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人

中国古代,有所谓“士农工商”四个阶层,商居末。我一直搞不明白,睿智的古人们,似乎一直没有意识到这样一点,商人最利于统治,倒是这个士人,其实麻烦得很。

商人重利,在他们的眼里,只要能赚到钱,其它东西都不是什么大事。无论是社会对商人的期盼,还是商人对商人自身的定位,“骨气”两个字,是不用太过挂怀的。他们有足够的理由让自己不用太计较骨气这档子事:没办法,总要生活吧,我手下百八十个伙计还等着养家呐。

商人还很重享受——赚了钱总是要花掉的——享受好啊,人享受多了,就比较容易满足,或者反过来说,抗争的机会成本就比较大。特别是这些享受是自己一刀一枪拼下来的时候,就特别不容易放弃。

商人还很灵活,这里不能赚钱就跑那里赚钱便是。有人以为,一个商人打下一份基业,莫名其妙没了ta是要拼命的,其实不是,一般而言,ta会擦干泪水,只要还有点本钱,重新上路呗。商人对赚钱这件事是相当执着的,ta会找到新的赚钱之路的。

商人还相当容易妥协,或者说,总是能找出妥协的法子来。在古代,商人是识字群体,或多或少读过点书,所以是一个聪明的群体,也或多或少和政府有点人脉关系,特别是大商人。这为他们找出妥协的法子提供了足够的支撑。

商人还很好欺负。从传说中的沈万三,到现实版的胡雪岩,一朝覆灭,屁都不会放一个。商人其实考虑的东西很多,豁出十族的命来做什么事,在商人眼里,那叫“书呆子”,或者文绉绉一点:不识时务。好死不如赖活着——这话有点糙,但恕我一时里找不出比较妥帖的话——这是一种商业哲学,哦,想起来了,比较不糙的话是: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商人会尽可能地利用ta可以利用的力量来稳定某个局部,比如在ta组织内部。如果外部有些不稳定的因素,妨碍到商人赚钱的时候,商人或和统治者联络,或自己出手(因为ta有钱),将这个不稳定的因素消灭掉。虽然说“士农工商”,但有钱人自古都是大家要巴结的。故而商人出手,在很多情况下,对付点小麻烦,那是手到擒来的事儿。

比较成功的商人能够成为舆论领袖,注意,ta的重利性注定ta是统治者的帮手。商人过的有钱生活,是大家都比较羡慕的,商人的成功经历是比较可以做模板的,商人有钱就可以出一点修条路办个学什么的,是比较容易得到群众爱戴的。商人或多或少识两个字,是比较能清晰地就某些问题说出个子丑寅卯来的。

中国的国民性是有点“自扫门前雪”的,于是,中国的商人,就特别容易被统治。柳传志大概十多年前说过,如果说创业好比孵鸡蛋,如果说孵鸡蛋的合适温度是30度,那么中国这个环境就是35度(大意如此,原话忘却),中国商人的做法总是想尽办法孵出来,而不会考虑怎么把这个温度变成30度。于是,十多年过去了,这个温度大概快40度了。——没关系,总有法子。

从本质而言,商人总是拥护统治的,培养出一个全民皆商的社会,看上去大家成天为点蝇头小利争个头破血流,但其实,是稳定的最好做法。这一点,肉食者不可不察。

夏瑜被一刀拿下了脑袋,茶馆里的那位康大叔,就是个活灵活现的商人。

此文有感。

45 thoughts on “商人”

    1. 惭愧惭愧,我一直在追求这样一种境界:众人皆醉我也嘴,但我自己知道自己喝的是酒不是水

      1. 这表明,阁下的酒量大,别人一两就醉了,你喝了一斤还没醉;又或者是,阁下有转化机制,明明喝下去的是酒,结果转化成了水,所以仍能保持清醒。

        不过,感觉上来说,大家服的乃是三尸脑神丸,倒还不是酒与水这么简单。

  1. 中国古代整个国家的经济命脉还是来自于农业而不是商业,可能是“重农轻商”的原因吧。对于“士”,虽然麻烦,但是最高统治者依然需要他们来协助自己统治。

    1. 我看到许倬云说,中国的农耕社会需要长时间的资金投入,故而使得大规模的资本集中不太可能发生。我觉得有理

    1. 商业就是倒买倒卖,上下都盘剥以做自己的利益,对社会总财富增加没有帮助——这就是古人的认识

  2. 威武地的鞭子,呵呵,有点别扭,不过,我觉得我没有写错。---来自抽屉的一老油条。

  3. 古代高层的中坚是读圣贤书人,多是有理想的人。
    因为是读圣贤书的人,所以轻贱商人这种阶级高品流低的群体。
    因为多是有理想的人,所以是否易于统治这个选项权重不高。
    考虑是否易于统治这个问题的,多是皇族,除了元清两朝,是他们不是中坚。

    现在,从上至下,一不读经典,二没有理想,嗯,噢,咩。

    1. 其实帝王对贪官的恐惧不是很高,贪官就是重利,反而对权力没有野心。清官就不一样了,他一不图财,二不图色,想干嘛?故而王翦出征之前,不断要求始皇帝给他房子,就是安皇帝的心

  4. 每个皇帝都要读史,读史就会知道吕不韦奇货可居,自然不会对商人有什么好感。

    事实上,要造反,商业是组织人力,物力,财力最好的手段。商人的钱多了自然会要求一定的政治地位,政治地位满足不了,战争就是好办法。

    战争论太经典了!

    1. 是这样的么?历史上商人有政治野心的例子,比起士人有政治野心的,少了不晓得多少

      1. 中国的封建政治直接对商人绝缘,秦后唯一不抑商的宋,泉州色目商人投元进一步损害了封建君主对商人的信任。

        明初的商人就很惨,中后期有所好转,但是明文上还是有三代之内不可为官的规定,而潜规则,五服,甚至好友,都随时可能成为不能为官的理由。

        清起家依靠了山西商人的支持,但是和秦皇一样,反过来还是抑商,减赋没钱,靠卖官补贴,终至吏治糜烂,盐铁专卖都没有问题,把不该作为商品的官位作为商品,还专卖…

        ……

        这个话题说起来就长了,一本书写不完,三个月也说不完。总之,只有商人的政治才会完全接纳商人。只要具备条件和思想,商人一定会颠覆或者浸润非商人的政治。吕不韦没把封建改成资本,历史局限性吧,他只要看过政治经济学,如果没有把握把封建改成资本,绝对不会做奇货可居的傻事。即使秦皇相信吕不韦是他的老子,也绝不会留他。

        1. 果然扯得很远。

          西方人的现代民主首先建立在商人基础上,但我窃以为这种行为在中国是不可行的,同样,说起来就长了,就不罗嗦了,以后有兴趣再写博文论之

  5. 这四个排序是地位顺序,士是管理阶层,所以不存在麻烦的问题。
    农业是基础,自封建社会三千多年,都是如此。
    工业可有可无,基本上为了统治阶层服务。
    商人嘛。。
    我有一个理论,这个世界上力量分为三种
    1是暴力,由军队和皇帝掌握。
    2是思想,由士阶层掌握。
    3是财富,由商人阶层掌握。
    财富过多,就会流动过多,而且会购买暴力和思想。
    所以就必须严密控制。
    每个封建社会末期,商业都会病态的繁荣。
    再向前一步就是资本主义了。
    但起义和革命,又使其后退和回归封建社会了。
    至于中国为什么封建社会没有发展到资本主义
    答案在:兴盛与危机一书中。
    至于我们现在为什么要管控商人嘛,,,
    答案嘛:—不是我所能回答的。

    1. 中国没有资本主义的原因有二,外部环境上宋亡于元,被打断了;内部文化上,中国精耕细作的农耕社会是形成不了大规模的资金集中的

      1. 没有政治需求的资金,永远不会变成资本,有政治需求的资金,即使很少,也是资本,如果资本没有武装起来,资本的火种必然被扼杀,如果火种不被扼杀,就会发展成为资本主义。

        宋的资金没有形成资本,更没有资本武装,没有完成资本主义革命或者浸润,一只肥羊而已,只能说,即使没有元,如果没有思想,宋还是一种轮回。

        1. 有钱不一定会产生资本主义,而资本主义在中国的发展,很有可能走到权贵资本主义去

          1. 资本主义本来就是权贵资本主义,封建主义本来就是权贵封建主义…只要有阶级,或者现在说的阶层存在,就会有权贵。

          2. 按照马列主义的资本学说(我在学校里学的那一点,完整的资本论还没读),资本主义的后期是国家资本主义,(其实这个阶段我觉得挺像计划经济的,计划经济的本质就是垄断,不过他们(这个他们指理论)认为,垄断在私人集团手里就叫资本主义,垄断在公众手里就叫社会主义(现在我们在垄断在哪里,哈,那可不能说,要不这blog被关了就惨了)),然后是社会主义。
            我上面那段话说的挺绕,其实我第一个回复也有够粗略。

            中国没有资本主义的原因有二,外部环境上宋亡于元,被打断了;内部文化上,中国精耕细作的农耕社会是形成不了大规模的资金集中的
            原因绝对不是这个,这个说起来太麻烦,也是著名的李约瑟难题,在我看过的所有的解释中,只有 兴盛与危机 一书解释的最为透彻,所以我认为研究中国发展史,此书绕不过去。

            至于国有资本主义及社会主义的种种走向,,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

          3. 中国没有资本主义和元,农耕没有关系。宋要发展资本主义,20年就够了,商人没有政治,没有武装,不可性形成资本主义。

            中国现在的权贵资本主义,是代价最小的资本主义浸润,权贵介入看上去是腐败,黑暗,但是总比再来一次革命的代价要小,主动吸收民营企业家进政协,人大,这也是主动的被浸润。

            兴盛与危机说明不了本质,政治经济学可以,不过需要在解释的时候深刻反思,别给官方的给误导了。

            20多年之前,一直和父亲讨论这些问题,他让我在20后再开始慢慢的写,我最近有这个计划,这样讨论非常好。

            谢谢魏老大。

          4. 权贵资本主义对真正的资本主义的伤害,可以参见吴晓波最近的畅销书:一百年

    1. 哦,我没删啊,不过我明白你意思了:人性是唯利是图的,人性既非善,亦非恶,而是本私。恩格斯说,恶是社会进步的原动力,从这个角度理解,不无道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