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时代的双峰

有一段时间,我曾有这样一个观点:门户是第一代互联网中心,搜索则是第二代,在这两代中心之间,有一次互联网泡沫破灭。而第三代互联网中心,则是社交网络。如果说搜索的目标是信息定位的话,那么,社交网络的目标,就是人的定位问题。

门户的兴起,是因为它解决了当年互联网上没什么信息的状况,而搜索引擎,则解决了如何快速在海量但却杂乱无章的信息海洋中做到信息定位。而UGC为核心的web2.0运动,则让“互联网上没人知道你是条狗”的情况越来越不成其为一种情况,互联网上诞生了大量的“人”,于是,社交网络便应运而生并大行其道。

三代中心说的逻辑就是这么来的,但我最近越来越意识到,这个说法其实有问题。搜索对门户的替代性的确很强,虽然门户依然有它存在的必要,但社交网络对搜索不是替代的关系。互联网,或者说,网络社会,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将是一个双中心的时代,也就是我标题所谓的信息时代的双峰:搜索和社交网络。

信息时代信息时代,信息是社会的核心资源,这个社会的主要特征就是创造信息和享受信息。人们享受信息有多种方式,随意浏览是一种享受,但快速定位——也就是搜索——更是一种享受方式。某种意义上讲,人们可能不见得会为随意浏览去支付费用,但为了快速找到自己想要的信息,必要的情况下,支付小额乃至巨额费用的,也不见得不成立。

从商业的角度看,去中心化的商业努力在逐步衰退之中,因为整个网络社会,商业组织变得越来越融合,我丝毫不怀疑未来这个世界中主要是几个商业巨头在把控。但从信息创造的角度看,去中心化却越演越烈。UGC已经打开了“可写的网络”的大门,而这道大门,将永远不会关上了。

不过,逻辑上必然的就是,人们创造的信息越多,人们对信息的定位要求也就越高。人们对社交的要求,并不见得会把信息定位这种需求放在第二位。事实上,即使人们在社交活动中,也是需要信息定位的,道理便在于,人们社交活动中所产生的信息,基本上是属于碎片性质的。而碎片越多,整合的要求也就越强烈。

在最近的一次行业聚会中,与会者谈到了微博。这个带有社交网络性质的东西,大家对搜索的兴趣都很大。在微博的海洋里,如果关注的人数超过100个,很轻易地就会忽视掉这100个被自己关注的人所发出的信息,更何况还有成千上万未被自己关注的人所发出的也许自己也很有兴趣的信息。

不过,我前面一直说的是“搜索”,不是“搜索引擎”。我不是暗指什么信息时代的双峰就是某个搜索引擎公司和某个社交网络公司。具体到公司而言,搜索引擎(比如说google)会发现,它的爬虫无法进入到社交网络公司(比如说facebook)的页面里,或者是,对于类似于twitter这种网站,它需要更强的即时搜索技术。而后者,也在拼命地发展自己的搜索技术,因为其实它们很清楚,人和人之间的交往,其实介质就是信息。

事实上,我以为,一个不具备信息定位功能的社交网络,就势必会变得娱乐性质很重。因为使用者都很明白,这种网络只能带来一时间的满足,而缺少长远的价值,而当这个一时间的娱乐满足厌倦了之后,使用者的离去便丝毫不奇怪了。某种意义上讲,如果国内某社交网站的确在衰退的话,那很可能是因为它在信息定位上的乏力。而这一点,正在搞开放图谱以及和微软大谈合作的Facebook其实已经意识到了。

———— 发表网易科技频道《数字与人》专栏 ————

16 thoughts on “信息时代的双峰”

  1. 信息的过滤非常重要,社交网络因为没有完备的搜索功能,使用起来很浪费时间,我一般都是通过friendfeed去过滤,但是friendfeed的信息好像越来越少了,通过爬虫抓取再搜索,代价也比较大,而且近几个月有价值的信息越来越少。

    社交网络对搜索引擎关闭大门,同时也降低了社交网络的价值。真实的社交网络是通过饭局,娱乐,手机来维系,和社交网络网站关系不大。社交网络的内容价值某种程度上比人际关系更加重要。

    搜索引擎还是第一重要,,获取信息的代价就太大。

    另外,对于UGC这个概念,看怎么去理解了,其实在任何时代,都是存在的,内容都是人创造的,人就是用户。我觉得web2.0的UGC命名的不够准确,应该说,web2.0让用户提供内容更加方便,也就是GCE,GC easy。

    1. ugc其实就是可写的互联网,而不是只读的互联网。将受众转变为传播者。信息的流动速度越来越快,信息也越来越多,故而搜索这种信息定位非常重要

  2. 社交网站对信息的组织与挖掘方面急需补课,但这个“双峰”的解释感觉仍不太清晰。

    我也在尝试理解:

    1、门户是分类导航,但随着信息量增长分类不得不搞一级分类二级分类三级分类,分类无限细化的同时,信息的发布和搜集也开始慢慢找不着北,于是搜索的价值呈现;

    2、但随着信息量继续迅猛增长,一个关键词放进去,几百甚至几十万的信息毫无章法地涌出来,搜索似乎也出现问题;

    3、在信息量无可遏制的增长面前,传统的信息组织方式遇到了瓶颈,这才凸显了Web2.0的革命说;

    3.1、对浏览过的信息进行投票(digg),或者按照自己的方式来标注、存储与分享(delicious),并按照方便订阅的方式发布信息(blog),包括共同编辑有价值的词条等(wikipedia)等等,都首先还是信息组织问题的深化;

    3.2、UGC也首先是对现有和未来信息的再组织问题,其次才是信息发布的同时符合自组织化的要求;(王冉也曾对UGC产生了怀疑,我在其后也做了个梳理,参这儿:http://www.simple-education.org/xiaoshi/?p=344 )

    3.3、此前许多web2.0的传道者,非常强调web2.0与web1.0的不同,强调UGC和“去中心化”,但“去中心化”不等于就不需要中心也没有中心了,对某些权威的解构不等于不会拥护出新的权威,或许这只是互联网在发展过程中,因web2.0技术与社会思潮而来的一次重组,web1.0本身也已经2.0化。

    4、从blog以来,尤其是当前一些的“社交网络”,“人”的确是站到了前台,甚至“赤裸裸”地走到前台了,社会的丑陋和荒唐也一目了然(当然也包括自己),而人的进化总是比较迟缓,有时让人忍不住惶恐,这是否是一场全球化的闹剧?呵。所以有时我更愿意关注问题与信息,淡化“社交”,伴随这种感受的是,觉得delicious、buzz、douban等不就是“社交网络”中的上品吗?

    但所谓“双峰”的感受,似乎不太明显。

    ……

    1. web2.0在搜索大规模兴起之前,而不是之后,因为web2.0之后,信息变得越发没有那种结构性,故而搜索便大行其道,这是信息定位所需。而至于社交网络,我不否认有人完全不需要这种东西(但ta需要搜索),但请注意的是,用户对搜索没有粘性,但对社交网络很有。故而,只要你是社交网络的用户,重度使用的可能远远比搜索的大。一个在广度,一个在深度,这就是双峰

      1. blog诞生更早不能说明太多问题,更重要的是,Web2.0是在搜索的重要性被认识之后,W才逐渐进入公众视野。

        此外,Web2.0首先是对Web1.0的丰富,并非对Web1.0的革命,所以Web1.0原有基本的结构性,需要被Web2.0更好地继承和发扬,而不是在强调UGC和“去中心化”的同时简单丢弃,也正因为此,吸收了Web2.0技术和理念的Web1.0逆势上扬,而丢弃了Web1.0、大谈Web2.0的网站纷纷退出了历史舞台。

        更进一步看,Web2.0在加强了人与信息的结合——更进一步或许可以整合为某种“对象”、“面向对象的互联网”——的同时,考虑了人与信息本身所呈现的多维度、随着视角转换时类别本身呈现的动态性、以及海量信息时搜索结果的信息列表中仍然面临二次过滤和信息验证的困境,对分类和检索进行了优化,例如delicious中,从tag到bundle,而搜索任何一tag和bundle,都有related。但可惜的是,自delicious被yahoo!收购之后,整个互联网在这一维度的思考和实践似乎停顿了。只是近期gmail中,邮件、通讯录、工作表的并置,加上原有邮件的收件箱、发件箱、草稿箱等也同样视为tag,给人很多期待和遐想。

        1. 再补充一点话,就是:

          (1)人与信息,都在对象化;

          (2)而对对象的管理,又呈现出添加标签时的自由化和多元化、分类(或标签组)的结构化和动态化,及搜索结果的参照性和延展性。

          简言之,即人与信息的对象化与自组织化。

  3. “如果国内某社交网站的确在衰退的话,那很可能是因为它在信息定位上的乏力。”就这一点来说,与传统企业或者品牌没有太大差异,每个企业或品牌都要找到自己的位置,互联网企业也不例外。某社交网站不是信息定位乏力,而是没找到定位。成为四不像。SNS?偷菜的?转发的?投票的?

  4. 目前sns走的模式依然是娱乐性为核心的,所谓的社交网站其实还是一群朋友聚在一起玩网游罢了,真正走到社交,把什么六度理论搞出来的,还没有发现

    1. 其实很多人喜欢保存msn或qq记录,便于回忆搜索,也就是信息定位。今天的sns基本没有这个功能,那你也只好玩玩游戏了

  5. 请问魏老师:什么是”信息定位功能”?是指:“对浏览过的信息进行投票(digg),或者按照自己的方式来标注、存储与分享(delicious),并按照方便订阅的方式发布信息(blog),包括共同编辑有价值的词条等(wikipedia)吗?”类似于googlereader中的机制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