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谷歌不听话

如果你是一个google的信仰者——也就是,凡是说它坏话的,都是五毛——那么,这篇文章和这本书,你也就不必看下去了。信仰这个东西,没什么道理好讲的。你死活要信,还有什么办法呢?

但如果不是,我觉得也未尝不可以看一下这本书。在豆瓣上,这本书目前有87个用户评价,其中有90.8%给出的是最低分。以“月光博客”为代表的一批用户,都认定这是一本“五毛书”。不过,就我所知的是,这本书9月1日才在卓越上实际发售,他们应该没有看过,单凭一个标题和一套目录,就在8月23日给出“五毛书”的评价,依据是什么呢?就因为它貌似要说两句google的坏话?

在年头那场退出事件中,我是站在google这一边的,但原因不是因为google做得好,而是它的对手实在做得不好。所谓“依据有关法律法规”,敢问是哪一条?我们都知道互联网上存在着大量的背后的所谓规则,莫名其妙毫无章法,就如何如何,我委实是不能恭维的。

但是,这不代表着我对google就顶礼膜拜。在我的视角里,google绝对不是什么圣人,我一向很同意乔帮主关于“do not be evil”的评价:it’s bullshit。商业就是商业,赚钱就是赚钱,非要弄个道德制高点,把自己搞成天下苍生的标杆,实在是“bullshit”得紧。

这本书,我的分数是三颗星。这本书有很大的一个问题就是写得很散。书大致上分为两个部分,一个部分是关于google的,一个部分其实是关于美国的,包括美国的政治、文化、商业环境等。后一个部分写得相当得粗糙,基本上属于蜻蜓点水性质。google不是圣人,美国也不是什么神国。作者对于美国政治文化社会的揭示,有拼凑的感觉。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美国是为了美国的利益,不是为了全人类的利益。这没什么好讲的。美国人民在一些特殊的情况下可能会做出一些为了他国人民利益的事来——比如驼峰航线上超过3000名牺牲的美国飞行员,但美国政府,绝无这个可能。

书中关于google的描写——在我假定不是作者胡编乱造的前提下——的确揭示了google的另外一面。我这个假定也不是什么影子都没有的,我看过几本其它对google进行批评的书,有些细节是对得上的。google作为这么大的一个公司,不和美国政府合谋做点事,是不合逻辑的。

这里面的逻辑是这样的:奥巴马是依靠互联网上台的,有互联网总统之誉。一个依靠什么上台的掌权者,必然对这个“什么”特别留意,因为ta领教过这个“什么”的力量之大。而在美国,互联网中最强悍的公司,google绝对是排名前三的。事实上,google和奥巴马走得相当近,也不是什么秘密。Schmidt是奥巴马的科技顾问,这是人尽皆知的事实,再过个十年二十年,Schmidt从政也没什么奇怪的。

奥巴马是民主党,但对于中国来说,其实一直喜欢和共和党打交道。共和党代表的是大资本家大财团的利益,而毛老爷子活着的时候就说过类似的话,和大资本家大财团打交道,我们不怕。道理是什么呢?就在于这些大佬非常在意中国市场,他们看中的是这个市场能够带来的利益,既然有利益,就有得谈嘛。但所谓代表中下阶层的民主党,就相对难一些。为什么?中国市场越发达,美国人民就越倒霉——他们的就业机会就没了。从这点上讲,美国人民对中国人民,是天然不友好的,美国资本家对中国人民,倒是天然友好的。

奥巴马这个民主党上了台,他和华尔街又一贯得不对付,所以转过头来,依靠商界新锐,也就是硅谷那帮人。既然是依靠,就必须给出一些东西来,比如“网络中立”原则。这个原则,奥巴马是支持的,他当年的对手老麦是极力反对的。不要一听到“网络中立”,就以为是个什么普世价值。背后全是利益。网络不中立,有利于电信运营商,网络中立,有利于硅谷新锐,就是这么回事。如果网络不中立,结果之一就是对于google这类巨头,要收更多的带宽费(据说加州有50%的流量被youtube吃掉,用得多你得付更高的单价),那么google的成本就会抬高,对比它弱的竞争者,也可以说是一件好事。(实在对网络中立有兴趣,可以看看这里

其实,电费水费就是不中立的,不信你去开一个正规的洗车行试试?

至于百度和google之间的竞争,作者做了一系列小实验,就是在百度和google搜不同的关键字进行结果质量对比。作者的结论是:如果要想正儿八经写点学术论文,用google为佳,但如果你只是想看看八卦绯闻,查查吃喝玩乐,那是百度为优。考虑到如此娱乐化的中国互联网,百度市场份额远超google,也没什么奇怪了。

更有意思的是,google的确在欧洲横扫市场,但在亚洲频频的失利。最好的是印度,有8成,不过印度总体来说是英语国家,在日本在韩国在大陆和港台,它都好不到哪里去。在这种情况下,你的确很难归咎于仅仅是大陆市场土壤问题。

这本书还算写得轻松,对中国互联网时髦用语也挺熟悉——这让我有点怀疑作者的真实身份到底是不是google总部的一名员工——有些地方,有点故意卖弄,但大部分情况下,还是比较幽默。要说抹黑,远远谈不上,不要自己先心理阴暗起来。

事实上,google哪里有那些g粉们形容得那么冰清玉洁,下图就是一个很有趣的例子:

第一个细节是,google也会动用左侧搜索结果,当然,人很明显地标识了“赞助商链接”,但如果说google从不碰左侧结果只在右侧投放广告,那显然是不符合事实的。

第二个细节在于,用户搜的是新蛋,赞助商链接第一个出来的是“京东”。换句话说,京东购买了竞争对手的关键字“新蛋”,并且出价更高结果排在了第一。google在这类商业行为上,在欧洲屡次被人诉讼,不得不做出一些调整。但在中国,没人管这事,google也就听之任之。google不是你想像得那么自觉做一个道德楷模的。

UPDATE:底下有个读者评论说,ta也用google,怎么就没看到什么赞助商链接。道理是这样的:如果你用了什么特殊手段直达google.com而不是google.com.hk(所谓特殊手段你懂的),或者你直接在境外上google,那么,的确看不到什么赞助商链接。个中奥妙,自行体会吧。

121 thoughts on “读书:谷歌不听话”

  1. 所谓读书不可不思考,完全不读也能写出评论更是不可取。
    所谓事情都有两面性,完全不分析事物的另一面也是不可取。
    受教了。

  2. 关于大公司与国家机器的关系,其实腾X在国内的地位或许和Google在国外的地位会很类似。虽然我也是google服务的深度依赖者,但我从来没有认为google的道德底线有多高。另,我也是在1号下单订的这本书,不过手头堆了好几本有意思的书没有看完,所以还没有开始读。

  3. 我们关注的是量的大小,而不是有无,美国不是神国,google不是圣人,得出这样的结论,就有安全感了么?同样的方法,你去评判中国和百度,又会得出怎样的结论?告诉你个常识,量的巨大差异,可以视同有之于无。

          1. 说明不完美没有意义,没谁说谷歌完美,和其他公司相比才更有意义,所以要看量,不看有没有

  4. Google只有90分,你只是在说它肯定不到100分。

    很不幸,世界上太多不及格了,说Google冰清玉洁是一厢情愿,但说它鹤立鸡群应该不用证明吧。

      1. 或许和大多数美国企业差不多,但和百度差很多。

        二者都是做搜索引擎,谷歌孜孜不倦地企图索引图书街景等各种各样的信息到互联网上,而百度在干什么?

        我不信奉道德,但我信奉土壤,什么样的土壤长什么样的庄稼。

      2. GOV一直在问google要异见分子的邮箱账户。要是其他任何一家国内公司估计早就给了吧,不给就让人攻击服务器和破解,最后退出中国也是这个原因。这还不算鹤立鸡群么?

        1. 那看来你是真的不知道google。去查查吧,google是怎么应印度政府要求交出一个叫骂印度国大党主席的印度人的ip地址的

          1. 最起码在中国没有交出政府要的东西,对吧?在伊朗也没有,对吧?。google在印度这么做是因为它相信印度司法公正。没有gmail,国内有哪些邮箱你可以信任呢?

    1. 看了看当当的评论,似乎8月上旬就能看到书了吧,难道是内部人士或者书评家优先拿到的。或者9月1日不是第一版?

      也说点个人意见,1是新版weiwh评论显示不友好看得累,应该是粗体黑体字过多,2是Google/facebook一定会与美国的国家战略扭在一起,这是毫无疑问的。

      1. 那是预售。我其实8月24日就下单了,说好是1日发货的。关于这个评论模块,我代码其实很弱,故而回头找个高手整一下。至于大企业和国家战略交错,这是太明显的逻辑,g粉们觉得不会,那就不会好了

  5. 虽然我也从不信谷歌的什么不作恶的信条(或许在创始人念书那会可能确实这么想,但是市场总会让他们身不由己的),但是我很不喜欢作者说话的调调,也不认同他把谷歌跟美国政府牵扯到一块,这种宁可错杀好人也不愿放过坏人的想法总让我想起某党。
    个人认为就算是搜索八卦新闻,谷歌也更好更能搜到我想要的东西,当然我很喜欢百度贴吧百度mp3,百度文库,而且,支持民族企业不管怎么说,还是要的。

  6. 信仰的力量,是不可小觑。
    美国也有自己的利益点,不能说一厢情愿,但美国确实有很多可圈可点的事情,清教徒的那些信仰还是在发挥作用的,不说肯尼迪的伟大社会的构想,早先的努力也是在的。如果把美国当成自己人还是不值得的;p.s.政府这东西,呵呵,能够有什么要求?美国政府还是有伟大的那些年头
    这篇文章写得很是没水准啊
    Google右侧的广告,我记得如果你不点的话,以后也不会出来,这是在中国后开始才有的吧,现在很多搜索引擎都这样做。商业公司毕竟是商业公司,不能希求有多好,只能要求必须遵守底线,试图要求Google“听话”才奇怪,究竟听谁的话,听怎样的话,呵呵。
    其实don’t be evil说的是很中肯的,也就是底线而已,中国的那些企业,恐怕更为是暴利追随者,从三聚氰胺到后面的……连don’t be evil的底线都没想过

    1. 那你就忽略了美国白宫大把的游说团的重要了,也忽略了美国总统竞选时筹款的必要性了。这方面,你应该多了解一下美国政权的基本结构。企业依靠政府,搁哪里都一样。硅谷的发达,和克林顿不无关系。

      说到google的底线问题,怎么说呢?我相信一个人会有底线,但到了组织层面,很难说。google内部是有所谓顽固派和现实派之称的,前者以两个创始人为代表,后者以schmidt为核心。商业组织的向前推进,就是各方妥协的结果。再退一万步讲,今天的google高管总有退休的那一天,所以寄希望商业组织自身的不作恶,是很荒唐的。

      至于和国内那些不堪入目的企业比较而言,那就没什么可比性了。谁也没说google犯罪了,犯罪和错误,那是两回事。而且,并不能因为那些犯罪的企业的存在,就不能说两句google的错误,这个逻辑,我以为是不对的。

      1. 游说团哪儿都有,为了自身利益去游说这不是很正常的么,中国还有那么多驻京办。但是游说团对政府的影响也不至于那么多,归根到底,政府是为人民服务的,这个人民不是抽象的,而是每个人实实在在的人,而每个人的利益都是存在的,现实中各种利益纠缠在一起,《关键报告》里海曼博士说,每个人在面临危险的时候都会试图生存下去,也没有谁应该放弃自己的利益为了别人

        我没有寄希望于企业自身。这是一个要求,对于所有的企业的要求,就像对人的要求一样,这难道不应该是每个人所应该的?对于企业,理应有不作恶的底线和监督。尽管商业组织是以盈利为目标的,这也是上市公司有华尔街的压力,难道就能够作恶吗

        如果要说的话,可以讨论政府的起源与作用了,不过我想先哲已经讨论很多了。政府,人民,企业,其实纠缠在一起的,总统筹款就那么不堪吗?就能够决定美国政府是一个专制政府或者民主政府吗

        1. 和这篇博文的主题有点扯远了,不过也可以略微扯一扯。

          上市公司要作恶也不是可能,不然就没有安然事件;华尔街更是密布了恶,不然哪里来什么次贷危机。

          美国政府当然不是一个专制的政府,美国政府当然是一个民主的政府。但美国政府不是天使的政府。对于美国的批评,我建议你可以看点美国人自己的东西,比如前一阵子跑中国来的乔姆斯基。如果你同意对中国政府的批评是可以接受的话,那么,为什么不可以批评美国政府呢?我并不是说,放眼望去,美国政府美国企业坏透了,但我也不想持有那种立场:什么都是美国的好。

          1. 确实扯远了,更远的我也不扯了,政治学的东西我研究得还不够深入,政治批评我就更懒得说了,不过乔姆斯基也就那样罢了

            只是针对行文的态度感到很负责才出来说一下罢了

  7. 那好吧.Google 很听话你满意了?我只能说虽然都是商业公司,但却是天差地别.这是观念问题.别一味把Google 和 美国GOV 联系在一起,我觉得,有必要写本叫做 百度很听话. 博主出书吧.从各方面 把三个代表精神 和 百度的先进性 联系在一起.总之 博主的观点,我认为很搞笑.就好比,我说XX不好,别人说那你来做啊.

  8. 讨论道德不道德,基本没多大的讨论价值。 问题的关键是,商业就是要赚钱。而谷歌来到中国以后,确实比在本土邪恶了。

    但是究其原因是什么呢??

    是谷歌的原因,还是有中国的特别土壤原因呢? 这一点我认为必须拿出来说说!!

    据我在跟谷歌代理的沟通中,我明显发现,这邪恶是发生在赤裸裸对金钱的追逐上,而谷歌的中国管理层对邪恶有没有约束呢? 谷歌的高层对于中国管理层的“是否邪恶”又是默认,还是什么呢?

    我在问问大家的,谷歌在亚洲惨不忍睹, 是不是有管理层和本地的管理层思想不统一的原因造成的呢?

    百度那是完全没问题,我还是记得李教主那句经典的话!

    我们要不要进去香港呢?

      1. 不,我不这么认为。
        如果是技术性问题(方块字?),Google在亚洲不会输的这么惨。以Google的财力跟号召力,网络一批最好的技术人员一点问题都没有。
        关键还在于价值取向。
        在有道德跟赚钱方面,根本不存在所谓的等号。而在这篇文里,在中国语境下,这个等号又是那么明显。
        其他我都很认同。

        1. 我有听说百度经常人工干预搜索结果,有可能是为了广告需要,也有可能是为了搜索体验需要。我倒是比较相信这个传说。中文方块字的分词技术,应该没有得到彻底解决,一门心思只需求程序解决方案的google,应该没有跨过去

          1. 我不是中文分词的技术人士,我只是看到过一些博文讨论过这个,比如这个:http://www.seoshare.net/google%E4%B8%AD%E6%96%87%E5%88%86%E8%AF%8D/

    1. 以Google的实力,进入中国这么多年了,在处理中文上应该不存在什么技术上的问题吧。
      另外,国内的企业都比较流氓,归根结底是用户的责任。

      1. 以google的实力?证据?有什么可以证明年月和有名的技术人员凑在一起就可以跨越关键技术门槛?……方法论……想起我自己,应该说也很欠缺,但这不应是借口。

        1. 搜索技术大部分都是相通的。
          谷歌中国在中文的处理上也许逊于百度,但在其它地方却可以受益于Google整体强大的实力。感觉Google的爬虫做得就比百度要好。
          一个很明显的例子,你可以分别在Google、百度输入:“site:bosnia.blogcn.com”试试。

  9. 我试了一下,Google搜索新蛋出现京东的那种情况只出现在google.com.hk。
    google.com、google.co.uk、google.co.jp和ipv6.google.com都没有出现这种情况。我想请博主解释一下。个人的观点:google.com.hk只是所谓的“中国国情”,只有google.com才是Google的最真实的表现。
    声明:我不是G粉,不是五毛,谁提供的服务好我就用谁的。谢绝人身攻击。

    1. 这个道理其实很简单,因为google.com有相关的法规管着它,面向大陆和港台的,这方面是空白。所谓法无禁止皆可,google自然要钻这个空子。还有一种可能是,新蛋只投了google.com.hk的,没投其它平台的。

    2. 另外我还想说的是,不要切割google。当年google输入法涉嫌抄袭的时候,我就这么说过。如果我们同意面对这个政府,几个下级官员为恶的时候,我们也要拷问他们的上司的领导责任的话,那么google.com.hk,不就是google.com的一份子么?

  10. 企业在搜索引擎中的恶意竞争是至今也没有完美解决的问题,一个企业购买竞争对手的竞价关键字的商业运作,显然非常容易引起法律纠纷,并且Google的确也从这种有争议的广告服务中获利,商标法也对构成侵权行为的条件规定的非常明确:任何使用竞争对手的商标来迷惑和误导消费者的行为都是明令禁止的。但Google做为一个“中间环节”,服务条款里声明可以出售任何商标的关键词,Google副总裁也声称“如果Google允许人们限制某些词的使用,就不能保证用户能够从Google得到期待的结果”。换句话说,限制商标关键词的出售就等同于限制言论自由。

    1. 搜索引擎中引发的恶意竞争,大概最有名的官司就是google和lv之间的官司了。官司最后google胜诉,但法官是这么认为的:当谷歌利用注册品牌作为关键词,用来显示广告,这并没有对注册品牌造成侵权。但是,如果谷歌“已经知道一个广告商业务的非法性质后,但没有迅速取消或关闭(这个广告商的)相关数据”,那谷歌就有可能负一定责任。换句话说,google在和lv之间的官司中,只是摆脱了lv说它侵权的责任,但没有免除恶意竞争之后需要迅速取消或关闭的责任。

      另外,我想说的是,限制言论自由没什么奇怪的,这个地球无论是最民主的国家还是最专制的国家,都有限制言论自由的法律。著名的第一修正案的原文是:国会不得制定有关下列事项的法律…剥夺言论自由或出版自由…;剥夺和限制,是两码子事。

  11. 作者实在太强大了,谷歌本来就不是什么好鸟,垃圾公司!不就是占着美元是世界货币,美国强大才在世界上顺风顺水的么!

    1. 立场不同!!咱普通老百姓就不要拿政治、商业来衡量这件事,咱只能说我是个程序员,谷歌给我很多帮助,作为IT行业的朋友是不可否认的,至于你们讨论谷歌怎么样,确实没必要,前段时间大家都对谷歌恋恋不舍,而现在出这么一本书,不得不引起众人关注,不乏炒作之嫌。。。。

      1. 看来是个工程师思维,聚焦在自己感兴趣的地方。无意冒犯套用一下您的逻辑:既然不想关注这个事,人就算是炒作,又怎么样了呢?——呵呵,开个玩笑,不要动气

      2. 其实人都是从自己的利益出发的,谷歌是这样,百度也是这样,包括普通人你我都是这样。谷歌的粉丝很多都是技术工程师,很大的一个原因就是谷歌为他们提供了很多有用的资源,而且都是免费的。我能够在谷歌这里得到一些什么,那就没理由不拥护谷歌。至于普通用户,就不会那么迷谷歌了吧,谷歌是不是退出,跟他们切身利益也没多大关系。

  12. 什么样的土壤,培养什么样的企业。。其实你最后的这一段,就在说这个意思。。google作为商业上市公司之所以可以一直提“不作恶”,在我看来,就是因为在欧美的土壤上,这是可行的,甚至是有利于公司的各方面利益的,并不是google喜欢装B。。这是我觉得你对google态度上矫枉过正的一点。。中国为什么没有公司提不作恶,因为,大家都知道,在中国,这是扯淡的,真要这么做,是严重损害公司利益的。

  13. 我觉得这事,被所谓的死忠看着了,楼主非被骂得狗血喷头。“这不代表着我对google就顶礼膜拜。在我的视角里,google绝对不是什么圣人,我一向很同意乔帮主关于“do not be evil”的评价:it’s bullshit。商业就是商业,赚钱就是赚钱,非要弄个道德制高点,把自己搞成天下苍生的标杆,实在是“bullshit”得紧。”这个是Google最讨厌的地方,把自己当成救世主一样。bullshit

  14. 关于中文分词问题我是这样看的:我是个中国人,很显然我比百度更懂中文;我一直使用的是google,分词不分词完全可以用空格和引号来控制,这是个人习惯问题。当然,这问题作为google汉字方面的搜索体验明显加不上什么分的。另外,百度的分词技术再好也同样会把再明显不过的一个词给分开,这也是我放弃百度的原因之一吧。

    1. 落实到个人,其实是个人的使用习惯问题。我在有些搜索上(比如找个具体的可以下载的资料),我百度和google都不用

  15. 这本刚出的书在豆瓣得了个2.3分,呵呵。
    可惜了,有些人会用世界上最好的搜索引擎,却长了颗充满偏见的脑袋

  16. 其实在google.hk.com, 搜索内容仍然是被过滤后屏蔽的,除非你仔细寻找,否则不会发现那个通往无过滤的入口: 而谷歌甚至没有象在.cn.com时期在页面上醒目地给出被过滤提示。
    而且hk.com的搜索结果现在已经不能让人满意:中文搜索结果已经基本堕落到bd的水平,而且很奇怪地没有输入提示功能。
    借用cctv10探索发现栏目的说法,在这扑朔迷离,纷繁复杂,毫无逻辑的现象背后,究竟有过,或者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博弈过程呢?

  17. 这没什么好讲的。美国人民在一些特殊的情况下可能会做出一些为了他国人民利益的事来——比如驼峰航线上超过3000名牺牲的美国飞行员,但美国政府,绝无这个可能。
    ————本文作者一个脑残,一个在主流媒体的包围下长大的被奴役的主人翁。网络可以让每个人发表意见,同时也让垃圾层出不穷。

  18. 如果有一本书叫《孔子不听话—-春秋乱世中的诸侯角力。孔子学生舍身爆料bla bla。。。》,作者这篇文字改改的话很合适

  19. 呵呵,魏博主的意思不妨这样理解。企业都是要赚钱的,好比人都是要吃饭的。GOOGLE用尽可能透明正当的方式去赚钱,而百度之流用尽无数见不得人的招数。这好比我要吃肉了,我去菜市场买,而你要吃肉了,你拿把菜刀去太平间宰,然后博主说,都是吃肉,有什么区别呢?同样的道理,倣之于淫民共和国及米利坚的对比,亦无谬矣。

  20. Google在中国的战略失败了,原因就是太听美国政府的话了… 商业就是商业,标榜自己不作恶是的确就像乔布斯说的那样

    1. google的失败是因为它不了解中国市场,不是没有本土化努力过,但努力效果不佳。当然,g粉们会说,它不迎合这个庸俗的市场嘛!但在另外一个时刻,g粉们对互联网恶搞性质的亚文化又如此趋之若骛,真让我觉得他们的大脑混乱无比

  21. 既然你说自己不是五毛,那就不是吧。不过我觉得你的思维方式和鸡血爱国青年如出一辙,因为太惯了国内太多的阴谋诡计,所以也不相信世界上真有理想这码事。 别的不说,光二战美国是否援助中国,按照你说的“人民或许有可能,政府绝无可能”,就可以看出你对那段历史相当无知。 没兴趣给你上历史普及课,反正世面上D版纪录片也好,VC下载也好,关于美国政府再二战期间究竟有没有原著盟国,都有很清楚的描述。当然了,按照鸡血爱国青年的看法,任何美国人出兵的目的不是为了石油就是为了不可告人的私利(诚如你对谷歌的思维逻辑),那也没什么可多说的。

    不是五毛就等于你说的话就是真理?搞笑了。

    1. 说的没错,美国政府在二战中给了盟国大力支持,博主所说“人民或许有可能,政府绝无可能”是站不住脚的,可以改为“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美国这样做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不是它所标榜的自由人权等等。楼上这位明白这段历史,可惜啊,没有正确的历史观

  22. 观点借鉴,而“不过,就我所知的是,这本书9月1日才在卓越上实际发售,他们应该没有看过”似乎太想当然,作者很可能已经完稿,未发售依然可能读到。

  23. 维基百科上说:美国空军在驼峰航线上共有超过500架飞机坠毁(包括C-46及C-47),468个美国和46个中国机组牺牲,共计超过1,500人。
    民航资料库上说:美国空军在“驼峰航线”上一共损失飞机468架,平均每月达13架;牺牲和失踪飞行员和机组人员共计1579人。
    3000人觉得有点夸张,不过1500人也出乎意料了。

  24. Don’t be evil. 我认为类似座右铭,是在告诫,是个努力的方向。跟Google is not evil完全不是一个意思。正因为做得不够,才要告诫自己。

    另外,Don’t be evil也是不错的营销,你看,一堆死忠,任你怎么说也没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