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的威胁

      媒体的威胁有12条评论

今天据说是记者节,写点关于媒体的事。

我也掌握了一些特殊的技术手段,经常跑到长城外面去看点风景。不过,我日益厌倦于推上一些人的话语。我早些时候还follow了这些人,但后来我渐渐地逐个取消。这些人的话语集中在某些领域上的批评,我不是说他们不对,而是我觉得他们在批评有司之余,并没有意识到,这个社会商业的霸道,到了何种程度。

以媒体为例。

我在有态度的门户是什么门户这篇文章中,最后写下了这么一句话:

即便是这个国家的媒体,“新闻专业主义”所受的威胁,金权的远远大于政权的和神权的。

关于这三权,我在过去的文章里多有提及,最早发端于07年的一篇日志:平权的互联网,去年年底则在写youtube的时候,明确提及,这三权,基本上属于大能的Dark side一面。

不过,正如我前面所述,事实上今天中国媒体所受到的限制和制约,政权(行政力量)和神权(意识形态)相对而言,并不大——注意,我不是说没有——这个相对而言,相对的就是金权,也就是来自商业和资本的压力。

以最近腾讯和360激烈搏斗为例。360那个网站,与其说是个大众媒体,不如说它是自己的所谓官方站点,代表的是360自己的声音,故而拼命鼓噪腾讯就是坏腾讯就是坏,也不便指责什么。但腾讯的QQ.COM显然不是企业官网。QQ.COM自己都把自己定位成一个门户网站,也就是一个互联网上的大众媒体,倾全力批判360是有问题的。在QQ.COM上,你几乎找不到任何一条支持360的信息,这样的做法,也只能用“卑鄙”来形容。

最近一期的《第一财经周刊》以“双面旺旺”为题,提到了旺旺老板蔡衍明对媒体的干预。它如是写道:

6月8日,郭台铭在股东会上对《中国时报》记者说:我只是不想买媒体而已,不然哪轮得到你们蔡老板。这一言论惹火了蔡衍明。《中国时报》的社论本来还在称赞郭台铭是一位“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家”,股东会隔天,就转为批评他是个“缺乏自省力的大老板”。

商业资本对今天媒体的染指,已经到了无微不至无所不在无孔不入的程度。过去大众媒体迫于广告的压力,做一点倾向性的事还羞羞答答,不会大张旗鼓。但在今天,大众媒体面对的不是广告的压力,而是直接来自于上司的压力。因为,在资本高度发达的今天,连卖个仙贝米饼的,都可以掌控媒体,这样的压力,诚如泰山之重。

从这个意义上讲,我倒是很担心传统媒体的彻底没落。这种没落的结果就是,媒体势必为商业力量所掌控(也就是购并)。在工资都发不出来的情况下,奢谈专业主义是没什么意义的。但工资一旦可以支付,代价便极其高昂。

另外一个相应资本高度发达的趋势是,媒介高度融合。做聊天工具的,搞出一个中国流量最大的信息门户(仅次于百度),自己都承认自己是个广告公司的google,成为数字世界最有势力的力量之一。他们不会关心所谓的媒体职业精神,在他们看来,所有的一切,必须为本公司的利益最大化所服务——这里面,也包括对政权和神权的妥协。

在这个很多东西缺位的原始资本主义市场,金权的力量横行无忌,可另外一方面,饱受成功学和拜金主义教育的人,处之泰然。在微博上我发出了批评腾讯门户网站的信息后,有一位网友这么回答我:

什么叫职业道德.?搞笑了.如果商家都有职业精神.商场就不存在竞争了.现在哪个商家百分百正规了?老头子,你老了.

我老了?也许吧。

腾讯微博今天的界面,呵呵,足够讽刺。

12 thoughts on “媒体的威胁

  1. dreamlinx

    职业道德?在中国绝大部分人的眼睛里,道德只是书面上的事情。客观,公正,独立这样的字眼就好像沙漠里的露水,从未留在中华居民的心里

    Reply
  2. 小石

    没有人能独占技术平台,所以与“媒体的威胁”相伴随的,是“媒体的消解”,以及未来新媒体生态的酝酿。无论金权、政权、神权,谁一时趁机把持媒体,都只是过渡。

    Reply
    1. 魏武挥 Post author

      嘿嘿,这种全封口的频率,比商业上的鼓噪,少得多。请注意,是全封口。事实上中国媒体管制割裂得很重,全体封口的,很少,今年大概就LXB一起

      Reply
  3. 花花

    老师,你一直秉持一个观点:金权对媒体的控制远远大于政权之类的控制。你也曾经发出过“最讨厌把什么都归结为政府干预的结果,其实都是为了商业利益而已”(类似的话)。
    作为一个对您狠有好感的学生,我依然不能认同你的这个观点。尽管“金权”之余媒介的干预面积和力度非常非常大,但是目前国内的情况真的到了担心商业利于有损传媒道德的地步了吗?现在的中国传媒以及其他人或事(比如LXB)所面临的干预甚至控制果真首先是金权吗?我想这就像一个尚未解决温饱的乞丐在担心吃太多被撑死了怎么办的问题——可不可以先吃饱了肚子(或者在这个努力的过程中)再去考虑所谓吃撑了怎么办的问题呢?

    Reply
    1. 魏武挥 Post author

      关于这个问题,我是这么看的:其一、其实很多大规模被神权和政权封杀的新闻,对普通老百姓影响并不大——我指的是实际生活,不是什么民族啦文明啦的长远发展。更何况,有些东西,被封杀的,未必是什么真理。西方价值观中,也有相当一部分我以为不见得是好的;其二、即使是大规模全国范围被封杀的,也不多。LXB这个事儿算一例。中国宣传战线条块化很严重,A地要封杀的,B地不见得会封杀。网上传的什么真理部指令,其实是某地真理部指令,不是全国性的;其三、即使要被封杀,媒体的执行人员虽然照章办事,但内心是不情愿的,总有一些方法可以透露出来,这不你就知道LXB的事儿。

      但被金权干预的,则完全不是那么回事。金权下的五毛党,效率比神权雇用的高得多。除非一些惊动高层乃至触及伟光正核心命脉的事,具体执行封杀的人,也是一时热之后冷的应付心态。但在金权组织里,则全然不同。他们有足够的动力和压力执行到位。而且金权做的干预,还非常巧妙,因为它不能被识破:神权干预的,识破又如何?从操作技巧上看,金权更胜一筹,也必然要更值得警惕。

      更不用谈,在很多场合下,金权和政权相勾结的事了。神权这个东西,是个意识形态,有些地方根本没有妥协余地,做得会很生硬。但金权和政权都是很现实很谋求利益,做得就更巧妙。今天神权很难愚民了,但金权和政权的相勾结,未必。

      Reply
      1. ecoli

        好老师,说的丝丝入理!我是媒体人,个人感觉在半大新闻上管制更甚:(天津jc抓赌时弄死人)就不让报,而没报就消失了。
        在大新闻上商业利益混淆的更多更复杂:如3q大战··

        Repl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