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及韩寒现象

      韩寒及韩寒现象有135条评论

韩寒开了自己的微博第一句话只有一个字:喂。就是这样一个可以说毫无意义又可以说饱含任何一种意义可能的字,引发了到现在为止的11,203条评论和5,508次转发。韩寒的影响力可见一斑。

我和一位朋友在微博上交流说:

这是一个亘古有之的正常的现象 大众偶像级的人都有这种待遇 比如乔布斯做产品演示 跑上台来清清嗓子 底下就掌声雷动了 只不过互联网的特性放大了这种现象而已

不过,实在觉得有些意犹未尽,中断我的读书笔记,唠叨几句。

韩寒这个人

南都周刊曾经给韩寒一顶“公共知识分子”的帽子,这引起了一些人的不满,这些人也包括我。因为我总觉得公共知识分子首先应该是一个学者,而不是说在大众媒体上经常露露脸,写两篇文章,抨击一下社会现象,就可以成为“公共知识分子”的。当然,如果抽取公共知识分子先得是个学者的假设的话,那就无所谓争论韩寒是否是公共知识分子了。

韩寒肯定不是个学者,估计他也从来没想过要搞什么学问研究。社会也好人文也好,韩寒是不会贡献任何理论创新的。但是韩寒拥有非常朴素的人文关怀精神和非常敏锐(但不是深邃)的社会洞察,加上他的文笔即使不能用“叹为观止”来形容也可以用“颇可一看”,故而和郭敬明的论战,后者最终关闭自己的博客是顺理成章的事(update:根据肚破惊天和网友swif的评论,我这里犯了一个记忆的错误。郭氏关博和韩寒没关系,是高晓松关的博。不过,这个错误对本文而言,谈不上致命的。)。就文字辩论而言,郭氏不是他的对手,更何况文字之中的内涵。

韩寒成名分为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纯粹作为一个“文字工作者”,他和郭敬明的笔战是他成大名的重要一环(之前只是小有名气)。到了去年下半年,特别是去年年底今年年初,韩寒暴得巨名——这句话的意思是,如果韩寒在当时的笔战时开个微博,写一个“喂”字,怕是没这么大的评论数和转发数——这和他开始进入公共领域,不断抨击社会一些现象有关。比如说,他考证了上海高速公路上每块牌子究竟要多少钱,他也宣称要测试性地发一些黄段子来看看移动运营商在什么情况会封闭手机号码。关于五毛党他写了有那么两篇,其中一篇已经消失不见,但就我所知,流传甚广。(update:很不幸,另外一篇也不见了)

韩寒文字中透露出的那份狡黠和嘲讽,使得他能够迅速成名。而对公共领域的一些议论,也得到太多人的追捧。韩寒之所以成为韩寒,和韩寒自身的实力有关。虽然我依然不赞同他是一名公共知识分子,但我非常钦佩他的勇气,以及赞赏他的文字。就博客而言,和菜头和三表哥,都成名更早,但他的风头一时无两,的确是他自己造成的——相比和菜头和三表哥两位,他的文字不能用“激烈”来形容,但这一点不妨碍他文字所承载的尖锐性,因为他本身,的确有非常敏锐的社会洞察,他的文字在让人觉得捧腹之余,的确击到了要害所在。

韩寒这个现象

但韩寒现象却是一个非常令人觉得苦涩的现实。

韩寒的文字很尖锐,但其实并不深刻。他所抨击的现象,也就仅仅在现象这一层面而已。他其实一直在做的事情是,将大家都看到的社会现实以一种韩式风格的文字去表现出来,故而,他并没有太多的洞见。

如果社会并没有那么多可以用来抨击的现象,韩寒就无法进入公共领域。或者说,这个社会可以用来抨击的现象不是那么得“小儿科”式的荒谬的话,韩寒便无用武之地。这话的一个例子就是,上面提到的上海高速公路牌的事情。如果当局不犯下那么显而易见的荒谬,韩寒到哪里去写他的狡黠文字。韩寒批判的,都不是什么社会深层的东西,他批判的文字,也不深邃。如果这个社会不是那么浅薄的话,韩寒绝无可能如此暴得巨名。

造成韩寒成为一个韩寒现象的另外一个原因在于他的勇气。我前面已经说过,我很敬佩他的勇气。但如果一个人靠勇气写点什么批判性文字是成名要素之一的话,只能说明对于这个社会而言,你说点什么是需要勇气的。而宪法第三十五条所许诺的公民权利,今天居然要靠勇气来实现,这恰恰是这个社会令人觉得苦涩的地方。

某种意义上,韩寒现象恰恰是那些希望无视甚至打压韩寒的人自己造成的。

韩寒现象是一种偶像崇拜,但你不能说崇拜一个大众偶像级的人就说明这种崇拜是非理性的,而非得去崇拜那些不为人所共知的人才是有理性的崇拜。更何况,按照我对年龄的理解,是人都有过那么段时间——我就崇拜过小虎队。我根本无意去批判这种偶像崇拜,这篇文章倒是想说,这种崇拜的成因是什么,以及,这种崇拜现象代表着今天很多人什么样的心声?这值得任何一个自诩为理性的人为之深思。

UPDATE:有网友在微博上评论说:其实五个字就可以总结了:时势造英雄。我认为很精辟的五个字,只是,这个时势…唉

135 thoughts on “韩寒及韩寒现象

  1. aimesimon

    “时无英雄,竖子成名”,韩寒本人对自己还是有足够认识的。
    虽然肤浅但是至少通过他的影响力得到了广泛的传播,至于深刻,应该不单单是韩寒的职责,而是所有关注韩寒的人,更是每一个人都改去努力的

    Reply
    1. 魏武挥 Post author

      韩寒算是英雄,倒不是竖子。这样的英雄不会太多——这个结论你可以说我悲观,但我觉得这是现实

      Reply
      1. jiefang

        韩寒那里英雄了?做了一些该做的,别人不敢的,或者是说了别人没有意识到的而已。在有些人眼里他何止是个竖子。
        文化世家的博主,不管什么样的英雄肯定不多,一定不多,多了就不是英雄了,这是事实。

        Reply
  2. Pingback: links for 2010-02-07 « dupola's Collections

  3. 挥雨

    魏老师,您这篇文章写得不错,不过不深邃,也没有什么洞见。

    呵呵,不知道魏老师看了这句评论有何感觉?

    我读完此文的感觉是,言之有理,但让我想起了十年前韩寒上《对话》节目时的气氛。周围的大人对韩寒这个小孩充满了复杂的情绪,既不得不承认这小孩做了他们没有做到甚至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又不得不用自己的理论去解释韩寒现象不过如此或者兔子尾巴长不了。

    对于“公共知识分子”是否必须是学者,以及“韩寒肯定不是个学者,估计他也从来没想过要搞什么学问研究。社会也好人文也好,韩寒是不会贡献任何理论创新的。”我是这样看的:

    我只觉得有着太多的戴着“学者”帽子的所谓知识分子,对于社会也好人文也好,都没有什么理论创新,不过是熟读经书的“知道分子”,更不要说是“公共知识分子”了。

    在我看来,能够让普通老百姓对社会也好人文也好的认识水平有所提升的人,就是“公共知识分子”。从这个角度来说,我希望韩寒这样的偶像更多一些。

    与其对这样缺乏洞见的社会和“时世”表现清高,不如多做一些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的务实工作,日拱一卒,不求速成!

    Reply
    1. 愤怒的茄子

      看韩寒几篇博文,知识水平就提高了?

      那我还真得关注下,提高提高。。

      我发现这博客越来越有意思了,连评论都这么有意思。

      Reply
      1. 王有才

        我得承认,我确实在韩寒写的文字里,获取了一些知识。这是事实,如果不是经由他的文字,我或许不会知道很多关于上海的事情,也或许不会换个角度去看待某一个社会事件。我觉得,这就是一种知识水平的提高。我承认我没什么文化,看不懂所谓的“学者”们的言论,我只看得懂韩寒的东西,听说他没上过大学,恰好我也没有,貌似中国大多数人都是没有上过大学的,这注定了我们这些人只看的懂等于或小于韩寒水平的东西,并从中获取一些尚未知道的知识。就是这样。关于韩寒,你不用关注和提高了,你的偏见已经决定了你的视野,这只会成为你的累赘,而不会成为你的成就,趁早该干吗就干吗去吧。听说三聚氰胺又出来了,不妨去喝一点试试,看看有什么后果,这才是你们学者该做的事情。至于那些狡黠的小聪明,还是留给韩寒和我们来做吧。
        没什么意思,你偷换概念的思路跟博主一样,怀疑你们是一个人,或者是一个师傅,又或者,你们是同一类人,因为有一样的视角,所以注定了拥有一样的胸怀。

        Reply
      2. 挥雨

        愤怒的茄子,你好。

        也许你没法想象,我真的是从韩寒的几篇文章里就能学习到很多东西,不仅仅是知识,还有见识呢。不过我学到的这些东西,对你来说也许是小儿科而不值一提了,所以请体谅我的无知。

        我需要学习的东西还很多,希望你也能多写些文章让我也能有机会从你身上学点东西。如果你能写出让我明白什么是深邃的洞见,能让我以及更多的国人长更多的知识和见识,无疑是造福人间的事情,期待中。

        Reply
          1. jiefang

            老大这网站怎么可能被墙,你是怎么在社会上混的啊?还是一文人。如果
            不出卖灵魂,我真为你的未来担忧。

          2. 魏武挥 Post author

            呵呵,你说不墙就不墙吧,gfw不在我手上,我也没在gfw干过,不知道墙的标准是啥子

            另外,谢谢你的关心

    2. 魏武挥 Post author

      我从来不打算否定韩寒的作用,但我想,学者也好韩寒这类也好,各有各的用处,你不能因为韩寒成为了标杆式的人物,而只肯定他的作用,而学者的作用就不是“日拱一卒”,就不是“到群众中去做实务工作”。我承认很多学者都很“清高”,但也有不清高的。我在一个名为中国选举与治理网上,发现了大把很严肃很认真很给我启发的文字,只不过这些人,不是大众意义上的偶像罢了。但我从来不觉得,他们是无用的

      Reply
  4. 隐蔽的青年

    此文使我想起的梁文道的一篇文章。他提到,在极quan社会下,做一个出名的、受人崇拜的的知识分子不需要很有学识,只需要勇气和常识。不是原话,大概是这个意思。并以李敖在台湾学生中的地位的变化为例。一时找不到原文

    一直蛮欣赏韩寒,但不崇拜。确实,他文笔好,一针见血,有勇气,但是不是学者这类人,我也觉得公共知识分子这个帽子不适合他。他自己肯定也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目前公开发表的的文字配不上公共知识分子的帽子
    (不知道他有多大学问,私底下又写过什么文字,所以只能加个“公开”限定下范围)

    “如果社会并没有那么多可以用来抨击的现象,韩寒就无法进入公共领域。或者说,这个社会可以用来抨击的现象不是那么得“小儿科”式的荒谬的话,韩寒便无用武之地。这话的一个例子就是,上面提到的上海高速公路牌的事情。如果当局不犯下那么显而易见的荒谬,韩寒到哪里去写他的狡黠文字。韩寒批判的,都不是什么社会深层的东西,他批判的文字,也不深邃。如果这个社会不是那么浅薄的话,韩寒绝无可能如此暴得巨名。”

    这就难说了。“如果”这样,你和我、任何人都不知道韩寒又会怎么样,写出什么样的文字来,这里逻辑稍有点不严谨(我吹毛求疵了,不能要求谁永远严谨,逻辑永远严谨的人恐怕也写不出什么好东西。。。这里只是以事论事)

    深邃不深邃就见仁见智了。韩寒刚在厦门大学的演讲,用很直白的文字调侃了下领导最高的现象。换成稍微深邃点的文字,可以是官本位啊什么的,但是这么一来,就没啥效果了。

    还有一点,能不能公开发表“深邃”的文字,和身份是有关系的。越出名,受众越广,影响力越大,说话相对也要越小心。清华的秦晖可以公开批判低人quan优势,因为他只在社科学术圈中出名,受众范围也狭窄。韩寒如果公开讲,他的新浪blog恐怕也难保,因为他受众里有一大班年轻人,包括22岁的小弟。庙堂搞舆论控制,永远最怕年轻人

    Reply
    1. 魏武挥 Post author

      在微博上,我和一位网友交流。ta说:越是不正常的社会里,说“常识”的人的作用就越大。我答曰:这话反过来理解就是 说常识的人作用越大 这个社会就越不正常。

      逻辑永远严谨的人写不出什么好东西,这话我不是很同意。因为首先要意识到不可能有100%的好东西,其次逻辑严谨的人写不出90%或者80%的好东西,这不符合事实吧。

      韩寒在厦门大学的演讲我看了,基本上是这八个字:点到即止 一针见血

      Reply
  5. wirx

    不认为韩寒浅薄
    第一,大众传播是很很有讲究的科学,你的文章能够长时间得到大众认可,本身说明了有研究或者有天赋
    第二,中国文字界的现实,决定了,文字要走钢丝,一失足就完蛋,受众的水平,决定了文字不能太高深,但是需要引发思考。。

    Reply
    1. 魏武挥 Post author

      我很小心地没有这样写:韩寒的文字很浅薄,韩寒的思想很浅薄。我只是说:不是很深刻。我认为是这个社会浅薄——或者严格说来,这个社会所表现出来的那种丑恶,是很浅薄的丑恶。对待很浅薄的丑恶,就无需太多深刻的文字。这就是我的观点

      Reply
  6. Swif

    韩寒去年底名声暴起?纯属笑话

    1、韩寒以新概念一等奖以及《三重门》出名10年已久,05年前以叛逆青年著称,01年那阵便已经无人不知,粉丝众多。郭教主关博客和韩寒一点关系没有。05年韩寒和柏杨在新浪博客大战,”以文坛是个p,谁也别装逼“开始引爆互联网络,最后以高晓松、柏杨大败,后者被迫关博客。此后韩寒逐渐在博客上发表杂文,名声鹊起,与徐静蕾位列新浪博客点击量前二。这时和菜头、王小峰的博客名声根本无法和韩寒相提并论,之后开始发表大量时事杂评,近五年在互联网上一直是被关注的对象。

    Reply
    1. windson

      之前在玩聚上看到的时候就想破口大骂了。然后在推特上揭露了下。这家伙常识性错误一坨,还能他娘的扯淡扯那么久。真牛。

      Reply
    2. 魏武挥 Post author

      看来是个粉丝,肚破惊天认为我说郭氏关了博客是个错误,我依稀记得当时是有人关博的,多谢你这里详细解答。

      韩寒过去是个有争议的人物,到了去年年底,基本一边倒——这是我所谓巨名的一个特征。另外,和菜头的影响力在bbs江湖里很有一些,王小峰则可以狼来了式的关博引起外媒的注意。我觉得不能用博客流量第一第二的指标来衡量。说实话,徐静蕾到今天,也不是什么有巨名的人物

      Reply
      1. 匿名

        说实话,论名声,无论网上网下,这十年和菜头王小峰加起来都没法和韩寒比,别扯徐静;十年前央视为什么就找他做节目?韩寒写出三重门时和菜头刚在bbs灌水吧,老罗还在东北卖壮阳药呢;话说郭教主都在02年就出名了,80后哪有不知道的.韩寒也就03-05搞赛车沉寂了一回儿罢了

        Reply
  7. fiona

    韩寒对80后有一种特别的意义
    不论他对公共事务的言论究竟有多少道理多少效果 至少我乐见他这样的一个存在
    就好像小虎队一样 不论唱功如何 他们承载了一些回忆 一种情结

    Reply
      1. fiona

        新概念作文大赛那一段时期可不已经成为回忆了
        如果就此沉寂了 回忆也就此淹没了
        妙就妙在几年之后他又以这么一种方式活跃起来
        所以我拿他跟小虎队比
        要不是重组上春晚 谁有空拾掇这段回忆啊

        Reply
  8. 王有才

    韩寒去评论一些社会公共事件,与博主看到韩寒的一声“喂”就坐不住了,扔掉了学者应有的矜持,冒出来用“学者”的角度进行评论。
    我没觉得有什么不同,反而觉得与博主所谓的“不深邃”“不洞见”成了一类货色了。我这么说,毫无贬低韩寒与博主的意思。
    韩寒之所以爆火,只是源于他做了大多数人想做而不敢做的事情,说了大多数人想说而不敢说的话。而且鉴于他与大多数人不同的出身及社会地位,他可以更方便的获得更多的资讯以及更为敏锐的洞察力。实话说,我没去过上海,如果不是韩寒说一些上海的事情,我压根不知道有这么些事儿。我觉得,韩寒在另一种程度上,弥补了信息不对等不流通的社会现象,从而导致了一旦听到某个社会公众现象事件,有一部分人赶紧跑来先看看韩寒是怎么说的。因为在这个社会,大部分人是没有话语权和信息获知权的。这只能说是一种悲哀,首先是信息被屏蔽了,其次是因为这部分人已经被应试教育逼得没有了思考的能力,没有了分辨的能力。
    不过,博主最后补充的那句,隐晦的说一声“只是,这个时势……唉”,就这一句,就暴漏了博主藏在“学者”外衣下面的那个小来了。
    没什么意思,韩寒如果是这个社会的一个自由战士,博主就是站在旁边冷眼旁观并不时发出几声讥讽的假学者。
    这挺酸的,不是吗。

    Reply
      1. jiefang

        讲究理性与深邃的博主,你说明白点韩寒就怎么尽可能的发挥了所有能力?通过什么判断的?你是怎么知道他不能的?
        难道你只是在这里拿人格来换你博客的流量????
        您解释一下,这点勇气还是有的吧?

        Reply
        1. 魏武挥 Post author

          因为我注意到他拿了张纸出来,在演讲的时候,一直在看那张纸。我相信他是做过精心准备,并且字斟句酌的。他自己也说:为了不要离题太远就准备了一张纸(大意如此)。他在尽自己最大的可能去表达他想表达的东西,而不是信手拈来的。—— 解释我这个,不需要勇气。

          Reply
          1. jiefang

            貌似博主是一成功人士,哈哈。
            地球人都知道他拿了张纸出来,说为了不离题太远。-——这意思你懂不?
            是尽最大可能还是尽其最大能力
            我不是说韩寒就有多神,只是不要妄下结论。

      2. 韩寒门下走狗

        算了,本来我是想在前面温和的和博主说一下的,但是,我现在想说的是,博主,你能更深刻点吗?难道弄的我们这些平民小辈全看不懂听不懂便为深刻?

        Reply
  9. s23sui

    想起来,韩寒以前的“叛逆”种种
    当时老师会说,韩寒以后没用的
    现在想想也就是笑话
    我想最起码他知道自己要什么想干什么,并且重要的行动了
    很多人却连最起码的都不知道

    Reply
    1. 魏武挥 Post author

      韩寒不会没用的,到了今天,他已经成为一种符号,一种集体记忆,以及一种集体意识

      Reply
      1. jiefang

        看到这一句的时候,我就哭笑不得。能不能解释下????
        好像您也是个文化人,可能自己认为是个知识分子呢,来说明白点,不要像韩寒那样小聪明让人一看就懂,还把别人嘲弄一下的那种,博主只要说清楚就行了,求您了。

        Reply
          1. jiefang

            博主很不屑的样子,告诉你韩寒很谦和,他聪明,不糊弄人更不吓唬人,理性、也许他不深邃,但至少他喊出来了皇帝是光着屁股的!!好多舔皇帝屁股的人看不惯了。呵呵,然后给支持韩寒的人扣上粉丝的屎盆子。

  10. 匿名

    不要时事造就的这类的话,人的生存环境是随机形成的。反过来我也说一句,如果不是美国搞了个什么网,你的文章我还看不到呢。你能说如果当时社会没那么黑暗,鲁迅也没什么吗?

    Reply
  11. Leeiio

    我一直觉得名声都是大家给的,做自己想做的,写自己想写的便好,事情非得洞见到本质,你本来就知道在如今这个时事是无法写本质的东西的,韩寒的名声如此大燥关键就在于能让人共鸣并且产生社会影响力,让更多的人去洞见去思考这些表象下的本质,这才是最重要的。

    Reply
  12. copyface

    看了博主的文章,联想到一些往昔不好的回忆.

    比如”深邃”,”深刻”,”洞见”,”知识分子”

    学生时代的段落分析,中心思想

    长大进入社会的各种潜规则

    地震时余大师的含泪

    以及”党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每一个解读下去都是深邃无比.

    套用一句话:”这事不能说太细.”

    就是说,可能您说的都正确,可能中肯,但就我看来却相当刺耳

    韩寒也许不是”公共知识分子”,但我却从他那里得到了很多快乐,一种我们不曾拥有却无比奢望的快乐.

    也许博主也认为我的发言很主观.但我也没办法.

    因为韩寒总是站在我们蛋的一边!!!

    Reply
  13. jiefang

    博主是不是已经年龄大了?
    韩寒绝不只是现象,你能感触到这个社会正在进行的变化吗?
    我不敢相信你就是完全具备常识的一个人。
    不要谈宪法赋予我么什么的苦涩,很酸。还是来点勇气的好
    我就想不通韩寒怎么就不是公共知识分子?他没介入公共领域,还是他就不是个知识分子?
    纵使你再深邃,没有勇气能顶屁用啊?自己意淫呢还是卖弄?
    各位不要搞错,韩寒不是带给我们快乐的啊。
    呵呵 ,深邃和流行什么反比,搞错无?一针见血不久是深邃吗?
    通篇和十年前韩寒对话里那女生一个调调。听说那女人到美国去了哈哈哈
    博主,想好,多花点时间,我们争取做个有常识、有用的人。
    谈到理性与逻辑,一定要谨慎。
    哈哈哈,博主你打着一些唬人的幌子,搞了一堆狗屁不通的文字,还要贴上韩少的光,唉,我多么希望你能言简意赅、一针见血的指出韩寒不靠谱啊,让我心服口服,决心做个深刻的人。

    Reply
  14. 路过的人

    不知道博主是不是80后?觉得博主对韩寒的经历的了解有误。

    韩寒在80后群体内的成名很早,2000年前后的新概念作文大赛及后面《三重门》《零下一度》的出版,一夕爆红,不过当时被众多“文化学者”认为是昙花一现。

    中间有一段没有什么韩寒的消息,听说去开赛车了,听说开得还不错。

    韩寒再次引起人们注意是2006年与白烨的笔战,后面陆天明、陆川、高晓松和郑钧等轮番登场一番混战,而不是博主所说的与郭敬明的小打小闹。这次笔战的确如博主所说使韩寒“成大名”,突破了80后的“小”圈子,成为了社会性的文化名人。后面又有有关文坛作协的笔战和对一系列社会事件的评论维持了韩寒的高人气一直至今。

    对韩寒还是比较欣赏的。韩寒的可贵之处在于他的犀利与真诚,看韩寒的文章让人觉得是在看令狐冲使独孤九剑中的无招胜有招,而看于他论战的众文化名人的文章让人觉得是在看岳不群发表为什么五岳派应该合并的论著,或者是林平之讲述被压迫的和被解放的奋斗血泪史和歇斯底里。

    博主的这篇文章让我看到了一点令狐冲、一点岳不群和一点林平之。

    博主对敏锐表示赞赏,对韩寒的深度表示怀疑,对韩寒的“时势造英雄”语气中夹带着酸涩,对社会的现状表示担忧,对“学者”的研究怀抱理想和幻想,对“知识分子”和“学者”的帽子俯首膜拜。

    这篇文章是篇标准的酸文,除了让作者标榜自我的作用外,和人民日报社论一样别无他用。就像鲁迅重写了闰土的文章:记忆中的闰土满脸麻子并且患有多动症,长大后的闰土懦弱愚昧粗俗,鲁迅心生厌恶冷漠得让他退下,然后自己在书房里对墙控诉封建礼教的吃人和闰土们的不争气……

    Reply
    1. 魏武挥 Post author

      博主对敏锐表示赞赏,对韩寒的深度表示怀疑,对韩寒的“时势造英雄”语气中夹带着酸涩,对社会的现状表示担忧,对“学者”的研究怀抱理想和幻想,对“知识分子”和“学者”的帽子俯首膜拜。

      这话基本正确。我对学者啦知识分子啦这些帽子是蛮俯首膜拜,虽然我知道今天有很多是伪学者伪知识分子,但这不妨碍我对真正的知识分子或学者的膜拜。

      至于酸涩那句话,不知道你的意思是我觉得韩寒成名让我很酸呢,还是我对这个时势感觉很酸?我还没到觉得韩寒成名我就感觉嫉妒得要命的地步。我不是作协那帮人。

      至于评论最后,拿出闰土的例子,那真是高看我了。不过,如果酸文的定义是闰土这样的文章的话,那我就照单全收对这篇日志的“酸文”的评判。

      Reply
      1. 路过的人

        酸涩不是说博主赤果果的嫉妒,而是“文人相轻,自古而然”那种~

        最后闰土的例子,没有要拔高博主的意思。想说的是我觉得鲁迅的这篇文章很好不是因为他的主题思想概况出来和教辅书中总结的是一样的,而是他悲天悯人的情怀,他对少年闰土的喜爱和对成年闰土的无力,你能感觉到在这篇文章中是有一个“人”站在闰土对面去注视和去理解这个个体和其中意味,而不是像现在很多的社论那样,急忙忙的从事件本身和个体中抽身,去“胸怀天下”,讲一堆似是而非的“深刻”。

        说是“酸文”,是因为这篇文章即没有“非常朴素的人文关怀精神”,“非常敏锐(不是深邃)的社会洞察”也做的大为马虎~实在是上XX日报的文艺评论版的好素材~

        对于博主对帽子的膜拜我很理解……但是博主将韩寒和“公共知识分子、学者”对立起来我觉得是博主思想固化,时势造英雄,但英雄也造时势~我们社会需要的不是更多的学者的研究,需要的是更多的韩寒更多韩寒式的研究,路是走出来的~

        Reply
        1. 魏武挥 Post author

          呵呵,和你开个玩笑,我当然有这点自知之明,离闰土,差得不是那么一点点。

          但我不承认思想僵化。韩寒有作用,作用也可以说不小。但不能说学者知识分子就是没用的。现实的情况是,他们近乎于集体沉默,或者被逼沉默。比如我就很欣赏贺卫方这样的学者

          Reply
  15. 匿名

    “如果这个社会不是那么浅薄的话,韩寒绝无可能如此暴得巨名。”

    这是一个不可能验证的假设,就像,比如说如果当年诸葛亮废黜阿斗自立的话,那么历史……..等等。
    这一切都是人的作用,有的人愿意说出真话。即使是法律体系和社会环境相对透明得多的美国,也有迈克摩尔这样的人。

    Reply
    1. 魏武挥 Post author

      摩尔哪有此大名,说成是乔姆斯基还差不多。后者牛人一个,一手拿钱拿到手软,一手照骂不误

      Reply
  16. copyface

    博主您有没有发现,

    短短的一天不到的时间,您的博文获得了一千多个点击,八十多的回复,7个投票,

    我翻看了几篇旧闻,就点击率而言有超过这一篇的,但大部分都是零回复,更加无人投票了.

    如果每一篇博文都是一个广告的话,这篇应该是效果最好的,不但有点击,还有互动,最终促成了购买行为.

    我觉得博主应该把这篇博文的相关信息观察一个星期,然后写一篇有理有据的新媒体营销方面的文章,岂不皆大欢喜.

    另附:目前来到这里的大部分都是理性的韩寒粉丝,受教育程度较高,不排除未来有大批不明真相的粉丝前来,密切注意.

    Reply
    1. 魏武挥 Post author

      哈哈,前面有评论说,韩粉还没大规模到来,让我做好思想准备。不晓得我要做什么准备?隐藏此文?关闭评论?关闭博客?

      Reply
  17. s

    魏先生,粉丝的力量是很恐怖的,你赶快缴械吧!
    ——————-
    我很喜欢看韩寒的博客——他说的很有意思——看了会觉的较爽。
    但是,我也觉的他应该多读点书。
    :)

    Reply
  18. Vino

    人家说自己是知识分子了么?
    人家说自己是作家啦?
    你这种人才巴着个作家,知识分子的头衔。
    你才作家,你全家都作家,你小区都作家!
    吃饱了撑着写篇骂人的,流量终于上来了,你高兴了吧
    别说我是他粉丝
    你才是他粉丝这么暗恋他
    你全家都是他粉丝
    SJB

    Reply
  19. Pingback: 也谈“韩寒现象” | Oh My Media | 媒介与传播研究

  20. Pingback: 一個兩次成為現象的人 | 公牛擠奶

    1. 魏武挥 Post author

      多歧为贵,其实很多人不明白。很多人更不明白的是:我同意你们所有的观点,尽管你们互相不同意彼此的观点——这句话不是捣浆糊。

      Reply
  21. 休学生

    作为韩寒的支持者之一,
    我个人不注重学不学着,知不知识分子,
    用句流行的话,体制内啥也别说了。
    我欣赏的是韩寒的率真,
    他就是那个敢于指出皇帝没穿衣服的小孩,
    而其他人,都是披着虚伪外衣的鸟人。
    什么时候大家把虚伪的外衣脱掉了
    什么时候再来评论韩寒。谢谢。

    Reply
  22. llm

    我也稍稍更正网友的小差错——是白烨,不是柏杨

    “韩寒去年底名声暴起?纯属笑话
    1、韩寒以新概念一等奖以及《三重门》出名10年已久,05年前以叛逆青年著称,01年那阵便已经无人不知,粉丝众多。郭教主关博客和韩寒一点关系没有。05年韩寒和柏杨(是白烨,不是柏杨)在新浪博客大战,”以文坛是个p,谁也别装逼“开始引爆互联网络,最后以高晓松、柏杨(是白烨,不是柏杨)
    大败,后者被迫关博客。此后韩寒逐渐在博客上发表杂文,名声鹊起,与徐静蕾位列新浪博客点击量前二。这时和菜头、王小峰的博客名声根本无法和韩寒相提并论,之后开始发表大量时事杂评,近五年在互联网上一直是被关注的对象。

    我很抱歉今天第一次因此文知道博主,但以我个人意见,及根据钱穆老先生在《国史大纲》中关于知识分子的定义,我同意南都周刊的意见,韩寒他的的确确是我心目中的“公共知识分子”!

    Reply
  23. MC

    魏先生,你们二人的博客我都关注,很奇怪,我当时看你这篇文章的时候,觉得只是你发表了一些再平常不过的看法,说出来一些事物的另一面而已,看过之后我依旧会关注你们二人,依旧愿意看看你们二人此后的其它文章,可为什么那么多的评论,我没细看,但确实很多不同的观点,这也好吧,但您觉得不,这说明您那个“唉”字所表达的问题,其实已经很沉重了。

    Reply
  24. zay

    說句公道話,你的博文很多錯…韓寒的博客出名是好幾年前的事了,爭論關閉博客那事不是韓寒和郭敬明.你說人家看到的是表像,你自己先審視自己.

    Reply
    1. 魏武挥 Post author

      这里的确有个错误,我文中说了。但对于整篇文章而言,这不是个很致命的问题。因为所谓韩寒现象的描述,和这个部分没什么关系

      Reply
  25. 小人物

    对于您说的韩寒是否学者或公共知识分子不予讨论,更多想到的是有些知识分子除了思想理论上有所创新,在引导民众思维上能有多大贡献。加上现在受众层次不同,晦涩难懂的理论很难得到共鸣,倒不如韩寒的就事论事来的直接。况且加上大众偶像级人物的参与,波及面广,更能唤醒民众的觉醒。
    社会如此,渴望更多的学者和公共知识分子参与进来。

    Reply
    1. 魏武挥 Post author

      其实blog上还是有很多这种文字的,我推荐两个:贺卫方的,张鸣的,还有这个:http://www.ideobook.com/(我不知道背后是谁),未必就晦涩难懂

      Reply
  26. 刚才那位

    断然你的文字不会那么激烈、那么尖锐,和那些你说的知识分子和学者一样,你担心被墙,担心被河蟹,担心领导找你谈话,担心你现在身边所拥有的职位和工作,于是你们的思想变成了深邃,语言变得晦涩和无关痛痒,对各个社会事件的评论开始小心翼翼,乃至从来不敢写。这与我们的期盼恰恰相反,我们需要那些有勇气的人来站出来说,哪怕通俗哪怕粗口,而的的确确能给我们力量,虽然我们短时间内不能改变什么。

    Reply
    1. 魏武挥 Post author

      呵呵,谁说如此呢?或可看这一篇:http://weiwuhui.com/2864.html,当然,也许你觉得还是有些无关痛痒?

      Reply
  27. 海盗电台

    韩寒没跟郭敬明论战,郭敬明也没关闭博客,关闭博客的是高晓松,白烨。韩寒骂过郭敬明,不过郭敬明没回应过

    Reply
  28. dupola

    我操……我把全部评论看了一遍。我真服了某些“理性的韩寒粉丝”。

    这么一篇普通的、理性的、平和的评论文章,居然有这么多“理性的韩寒粉丝”的十分不友好也并不见得理性的评论甚至是攻击。实在是叹为观止。

    魏兄辛苦了……哈哈,好辛苦啊。

    Reply
    1. lenx

      我觉得还是有很多人初中语文没学好的,怎么读一篇文章,怎么读完一篇文章,怎么抓一篇文章的重点都没有学会。

      Reply
    2. 魏武挥 Post author

      呵呵,其实说到早期,我也是混bbs江湖的,99-2000年的时候我在当时一个蛮有名的财经网站供职,工作内容之一就是打理该网站的bbs板块充当版主,唇枪舌剑的事情做了不少,神经很大条的

      Reply
  29. 匿名

    我正在做关于“韩寒现象”的研究性学习报告。(现在高中的作业就是多花样)
    作为一个90后,初中才开始接触韩寒的文章。若不是今个学期发现了这个研究性学习课题,我也一直未知道有“韩寒现象”这一概念。而事实上,我依然未弄清“韩寒现象”是指什么。
    后来百度一下,发现有三种说法,现求证。
    第一种是说,人们所关注的,已经超越了韩寒其人其事本身,而包括公众对韩寒其人其事的广泛议论。
    第二种是,韩寒在他的作品中,博客中发表那些挥着拳头大骂中国的教育制度的言论的类似行为引起多人跟风的现象。
    第三种是,偏科人才现象,即,一些人以某一特长赖以为生的现象。
    求证求证。

    Reply
  30. 匿名

    不了解一个人的时候请不要帖标签。
    关于欣赏韩寒,我不能肯定什么样人会欣赏他,但至少可以肯定,虚伪的不真诚的人还有卫道士之流绝对不会欣赏他,而且一定会公然或者隐晦的诋毁他轻蔑他。
    博主自己归类吧。

    Repl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