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哥 著姐 社会性别

      春哥 著姐 社会性别有38条评论

最近新窜升的网络红人非“著姐”莫属,这位真实姓名为“刘著”的快男成都赛区的选手,以“烟熏妆、蓝色丝袜和高跟鞋”的所谓伪娘形象示人,更令人惊讶的是,与前一阵子Lady Gaga所不同的是,他的声音都显然具有女性的特征:只听声音,认为是个女孩子在唱歌也完全可能。这引起了网络上一股追星的小小热潮,有些网友甚至开玩笑说要从春哥的阵营中改投到著姐这里。有理由相信,这位著姐如果进入什么八强十强的话,会成为更为知名的偶像级人物。

从唱歌比赛进入公众视线而变红的人不少,但春哥(李宇春)算是一枝独秀长期走红的为数不多的人物之一。中间后来又冒出个曾哥(曾轶可),但一来粉丝数和春哥不可同日而语,二来和春哥其实没什么共性。而今天这位著姐,倒是和春哥有异曲同工之妙:社会性别反叛生理性别。

人其实是有生理性别和社会性别之分的。生理性别没什么好讲,就是男或女的生理构造决定的,但社会性别相对来说复杂一点。社会性别其实是一种标签,基本上由人的社会化过程以及媒体影响所打造。长期以来,我们从父母那里,从课堂那里,从媒体那里,学习并随之坚持认为,“感性、温柔、母性、依赖”等等标签就是“女性”的代名词,甚至还蔓延到衣着打扮上。在过去的历史中,一度男性身着裙子,留着长发(这都似乎应该是女性的打扮),会被定义为“耍流氓”。春哥的哥字,就是代表着一种男性,而这种男性,和她的生理构造无关,而是社会性别下的种种标签。著姐其实也差不多(除了他那个声线上的确很象女性的这个部分)。

问题在于,社会性别和生理性别错位这一现象,为什么在不久的过去会为人侧目,而在今天,却引发热捧呢?有些道德君子将之视为“世风日下,人心不古”的一种象征,而于我,则大大不以为然。

事实上,有心人可能会发现,今天这个世界,男性气质女性气质(也就是社会性别)正在融合。数十年,这种融合已经充分证明一点,社会力量有超越生理构造不同的能力。不过,我们有必要明白,社会究竟出了什么变化,让这种能力出现了?

对于大多数人而言,社会化过程是由家庭或者学校完成的。长辈们告诉我们,男孩要有男孩的样,女孩要有女孩的样。一旦出现偏差,惩罚便立刻降临,比如男孩罚站女孩罚抄。如果遵照执行,便可得到奖励:同样带有社会性别符合生理性别的玩具,男孩弄把枪女孩送个布娃娃。作为儿童,他们没有任何机会获得其它方面的信息:如果出现偏差是不是会有奖励?

电视的出现打破了这一束缚。电视是儿童们可以绕开成人直接观看外部世界的第一个工具。电视成为了孩童社会化过程中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甚至我们可以稍许武断一点说:最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在电视中,女孩发现,如果象电视里的那些女性做一些男性的事情,也是可以得到奖励的(比如女英雄)。超人和他的妹妹女超人,其实没什么不同。同样的,日韩剧中那些以前要称之为“小白脸”的俊俏男生,一个比一个生活幸福。孩童们逐步认识到,长辈们所要求的那些东西,和社会并不相称。“性别角色观念的变化可能与电子媒介广泛使用后男性与女性信息系统的融合有关”——这就是梅罗维茨在他的名著《消失的地域》中关于“群体身份变化的个案研究”中的一个重要结论。

不过,电视的使用,成人还是可以监督的。硕大的屏幕,使得孩童在观看电视时,成人稍许瞄上一眼就可以知道他们在看什么。但电脑的使用,却显得更为私密。互联网络也为孩童们打开了直接接触社会的大门,使得他们的社会化过程有了更多的社会性参与——而不是仅仅靠所谓的“权威”长辈。社会化网络更使得在现实社会中可能有些孤立的社会性别反倾向的人迅速找到“志同道合”者,并在不断的交流中强化自己的这个反倾向。

面对这样一种趋势,轻易地跳将起来要进行所谓的互联网净化运动是没有什么意义的,因为它根本不具操作性。童年的确在消逝,幼年步入成年的速度在加快。本来,3岁到14-5岁称之为“童年”就是人类的一个社会性发明,而不是生理性质的自然截断。特别是这种社会性别反叛,在我看来,更没有必要将之扼杀。

千年前的女皇武则天,被古人认为“牡鸡司晨”大大不吉,今人对女总统女首相却处之泰然。社会变迁滚滚向前,春哥著姐现象,我以为,同样无需大惊小怪,更无需痛心疾首。事实上,这和道德,一点关系都没有。

38 thoughts on “春哥 著姐 社会性别

  1. 宅男

    魏老师分析的非常有道理
    让我想起来了一个叫生理年龄和心理年龄,前者是先天无法改变的,后者却是在后天根据积累的多少而“累积”的。
    “著姐”我感觉像是社会的弱势群体,我们不能带着异样的眼光去看。
    还有,让孩子过早接触成人世界会扼杀其天性,哈哈。

    Reply
  2. Zack

    童年是人類的一種社會性發明,而不是生理性質的自然截斷 -->之前也想過這個問題,卻不知道要如何地表述出來,這句說出我心裡的話。

    Reply
    1. 魏武挥 Post author

      很多东西,我们以为生来就是这样的,但其实不见得是。比如说,是男人就不能哭,是生来就这样的吗?

      Reply
      1. 一心而已

        刘德华唱“男人哭吧不是罪”,古人也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不过,很多人都只是看前半句而已。如果屁大的事情都哭哭啼啼的,不但不是男儿,连个娘们都不算。(没有歧视女性的意思,呵呵)

        Reply
        1. 魏武挥 Post author

          所以说,社会性别是社会规范造成的,不是生来就是这样的。社会规范嘛,其实是会变的。比如以胖为美,唐朝过去后,基本就不成立了。但毕竟是有过这么段时间的

          Reply
  3. 香瓜萝卜蜜

    刘著 和 春哥 曾哥 有着明显的区别。 虽说都是芒果台顺水推舟的把戏 但 从社会角度来说 区别是很大的。 刘著不该和春哥来比较 没有可比性
    不是一个概念

    Reply
      1. 淼淼

        李宇春现在这种形象很大程度是在后天的舆论中形成的,而刘著的形象是在他自己在长期生活中形成。

        还有,其实吧刘著定义成伪娘是媒体犯的一个错误,伪娘一词出自于日语,有着他具体的定义。进入中国后越来越似是而非了。但同时人妖,变态,等词语在中文里不乏有贬低的意味,当然这也是人们的意识形态照成的。最后媒体选着了伪娘一词,并使人们通俗理解,其实媒体这样做还是是不负责的。

        Reply
        1. 魏武挥 Post author

          从个体而言,李刘自然不同。但从现象而言,并无多大差别。都是对性别反叛的接纳、爆炒和部分人群的欣赏

          Reply
  4. brucezgf

    我觉得出现才是正常的 不出现反而奇怪了
    刘著算是不错的啦 条件很好 自己的心理素质也很强
    要知道这个世界还有一部分人 性同一性障碍
    他们内心的痛苦 怎么会得到这个社会的理解?
    伪娘这个说法太不妥
    我想一个开放的社会是更多的包容 而不是炒作

    Reply
    1. 魏武挥 Post author

      我只是觉得刘著的社会性别和所谓正常人不同,但我不敢推断他的性倾向。故而,也只好用伪娘了

      Reply
  5. 昆明网友

    坦率的说,著姐其实很强悍。最起码,人家拿得起放得下;最起码,人家有那个勇气;最起码,男扮女装;最起码,之前的《新白》许仙就是这样滴

    Reply
  6. 月生

    本身对著姐没什么特别的感受,就如同当初我不在意网络、现实很多人多李宇春的贬低(包括身边很多的朋友),依旧会去喜欢她唱歌的率性,去喜欢她某些合我胃口的歌。
    著姐被炒作,是很当然的事情,与春哥刚好很有趣的对应上了。一个“快女的哥”,一个“快男的姐”,想必稍微有点关注的人,都很容易把他们连个联系到一起。

    真正开始对“著姐”有点感想,是在看了他的海选视频之后。或者说,我对于“著姐”的感想,并不是他这个人,而是这种现象。因为,我实在蹙眉于那位安妮玫瑰小姐的素质,相反就十分的爱上丁薇了……
    因为玫瑰,倒是让著姐成为惹人怜的对象了,呵呵。

    Reply
  7. 匿名

    李宇春实在不是什么所谓的男性性别吧?

    中国人对于所有的人有完全统一且刻板的标准,所以似乎认为只有穿着裙子、蕾丝、黑丝、高跟鞋才是女孩子。

    而李宇春,只不过是穿着T-SHIRT、裤子而已。。。这种干净舒服的打扮是校园中的女孩子再常见不过的了。。

    不知道为什么仅仅是这样,仅仅是短头发,就成了那么多人口中的“哥”?

    这个世界真疯狂。。。

    Reply
    1. 魏武挥 Post author

      春哥是有男性气质的,社会性别讲的是这种标签,承认她有男性气质,不算什么疯狂,正相反,我认为很正常。凭什么生理上的女性就不能有社会上的男性气质呢

      Reply
  8. 匿名

    商品经济中,有卖点市场才能接受,这种炒作的举动没必要较真,利益的好处反而让他们更加努力的推销自己的卖点,其实男性、女性本来就是生理区别的标签,以前所谓中性人也不是没有,只不过社会开放,价值观的多元让人们更容易接受这种现象罢了,不是吗?

    Reply
  9. 路过的~

    看了您如上分析,觉得您真是学者啊……
    分析的头头是道,却又没有什么作用
    袖手旁观的将被分析者孤立起来,指指点点.

    Reply
  10. GuoJing

    lz,问一下,如果有一天你的儿子变成这样,你还能这样袖手旁观,隔岸观火吗。我希望那时候你也能说,其实没什么。

    Reply
    1. 魏武挥 Post author

      这个问题好,但我无法简单地回答你“是”或“不是”。因为,按照我经常怂恿儿子去揍人的教育方法,培养不出这种伪娘

      Reply
  11. 匿名

    性本来就是多元的。而不是很多人认为的那样不是男就是女,男人该如何,女人该如何。生理性别、社会性别、性取向就有很多不同的组合。。
    只不过是“性”及其相关的很多东西成为了一种道德批判。。而不是其他。。所以这些总成为我们的话题

    Reply
    1. 魏武挥 Post author

      所谓看不惯,就是不符合社会规范。但在我眼里,社会规范的重要前提是不要伤害他人利益,其它,真的是无所谓的

      Reply
  12. 安徽旅游

    不知道,魏老师为最近凤姐的走红有没有什么看法?春哥和著姐虽然性别难辨,但多少还是有点实力的。芙蓉姐姐还有自信,凤姐有什么呢?一个大嘴巴?

    Reply
    1. 魏武挥 Post author

      凤姐和芙蓉之类有很大的不一样。后者们都是尽可能炫耀自己,抬高自己,吹嘘自己,和他人关系不大,故而我是能接受的。但凤姐不同,她通过压低别人来抬高自己,比如前后六百年无人能及之说,这个我相当不以为然。

      Repl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