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判断 vs. 事实判断

      价值判断 vs. 事实判断有21条评论

一 关于价值观输出

前面一篇博文我提到,我不想“输出价值观”,这句话的意思是:我不太喜欢把自己的价值观让别人去遵循——当然,你非得向我问点价值观方面的事,我也不介意说你听听。有朋友在网上问我,老魏你既然自诩不输出价值观,那你成天还扯淡个啥?

我想,有两点需要说明一下:

其一,在有些文章里,我可能会谈到我的一些价值观,但我会很小心也很特别地去用诸如此类的词语来强调:“在我看来”、“我认为”等等。我在行文中,希望任何一个读到的人都注意到,这是我的价值观,我没有任何企图希望大家来遵守。——不过,有时候一些印成铅字的文章,编辑会因为版面问题删去这些似乎对全文无关紧要的词,但在我这个blog里,发布的都是原文。

其二,在大多数文章里,我做的都是事实判断的事,而不是价值判断。要知道,这两者的区别非常大,而很可悲的是,有些人搞不清楚这两者的区别。

二 价值判断和事实判断

一般说来,事实判断的结果是:真或假;而价值判断的结果是:对或错(也可能是好或坏)。事实判断的是事实,所谓事实,那就是对于所有人而言,都是一样的。而价值判断的是价值,所谓价值,极有可能,不同的人评价不一。

举例而言。

如果唐骏说他拿过加州理工学院的博士,方舟子说他没拿过,他们争论的就是个事实判断。结果很明确:假。故而唐骏拒绝承认他说过自己拿过加州理工学院的博士。

现在唐骏说他拿过西太平大学的博士,有足够的证据证明,此话为真。在我的视野范围里,也没人对此有异议。

现在方舟子说,西太平大学的博士学位含金量很低。这句话就比较搞了。因为这句话揉合着两种判断。

这里面涉及到一个方法的问题。方舟子列了很多说法,来证明这个学位含金量很低。具体有什么方法,我记得不是很清楚。如果我们承认这些方法都是正确的,那么的确含金量很低。但如果这些方法有些人不认为是正确的,那么,含金量很低这句话就为假。

故而,我们可以看到,这里先有一个价值判断:用什么样的方法验证,这些方法是对还是错?然后有一个事实判断,经过这些方法验证后的结果为真还为假?

类似的问题还有,唐骏是真成功还是假成功?

同样的,什么样的方法认为是成功?方舟子谈过他的成功观,这就属于价值判断。如果大家接受他的成功观,那么,再来讨论唐骏是成功还是不成功也不迟。如果彼此对于成功的认证方法不同且无法互相认同,那种辩论,纯属鸡同鸭讲。

由事实判断可以推事实判断,比如1+1=2可以推2+2=4。由事实判断也可以推价值判断,但这是“惊险的一跃”。比如一个人借了1次钱不还,你可以说他“曾经借钱不还”(事实判断),但你若要得出结论说此人“人品极差”(价值判断),这是很难说的事。(即便借100次钱不还,都很难说)

有诗云:周公恐惧流言后,王莽谦恭未篡时。向使当初身便死,一生真伪复谁知。

三 普世价值

价值的判断,要非常小心。因为大部分的价值观,是不普世的。

普世价值观很少,可以点击这里去了解一下。顺便说一句,即使是普世价值,司马南也专门写过一系列的文章去批判。这是价值判断的再判断,也是一种价值观。

但很多价值观,别说普世,就连我隔壁的邻居都和我看法不一。比如说,上面提到的“成功”二字。不同的人绝对有不同的解读。

比进行价值判断更需要小心的事就是:价值观输出。也就是希望他人把自己认为的价值观也认为是对的。比如方舟子有一次在微博上对宗教的看法,我就认为他在做价值判断的事,并且在输出价值观。

为什么要小心这件事呢?因为人类有很多灾祸,都是一小撮人利用他们握有的权力,希望——嗯,是强迫——所有人都遵从他们的价值观。

回到上文举的借钱的例子。这个家伙借了100次钱不还,你认定此人人品极差,这是可以的。你可以从此不再借钱给他乃至和他断绝来往,都成立。但你要让你身边的朋友也这么做,就大错特错了。你应该做的事仅仅是——在我看来,呵呵——告诉他们,此人借钱100次不还。

四 真

其实这个字很不好,很容易产生误解。英文里也一样:true。

真这个词两边都靠得上,你可以用于事实正确,也可以用于价值正确。有时候,真是真假的代名词,有时候,真是好坏的好。于是乎,我们会看到两个人为个“真”争了个头破血流,但殊不知,张三是在说真假,李四是在说好坏。牛头不对马嘴,徒费口舌而已。

在我看来,所谓真理越辩越明的这个真,指的是事实,而不是价值。价值这个玩意儿,越辩越一笔糊涂账。辩到最后,只能说对方是异教徒,如果手里有点武器,那就可以开打了。

宗教其实是一种价值观(或者一组价值观),所以有人说,宗教是不能讲道理的。这话的意思其实宗教是不能进行事实判断的。故而,智者治国,立下两条规矩:宗教自由(任何人都有权信奉自己的价值观),政教分离(但这种价值观不能成为所有国民的价值观)。

五 媒体的责任

所谓媒体要报道真相,这句话十分之夸大其词。能报道出事实就不错了,还真相呐。

但的确有很多媒体工作者在做这个事。我有一个很好的朋友说过,立场即真相。这话说得透彻。的确,真相这两个字,和价值判断的距离,更近一些。

今天我们的媒体上,事实判断极少,价值判断却多得一塌糊涂。连狗日的都出来了,实在是,唉,无话可说。

其实,我主张的是,在事实判断上我们要严苛,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但在价值判断上我们要宽容,不要轻易给一个人下定论,按照我们中国人的习惯,那是死了以后的事——盖棺定论。

并不是每个犯了罪的人都要被枪毙,法律还给他们一个悔改的机会,更何况那些不涉及刑事的事呢?

21 thoughts on “价值判断 vs. 事实判断

  1. 欧阳君

    此俩种判断对当今大多数国人而言,尚较为困难。其原因怕是三言两语难以尽表。兄弟我是说不清楚的。不过到是曾有心一论的。呵呵

    Reply
  2. 匿名

    楼主谈谈方舟子,郎咸平呗,来个事实判断(不好意思,此评论与此篇文章无关,只是感觉博主这么博学,想通过您了解下这些有争议的人)

    Reply
  3. Pingback: 墙上的另一个我 » Blog Archive » 可怜的那点责任

  4. 匿名

    个人认为“输出价值观”与“强迫他人遵从自己的价值观”还是有区别的。
    任何人都应该有权利宣扬自己的价值观,但是他无权强迫别人遵从自己的价值观。
    生活在社会中的人总希望获得更多他人的认同,所以,即使是在“输出价值观”也是正常的事情。
    怕的是“利用自己的权力强迫他人接受自己的价值观”。

    博主此文,其实也是在宣扬(输出)自己的价值观,何尝不可呢?

    Reply
      1. 匿名

        但是您这个“自我的定义”必须符合“大众的认知”啊。要是所有人都认为“输出”不具强迫性,而就你一个人认为“输出是强迫性的”,那么在讨论的时候你就不能随意使用自己的定义,因为你这个文字是要给他人看的,不符合“他人的认知标准”,他人怎么能看懂?

        Reply
        1. 魏武挥 Post author

          不给定义别人看不懂是作者的不是。给了定义,而且还反复说,还要说看不懂,那怎么办呢?呵呵

          Reply
          1. 匿名

            试举一例:
            我对于“五毛”的定义是:一个正值的人。
            我对于“流氓”的定义是:一个说真话的人。
            我对于“强奸犯”的定义是:一个好人。

            我给出了上述三词的定义,然后说您是:五毛,流氓加强奸犯。

            您觉得能接受吗?
            (只是举例,不要动怒哈。)

          2. 魏武挥 Post author

            这涉及到一个定义的被公众认可程度。你举的三个名词,已经形成共识,你的这样定义很难让人接受。但“价值观输出”究竟是仅仅表现一种价值观还是要表现+说服他人接受,并没有共识。你可以以“价值观输出”为关键词,在百度里搜索一下,你就会发现,这个词的定义并没有共识。既然没有共识,我自然就可以按照我的理解来使用——当然,小心地标注是必须的。

  5. Pingback: 价值判断 vs. 事实判断 | 中国数字时代

  6. Pingback: 价值判断 vs. 事实判断 | 我爱人字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