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微博是公厕 话糙理端

最近周立波有所谓“公厕论”,也就是把微博(或者整个网络言说场)比做公共厕所,是个人都能来撒一泡。此言一出,大受抨击。我一向不喜欢周立波,因为归根到底我认为他就一戏子。老实讲,我对所有的戏子都不太感冒,也许受传统的“婊子无情 戏子无义”的教育太深的缘故吧。

但人归人,话归话。不喜欢一个人,不代表ta所有的话都是不中听的。我倒是以为,微博公厕论,其实还是相当有道理的。

最近有一个媒体官方微博帐号,传了一个后来被证伪的谣言:金庸死了。这件事的结果是帐号运维编辑辞职,分管副总编辑辞职。就我的看法,官方帐号传播这类事,的确要小心,因为这里的话都有一种经过该媒体背书的感觉。如果用户们把这个帐号看成是某媒体的延伸版本,也在情在理。

但是,如果是个人呢?比如该副总编辑自己的帐号上说:金庸死了呢?是不是一起很严重的事故?

我以为,没什么大不了的。我经常看到有人说,不要轻易去传播消息,要核实。我觉得这也活得太累了。微博本来就是一种很轻的应用(才写一百来个字),你还要抱着一种吃法式大餐的态度去使用它,你说你老人家是不是端得慌?

最近有个学院教授私下里给我一个消息说,南方某媒体集团要求旗下的记者编辑,在微博上不许谈私人生活,要发能够正确引导舆论的消息。这样荒谬的想法,居然也能冒出来。这种如临大敌的感觉,和把微博看成特严肃特端着的媒体平台,根子上,没啥两样。

我不觉得一个人在任何时候都必须有谨慎的态度。工作要谨慎点,生活嘛,随意点。我记得陈格雷两年前和我说,人不能二十四小时都端着,这话大赞,我记到今天。

既然我鼓吹大家用微博的时候随意点,那么,大家在看待微博里的消息的时候,心态也就平和点。你不能要求自己是随意使用的,要求别人都隆而重之吧。这个本来就不是什么正儿八经特严肃的东西,把它无限上升为某种符号,忒不靠谱。微博微博,哪里来多少微言大义。把140个字看成微言大义的,和把口号当成人生目标的,没啥差别。口号是什么东西?纯粹的基于情绪的发泄物罢了。

故而,前两天复旦那档子事,我就很有围观状态地在那里看着。一众网友大骂复旦那18个人没心没肝,但转日,复旦有个学生跳楼了,我就看到有人在那里说:跳得好!这种人死了算球!先不说这位跳楼的学生和那18个人没啥关系,即便有关,难道这不是一条鲜活的生命?

不过我也不想道德批判,因为无论是前面大骂学生们不尊重生命,还是后面喜气洋洋地看着人跳楼的,说到底,都是去公厕撒了泡尿。微博平台上,本来荡漾的就是一股子情绪。和情绪说理,那可真是对牛弹琴了。

我们有时候就是把一些新鲜事物看得太高,动不动就喜欢把它们去赋予某种所谓的“意义”,但其实,当意义脱离事物本身之后,就纯属一个目的而无意义了。比如说,两夫妻已经彻底不和,但为了一个小孩,决定继续这个婚姻。这个婚姻就只剩下一个目的:抚养小孩。婚姻本身还有意义么?

对于一个使用者来说,微博的目的是啥?根本没有。微博的意义是啥?我玩得爽!仅此而已。

麦田说,他很不喜欢人家说这样的话:认真,你就输了。基本上我同意。世间的事,不是所有事都可以不认真的。但就微博而言,我还是想说:

认真,你就输了。

13 thoughts on “说微博是公厕 话糙理端”

  1. 说理端,可以说微博本来就是从叽叽喳喳(twitter)开始的嘛。有事说事,没事闲扯。当然要分出个官方微博、个人微博,也是部分机构和个人自然的需要和技术平台支持的,冒出来许多无益或者有益的尝试,也值得观察和分析。所以说理端,但理可能还没说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