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理解的记者的专业主义

      我所理解的记者的专业主义有32条评论

其实,我从来没在任何一家传统媒体做过新闻(小时候瞎胡闹不算),不过,我觉得我还是有那么点资格来聊聊新闻记者这个事儿,理由如下:

1、我做过蛮多年网络媒体的编辑

2、从祖父到老爸老妈,都是搞新闻的出身,耳闻目睹得也不少

3、最后学的是传播学,现在厮混在媒体与设计学院,和所谓新闻学,算是近亲

4、一个月要给不同的媒体写十数篇专栏,MSN上人数最多的一组是“media”(呵呵,不是IT,所以我的确是互联网圈子里打酱油的)

所谓“记者”,从字面上的意思就是“记录的人”,社会上或有或无的一种看法是,能写文章就能做记者,这种看法相当要不得。如果一个记者觉得自己文笔出众是最佳的特色的话,我以为,这个记者,是很不合格的。

记者当然首先是一个码字的人,但这只是一个必要条件。记者是不是一种专业工种?颇可一议。虽然关于“新闻学”是不是一门专门的学问,有不同的看法,但我以为,即使新闻学不是一种专业的学问,记者,也是一个专业的工种。

什么叫专业?

专业的第一条就是:抛弃你自己的感情。

律师是今天大家都承认的专业工种,但就在数十年前,人们还无法接受律师为很明显有犯罪嫌疑的人进行辩护。说实话,“疑罪从无”原则,在很多人的潜意识里并不存在,更遑论刑事案上的“必须排除所有合理疑点”(beyond reasonable doubt)。律师就是一种必须抛弃自身感情的工作,即使你再怎么认为当事人的确有罪,要么你不接,要接的话,就必须为当事人说话。

医生也是专业工种。一个被认定犯下滔天罪行的人,一个在社会上臭名昭著的人,一个公然挑战文明底线的人,只要有病进了医院,你就得为ta治病。即使明天ta必须死去,你今天,也得尽你所能,把ta救活了。因为医生的天职是“救死扶伤”,至于这个死和伤背后代表的人品,唔,你可以内心深处鄙视ta,但你不可以有一丝丝的马虎和懈怠。—— 相对于律师可以不接案子,医生更甚一步,医生没有资格拒绝病人。

这就叫“专业”。

记者也是一种“专业工种”。

凯文卡特

《饥饿的苏丹》,这是一张很有名的照片,获得94年普利策奖。有传言说拍摄者凯文卡特后来因为拍这张照片受到了大量的谴责而自杀——这是彻头彻脑的传言,因为凯文卡特拍完照片后赶走了秃鹰,他的自杀和他一位朋友的遇袭身亡以及他在财务上的问题有关。拍摄者可以放弃新闻报道的工作:不拍了。但如果他要拍,就必须直面冷酷的事实。

这就是记者。你可以象律师那样拒绝你作为一个人而无法完成的报道(先不论行政上的管理压力),但如果一旦接受并去执行,那么,你就不是任何一个群体的代言人,你只为事实代言

我说这句话的原因在于,我见过很多记者有为弱势群体代言的倾向,我一点也不质疑他们作为“人”的善良一面,但我的确相当质疑他们作为“记者”的专业一面。没有任何证据表明,高阶群体在矛盾中就一定是不对的。所谓真理面前人人平等,事实真相,和真理一样,是不讲强弱贫富的。

有一种观点是,高阶(强势)群体有足够的实力去在媒体上发出他们想要的声音,作为弱势者,在新闻报道上就必须倾斜一些。我很明白这种现实,但我无法接受这种观点,因为这可以说是一种“以暴制暴”,用不专业的手法去对待前一个不专业的手法。这样的结果是什么?最终,媒体作为一个整体,将失去公信力。

事实上,对于要做一些“矫枉过正”的事,不见得非要动用“新闻报道”这个武器。把媒体解读成“新闻媒体”是天大的误读,因为媒体不是只有新闻。媒体可以有立场有态度有倾向性——我不反对一份标榜为弱势群体代言的媒体——但你不能动用新闻报道的版面。你可以用评论、专栏、采访手记等等诸多其它形式来主观表达你的观点,但对于新闻报道,即使我们都知道无法做到绝对客观,但你必须为客观去尽可能的努力。

储安平和他的《观察》就有很明显的特征,这是一份基本上持痛批国民党政府立场的媒体,但它不是新闻媒体,因为它基本上不报道新闻。储安平这个我景仰万分的人,就他的工作来看,他是一个杰出的评论者,但我并不认为他是一个记者,也谈不上什么新闻工作者。

网络媒体的兴起,其实对这一点是有冲击的。我虽然主要通过网络获取信息,但我相当怀念和欣赏传统媒体的编排方式。至少,新闻报道版面和评论版面是可以清楚地区隔的。但网络媒体,哪里还有这种专业的分法。所有的文章堆在一个频道或栏目下,不细读那些文字,你根本无法判断是一篇可以允许主观的评论,而是一篇必须客观的新闻报道。而近年来,夹叙夹议的手法特别流行——虽然我也很喜欢读一些长篇的类似报告文学的所谓新闻报道,但我对它的警觉性,从来不曾丧失过。

专业性的沦丧——无论你持有什么样的动机——是记者这个工种沦丧的开始。作为一个人,必须是一个善良的人,而作为一个记者,必须是一个专业的记者。除非,你和我一样,码的字都是评论。

故而,一直到今天,我都极其反对“公民记者”的提法

伟大的公共知识分子乔姆斯基曾经论述过今天影响新闻媒体客观性的五个过滤器:ownership institution、advertising as primary income、media content over-depend on powerful sources、flaks to discipline the media、anti-communism as a control mechanism (Chu后来添加了一项: anti-terror),我想,在新闻报道上,似乎应该再添加一项:记者本人的感情。

最后推荐一本书——相对于我这篇完全倾向于“价值中立”的主观博文——复旦张志安写的《记者如何专业——深度报道精英的职业意识与报道策略》,作者另外一本书《报道如何深入》我没有看过,但以《记者如何专业》和《潜入深海》的水准,想必也值得一看:

记者如何专业

注:这里我想再展开一下关于“专业”的问题。我不能充分解释什么叫专业,但我想,我可以解释一下什么不是专业。其实大多数工种都谈不上“专业工种”,非专业工种有一个共同特征:在同一个文化圈(或国度)里无法无缝迁移工作平台。

律师在任何一个律师行都可以展开TA的工作,医生、程序员、记者、教师、神职人员,都是如此。是的,“管理者”不是专业工种。

32 thoughts on “我所理解的记者的专业主义

  1. Apiko

    有几句话颇给力,这一行业的最可贵品质是准确,而非只是通过笔法让读者读来“感动”,记得一句话:“真相常淹没在涕泪交加之间”;也有一点亲历,孕妇因早产诉医院吊错药,奋笔疾书,临近发稿,却发现患者家属提出的是漫天要价,病历等证明或为作假……
    读老师的文章,心中常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像是像是认同感,又似被认同感。开学忙,没能经常来拜读,实在可惜……

    Reply
  2. 习惯右手

    矫枉必须过正。现在新闻最大的问题是偏向党而不是为人民说话,LZ的担心有些早,即使真到了人人平等的那一天,我想凭借新闻本身强大的制衡力,新闻也会逐渐变得更加客观、公正……毕竟,新闻是主观人和时代的产物……

    Reply
  3. 匿名

    “文艺作品永远无法抵达真实”

    现在才发现 给我最大震撼的 都是一些平铺直叙的调查考证

    比如有篇大约叫“耍猴人的江湖行”的纪实报道

    能将事实真相陈列出来 这大概是终极目标了吧

    Reply
  4. Pingback: 我所理解的记者的专业主义 | liansi.org

  5. Pingback: 我所理解的记者的专业主义 | liansi.org

  6. superlover

    常看博主的文章,所以代表我大多数时候都赞成博主的观点。有时候跳出来留个言,也是觉得有商榷之处,因此总是唱反调的,请博主勿怪。:)

    文中有个观点我不太赞成。我觉得,为弱势群体代言,难道不正是一个媒体应该秉持的价值观吗。为弱势群体代言和为事实代言二者有何矛盾呢?我看不出来。

    博主从一个纯理论的角度出发去看问题,但是却忘了媒体具有社会学意义的一面,社会的事实是媒介总是容易被强势阶层操纵。我想,对于一个新闻媒体,最大的威胁就是沦为强势阶层的代言,相反,为弱势阶层代言恐怕永远不会成为一种威胁。所以,我恰恰以为,为弱者言,应该是一个记者基本的专业素质,他跟其他的专业精神并不矛盾。

    http://www.huabook.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31269&page=1&extra=#pid360356

    Reply
    1. 魏武挥 Post author

      媒体为弱势群体代言我不反对,但我不认为新闻报道应该为弱势群体代言。记者在写不属于新闻报道的东西的时候,当然可以有他所谓人文关怀的一面,但如果要写新闻报道,必须为事实代言。这不是理论化的东西,而是操作化的东西。事实上,我甚至认为有些记者是偷懒,因为采访弱势群体比采访强势群体操作上更容易。

      Reply
      1. superlover

        哈哈,这问题有点辩不完了。

        比如说吧,报道同样一件事,人民日报和纽约时报的语气、选取的切入点,以及它所蕴含的立场都绝对是不一样的,你能说哪一种事实是更接近真相的吗?很难,因为不仅新闻作者有立场,读者也有立场,媒体也有立场。

        我还是觉得,与其去强调理论化的、不可实现的绝对真实,不如塑造正义的立场,就是所谓媒体人的“良心”。

        顺便说一句,亨特•汤普森倡导的刚左新闻主义,恰恰不以事实为基础,因为他们认为没有绝对真实的事实,即使你看到的,也可能只是表象,所以,打动读者,表现价值观,才是新闻的目的。

        Reply
        1. 魏武挥 Post author

          说点实实在在的报道吧,我不想举社会新闻或政治新闻的例子,说点我关注的IT领域的新闻例子,比如第一财经周刊的“那些忧伤的年轻人”,计世有名的“狗日的腾讯”,都是替相对弱势的群体代言,你觉得这是合格的新闻报道么?

          Reply
          1. superlover

            就拿你的举例来反驳了哈,饥饿的苏丹,你觉得应该是客观冷酷的合格新闻了吧?你不觉得它的视角也是有立场的么?这个立场是什么?我觉得恰恰是为弱者言呢。

          2. 魏武挥 Post author

            这个照片没有伪造事实,如果是摆拍另当别论。我的意思是,如果记者想让大家了解饥饿的苏丹有多惨,本着人道主义的精神去摆拍一个,那就不是专业的记者,虽然我可以认为ta的动机是好的

  7. Pingback: 我所理解的记者的专业主义 | 我思故我在

  8. 又是一篇没有看完就想回复的文章。对“专业”的解说,不由想起,在群里,那些很多很多被预先已经贴上标签的言论。言之却却者,认为它们就是的真理。没有证伪,因为我相信……呵呵。……严格意义上,这段回复也不“专业”,因为,在看了两眼后,怎么可能完全理解作者的意图?

    Reply
  9. dave

    “只为事实代言”其实是不存在的,当你选择代言的时候,事实就已经是经过润色的事实。没有立场的记者也是一种理想状态,记者这个职业本身就代表中产阶级人群,这从媒体从业者家庭成分,个人经历就能看出。我认为记者的专业应在于“平衡”,而不是为自己感知到的“事实”代言。

    Chomsky 提出的是US Media As Propaganda Model ,是一个理论宏观框架,细读他那本Manufactured Consent 可以发现里面的每一条其实都能延伸至新闻工作者的主观性,您的添加有点添足。

    Reply
    1. 魏武挥 Post author

      是的,这是一种规范性要求,存在极大的可能性做不到。但是,我想说的是规范之争。做不到不等于说你可以不做,甚至走到它的反面。我在另外一个网友的评论回复里说,“狗日的腾讯”就是一篇相当不专业的新闻报道——看上去它不是一篇评论。主观上把为事实代言这一条给放纵掉了改为为某群体代言,造成的主观错误就会更甚。

      乔姆斯基基本上的批判都是指媒体工作者外在的压力(或者老板上司),很少谈到记者其实自己在有意无意地犯错。至于要讲延伸品读,那是自然。我只是想强调一下

      Reply
  10. Pingback: 我眼中的新闻——无关乎新闻专业主义 « 立早

  11. Pingback: 媒体的威胁 | HEMAmedia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