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软的再度崛起

      微软的再度崛起有21条评论

在舆论的视野中,微软在网络时代的表现一向有点负面。这个昔日的软件霸主,面对咄咄逼人的谷歌,给人一种感觉就是老去的王者。不过,如果我们严谨一点来审视的话,事实并非如此。比如说,最新的2011年第二季度财报,微软的利润为66.3亿美元,相比之下,市值超过它近600亿美元的苹果,利润为60亿美元。无疑,微软还是相当会赚钱的。

在这份财报中,我们看到,软件领域有了24%的增长,其中,微软的office并没有受到谷歌文档的多大冲击。Office 2010比office 2007多卖出了50%的数量。而在娱乐领域,微软更是创下了60天大卖800万台kinect的奇迹。这款游戏设备的外设,同时也拉动了xbox360的销售:多卖了21%。娱乐领域的总成绩单是:收入增长56%。

在一些稍许不那么有直接商业利益的领域中,微软也干得不错。微软先后建立了三个同盟:微软和雅虎的同盟、微软和facebook的同盟,以及微软和诺基亚的同盟。前者是搜索领域中的合作。在邀买雅虎失败后,微软和雅虎在搜索上达成以bing为核心的搜索合作协议。而这个新的搜索(包括以bing为核心的雅虎搜索和bing搜索自身),根据Hitwise的调研,已经占到了美国市场的27.44%的市场份额,bing自身的市场份额较去年12月份大幅提升21%。

除了搜索引擎自身的市场份额,微软还和facebook于今年1月达成了一个合作协议:微软将向Facebook提供一个网络开发接口,Facebook能够使用微软提供的API来把微软的网络搜索和付费搜索结果整合到Facebook在美国的网站当中。在这个协议的框架下,微软成为了facebook在美国的唯一搜索引擎提供商。很明显,搜索市场上,微软正在急起直追。

另外一个诺微同盟则是刚刚发生的事。诺基亚宣布全面转向windows phone 7操作系统,固然是诺基亚的自救,亦可视为微软获得了一个硬件制造商的重要支持。这个支持,对于微软进攻如日中天的苹果市场和日益壮大的安卓市场,是非常重要的。诺基亚虽然已远不如当年,但毕竟瘦死骆驼比马大,如果合作良好,以过于封闭的苹果系统和过于开放的安卓系统,win系统诺基亚手机,并非没有机会。

而这一合作,其实有一个前提,可能是在诺微合作中,很多评论所忽视的。那就是稍早时(今年一月),微软宣布,下一个windows版本将支持ARM处理器。可以这么说,如果微软不支持ARM处理器的话,那么,诺微合作的成效,将大打折扣。

如果说英特尔是电脑CPU的统治者的话,那么,ARM就是移动设备CPU中的头号选手。有资料说,这家公司的产品,占据手机处理器90%,上网本处理器30%,平板电脑处理器80%的市场份额——诺基亚手机就是使用ARM的CPU。故而,微软在年头向ARM示好的动作,或可视为这次诺微合作的伏笔。

相对于英特尔的CPU,ARM的则被视为低端CPU,具有成本低和能耗省的特点,而移动终端,特别是手机,限于设备的体积大小以及移动要求,非常需要这样的CPU,而不是价格高昂的英特尔产品。凭借这一点,使用ARM的iPad以及ARM与Android操作系统组合,都是2010年市场中相当闪亮的组合。

在与英特尔的较量中,ARM使用的是第三方授权模式,使得在ARM周围,有几十家半导体企业在和ARM一起合作生产芯片,使得ARM形成了自己的“ARM生态圈”,而英特尔闷起头来自己搞ATOM,成本高昂,且至今ATOM处理器功耗依然无法达到ARM处理器的水平。在移动领域,ARM的江山,相当牢固。

微软借助所谓的wintel联盟,携手英特尔统治PC市场多年,事实上也成为了桌面互联网真正的上游企业。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微软清晰地认识到,再守着wintel联盟并非明智之举。在利用windows版本对ARM的支持,携手诺基亚拓展windows phone 7系统,意味着微软开始倒向ARM。所谓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这句话大概是这段时间里微软频频动作的最好注解。

不过,ARM处理器到底性能比英特尔差了些,故而终端设备虽然由于价廉而得到普及,但数据处理能力也会相对较弱。这就有必要引入一个概念,来应对这个状况。这就是:云计算。

云计算这种将主要信息处理能力置于服务器端的模式,可以允许终端设备性能较弱。以微软这种巨头规模,不可能在这个方面缺失。故而,微软也早就开始布局云计算。

在2010年的年报中,微软在研发上投入了87亿美元,其中大部分都是与云计算相关的技术,据微软全球资深副总裁梁念坚称,目前微软近4万名工程师中,有7成的人与云计算有关,而今年这个比例将会达到90%。

云计算是一个强调“生态”的模式,也就是要有开放的心态和更多的第三方合作。微软向云计算如此着力地转型,在我看来,它已经学会了互联网时代建立广泛同盟的必要性。同时,云计算力量的强大,也为ARM核心的低端设备提供极好的支持。也许,在未来,wintel联盟依然在桌面互联网为微软获取真金白银,win-arm结构则在移动互联网中为微软打下同样身处上游的位置。

在苹果的乔布斯健康恶化,谷歌要召回创始人重任船长的今天,微软绝对是值得密切关注的数字巨头。与前两者过度依赖某个创始人不同的是,微软已经是一个不再依靠任何一个个体的成熟公司。这种公司,一旦战略大方向无误,它的竞争力,将会是惊人的。坦率地讲,我相当愿意用“重新崛起”来形容这个公司。微软,正在重生。

—— 刊发于当期《中欧商业评论》 ——

21 thoughts on “微软的再度崛起

  1. Pingback: 吐泡泡的小鱼 » 【小鱼吐泡】2011.3.9

  2. Qi

    Net income is less relavant to the market value of a firm than are free cash flow and its expected growth. While MSFT might surpass AAPL in net income, its FCF is far behind that of AAPL (2232 million vs 8559 million). And at this time, there is little doubt amongst market participants that AAPL is expecting MUCH higher growth rate than MSFT, given the kind of innovation and experience AAPL brings.

    Reply
  3. Pingback: 微软的再度崛起 « Gerry Blog

  4. 熊维洲

    应该说微软从来就没有陨落过,只是很多人不断的创造话题,喜新厌旧。Facebook一红火,很多人就唱衰Google,说Google这也不行了,那也不行了。难道Google真的不行了?屁话。

    Reply
  5. IT业就是这样,新的模式很容易被过分夸大,微软的主要业务是在商业软件,解决企业问题,而苹果在大众面前出现的比较多,还有Google。很多人因此就说微软不行了,微软落寞了。其实微软每年在技术研发上面的开支很大,2009年就计划了90亿美金的研发,微软对于技术的掌控还是很厉害的。盖茨说过,很多现在很大的公司都不是创新者。如Yahoo最初做搜索,后来被Google赶超了,Facebook之前也有类似的SNS的网站,但Facebook有改良,做的更好,所以被赶超了,Apple是个例外,但也可以说是Steve Jobs个人因素的存在,他对未来技术方向和大众消费者的意愿把握的很好,但下一个人能不能做到同样的地步就不知道。当初Netscape如日中天的时候,大家都说Netscape会取代微软,变成互联网的霸主,但最后也被微软用IE搞垮了,可以说微软向来都是以后来者的角度进入一个市场,然后击败竞争对手。IT业不乏创新,但盖茨知道什么是支持企业长久经营的策略。

    Reply
    1. 魏武挥 Post author

      盖茨离开微软很久了,应该影响力不大了吧,不过当然所谓团队的第一个领袖很重要是真的

      Reply
  6. Pingback: VirtCloud » Blog Archive » 微软的再度崛起

  7. cana

    时代在演变,MS已经饱经风霜了。

    窃以为盖茨聘请Ozzie的时候并不如媒体报道般将他当作救世主来看待,应该只是像20年前他对David Cutler的期待一样,甚至期望还更少一些。

    Reply
  8. 匿名

    我很支持楼主的想法,就算是google自己也认为自己的最大竞争对手是微软,微软帝国发展到现在,已经可以说千锤百炼,极其稳固,不会因为少了某个人而停止步伐。但是有一点我想说一下,微软这家公司的的确确缺乏一颗活跃的头脑,缺乏人性化的概念,缺乏一种开放的姿态,而且我个人认为,微软的明天不会崛起,会逐步丧失掉自己的优势,理由就是微软缺乏it界的三大主旋律:开放+创新+人性化。

    Reply
  9. bush

    媒體總是喜新厭舊,巴不得行業內快速迭代。所以我們天天看新聞總認為微軟不行了,事實上並非如此。但是文章認定他重新崛起了,恐怕不一定。以行業巨頭來衡量,掌舵人是非常關鍵的,下面的工程師都是鐵打的營盤流水一樣的兵,說他們強大,其實也是浮雲。

    Repl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