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的国际化扩张

此文写于上周,由于报纸的版面原因,刊发于本周的21世纪经济报道,是连载式专栏“后媒体时代的媒介融合” 之三十。报载标题为《"棋子"腾讯:深刻理解人性 实现巨额利润》。

—————— 全文的分割线 ——————

中国互联网业态是一个蛮有趣的业态:进来不易,出去也不易。前者是说海外网络公司到中国发展,至今尚未有击败其本土直接竞争对手的案例。后者则是说但凡中国网络公司到海外寻求发展的,也没什么可圈可点之处——这似乎给“网络无疆界”开了个小玩笑。但其实不那么准确地套用“科学无疆界”的话就是:网络是无疆界的,但网络公司一定是有疆界的。

一个说法是中国市场足够大,还没能把3.8亿网民给吃透了,跑出去发展未免有点好高骛远。而基本吃透的本土巨型公司,又活得相当有滋有味,也没什么紧迫的理由去国外发展。更何况,海外市场(比如美国日本),强手林立,而中国互联网,又没有什么太多真正意义上的创新,都是海外热门应用的中国版复制,跑出去还不被杀个灰头土脸?

不过,我倒是倾向把包括百度、阿里巴巴等在内的海外扩张视为某种布局。对于这类巨无霸型的公司,没点前瞻性是不行的,布局是为了十年之后的局。布局有两种做法。其一是直接进入市场开展业务,通过参与竞争来锻炼队伍,获取当地发展的经验,利润收入不是最重要的;另外一种做法则是通过资本介入,在获取一定的投资收益的同时,接触当地市场。后者,相对而言,是比较保守的战术。

腾讯一贯是个保守的公司,它09年一秒钟产生近400元人民币收入的获利水平使得它一定是个保守的公司。故而它的海外布局采用了资本运作的手法并不奇怪。这次用3亿美元借道俄罗斯公司形成间接对包括facebook在内的一系列海外网络公司的股权持有,这是腾讯典型的风格:小到一个产品的推出,大到国际市场开拓,腾讯的手法我愿意用“介入型观望”或者“观望型介入”来形容。

这种风格,是腾讯的企业获利属性决定的。虽然做出来的东西都是数字化产品,但腾讯是一家对用户人性深刻理解的网络公司(在这一点上,巨人史玉柱和360周鸿祎都非常类似)。总体来说,一款发展了十余年的聊天产品,做到中国最赚钱的互联网公司的规模,腾讯QQ的用户体验是相当不错的。一秒钟400元收入,不是因为这个产品本身有多么吸金(有几个人愿意为聊个天付钱?),而是这个产品的逻辑,对人性的把握,实在太到位了。

对人性深刻理解的赚钱前提,使得腾讯在海外市场或者另外一种市场一定是小心翼翼的,它需要大量的时间以获取大量的用户行为数据,进行挖掘分析后,才能决定是否出手。因为这种人性基础上的商业模式,一旦跨国跨文化,复制性就是一个很棘手的问题。不是腾讯喜欢保守小心,而是它的赚钱套路注定了它必须保守小心。

某种意义上讲,当年的OICQ今天出手要竞购ICQ,倒不见得是马化腾非要报一箭之仇(但那种当初你逼得我改了名字今天我成了你的老板的心态倒是可以理解),从商业角度而言,ICQ庞大的用户行为数据库,乃是腾讯最想获得的。有趣的是,腾讯的竞购对手之一就是它这次投资的俄罗斯公司:DST。

不过,从资本意义上讲,腾讯早就是一个海外公司,而且是一个全媒体帝国的一部分。第一大股东MIH是国际上相当有影响力的媒体公司。MIH在DST旗下一个名为Mail.ru的门户网站上握有超过3成的股东大会投票权。故而,这场关联交易同样可以被视为一种媒介背后的资本整合。在MIH或者Naspers(非洲第一大传媒公司,MIH的控股股东)的一盘世纪棋局上,腾讯,也只是一枚用于媒介整合的棋子。

44 thoughts on “腾讯的国际化扩张”

        1. 是,内测,但内测的用户已经很有一些了。从使用上来看,腾讯的长处用户体验得到了贯彻,不过奇怪的是,有些用户可以发图,有些不可以,似乎这个腾讯微博将来也会搞等级制罢

  1. 腾讯的红钻、绿钻、黄钻之类的确实让用户付钱付得心满意足,只是我发现我周围的朋友现在都倾向于不使用qq了,虽然大家都会有一个固定的号码。。。

  2. 你好,博主,我应该叫你什么呢,今年我23,不知道怎么称呼你,叫你魏老师吧,呵呵。

    你好,魏老师,我订阅你博客很久了,不过,看到你这篇文章,我突然想请教你一下,我这两天也写了一篇《中国企业的全球化战略》地址是:http://zandiw.cn/solifugus/quan_qiu_hua_zhan_lue.html,我觉得您这篇文章表达的意思比我更细致,我想请教你一下,文章该怎么写,我觉得我的观点并没有很好的表达出来,想请您指点一下。
    谢谢!!

      1. 有或哥,你的博客我看了下,比我强的太多太多了,不过我已经毕业两年了,不能像你一样时间充足的去想东西,写文章,不过我肯定会尽我努力做好的,希望在以后,你能多多指导一下。

        1. 额,不敢称哥……我现在也只是在积累知识的阶段,哪里敢谈什么指导不指导的。我是觉得这个东西是急不得的啦~坚持,迟早出成绩~

    1. 呵呵,你叫我魏老师没错的,老师是俺的职业。

      我看了你的blog,其实23岁能写到这个份上,是很不错的了,我这个blog最早一篇文章是2001年的,那时候我27岁,写得没你好。其实我是这么看写作的:写东西主要是为了自己,不是为了读者。我通过写东西来梳理思考,以及抛砖引玉式地找更多思考撞击。我对写作本身的技巧相当不在意,说实话,也没系统学过。今天在媒体上写专栏是别人抬爱,我从没有想过我有朝一日会是个什么专栏作家。

      说到你那篇东西,既然你说要请教,我就大言不惭地提点我的看法,供你参考:有一个论据我不觉得是对的,“马云,他在创业之初,就明确了自己要做什么,要做成什么,所以阿里巴巴成功了。” 我不觉得是这样的。马云是做黄页起家的,在“电子商务”上没有太多摇摆过,但电子商务到底怎么搞,也是一步一步摸出来的。创业之初就知道怎么干,我看马云没神奇到那个地步。

      的确,你的文章显得有些空泛,没有太好表达你的思想,还是需要再磨练磨练,但我想,这不是什么问题。毕竟23咯,假以时日,应该没问题。如果你要问我方法,你可以试试这种很傻的写作方式:先来论点,然后第一、第二、第三、第四的排论据。看上去文章是不太漂亮的,但至少不会空泛。

      1. 魏老师:
        谢谢您的指点,我对这种观点,自己心里是清楚的,自己构思的时候思路很清晰,可是意思却写不出来,看过有或哥写的博客,发现我现在能力确实有待提高,就像我关于马云的观点,其实我说的他明确自己做什么是指他确定了电子商务这条路不改变,做成什么,也是在创立之初提起来了,只不过现在具体做的东西比他想那时想的更符合时代的步伐。他开始做翻译社的时候,从没有放弃对一个不赚钱的翻译社的努力,就是要做一个翻译社。这和我博客里写的“水为什么往低处流”的观点是一致的,所以,要做什么:电子商务,做成什么:国际化的电子商务,是确定的,是没有改变的,所以我是这个意思,至于细节,我认为,如果确定了,也就意味着一个公司死了,中国的传统就是变与不变的传统,看似变化,其实没变。

        我的文章还要多多请前辈们指点,我本身就不是一个很能组织语言的人,谢谢你的指点,我以后会用您教的方法去组织一些文章,还请继续指导。

        再次谢谢您的指点。

        1. 呵呵,还是探讨一下观点吧,文字技巧这个东东,我不是职业写作者的说。

          我的观点是,商业很难说有个什么公理之类的,就说马云坚持这个方向不动摇乃是他今天成功的要件——未必。成功了,我们可以说不到长城非好汉,失败了,就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坚持既定方向一条道走下去而死翘翘的,也多了去了,只是马云成功了,而大家都喜欢宣传成功,故而坚持就成功,其实这是一种假象。严格意义上讲,坚持和成功,有必然关系么?因为也有成天“船小好调头”搞成事的企业(比如IBM,一开始就是个卖称猪肉的仪器的,西门子,一开始就是个卖点小货品的类似便利店的东东)。更何况,创业这个事,有时候你必须意识到:尽人事之余,还得知道知天命。

          1. 这一点,我认同。
            “中国的传统就是变与不变的传统,看似变化,其实没变。”我这话也是这个意思,我觉得评价成功不成功,也不是说坚持与不坚持,我觉得,认清形势才是最重要的,要按你的观点,马云也是从湖边搞翻译出身,然后黄页,三次创业,也是一直在变化,可是这并不代表他做电子商务成功的原因没有坚持,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哪个公司没有过改变?
            但是,马云在做的目标我认为到现在都没有改变过,他并没有说过要做电子商务,是在做一个帮助更多商家的服务,这不是坚持吗?目标不变,但是手段肯定会变化,方式也要变化,这样做可能会成功,我觉得一个行业的死与生,往往在于人的调控,而不是这个行业的寿命,您觉得呢?

          2. 其实马云的这个所谓“帮助更多商家”没什么的,这就是多赢思想,不是只赚你的钱,而是帮助你赚多了钱后我分一点,大家一起有好处。这是一种商业哲学,我不觉得和电子商务有什么关系。任何行业都是这样的说

          3. 同意魏老师这个观点。事后的总结和归纳总是容易的,尤其对成功的人和事的总结、归纳,总结者有神化的倾向(如坚持、眼光、适时应变等都是常见的神化),而被总结者也乐于接受或者至少默认。这种总结最容易误导人尤其是经历不多的人。但是,我倒不反对这种总结归纳,前提是阅读者要带着警觉来看这些“经验”,不要光看别人总结的成功经验,而不去了解其中的艰辛努力运气,还有死在同一条路上的人数。其实,想想管理学,想想咨询公司的那些模型,哪个不是总结归纳呢,不同阶段看有不同心得,经历越多看得会越客观,但还是有用的,虽然很多人不认为这些属于科学。有用就行,管ta是不是科学。

          4. 呵呵,目标,团队,坚持,还有中国特有的东西,我也明白这不过是一种营销手段或是神化的东西,不过,坚持,不是更多的是要内化吗?任何一个目标,任何一个团队,哪个不都要归结到执行上?归纳,是归纳自己的经验,看别人的东西,永远都只是一个无所谓的看客,又如何不知道我如上理解不是来自我的经历呢?呵呵,总结,是对的,可是最适合自己的,却不好找,最大众化的结论就是努力。

            中国的太多东西都是矛盾的,所以在中国,去讨论成功的因素,总有太多负面的论据,而中国人的思想,天性又是反对一个观点,所以,在中国,把握住真我往往更重要。

            个人浅见,还请指导。

          5. 如果我说七分天意,三分人力,估计你是不赞同的了,不过,我的确是这样看待的。随着年齿日长,我越来越感到,天命比人事份额重得多,人事尚能尽,而天命只可知(顺应)

          6. 呵呵,不知魏老师可曾了解过易经,天命确不能控制,但,做为人类,我们在自然中,自然要顺应自然,然后在顺应中,找出最适合自己的,如果人要去企图改变自然,必会遭到自然的回应,这个回应应该不会太好,我们做为自然的一员,是和其他元素共同生存的,可我们人类却把自己当成了主宰者,当然会感觉天命只可知,如果我们生活的目的就是在自然中,做自己应该做的,那还会觉得天命不可知吗?那样我们会发现,我们和自然只能越来越融洽。

            这里再说些哲学观点,也就是我们的价值观问题,我们的价值观本身就走入歧途,所以才一再研究价值观,一再觉得价值观找不到,其实,马云他们的价值观已经超越当代人,所以他们会成功,但与自然的融合,还是有些距离的。

            我也不相信成功学,人不过是在不断的修正自己,成功不过是修正的结果,我以上所说,只是自己的一个想法,是在我所认为的成功的基础上找到的例子,然后找到些共通点,写出来而已,我这样写,也不代表是我所认为的成功学,个体有差异,成功也没有通用性,仅此而已。

            其实,人事与天命,是人想胜天,做些自然不允许的事,必然觉得难以完成,人类把自己凌驾在天之上了,可事实并不是这样。

            呵呵,这和年龄并没有必然联系,是人们的贪欲而已。

            不知我说这话,魏老师怎么看,可能我追求的成功和普遍认为的成功是一样的,但我的目标却远远不止是所谓成功。

          7. 突然想起一个比喻,就是,母亲生了我们,我们反而要想证明自己有凌驾于母亲给的能力,一再的去证明。母亲是爱我们的,可是,我们做的太过了,母亲也会教训我们,呵呵。

            这是之前的一个例子吧,就像现在的灾难。

            也许就是要找到自己的位置吧。

          8. 我更倾向于追求自然,同时也不想脱离社会。

            社会在我的概念中,应该不是世俗吧?呵呵。

            其实,我才这么小,就已经累了,如果能给我安宁,我宁可什么都不要,可是社会却要我们用钱去换一些东西,比如教育,医疗,我还得有这个基础。

            呵呵,就是一种矛盾吧,我觉得公司怎么发展无所谓,关键自己要做的目标达成了。何况公司也不是完全为了赚钱。

          9. 这位朋友,给你一个很现实的建议就是,简单一些。有的人一直干事,需要停下来想想。而建议你则相反。现在这个时候太多坐而论道对你好处不大。

          10. 魏老师的博客里如果可以直接在某某的评论上回复,自动显示“回复某某”,那看得就清楚多了。目前如果回复多了的话感觉嵌套太多,看不清哪段话是回复哪个人的哪一个评论的了,呵呵

  3. 感觉国内的公司比较缺乏国际视野,而国外的公司也不懂中国,提到国际视野,台湾的Mr6的博客很值得一看。

  4. @陈铁力

    谢谢你,呵呵,我觉得我这还不算论道吧,只不过是在工作生活之余想的东西,要去论道,我还不得天天想这些呀。

    其实很多时候是在想自己的发展问题时,想了过多这种“道”吧。

    谢谢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