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和尊严

      生命和尊严有50条评论

由于某种原因,我今天去了某医院的重危病房。这种病房,家属亲友是不能进入的,只能通过一个玻璃墙从外面观看。一个很大的无菌病房里,有七八个重危病人,其中有一位应该是处于半昏迷状态的急需抽血化验,医生和护士们大概从ta的手上实在找不到血管,于是便脱下了病人的裤子,从大腿上取血。这一幕,就发生在十数位不同病人的围观亲友们的众目睽睽之下,让我发了条大生感慨的微博:今天的医院里,病人真得毫无尊严可言。

我过去的一位上司,也是我相当尊敬的人,回复我说,身体最重要。身体跨了,自然尊严就没了。我并不同意这句话。因为是人总有那么一天。如果按照他的逻辑,迟早也总有一天会碰到没有尊严的状况。于是,我后来又唠叨了一句微博,我打算立一个遗嘱,如果我不幸老年痴呆或植物人,请务必了结我的生命。因为在生命和尊严之间,我选择后者。

微博上有人回复我这句话:还是年轻。

我自然知道,人活得越久其实越怕死。据说,老年人自杀的概率远远小于青年人的。但我这句话,和怕死不怕死没有关系。这里有一个很重要的哲学问题,那就是如何看待生命。

生命其实本来没有什么意义。对于一个动物来说,如果非要说它的生命有何意义的话,那就是繁殖。故而,在很多远古动物留下来的化石中,科学家们会发现一些其实不利于个体生存(或是逃避肉食动物或者捕食弱小)的器官。一开始人们大惑不解,后来终于明白,这些器官的存在是为了吸引异性,也就是说,为了繁殖。对于一个物种而言,种群繁衍要高于个体生存。

人大概是唯一一种可以没有繁殖目的但仍然要做爱的动物了。整体而言,人类的繁殖不仅不需要加强,还在拼命用各种手段来限制。在这种情况下,生命的意义又何在呢?

生命的意义,就在于给自己找一个意义。

有的人生命的意义在于“治国平天下”,我没有这种宏伟的追求。我基本上属于“三十亩地一头牛”的生活方式。我个人很信奉杨朱哲学,对于什么拯救世人没有任何兴趣。而且,顺便罗嗦一句题外话,我以为,很多要拯救世人的想法都会带来一场不折不扣的灾难。

生命本来就是一个载体,这个载体可以承载不同的人不同的意义。有的人朝闻道,夕死可矣。有的人则认为蝼蚁尚且偷生。这是每个人的权利和自由,没有任何一个人或者组织可以规定他人生命的意义。于我而言,生命这个载体承载着的,就是我个人的尊严。

在我的视角里,老年痴呆或者植物人,那就是只剩下了一个无法承载任何东西的载体。ta已经没有选择做某事的自由,也没有选择不做某事的自由——以至于ta连终结自己的生命的自由都丧失了。人活到这个份上,至少对我而言,已经没有任何意义——我的意思是说,为本无意义的生命寻找一个意义已经不可能。

说到底,这是一个人生观的问题:在你的生命中,你认为什么最重要呢?

50 thoughts on “生命和尊严

  1. sindy

    我觉得也许对于这些没有意义的生命,对某些人来说还是很有必要的,比如他的亲人,他的爱人。虽然说,活着是一种磨难,甚至毫无意义,但还是没有谁愿意放弃,因为只要活着就好了。也许你没有失去过你生命中最爱的人,因此没有体会过不愿意放弃的感觉。就算那是一个没有意义的生命。

    Reply
    1. 魏武挥 Post author

      生命是个体的,故而生命的意义也是个体的。每个人都有权决定自己的所谓意义——哪怕认为过一个没有意义的生命就是意义了。我只是在说我愿意在某种时刻放弃自己的生命,并不想将这个观点推己及人

      Reply
    2. 魏武挥 Post author

      我这里还想特别提及一下我的另外一条微博,全文copy在此:

      说到生命的意义 我赫然想起施瓦辛格曾经演过的一个关于克隆人的片子 一位科学家为了让他生患绝症的妻子不死于绝症 在无法治愈的情况下只能不断地克隆他的妻子 但到了最后 他终于明白 他这不是在满足他妻子求生的欲望 而是在强加意义于他人 人世间的自私 莫过于此

      Reply
      1. sindy

        这个片子我也看过,克隆人跟现在说的是两回事。我认为克隆人原本就已经不是原来的了,是另一个生命体~~我觉得你在中国,你可以选择自杀~~医生也没有权利给绝症患者死亡的权利啊~~

        Reply
        1. 魏武挥 Post author

          不是选择自杀,是不治疗。但这个事其实很复杂,我需要去咨询律师。

          至于克隆人,我有时候会想到这样一个场景:本体奄奄一息,克隆新体诞生,对于科学家而言,他需要去终结本体,这个时候他的心理是什么样的?

          Reply
  2. 偶然想到的,希望魏老师不会介意:)生命本无意义,因此,我们需要为其附上这样那样的意义,非此即彼……

    Reply
    1. 魏武挥 Post author

      生命本无意义,唯一的意义就是自己给自己加一个意义。我就是这个意思。为什么会介意你的说法呢

      Reply
  3. 青闪

    生命需要尊严,但魏老师大可不必说“今天的医院里,病人真的毫无尊严可言”。
    医生在病人手上找不到血管,那怎么办?不得不从腿上抽血,若您觉得这点处置权医生都没有,都得事先征求病人同意,那大多数病人也就不必治了。
    魏老师的耿耿于怀在于在十数名各病人家属的面前,病人被脱下了裤子。但您有没想过,透明病房的意义就在于让家属明确的看到他们的亲人正在被积极救治,他们不必盲目的揪心等待,而是可以看到亲人的一切举动。在那十数名名病人家属当中,就有这名病人的家人,他们有看到自己亲人的权利。当然,若能将大间无菌室分隔成多个单间无菌室,分别设互不干扰的透明墙是更好,只是受到资源限制而已。这件事真的谈不上医院漠视病人尊严。

    Reply
    1. 魏武挥 Post author

      我充分理解医生从大腿上取血,我也充分理解急救的必要,更理解一个大病房不能分割成若干小病房的原因。但我以为,总可以在病床旁边支一个幕布之类的东西,需要的时候把它拉起来。我看一些港产电视剧,都有类似的场景。这的确增加了一些成本,医生护士也需要多一步动作,但我想,这些相对来说微不足道的付出带来的是无法衡量的人类的尊严。这是一种对生命的态度。

      Reply
  4. 网事只能回味

    端午节刚过,超过千年的故事了,全世界都还记得屈原,但是当初的昏君或昏君们从没听人提起过,所以屈原是活了62年的生命加上两千多年的尊严,至于那些皇帝的生命嘛…,估计也就是爽了几十年吧。

    Reply
    1. 魏武挥 Post author

      身后名这种事,我自己倒不是很在意,因为死了嘛就不知道了。尊严是需要附着在能感知的生命上的,所以我会在生命无感知的时候选择放弃生命

      Reply
    1. 魏武挥 Post author

      呵呵,是,据说医生看淡生死,所以没什么人情味。而我这个人也比较淡漠这个,故而也有朋友说我没有人情味

      Reply
          1. Jingle

            是态度没错。但因主观或客观原因不能时时刻刻保持这种态度的时候,有时造成不希望的结果。。。特别是想死就死这件事情上

          2. Jingle

            略知梁启超“知有爱他的利己”,深以为然。但不曾读过杨朱,还请魏老师推荐。
            就拔一毛以利天下,貌似本来就是个伪命题,以此为例,会不会生误解?

          3. 魏武挥 Post author

            拔一毛以利天下我不为,这一直以来被认为是“自私自利”的说法。但其实完全不是。杨朱认为,这个世界大家把自己管管好了就行了,千万不要以为别人如何如何就去做什么事。因为,别人未必需要你这根毛。为了人民,为了群众,为了苍生,其实到最后做出来的事都是灾难

  5. 小欧

    生命的意义就是为尊严而活着!

    那如果连尊严都没了,要一个单纯的生命还有什么意义呢?

    但是,随便一个人把你的裤子脱下这叫不叫有失尊严,我不知道!

    Reply
  6. 陈铁力

    想了一下,真没什么思路,隐约中,好像是体验,但是避免不了不好的体验,所以也不对,所以还是先不考虑这个问题了。

    Reply
  7. 金色葡萄

    推荐去医院急诊室坐一个晚上。
    能够动员学生去更好。一次别去太多人。
    一整个晚上,从5pm到8am。
    只是坐着观察,不对任何人或事作出任何举动。
    随时记录下自己的心理活动。发微博记录也可以。加个tag最后整合在一起。不要几个学生轮班去,一定要一个人从天黑到天亮完整的观察下来。

    要找一个比较大的综合医院急诊。白天病人就很多的那种。晚上病人比较多,坐几个闲人在那里也不会引人注意。有人问起,就说是留观病人的家属。

    Reply
  8. Pingback: 语不惊人死不休(18) - 左岸读书_blog

  9. 朵未

    生命的意义,就在于自己找一个意义。很赞同这句话。不管活的是否累,我都会向着自己所谓的积极好好的活着。因为只有这样,你才更有尊严,在一些人里,卑微、卑贱的人是没有尊严的。现在的社会在人性方面感觉越来越可悲了。

    Reply
  10. barbapapa

    去年高锟在那样一种状态下被授予了诺奖,可是他已经除了他太太之外什么都不认识了。这是种多么惨淡的情况?他还要那个奖干吗?

    2000年我13岁,连续的三次手术让我见到太多太多。301那医院挺神秘的,从病房到手术楼是走地下,特别绕。途径太平房,每次都是看见一个身穿深蓝大褂的老太太在门口坐着。第一次路过时害怕,之后两次就感觉成习惯了。
    可能是我运气不好,每次手术麻药都不够,四个小时的手术我到一半就疼醒了(除了麻药还加一针杜冷丁),我甚至能感觉到手术刀在折腾。因为是眼睛,不能补麻药。疼得实在受不了了,我就叫唤。主刀大夫(据说全国四把刀之一)凶我“别叫了,再叫我就不给你做了”。我知道他不可能不做,但是我还是忍着疼说“我忍着,不叫”。当时我甚至疼得连哭的力气也没了。之后我听见他和助手说“暴力是解决问题最直接的方法”。您说,那时候我还有尊严吗?

    Reply
    1. 魏武挥 Post author

      所以我说,生命是个体的,生命的意义也是个体的。

      说到高锟,我倒是认为是对他的成就的肯定。而成就二字,是不朽的

      Reply
  11. 小鑫

    生命确实是个载体,承载着每个不同意义的人生!尊严在生命临危状态也是因人、因时、因境而异的~~~~现在这样的“太平盛世”尊严给予人生意义的个体实在太少了~~~

    Reply
  12. Pingback: 语不惊人死不休(18) « Yet another wordpress blo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