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记:媒介环境学 第十三章(终章)

媒介环境学 在上一章的笔记中,我大概用了百八十个字提到了谷登堡革命为什么会被称为革命的原因。事实上,我们中国古代包括活字印刷在内的四大发明统统没有转化成推动社会发展的重要动力(也就是无法称之为某种革命),根本上和我们认为技艺都是“奇技淫巧”有关。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是需要前提的,因为科学技术并非就是生产力。

本章详细讨论了印刷术对于社会的影响,当然,只是对西方世界的(或者说欧洲大陆以及后来的美国)。毕升活字印刷未能对社会发展做出重要贡献的例子,也可以很雄辩地证明“技术决定论”过于武断了。有很多原因会促成社会发展或者不发展,技术并不是唯一的决定性力量。故而,技术实用主义显得比技术决定论更符合事实。

毕升活字印刷未能普及的原因很多,譬如汉字实在太多,远远超过了26个字符;再譬如古代中国雕版技术的成熟而不愿意看到有新的发明与它竞争,而欧洲并不存在雕版印刷。

印刷术带来重要的影响有:民族主义出现、宗教改革兴起、现代科学发展、个人主义哲学诞生、个人主义和资本主义的壮大、童年观念形成,当然,还有最明显的影响:文化普及。

<第十三章 印刷术及其对文化与传播的影响:媒介环境学的诠释> 作者:约瑟夫 阿什克罗夫特(Joseph Ashcroft)

印刷术会带来文化普及,这大概不需要受过高等教育就可以明白。不过,这种显而易见的事实有时候还是值得琢磨一二的。一开始,天主教拥抱了印刷术并将它视为传播教义的工具,但后来它发现,印刷术同样有利于反对天主教教义的学说和思想的传播,于是它开始严格控制印刷的书籍。当书籍印刷被严格控制之后,文化是怎么普及的呢?

答案就是:学校。印刷机是欧洲学校教育兴起必备的先决条件。

对天主教权威的反叛最强大的力量是路德教派,在16世纪20年代里,路德教派发展教育的热情登峰造极,在这十年,教徒们在他们控制的城市里建成了教育体制,有证据表明,无论是英国还是法国,识字率和藏书都普遍上升。到了18世纪,公共教育开始标准化,19世纪初,已经没有什么人还在反对普及教育。从这段历史我们可以看到,印刷术对学校教育的生态影响,花了数百年的时间才充分到位。

学校的出现,带来童年观念的兴起,无论是精英的子女,还是农民的后代,都因为学校而和家庭分离开来。童年这个观念被确立后,青少年司法体制和童工法的制定也出现了。不过,在欧洲,通常教育只到小学,而在美国,由于工业革命的如火如荼,移民大幅增加,小学教育需要被延长的呼声越来越高。1920年,普通高中在美国登场,它们把工业教育(我觉得有点象我们的职校技校)和学术教育结合起来,1930年,美国14-17岁的青少年上中学的比例突破50%,1940的经济危机和就业困难,使得这个比例达到73%(这和今天有点象,工作不好找,大家本科毕业就再去读个硕士)。二战后的不久,中学就成为每一州的义务教育。这个结果之一就是:加强文化信念,成年的门槛应该在青春期之后。

Elizabeth Eisenstein 印刷术对基督教分裂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从而影响了欧洲的文化。爱森斯坦在她浩繁的两卷《作为变革动因的印刷机:早期近代欧洲的传播与文化变革》中详细描述了印刷技术对欧洲宗教、科学和民族主义的影响。

马丁路德一直致力于对天主教的批评,但他本人——按照今天的话说——一开始是想在体制内实施一些变革的。他在致教皇的信中说,他的书是给学术圈子里的人看的,所以他用拉丁文写作。路德没有意识到印刷术改变历史的威力。印刷术强制通俗化走向标准化(这三个字非常重要,我后面还会提及),标准化的民族语使得书面著作翻译成地区语言的工作,既更加容易又更加合理。

当人人都拥有一本《圣经》(即人人都神谕在握)时,教会的权威显得有些尴尬。梵蒂冈决定反守为攻。它实行出版许可证,任何书籍的出版都必须要有梵蒂冈颁布的许可证(特伦托高级教士会议)。这个出版许可是一个官印,表示它已经为梵蒂冈获准(读到这里,我有些怅然:历史,未来会重演它么?)。天主教在南欧,对政府权威的影响很大,而在北欧则相对弱小。于是,基督教逐步分类为南北对阵的态势。随着裂痕加深,对文化的影响也显露出来:北欧新教徒拥抱文化素养,而南方的天主教会尽量控制文化普及。

印刷技术推动欧洲民族主义的发展(本章节花了一点篇幅来阐述民族主义和部落主义的区别,后者通常目标是民族国家只能够由自己认同的部落成员构成,从而引发很多族群清洗。)。麦克卢汉说,部落这一血亲家族形式由于印刷术的出现而分崩离析,取而代之的是经过相似训练的个体组合而成的群体。民族主义到来时,它展示出的形象是群体命运和地位强烈而新鲜的形象;民族主义到来有赖于印刷术前所未有的信息运动速度。

印刷术使得类似法语、英语、意大利语等通俗语的拼写逐渐完成了标准化,结果就是用拉丁语或希腊语出版重要文件的需要就减少了,读写同一语言的民族身份日益明显。印刷术为民族感情的形成奠定了基础,在民族主义的兴起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再一次,我需要这里指出,印刷术的确在民族主义形成有其作用,但民族主义形成并不一定完全依靠印刷术,在中国,中华民族的民族认同感,大概是早在秦始皇搞书同文时奠定的。)

印刷术还促进了现代科学方法的兴起,原因之一在于,它使个人读自然现象的观察能够很快而广泛地被他人分享,别人也可以去进行同样的观察。最为重要的是,印刷术使人能够精确地复制信息,而不是手抄文化中的手写。印刷术也使得数学发生了类似的标准化,数学符号的使用也标准化了。

本文作者举例说,书面材料上标注页码是在印刷术发明的六十年后才出现的。手写稿变异太大,故而标注页码就毫无意义。而有了印刷术后,印刷文本的每一页就完全相同了。同时出现的还有用字母排列的索引以及其它方便查找的指引。印刷术还使地图、数据表和图表更加精细。

爱森斯坦明确指出,印刷术发明之后,欧洲文化就以全新的面目出现了。

最后要探讨的是,印刷术使得个人主义观念和自由主义哲学兴起,这两个条件是民主社会的基础。畅销书作家的写作是独自一人的经验,一百万读者读ta的书时也是独自进行的,读和写,本质上都是独自一人进行的。

翁认为,印刷的书本更加小巧、携带方便,这就为安静角落里独自的阅读搭建了舞台,并最终为完全静默的阅读做好了准备。在手稿文化里,读书往往是一种社会活动,一个人朗读,一群人听。印刷术将语词变为商品,过去集体交流的口语世界分裂为个人声称的财产。印刷术对人类意识向更多个人主义的漂移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印刷术使人觉得,精神现象容纳在心灵空间中。

印刷术普及了文化之后的不到两百年,各种学说出现,最终导致了美国革命和法国革命(我个人认为,我们的历史教育里对法国大革命的论述是很有些问题的,推荐世纪大讲堂06年的一期节目,下载地址在这里)。这两场革命的基础都是基于这样的信仰:人权产生于个体,个体又是政府权力的源泉。这些信仰和君权神授的欧洲权力基础信仰,是截然不同的。读写行为的个人化,逐渐加强了人们对个人时间和空间的欣赏,使人能够自省反思——笛卡尔的名言说明,自省是存在的证据。一旦读写行为成为司空见惯的事情,人们就需要隐私,对隐私需求的欣赏同样也是个人权利思想的温床。

可以说,印刷术的发明和资本主义的发展有一定的关系,资本主义作为主导的经济体制和民主思想形成了水乳交融的关系。

———————结束的分割线——————

这本《媒介环境学》的读书笔记到这里就结束了,这本书还有第十四章,是编者林文刚写的一篇关于媒介环境学未来传承的短文,就不再写读书笔记了。我会在未来的某一天,写出关于这本书和媒介环境学我自己的看法。

4 thoughts on “笔记:媒介环境学 第十三章(终章)

  1. 愤怒的茄子

    总算跟着笔记把这本书看完。坦白讲有点似懂非懂。
    想想也有些好笑。当看过第一篇笔记,我还煞有其事的对媳妇说: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一门学说,真蛋疼。其实无非是自己层次不够罢了。得了,洗洗睡吧。

    Reply
    1. 魏武挥 Post author

      我回头会写这本书的书评,尽可能地用一些比较容易明白的话。不过,说到底,把握这个概念就可以了:我们生存的环境只有两个:自然环境和媒介环境。媒介环境学说到底就是进行后一个环境的环境保护主义

      Reply
  2. 小汉

    谢谢您的文章,我在做本科论文,想探讨时下的新媒体技术(如围脖、手机等)对社会结构、政治以及人的可能影响,正好接触了媒介环境学派,也正好在图书馆翻看这本书,您的笔记和原书结合看,相信会对我有不少启发。

    Repl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