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民的狂欢

      读书:网民的狂欢有25条评论

网民的狂欢 未来是湿的

事实上,这两本书几乎是对立的,按照“精神美德处于两个极端中的合适位置”的准则,互相对照着看是很有必要的。关于《未来是湿的》,我在去年写过书评,这里就只说《网民的狂欢》。

这本书主要是对UGC的批判,作者认为,大量业余者的涌入,使得互联网上充斥着不可信的信息。作者最重要的观点是:虽然每个人都有相同的言论权利,但每个人言论的重要度权重显然是不同的。爱因斯坦和隔壁张三就物理空间之类的言论,能一样么?

这个观点我是同意的。虽然我也浸淫在2.0中,但我对2.0的弊端还算有体会。我最近在筹划一个TMT类型(technology media telecommunication)的网站(学院实验项目),当和学生说起网站的规划时,我第一时间就否决了2.0类型。因为在我看来,2.0的内容良莠不齐,如果要打造一个专业的网站,起步是不能用2.0类型的。

爱因斯坦和张三的例子,有些极端。因为大部分人也会去支持爱因斯坦,从而使得他们言论的权重各自不同。不过,生活中的争论各方,并不见得每次都是爱因斯坦和张三的较量。有时候甚至是倒置的。比如爱因斯坦和孔乙己之间关于回字写法的较量。在这种情况下,爱因斯坦倒真成了业余者了,但以爱因斯坦一贯的名望,和孔乙己有那么点不入流的形象,网民的力量,极有可能会呈现这样的结果:孔乙己,你丫就一脑残。

不过,问题在这里,什么叫“专业”?什么叫“业余”?虽然这两本书的观点严重对立和冲突,但两本书的作者却都没有回答这个问题,或者说,给它们下出清晰的定义。

这个定义不好下。学历不能说明全部,工作经验也不能说明全部——当然,必要的学历和经验还是要的。如果一个学中文的也从来不混TMT领域的,恐怕很难说ta是TMT的专业人士。但从另外一个角度讲,即便学历和经验都符合要求,也未必就是真正的专业人士。这年头,伪专家多了去了。

业余者充斥舆论场(或者说互联网),那是不可避免的趋势。但业余者真正的贡献和他们同时带来的垃圾(姑且说是垃圾吧),也同样是不可避免的事。这里面,在我看来,应该是一个动态的平衡。消灭所有的垃圾是不可能的,但如果说他们毫无贡献,也是不符合事实的。既然是一个动态的平衡,自然,也就是一个鱼龙混杂真假共存的世界。业余者对于文明的前进有推动的力量,自然也有向后拉的力量。如果在笛卡尔式科学主义的框架下,推力似乎比拉力更大一些。

面对这样一个世界,指望媒介和社会来帮助自己进行事实判断和价值判断,显得有些奢望了。在我看来,唯有加强自己,才是应对这个喧嚣不已的世界的法门。

还是和教育有关。高等教育的通选课,或者说平台课,是有些问题的。有些作为一个当今的社会人应该必备的素质教育,很缺失。时代在变化,这一块却数十年不变,主事者不知道是怎么想的。

平台课大部分都不是什么“有用”的课程,它不可能为一个人带来工作技艺上的直接提高,但它能深入一个人的灵魂,锻造一个人的眼光,作为一个搞人文社科的我来说,我以为这些课是必须的:

媒介素养。这门课历来被视为新闻传播学领域中的专业课,在传统媒体当道的时代,也没什么奇怪。但其实我们今天是活在一个媒介环境中,这门课居然不是高等教育的通识课程,实在太奇怪了。

起码的逻辑学。很多人没有逻辑,或者逻辑很混乱,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在我看来,充要条件就应该象吃饭一样成为人的本能,可我见过太多的人搞不清楚这个。顺着逻辑学下去,诡辩也是应该带着批判的精神去学的。“你是什么东西,敢和爱因斯坦辩论?”,这就是彻头彻脑的诡辩。

哲学基础。马克思主义哲学观,公平地讲一句,是哲学的一部分,也应该了解一下。但马克思主义哲学观不是哲学的全部。丧失哲学基础的后果,就是人活着没有特定的立场,而只有飘忽的立场,在飘忽的立场下,话语,充斥着的,便是情绪,而非理智。

起码的方法论。经常有一些所谓的调研报告,在学过方法论的人的眼里,嗤之以鼻,但对于没有学过的人,则有着一定的魅惑作用。举例,比如一个城市调研,说发现有99%的人并不歧视残疾人,看来这个城市的公民素质很高。有必要去深究一下,这个调研的问题是怎么样的?如果问题是这样的:你歧视残疾人吗?是或者否或者不好说。这种调研的结果,又有什么意义呢?

可能搞理工科的人,会有他们对于通识课的看法,认为有些课也是必须的。我倒是觉得,应该凑在一起,成为高等教育的必备课程。也只有通过合理的通识教育,才能去面对这个业余者当道的世界,投入这个业余者当道的世界,成为这个业余者当道的世界中的一部分。

25 thoughts on “读书:网民的狂欢

  1. 抹茶星云

    专业和非专业确实不好说啊。尤其是在文科上。一个人只要有了基本的素养,就像你说的基本的逻辑能力,哲学基础。那么,他在某一文科领域材料阅读的多了,形成了一套观点。那么那个人究竟能不能算专业的呢。
    就说传播学,本身就是一个新兴的学科。从施拉姆奠定了传播学到现在也才半个世纪的光景。比起一些文科的传统学科,不过是一个婴儿而已。就连国内的教材,很多都是翻译翻译外国的材料,然后再潦草加几句国内的话,比如政策介绍之类的。这实在不能算是自己的教材。人大有人大版的,复旦有复旦版的。你叫传播学概论,我叫传播学引论。
    看来看去,国内传播学教材最实惠的,莫过于张国良的《传播学原理》了。老版的10元一本的,很好。很多西方经典理论都提到了,而且价格不贵。就一个介绍性质的教材而言,给学生入门读读很实惠了。有兴趣的再和其他的国外教材对比看看,我觉得非常好了。相比这个教材,其他的国内传播学教材的性价比一下子就下来了。就好像一群自成圈子的,英语比较好的中年人,到国外转一圈就回来称大王一样的。这样说好像过分了一点。
    再说说研究方面。好像中国的传播学研究是自成一套体系的。和国外的没啥太大的联系。硬要说联系,往往就是拿点理论出来套套。国外引用率高的,在国内的期刊上面似乎都看不到影子。国内教授在期刊上的论著,好像国外也不太鸟。我订过一年的《新闻大学》,还是蛮水的。那从这个角度,是不是西方看中国传播学研究也算业余了呢。
    刚才说的,一个有基本素养的人,读的传播学材料很多,自己有一套见解了。似乎国内传播学者都这样的吧。不同或者不止那些的就是,他们专业就是因为有一个教职,有一个经过一个范围内公认的体系认可的文凭,踏入了一个圈子,并且在圈子内发表了一点文章。那就是专业了。
    随便说说,过分了不要介意……

    Reply
    1. 魏武挥 Post author

      传播学原理自然是个介绍性读物,对于传播专业的人来说。不过,我以为不是所有人都需要去看传播学原理,但所有人都应该有最基本的媒介素养。这两个不太一样。

      说到国内传播学,那不得不说两句社会学,社会学是传播学的上级学科。但整个社会学,在50-70年代,被取消了,中国社会学有一个很明显的学术断层,传播学也一样。所以你看复旦有新闻系有新闻学院,但它不叫新闻传播学。新闻学是有授课的,因为报纸也是要办的,但传播学没有。中国第一个本土传播学博士应该五十岁不到,是交大媒设学院的副院长。可见我们传播学起步晚到了什么地步。

      专业不是正确的代名词,业余也不就等于错误。盲人摸象,各自只摸到一部分,只不过专业的话,可能摸到多一点,就这点差别。

      Reply
  2. 钢盅郭子

    “爱因斯坦和隔壁张三就物理空间之类的言论,能一样么?”
    文章不过尔尔。以出身论英雄,这种论调,多出于迷信权威人士的口中。

    爱因斯坦的生平我想博主不可能陌生吧──1905年爱因斯坦发表的改变21世纪物理学面貌的5篇论文是他业余时间的创作,而那时,他还是瑞士伯尔尼专利局的小职员──隔壁张三说不定比爱因斯坦出成果时更有名。

    是一个人的研究成果使其成为权威,而不是一个权威的人所做出的研究成果。

    Reply
    1. 魏武挥 Post author

      呵呵,你这个史实说的是。不过有两点你需要注意到,其一,1900年爱因斯坦已经在《物理学杂志》发表论文,说明他已经进入了学术圈子。其二、1905年爱因斯坦获得了苏黎世大学的博士学位——这不是随随便便一个张三能获得的,博士论文是需要教授们审定的,不是网民审定的。一个月后,他发表了《论动体的电动力学》,也就是狭义相对论被提出。这个和他是不是个小职员无关,重要的是,很多年前,他就已经进入了“专家”的圈子,并最终被承认是“专家”

      Reply
      1. 钢盅郭子

        “爱因斯坦和隔壁张三就物理空间之类的言论,能一样么?”──我想这里所隐含的言论受众,既然是围绕《网民的狂欢》所展开的,不会是“审定博士论文的教授”吧

        Reply
        1. 魏武挥 Post author

          我这里所隐含的爱因斯坦,当然指的是成了名后的爱因斯坦。我们可以假设一下,爱因斯坦匿名在网络上和一个刚刚接触了物理学1-2个月的张三对话,旁边围观者众。说实在话,爱因斯坦未必胜了。比如他喜欢用枯燥晦涩的物理学术语,一般人又看不懂,说话又很严谨,不愿意笼统地下什么断语。对面的张三轻松活泼,而且鼓惑性强。真的,不好说得很。

          事实上,我们对爱因斯坦的崇拜,又怎么不是来自更多的人(我们以为可信的)的背书?反正爱因斯坦的著作我一个字没看过,但一说起这四个字,心里就肃然起敬了。

          Reply
          1. 钢盅郭子

            最后一段话之所以是客观事实,是因为我们所接受的教育,是以权威为基础的

            不要让今人的思维局限,成为后人进步的束缚

          2. 魏武挥 Post author

            因为你不可能不以权威为基础进行教育,人类文明的推进总是建立在别人的基础上,难道每一项发明和发现,都要自己去验证一下吗?而旁人告诉你这个被验证过的,保证是对的,你为什么就接受了呢?而且的确还存在一个历史的局限问题。当哥白尼大呼太阳不是中心的时候,网民(如果那时候有网络的话),又有几个会同意他的观点呢?

            我的观点很清楚,不要迷信权威,但这不等同于,没有权威。人类社会的自身逻辑,不可能消灭权威,除非,呵呵,娘胎里就被机器灌入所有已知的知识——这是极其遥远的未来了

          3. 钢盅郭子

            1 布鲁诺正是被权威烧死的
            2 人类的进步,恰恰是建立在掌握前人的基础上进行质疑和否定,教育的意义也正在于此
            3 真理和知识的传播,一定需要权威么?

          4. 魏武挥 Post author

            布鲁诺也是被权威平反的,是一帮科学家说他是正确的,不是什么网民。

            我大致已经明白了你的意思。这个问题再讨论下去,这个对话框会嵌套得很厉害。想想人小时候吧,是怎么成长起来的。权威在这里有正作用,也有副作用,但总体来说正大于副,不然人也就不能成其为社会人了。

            我不会轻易地说权威都是个屁,但我也不会轻易地对权威顶礼膜拜。爱因斯坦关于物理空间方面的说法我会比较容易接受(如果我想知道的话),但就如何泡妞,我不会听他的。相信一个权威,不见得相信他所有的话。

          5. 钢盅郭子

            另外,如果存在你的假设,那我相信,爱因斯坦发表言论的目的,绝不会和张三一样只是为显示自己。而说到大众的接受度,当年能够理解并接受相对论的权威又有多少呢

      2. 钢盅郭子

        权威的社会,产生的一个最大问题就是──人们习惯由一个人的社会身份而不是以他的言论本身判断其专业素养和言论的可信度
        而Web 2.0恰恰能让这些伪专家伪教授的本来面目暴露无遗

        Reply
        1. 魏武挥 Post author

          社会标签其实是更多的人为发言者背书。比如博士这个标签,嗯,说明此人接受过很多年的专业教育。博士不等于有才,但博士和有才之间的相关系数总是略高一点。为了避免付出不必要的机会成本,人们会相对更轻易地去接受有标签的人的话,社会运行逻辑本来如此,不然成本太高,不是人类社会能够承受的——也许,很遥远的未来可以。

          Reply
          1. 钢盅郭子

            恩,成本太高——300年后平反,成本还真低啊,社会轻易就承受(同时承受的还有中世纪的黑暗……)
            (题外话,人类就是这样因自身的懒惰只顾眼前蝇头小利而被少数人掌握)

            逻辑并非“本来”如此,而是低智商的人类社会创造的,也必定被高智商的人类社会所改造。逻辑之所以“如此”,也并非逻辑本身一贯正确,而是逻辑适应低智商的社会,社会使之“正确”。
            但今天有效的逻辑,明天仍然一定有效吗?社会不断发展,逻辑也必然随之革新除旧。人类的视野不断拓展,思维不断进步,也需要新逻辑的诞生。

            诚然,本人理想化了一些(或许很多)。在我有生之年能够看到理想的端倪,我觉得非常幸运。

      3. 钢盅郭子

        担心嵌套厉害我可以找顶层来回复。
        布鲁诺被烧死后300年被权威平反,迟来的正义还真(敏感词)是正义呢!当时的权威是教廷,而不是科学家。教廷为他平反是政治原因,而不是接受科学,因为接受科学的信徒们越来越多。这正可以说明,权威对立面的力量胜过权威本身。

        Reply
  3. Apiko

    从评论看,这文章似乎容易一次触及两种人的敏感神经。老师不是在书评,而是在说高校那点事儿。
    个人凭感觉说话:在现行多数机制下,开“特例”(比如在权威和业余的观点中采信后者)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虽然权威们犯的错误也不胜枚举。但对业余观点考证的成本比想象的大,一个不具所谓“权威性”的信源,也很难获得媒介的垂青,除非在某些特定时期对特定事件发惊人之言(如曹操墓)。
    不过,也有些人仅仅是站在自身利益场上说话的伪学术自由论者,如果有一个比他还“业余”的人挑战其观点,他会不暴跳如雷吗?

    Reply
    1. Apiko

      不惴冒昧,想问问魏老师这学期的课程安排,本科也行。入学后发现复旦研一课程不多,有计划去听魏老师的课。

      Reply
      1. 魏武挥 Post author

        呵呵,我估计你来不了,闵行校区,周二周四的第一节课,也就是8点,有新媒体实务;不过,周二下午你倒是可以考虑:网络传播学

        Reply
    2. 魏武挥 Post author

      其实这种情况很常见,我依稀记得数学史上就有多次这种无名小卒挑战权威的事发生。不过,我们得注意到,无名小卒最终还是依靠了另外的权威来获胜,而不是什么普罗大众。和锅子的争论其实就在这里:权威是一个固定的人么?其实根本不是,是一个动态的概念而已

      Reply
  4. Pingback: 读书:谷歌不听话 | HEMAmedia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