拷贝而无需排队等候。在不到五分钟的时间里,这张CD,迅速变成了四份MP3拷贝,四个人同时拥有同时享受。——这样一种行为,怎么办?如果说相借一张CD是不侵权的话,那么,相借一个MP3文档也应该是不侵权的。如果这事再拷问得深一些:大规模相借是侵权的,那么多大的规模叫大规模呢?10个人?100个人?还是57个人?

固有的著作权体系某种意义上是一种“排它性”:人们同时拥有同样的内容,在不付费购买新拷贝的情况下很麻烦。这份排它性的基础有二:其一所有的介质都是原子的,其二内容不可能脱离介质而独立存在。换句话说,你想获得内容,就必须获得介质。但介质的复制,很麻烦:抄写?复印?翻录?都不是轻而易举的事。一般普通人很难进行大规模的复制,而如果是某个组织调动人力物力财力来搞这个,又必然是牟利的,这很显然,就是非法行为。所以,过往的著作权控制,根子上,是对介质进行控制。

但在今天,内容已经可以脱离介质存在,大规模的拷贝成为相当容易的事。复印一本书100份,估计得干上好几天,但复制一个电子书100份,却要不了多久。事实上,人们即便是朋友同学之间相借一些电子内容,对版权所有人都是不想看到的:一本畅销书的电子拷贝,在一栋宿舍楼里,凭借着六度关系式的朋友链接,让这个楼里数百个同学同时拥有,怎不让出版者为之大呼利益受损?

于是有人想出了继续对内容和介质捆绑的做法,比如软件的许可证号(序列号)。当你把一份软件安装在自己的电脑上时,系统要求你输入序列号以证明你这个软件合法,但同时,也使得这份软件和你的电脑形成了内容与介质的捆绑。这个序列号一经被接受,安装光盘将无法再在第二台电脑上安装。电子书、数字音乐、视频理论上都可以使用这类技术:你的这份电子拷贝,只能在你的这个设备里才能被使用到。

这个主意看上去不错,但这个主意有一个毛病:你所拥有的内容其实是你所拥有的介质上的内容。这不是我在咬文嚼字,而是你会碰到这样一个尴尬的情况:你可以在你的电脑里播放的音乐,却无法在你的MP3播放器里播放。又或者,你可以在你过去的那台电脑里看的电子书,却无法在你现在的电脑里看。还有这样的问题:我凭什么就不可以在我的两台电脑里同时有同一本电子书的拷贝呢?

亚马逊Kindle的DRM技术就被黑客攻破,DRM是一项版权保护技术,版权人一直将DRM视为保护版权的一个重要工具,不过,很多用户并不欢迎这项技术,因为正如上文所说,它限制了对内容的使用。黑客破解DRM,本身是亚马逊和黑客之间的纠纷,黑客的破解技术结果上虽然导致了版权人权益的可能受损,但是,这个行为本身并非盗版行为。而用户利用这种俗称为刷过机的kindle,装入大量版权不明的PDF文档,Kindle最多也就只能拒绝为用户的设备提供保修服务。

数字时代的版权保护体系变得相对更复杂了,因为人们总是喜欢分享。回到文头杰弗逊的名言,我们就应该意识到,版权保护体系的根本诉求,与其说是保护版权人的利益,不如说是借由保护版权人的利益而达到内容生产贡献的目的,而这一目的,根子上为了让人们能分享思想和知识。无论这个体系如何复杂和变化,切莫忘记了,也许,互联网精神并非免费,但“共享”,却是应有之意。

—— 刊发于《21世纪经济报道》当期专栏 ——

题外话:这个话题里还有一个更深的话题:内容消费究竟是内容享受+内容拥有合一呢 还是可分开?比如有一种DVD,它很廉价,但你只能看几次就会自动销毁。故而,你购买的是享受权而不是拥有权。再比如文中的例子,朋友copy走了mp3,理论上讲,ta应该事后删除。他所相借的,是一种享受,而不是拥有。我认为,这是现行著作权向比特时代靠拢的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内容消费究竟是消费什么?

15 thoughts on “数字时代的著作权体系

  1. Pingback: 数字时代的著作权体系 | DamnDigital | 互动中国

  2. prettyfish

    作者可以从”分享”是否是从商业目的出发再写一篇。现在的版权保护规则都特别提到不能用于商业用途,其实什么是商业用途是很难说的,长期来看,所有的有价值的信息的共享都是商业用途。长期和短期的商业用途也是很难区分的。
    其实美国的一些现有的数字版权保护模式也并不是真的符合大多数人的选择而立法施行的。能施行的更多的是团体游说和渠道商自己盈利需求的结果。像朋友间共享这样的模式由于没有很强烈的权利诉求,难以进行游说,而版权拥有者就很有游说国会的动力。

    Reply
  3. 柳齐飞

    内容享受在媒体分享上还勉强可以,若是一本电子书,或者一则分析报告,是不是需要让使用者忘记看过的内容呢?

    Reply
  4. DreamCreator

    魏老师的这篇文章很令人受益,对我颇有启发。

    只是内容享受和拥有的拨出,对数字化时代来说,如果才用云计算方式并且采用类似电视机这种设备,似乎才有可能(不要忘记国外是有Tivo的哦,即使电视机人家也可录制节目)。而只要是数字时代常规设备,诸如各种级别的电脑和手机,接收到信息其实都是可以在本地截留的。所以剥离享受和拥有在技术上是个问题。

    Reply
  5. Pingback: 让思想冲破牢笼/读魏武挥的文章有感 | 魏永征的博客

  6. 天已向晚

    1、很早就知道博主的名字,可直到最近才深入阅读,果然对得起名气。
    2、最近的一系列关于数字版权的博文写得很有水平。
    3、我是看了“谷歌不听话”一文没法评论才这里发言的。

    关于谷歌不听话一文的评论:
    1、同博主一样,我也认为谷歌就是一家商业公司,商业公司就是要赚钱的。但从博主的批评、调侃态度看,很显然博主就违背了自己的大原则。谷歌如果不做广告,靠什么盈利?没有盈利前景靠什么吸引投资者投资,没有投资哪有钱部署服务器和搞研发,只要搜索排名不是钱堆的,就没什么可挑剔的。
    如果大幅的文章去和粉丝辩论谷歌是否冰清玉洁,我认为博主已失了水准,开始和中国传统文人靠拢了。
    2、谷歌的信条是不作恶,但很多国人理解成了要行善、学雷锋,然后以此批评谷歌,国人陋习(美国人这样的也很多)。
    3、博主写美国总统、民主党、共和党等等那一段,暴露了自己的思想短板和思维短板。
    我的文字功夫不行,写到这里就不怎么会表达,试试说两句。

    美国的技术记者和财经记者的功夫是远超大陆的,基本上也是在“总结、挖掘“四个字上很厉害,比如长尾理论。但是,几乎所有的技术创新、管理创新、营销创新都是企业家、职业经理人搞出来的,没有资深记者什么事,也就是说记者没有前瞻性。

    我的意思是,对于巨头企业的影响力和规模可以藐视,但不可以藐视他们的工作,他们的思想和行都永远比记者和评论家领先一步甚至好几步。

    喜欢或者批评美国、谷歌的王国维三境界:
    第一层,喜欢(粉丝)
    第二层,批评(博主这样的知道天下乌鸦一般黑的聪明人)
    第三层,理解

    对于第三层,我唯一能想起来的表达就是巴菲特传里的一句话:他信仰资本主义的基本信条-冷酷而公正。

    粉丝因为看到公正而喜欢,博主因为看到了商业竞争的冷酷而批评,我要说第三层就是冷酷而公正的结合,是文明进步的加速度。

    Reply
  7. Pingback: 新浪微博之重 | w3e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