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 精英主义

      精英 精英主义有74条评论

前几天关于韩寒的一次小小网络讨论,让我有了写这样一篇东西的念头。但陷在文山稿海中,一时没有厘清头绪。但写作的念头越来越强,因此即使当下仍未全部厘清,也要写出来,不然真是“不吐不快”了。

关于精英这两个字,和一个多年好友在msn很是唇枪舌剑过一阵子。我的主张是,一个受过多年教育,至少现下不用考虑明天睡哪里下一顿吃什么的人,就是精英。衣食无忧且能读能写,在这个国度,还非要说自己是草根,一则对不起多年养育你的父母,二则对不起多年自己的奋斗,三则嘛,就是虚伪得矫情,谦卑得骄傲。

就我个人而言,受了近二十年的教育,如今有房有车(还不贷款),有妻有子,执教于在国内还算一流的大学,如果我还不是精英,那精英二字,实在太过苛刻了。

如果要以整个社会为总体,精英是一种客观存在的且相对的社会属性,某种意义上讲,也是一种社会阶层的表述。同样的,韩寒就是精英,这次参与讨论他的,从麦田到许知远,从和菜头到连岳,个个都是这个社会的精英。

精英的反义词可能是草根,也有可能是大众,但绝对不是江湖。精英对草根(或大众),江湖对庙堂,是两组没什么关系的词。令狐冲一手独孤九剑,打遍天下,自然是武林中的精英份子,但同样,他也是江湖中人。

江湖有精英,也有草根;庙堂亦然。

很多非要拿个草根的帽子戴自己头上的,要么就是太过谦虚,要么就是搞不明白,其实江湖和精英与否,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不过,精英和草根,还是一个相对的词汇。我前面说,以中国当下社会为总体,精英是什么什么。但如果总体缩小,比如说,在一堆博士生中,硕士就不再是精英了。

但我想,我们既然讨论的都是社会问题,自然要把整个中国民众都算在内作为总体才是。

精英这个标签,就我个人而言,是一个褒义标签,至少它证明了我过去的经历还是值得骄傲一下的。所谓“忘记历史就是背叛”,怎么叫不忘记历史呢?那就是该自豪的要自豪,该吸取教训的要吸取教训,不卑不亢。当然,你非得说“草根”才代表一种自豪感,我也不会强烈反对。每个人对词汇理解不一,无需多加争论。

但精英和精英主义,却不太相同。按照我和那位好友争论时所持的观点便是,精英大可不必持有精英主义,而且,要时时刻刻小心自己有精英主义。

我读书的时候,有一阵子对“法兰克福学派”非常有兴趣,读了一些这个学派的书,故而我承认我受法兰克福学派影响很深,并有些迷信哈贝马斯的理论。

法兰克福学派到了今天,已经不复往昔的辉煌。这是一个总体上来说对大众文化持批判态度的学派,比如阿多诺就认为爵士乐算个什么音乐。法兰克福的诸位先贤们,很多出身富裕,受过良好教育,但以搞运动发家的希特勒上台后,这个学派的很多学者都受到迫害(颇有些人出身犹太家庭)。个人经历使得他们对于大众运动非常警惕,也非常厌恶。

法兰克福学派的贡献是对商业文化和工业化生产的文化的批判,这一点至今仍然弥足珍贵。但法兰克福学派对大众文化的敌视态度的立场,是不值得跟随的。用一句我国语境的话来说:他们敌视劳动人民。

法兰克福学派是非常标准的精英主义。

大众这个词,在中文语境中,是一个中性词,甚至我觉得还略略偏向褒义,但mass这个词,则是偏向贬义的词:一群面容模糊一盘散沙式群体的词。

没错,mass是有点乌合之众的味道,勒庞写过这本书,而且这本书在国内,有很多人看过。

这本书的语言非常让人沉醉,作者驾驭辞藻的功力极深,我第一次读的时候也深深叹服,有些话我至今记得。但我要说的是,警惕这本书,因为这本书其实整体是错的。在严谨的学术界里,也从来不把这本书当成正儿八经的大众心理学学术书籍来看待。

mass这个词和另外一个词propaganda几乎是同时进入学术语境的。希特勒上台后,整个自由世界非常恐慌,也非常想知道他是如何上台的。结果他们发现,希特勒的宣传工作做得铺天盖地。于是,他们推断,mass是一个没有脑子的散沙式的群体,一小撮怀有险恶用心并懂得策略的人利用propaganda就可以操控整个群体。传播学中的“魔弹论”假设就是这么来的:传媒就像有魔力的子弹,对于整个社会群体,一打一个中。

今天,我们已经完全抛弃了这个假设,但我们对大众是一群没有脑子的人,却有着根深蒂固的错误假设。而勒庞那本《乌合之众》最大的错误就是,他根本没有意识到这样一个问题:任何一种群众运动,都是有极其深刻的社会背景的。而运动领导人,与其说是领导了这场运动,不如说是顺势而为,推动了这场运动罢了。

持有精英主义立场的精英们,最容易犯的毛病就是把大众看成是芸芸众生。芸芸众生这个词好啊,一说到这个词,说的人立刻就会有一种站在天上俯视一片草地一样的感觉。

持有精英主义立场的精英们,还容易犯的毛病和“第三人效应”有关,这是一个传播学名词。很多人会认为,除ta以外的人,都会受到某事某事影响,独独ta不会,ta是清醒的。

精英们都有那么点骨子里的担当精神,总有点“学成文武艺 货卖帝王家”的抱负(今天帝王自然是没有了,但为社会效劳还是有的)。既然别人都醉了,自己是清醒的,那就有义务出来喊它一嗓子。我倒不是说ta自己是醉的——我承认精英们都比较容易清醒——但殊不知,别人未必就是醉了。

百年来的屈辱 生来敏感的知识分子的感受特别深 故而反思也特别多 特别容易掉进“舍我其谁”的一种担当精神

许倬云先生此语,可谓入木三分。

时代无论如何变化,精英总是有的,因为这是社会总体中的一个相对的阶层——可以这么说,有人的地方必有三六九等,精英草根。但时代的变化,使得权威越来越没有了。精英一旦持有精英主义,就很容易哪怕是不自觉地想去做个权威。却不料,电视出现的媒介时代已经消解了权威,更何况互联网时代乎?

故而,萧秋水有次夸我“悲天悯人”,我是万万不敢当的。我这人不太懂得谦虚,这不是一句谦虚的话。而是实情:我压根就不想悲什么天悯什么人。说得文绉绉一点,是“何预我邪”?说得糙一点,就是“关我屁事”?

于是,我那位多年好友说,你写出来的东西云山雾罩的,我看不懂啊。

我笑答:我本来就不是为你(或者任何一个读者)写的,你懂不懂,何预我邪?

74 thoughts on “精英 精英主义

    1. 魏武挥 Post author

      活到韩寒这个份上,再说自己不是精英就有点矫情了。不过,韩寒的确没什么精英主义立场,他写的东西,其实读者都知道。他利用的是他的写作技巧和勇气。赞美他赞美到这个份上就够了,不必再拔高了

      Reply
    1. 魏武挥 Post author

      嗯,应该读一下,还有一本也推荐一下:狂热份子,一个头上有常青藤大学学者头衔但情愿去码头做搬运工的人写的

      Reply
  1. 陈铁力

    精英是个相对概念,呵呵,不较真地说,普通意义上的精英肯定有心理优势,但不一定有精英主义立场。

    韩寒很聪明,有自己的见解,了解市场,懂得分寸,成为了大众意见或者情绪的代言人,我觉得他是成功的。当然跟评的人大多看到他的前两点,忽略后两点。勇气是有度的,懂得分寸很重要,就好象我喜欢蹦极,但前提是我知道这项运动的安全系数是很高的。与之相对的是冒险蛮干地“讪君卖直”。我偶尔也会看他的博客。我越来越平和(不单对韩寒的文字),读完魏老师这篇文章我觉得更平和了,其实和这篇文章没有必然联系,但反应就是这样。

    Reply
    1. 魏武挥 Post author

      虽然你强调说没有必然联系,但是,我不得不说,可谓知音,读出我的文外之意矣!

      对于韩寒,我曾经写过一篇博文,有位评论者说:时势造英雄。说者可能无意,但我这个听者有心。我意识到,韩寒的确是在顺势而为。我回复前面一位评论者说,韩寒没有精英主义立场,就是指这个。他顺着群众情绪自然就做了情绪的代言人。我以为,韩寒的文字当下读来十分快意,但无法传世——此话无褒贬之意,只是客观陈述,他和他的粉丝们也不以为需要传世。

      Reply
  2. Pingback: Tweets that mention 精英 精英主义 | It Talks--上海人魏武挥的博客 -- Topsy.com

  3. 豆腐干

    食洋不化,您说的那是国外精英,执教于一流大学有房有车有见识,中国老农有见识有房的也很多,还不贷款
    中国传统精英是企业家、政府高官、高级公务员

    Reply
    1. 魏武挥 Post author

      精英嘛,优秀的人才,所谓优秀所谓人才,自然有些客观的东西可以证明。比如出人头地啦,比如赚得比社会平均水平高啦。我腻味很多人假模假式的谦虚,开着四个轮子,对着挤公车的说:俺是草根

      Reply
  4. 愤怒的茄子

    每个人对精英的标准不同。跟人所处的环境应该是有关。如老魏说,一个硕士生和一群博士生混在一起,那硕士肯定不能算是精英。硕士自己应该也不会觉得自己是精英。但是如果他和一群本科生专科生混在一起。那结果肯定不一样了。
    整天和一群社会精英接触,就觉得自己很草根。但是回趟老家,跟那些真正的草根发小呆几天,就觉得自己就是社会精英。

    Reply
  5. 匿名

    恐怕先生才是真正处于象牙塔里做文章 如果真的走到占人口比例的基层乡镇去看看 恐怕就不会觉得说乌合之众这个词绝对准备

    Reply
    1. 魏武挥 Post author

      我不能同意大众是一群没有脑子的猪,都是人,都有思考,哪怕是穷乡僻壤,他们也有他们的思考

      Reply
      1. 我想起了,最近看到的一篇文章中关于红衫军起源的描写。尤其是一开始,发源于上世纪70年代在泰国发生的,类似知识分子下乡的运动,播下了民主的种子……

        Reply
        1. 魏武挥 Post author

          其实民主是极其朴素的理论,没有那么多弯弯绕。当民主成为一种政治手段时,就产生许多弯弯绕了,因为政治是最需要弯弯绕的。不识字也可以理解民主的

          Reply
  6. 匿名

    我想麦田论的韩寒与和菜头的《历史的前列腺》应该是和魏老师的这篇文章是多少有点关联的。 其实所谓的精英和精英主义之于现在中国都显得很苍白, 真正的话语权都不在手, 也无法左右一刻的历史。无贷买车连汶川震后两年的村官也做得到。 在15年前那个余秋雨笔下的魏晋时代才真的是精英们的沃土。

    Reply
    1. 魏武挥 Post author

      魏晋时代…魏晋时代是兵爷的乐土,没看过余秋雨笔下的魏晋时代,但如果把那个时代写得太过风花雪月,那是完完全全地曲解

      Reply
      1. 无良夜

        魏晋是一个非汤武薄周孔的时代; 思想解放且人皆能言,能者皆有所为的时代。 没有这样的魏晋就没有真正中华文化大发展的隋唐。 所谓兵爷乐土, 我只能认为这种评价非常的浅薄。

        我觉得能对博主的文章有所思并有所言是对博主的尊重, 可您的回复三思过了吗?

        Reply
        1. 魏武挥 Post author

          我看过《绝版魏晋》这本书,写过书评:http://weiwuhui.com/1221.html,我在不同的博文里也表示过类似这样的话:在兵荒马乱的时代,反而是思想高峰的时代,比如春秋战国,比如魏晋,但凡事要看两面,魏晋时代绝不是今天我们后人那样描绘得美好。说到人皆能言,这句话就很难成立。竹林八贤,或狂放假遁,或直言被杀,或屈膝投降,怎么能说人皆能言呢?一部三国,我们看到的是英雄们气吞如虎,但有何时想过官渡、赤壁、夷陵三大以少胜多的战役死了多少普通民众?难道我们真得认同董卓那句话:我为天下计,岂惜小民哉?!

          回到我自己,给自己个选择,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不愿意回魏晋时代做个什么所谓的名士?我的回答是:不。普通老百姓的人身安全都没有保障的时代,是个好时代么?

          Reply
          1. 无良夜

            魏晋的问题没必要争辩下去了, 大家选择的历史参照物不同, 看问题的角度不同, 对精英的标准不同;

            就讲讲精英的标准, 所谓比大众赚得多就是精英是不敢苟同的, 照这个逻辑推理下去, 比一般精英赚得多的就是精英的精英, 比精英的精英赚得多的就是精英中的精英中的精英; 那么这个金子塔的顶端是些什么样的人呢? 只剩圈地挖煤,圈钱上市的窃国之徒了。

            所谓配的上精英的应该是, 有思想,能言论,求责任, 敢担当,哪怕是家徒四壁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卑鄙之士。

          2. 魏武挥 Post author

            我没有说赚钱的就是精英,因为我反复提到“受过多年教育”,而且也非常赞同独立思考这个维度,精英应该有独立思考的习惯,多谢你的指出,应该加进去。担当这个问题各人看法不同,我不太认同那种“普渡众生”“舍我其谁”的想法,我也不能认同“教育大众”“引领大众”的看法,因为说到底,我认为这个时代,权威是没有的

  7. nichtich

    很难相信自认精英的人会没有精英意识。

    精英这个词本身就代表着一种单一维度的评价:说一个人是学术精英,那这个人就是学术比大多数人强;商界精英就是经商很有一手;每个领域都可以按照领域的标准划出几个精英来。但社会精英是什么东西?难道有一个以全部的人为对象的划分优劣的绝对标准么?

    有些“名人”不认为自己是精英,确有矫情之嫌。但我更愿相信的是这些人并不认可世界上真的有那么一个标准来划分人之优劣。“我只是恰巧在这么一个位置上能让我的声音被大家听到,但这并不意味着我比大家都强,因为在这样一个包含全部 人 的群体中,优劣是无从定义的。”这是我所想象的他们不认可精英这个标签的理由。

    Reply
    1. 魏武挥 Post author

      我不太喜欢将自己的价值观输出后让别人遵从自己的做法。其实我那个朋友问我的问题的本质在于这个:我写是因为我想说话,而不是希望别人遵从。故而,我是不在意别人看得懂看不懂的。所以,我相当承认我有骨子里的精英意识,但我绝没有要去教育大众的立场。还是蔡元培说得好,多歧为贵,不取苟同。

      Reply
    2. 为什么一定不需要有精英意识?呵呵,关于 精英 是单一维度的问题,稍微深究一下就可以了,呵呵,如果这个定义适逐于一切,那么为什么不能符合社会精英这个定义范畴?如果不能,那就很容易就可以推出,要么:1,这个定义本身有问题,2,此社会精英非彼精英。但引号的精英。……我就冒死多言一句,作者可以将严谨的学术著作研读几本,而后,在下结论,这个世界,本身就是丰富,而多彩。美式非黑即白,有深层次的政治(姑且让我借用这个其实我自己都把握不好的词:政治)原因。难道美国鹰派、鸽派不知道这个世界不是非黑即白?而为什么还要如此?

      Reply
      1. 魏武挥 Post author

        政治照我的理解包含两个东西:连续性光谱和正态分布。所谓连续性光谱,就是指所有人的倾向并非非黑即白,所谓正态分布,就是通过各种鼓动,可以把人们分为几个有限的派别——这是现代社会的典型特征。

        但我有一种观点是,后现代社会的连续性光谱越来越强,正态分布越来越弱。我大胆预言一句,任何一个党派获得50%以上选票的可能性越来越小了。

        Reply
        1. 魏老师,呵呵,其实这个评论,一开始是写给nichtich的。我就继续顺着这个思路延伸一些。不久前,一直以为在美国鹰派鸽派眼中,只有非黑即白。但现在我的想法有了一些变化,他们真的不知道吗?我想起了前段时间在论坛中看到的陈雪频老师关于卡廷惨案起因找到的一些前因后果。当历史交织在一起时,什么是对,而什么又是错?慢慢理解了相逢一笑泯恩仇……当对和错都已交织在一起无法分开时,什么又是“真理”?黑白说,有些类似……政治需要。

          Reply
          1. 魏武挥 Post author

            嗯,我知道这个评论是不是写给我的,我只是打酱油正好路过,就应和一下,哈哈

    3. 匿名

      韩寒文章,听起来很爽,但是,没用,一句话。文章很好,没有现实意义,发完牢骚后呢?看着日货不爽,真正的爱国,奋而收购sony、东芝、丰田、让通用总裁来北京道歉。否则,都是扯淡。骂的很爽,爽过呢?很无奈,某天,为日货说了两句好话,就被群主提了,呵呵,我不知道是我的悲哀,还是别的什么,10万个人抵制日货不如几个中国人联合收购sony。

      Reply
    4. 匿名

      有时间看很爽的草根文章,不如读读黑格尔《小逻辑》,在顺着魏老师提供的链接顺图索书。少看几本小说。让盘踞在当当网畅销榜的小说掉几个百分点……

      Reply
      1. 魏武挥 Post author

        呵呵,都看看吧,杂食有利于身心健康,不过根据每个人的具体情况,可以有个主食的说

        Reply
    1. 魏武挥 Post author

      我文中说了,江湖有江湖的精英,庙堂有庙堂的精英,精英不见得就是握有行政权力或商业权力的人

      Reply
  8. 匿名

    顺应形式,也要有个号召者是吧,民众的迷茫要找出路,从哪里来呢?大多数人不愿意自己去想,只愿意找,所以就找到了精英的言论,这两者是相辅相成的。
    所以我认为精英的担当其实正是一种优秀,说不定也是唯一的优秀。总要有人担当的,而且是负责任的担当,对自己的言论和思想都付责任。启蒙是一种担当,顺应形势也是一种担当。

    Reply
    1. 魏武挥 Post author

      我更倾向于杨朱哲学。呵呵,如果非要有号召者,反正我无论是从能力还是从意愿上,都是万万不敢当的

      Reply
  9. 匿名

    很多非要拿个草根的帽子戴自己头上的,要么就是太过谦虚,要么就是搞不明白,

    您太客气了,没人会没有原因地冒充他人。

    Reply
  10. 匿名

    以最近的形式来看,凡是任何对韩寒带有攻击性质的文章,我们都可以自信的理解为五毛,只是有些五毛有那么一点水平而已….

    Reply
  11. 锅贴

    有房没车,无房贷,也许即将买车,不为吃饭愁容,想读就读,想写就写,当不是想旅游就能去旅游,哈哈!我这算是精英么?

    个人以为,在中国这个现状下,彻底解决了吃、住、行等问题,同时有独立观点、积极上进者、心灵状态自由者或许都可以算是一种精英阶层——不管这个人是不是名人。

    Reply
      1. 魏武挥 Post author

        我同意独立观点,但我始终不认为大众是需要被开启民智的,我更倾向于认为思想启蒙运动是有必要的。思想启蒙运动是一个自由交锋思想,让每个人都参与都提高,而不是什么开启。今天的思想启蒙,和百年前的不同。毕竟,媒体不一样了,教育不一样了。有句话虽然说得绝对,但不无道理:这世上,不缺聪明人

        Reply
          1. 魏武挥 Post author

            在互联网时代,我的确认为思想启蒙和开启民智不太一样。咳,我现在的倾向越来越靠拢无政府主义立场咯

  12. 匿名

    我的主张是,一个受过多年教育,至少现下不用考虑明天睡哪里下一顿吃什么的人,就是精英。衣食无忧且能读能写,在这个国度,还非要说自己是草根,一则对不起多年养育你的父母,二则对不起多年自己的奋斗,三则嘛,就是虚伪得矫情,谦卑得骄傲。
    就我个人而言,受了近二十年的教育,如今有房有车(还不贷款),有妻有子,执教于在国内还算一流的大学,如果我还不是精英,那精英二字,实在太过苛刻了。
    ————————————–
    这个叫中产阶级。

    Reply
    1. 魏武挥 Post author

      中国没有中产阶级,因为没有统一的阶级意识,只有中间阶层。而中间阶层,已经几乎等同于社会精英

      Reply
  13. 笑笑

    个人以为这个还得从词源语义上说起,“精英”之谓是侧重于人数上的“精”呢,还是侧重于质量上的“英”?或者是要二者兼备?

    不过阁下对精英心理的“第三人效应”的解读,让我受教了。

    但是对于反感大众流行音乐的“法兰克福学派是非常标准的精英主义”,我不大认同。精英主义更多的是政治学上的指称,它体现在对政治制度的构建上。因而对于民主的态度是关键。

    Reply
    1. 魏武挥 Post author

      法兰克福学派总体上认为大众是被蒙蔽的,故而需要大声疾呼来唤醒他们。而被蒙蔽的隐含前提就是大众是没脑子的,容易被蒙蔽。这个我的确不太认同。经常有人举纳粹德国的例子来说大众的浑浑噩噩,但时代完全不同了。今天是信息时代,那个时候是工业时代,大众不是那么容易被蒙蔽的

      Repl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