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Right是个坏东西

      CopyRight是个坏东西有56条评论

这大概是我写博以来第二个激进的观点。第一个激进观点请点这里

我并不否认版权的正向作用,但我对现存的版权制度非常不满。如果现存的版权制度称为CopyRight的话,而另外一种版权制度便是CopyLeft,即CC协议。

CopyRight是个坏东西,CopyLeft是个好东西。

主张CopyRight的,最根本的理由在于保护创作的物质利益激情。它的假设是,一旦创作者不能得到物质利益的刺激,那么,就会有大量的创作无法诞生。它的一个根本假设前提是:人无利是不起早的——这种“纯理性”的假设。

但CopyRight无法解释数千年来在没有它们的保护下,人类的思想文化传承并未中断。在没有物质利益的刺激下,照样有一群人不断地去创作,哪怕一贫如洗,穷困潦倒。倒是在今天,有了物质利益的保障下,有多少树木最后变成一堆垃圾?

CR的支持者说,正是因为没有CR的保护,虽然还有一群人在努力创作,但显然数量是稀少的。我不会忽视这个事实,但同样存在这样一个前置问题:我们需要如此之多的数量的创作么?

文明的进程无疑是N倍地得以加速,但人们的幸福感并不N倍地得以提高。正相反的是,有一个调查说,幸福感最少的人是中间阶层。大量的创作,不能解决现代人精神上的日益焦虑和空虚。我们面临信息爆炸,却始终感到信息饥渴。

有的越多,无的感觉越强。

大量的创作使得知识得以专门化。学科被细分到无以复加的地步。这是一个什么结果呢?这个结果就像一个女生跑去内科看病(西医),医生有很大可能不会告诉她:你怀孕了。因为那是妇科的事,内科不看肚脐眼以下的玩意儿。

波斯纳在他的《公共知识分子之衰落研究》中的一个要素就是:知识专门化使得真正意义上的公共知识分子变得日益稀少,而尚可以公共知识分子命名的人则愚不可及。

文明的进展太过于快速,快速到有些人会无法跟上而被社会抛弃,有些人则紧赶慢赶像是赶上了但临了依然不知道自己这一生是怎么回事。人们没有时间去仰望星空,更没有时间去拷问内心。如此快速发展的社会,是我们需要的么?难道我们真得需要无止境得“更高 更快 更强”么?

如果不是,又有什么理由要用物质利益去保护创作者呢?

数字革命(这不是CR刺激出来的东西,正相反,如果先驱者要求专利的话,哪里来的数字革命),让CR变得越来越不适应,过往的版权保护制度越来越有削足适履的感觉,特别是一些纯供娱乐的东西。没有物质利益刺激,就没有大量的娱乐品提供——这我相信,但我要问一句:我们真得需要那么多娱乐么?

真正的创作者所在乎的东西是两样:如何防止不被抄袭剽窃,如何保证我的创作不在传播中被篡改。而他们真正的“利”点是:自己的创作被广为传播。

而这两条,基于创作共用的CC协议(CopyLeft)已经加以提供:署名、保持一致

为钱而创作的创作,低价值甚至无价值的概率更高。我们不得不问这样的问题:

在金钱刺激下的高概率无价值但同样在金钱的刺激下高频率产出,和没有金钱考虑下的低概率无价值但却同样没有金钱刺激下的低频率产出,人类的终极,选择哪个?

类似的比较简单的问题是:

你一辈子需要粗粗读上100万本书呢?还是扎扎实实精读100本?这是你,作为个人的终极问题。

 

没人许诺曹吴施罗源源不断的版税,我们中国人依然有我们的四大名著。

56 thoughts on “CopyRight是个坏东西

  1. luzhen

    公共知识分子跟版权讨论有什么关系,一半内容跟主题无关。

    没说明白,为什么不喜欢现在的版权知道,为什么是坏东西。

    唯一有关的是知识专门化,而且上下文联不起来。而且恰恰知识专门化,才不会出现无意义的内容。现在谁都能写一堆,这种程度的思考,还谈不上版权。

    Reply
    1. 魏武挥 Post author

      为什么不喜欢现在的版权制度,可以点击相关文章里的几条链接,我在过去写得很明白了。写博客不是写论文,也不是写新闻稿,不需要那么恭谨和完整。

      至于思考是哪种程度的,都是有版权的(我指的是cc协议)。你当垃圾是你的事,我敝帚自珍是我的事

      Reply
  2. turygo

    虽然并不同意楼主的观点,但是我相信这个世界的进步,就是需要各种各样不同的甚至矛盾的思想,新年快乐~

    Reply
  3. foxkid

    没人许诺曹吴施罗源源不断的版税,我们中国人依然有我们的四大名著。

    可是同样是因为创造不能给人带来收益,曹雪芹穷困潦倒而死。导致红楼没有完结。

    Reply
    1. 魏武挥 Post author

      关于红楼我有三点小小的个人附注:

      1、红楼梦正是体现了cc协议的必要性,署名权和保持作品一致是很重要的,后面的续破坏了这个规则;
      2、红楼梦作为一个艺术品,不见得需要完结
      3、我严重怀疑曹即使身体健康也不见得能完结它。故事是他创作的,但后来未必他能收得住

      Reply
          1. Calvin

            版权保护一方面是种激励 另一方面是保证搞创作的人可以靠创作过活 而且还可以活得不错 如果才华横溢 靠创作赚了一大笔钱 衣食无忧了还能更心无旁骛地做自己喜欢的创作

            谁规定一定要饿死了才写出好作品?苏东坡和李白是因为要饿死了才成了文豪流芳百世?古希腊的一票哲学家不都是贵族?

            另一方面 如果不给创作的人利益补偿 这更是剥夺了普通人的创作权 只准天才进行创作,就不准广大的创作爱好者做自己喜欢的创作并以此为生?

            总之 我认为copyRight和copyLeft互补 没有好坏之分

          2. 魏武挥 Post author

            1、在CR的保护下,真正的受益者(或者说受益大头)不是创作者,是版权组织;
            2、不给创作者利益补偿并不等于剥夺普通人的创作权。普通人有普通人的生活收入方式,创作是灵感一来偶一为之,未必见得要靠创作来获取收入(比如,还是有不少普通人的blog、flickr、视频制作)。正如大竹英雄回应“职业棋手既可做自己有兴趣的事又可赚钱”的说法所说的:职业棋手其实下不出天才的棋,因为他们患得失。(大意如此,原话不记得了)
            3、正因为是贵族,或者说有其它收入方式,才有可能产生哲学之类的不功利的东西,因为不患得失。
            4、创作者的补偿未必靠直接售卖。比如说,名气大了可以开讲座嘛。事实上,春秋的诸子百家不是靠直接卖他们的学说来获得补偿的。
            5、CL比CR更显然的好处是:传播广。我们不是缺少创作,而是缺少创作之后的无门槛或低门槛的广为传播。

          3. old

            苏东坡不受贬,我们就没有水调歌头可听.李白正因在皇帝那里碰了壁,才唱起了蜀道难.
            此之谓:文穷而后工.
            那些写子夜、屈原、家春秋的文豪,当一个个成为各种长、委员、老总之后,就不再有超越之作了。

          1. 魏武挥 Post author

            这只是我的个人揣测,没什么特别的证据。

            比如宝玉作芙蓉女儿诔,荡气回肠。在这种铺垫下,我真得很好奇黛玉死后,宝玉该如何。也许曹先生早已胸有成竹吧。

          2. old

            芙蓉女儿诔一节,宝玉和黛玉商量改一句话,改来改去,改成茜纱窗下,我本无缘,黄土陇中,卿何薄命.黛玉脸色一变,说不出来,只好说很好很好,就这样吧.
            可见曹雪芹确实胸有成竹,芙蓉女儿诔不是吊晴雯的.

  4. 金色葡萄

    纠正下关于内科的部分,内科急腹症(肚子疼)首先就是要排除外科和妇科的问题。外科,妇科同理。如果不是自己科的,千万别砸在自己手里

    Reply
    1. 魏武挥 Post author

      呵呵,其实我正文里原来想来个括号:请葡萄兄以专业的眼光来指正。后来想想,本来就是个比方,没必要了。

      不过我的确听说过一个故事,一个二胎被罚款的妇女声称是医院误诊导致她二胎的,也就是医院没告诉她怀孕了,等到证实,已经不能打胎了

      Reply
    2. 魏武挥

      BTW,十多年前,我有一个女同事,觉得不舒服,去了内科看病,被告知心脏有些问题。后来在某有经验的人士指点下,才晓得自己怀孕了。这倒是个事实。

      她当时还吓了一跳,因为已经开吃一堆与心脏治疗有关的药,很怕小孩受影响。所幸,小孩没什么事,健健康康地一直到今天

      Reply
  5. Carl

    在金钱刺激下的高概率无价值但同样在金钱的刺激下高频率产出,和没有金钱考虑下的低概率无价值但却同样没有金钱刺激下的低频率产出,人类的终极,选择哪个?

    这句话能不能用更简洁的语言表达一下呢?
    为什么康德是哲学大家但却不能深入人心,关键在于艰涩。

    魏老师新年快乐。

    Reply
  6. old

    版权制度只有300多年,而人类文明已经存在了数千年,我们能够看到的可以称为作品的,也已经超过了2000年.
    版权是印刷媒体的产物,电子媒体出现后,修修补补,弄得越来越复杂,成为一个庞大的权利群.
    现在数字媒体时代,它的矛盾确实越来越突出.其实真正的你我之辈,以致大作家大艺术家,从版权那里获利都是一小部分,大头都给公司得了.此所以有copyleft运动也。
    我看版权制度已走到尽头,需要有新的突破,究竟如何,有待研究。我叫一位博士生研究这个问题,没有研究出什么来,但是阅评意见已经写的很好,认为有新意。可见这是一个研究的新增长点。

    Reply
  7. CT

    这篇文章应该更多是说纸媒的版权问题吧,没有版权,谁会花几个亿让卡梅隆拍阿凡达?
    写文章是交流冲动下产生的,个人写的目的可能更偏于交流,但是多人合作的作品大多是冲着利益去的,不然大英百科这种书谁能写出来,几百万字可能是一个人创作的极限了(大仲马作品那么多好像也就几百字),没有版权,很多书是出不来的。

    Reply
    1. 魏武挥 Post author

      不是,不是光指纸媒。

      我的问题在于,“没有版权,很多书是出不来的”的背后:我们有必要那么多书么?再激进一点,没有阿凡达,有什么要命的关系么?

      BTW,wiki不就写出来了。

      Reply
      1. CT

        我们有必要那么多书么?书籍太多,质量好不好是一个问题,不过纸媒在网络的冲击下一般都会出版一些很受欢迎的书吧,不受欢迎的书的可能不会出版或者印刷量很少(毕竟看书的人不如以前那么多了),当然质量好不好也没有保障,比如《货币战争》

        Reply
    1. 魏武挥 Post author

      cr在右,cl在左,cc在中间偏cl,的确如此。不过cl来自于自由程序,非常geek的玩意儿,让它有普世价值的,是cc

      Reply
  8. Yuan Yijun

    本以为先生变成了劳伦斯的 fans,没想到是这样没边儿的想法。既然说 copyright 不如 copyleft,先生的博客用的是 CC by-nc-nd 而不是 CC by-sa,是不是也该换换呢?

    Reply
    1. 魏武挥 Post author

      我遵循的cc协议,不用换。因为我很注重保持一致。这种方式并不会妨碍文本的被传播。BTW:我的确很景仰lessig,不过谈不上fans吧,因为说到底,我不是学法律的,虽然我有兴趣。

      Reply
  9. 匿名

    非常认同此观点,创作本来就应该是纯粹的,我们不仅要质疑以物质利益为目的去创作真的会有好的作品吗?只是物质利益可以让本来一些不适合创作的人涌入创作的大军当中,让一些真正纯粹的创作者被这群大军给掩埋,真正纯粹的创作者的作品价值或许不在当下,而是在几十年,几百年后才能呈现。
    而以物质利益目的做的创造价值往往很快呈现,但同样也会很快覆灭

    Reply
  10. Tom

    博主的观点我也考虑过,或者希望那是一种有益的发展方向。

    但我就问一个可行性的问题:假入我是某个报社或者出版社或者影像公司的老板,我就愿意经常找王三表、和菜头、甚至你的某篇非常热门的文章,找别的报社期刊发表过的好文章,找别的电影制作商发行的电影,随手拿来出版,也不给作者支个声,我把你们的、他们的、它们的东西都拿来卖的钱,按照你的CL规则我也毫无必要给任何人费用,所有那些书籍、影视音像制品,我都拿来自个儿卖钱,也不会受到任何法律或者规则的约束,反正这样成本降低了,受益的也肯定是消费者。而作为那些作品的创作人,他们的处境、感受是如何,他们还有创作动力吗?

    不要说为人民、为艺术、为理想而创作,这些都是虚的,当一个行业里出现了一个强盗,而却被认为是合法的正确的这样的事情发生之后,只会一石激起千层浪——既然别的发行公司可以任意使用我的产品,我也当然可以而且应该使用他们的东西,我甚至应该把自己的创作开发部门关闭以节约成本,因为全世界还有太多太多的东西还来不及拷贝,只要有哪个傻X创作新的作品出来,我只要拷贝好了,干嘛还要自己劳这个神?

    而这样的结果,必将导致大部分的创作者放弃创作,当然也不是说创作就会停止,而是所有的创作将趋向流行化、主流化,就像菜刀、牙膏、衣服这类平常而简单的物品,固然这些物品的外观,可以有各种花样可做,但再怎么样它们也摆脱不了应有的本质属性,无非就是——菜刀的刀刃要锋利,牙膏是挤出来的,裤子有两个裤管——而这些东西已不再需要进一步的创造了。需要的只是,注意:广告。所有流行化、主流化的产品,就像所有那些不管高档还是低档的服装一样,需要做的只是——广告——就够了!如果版权真的没有意义了,也许有一天我们就会看到这样的广告:
    ——周杰伦最新专辑,恒——源——祥!蓝壳的!
    或者,
    ——刘德华刘若因,黄金搭档!

    当然,也许会有另一种趋势,就像中国的啤酒香烟一样,每一个地方都有一个自己的品牌,除了那些卖得最好的几个之外,其他地方的产品想要在某个本地打入市场的机会基本为零,因为地区政府和地方保护主义的势力,会霸占这些几乎无本万利的行业,而创造和开发这些事情,从来就不值得去考虑,而仅仅需要做的事情是:生产和销售。

    Reply
        1. 魏武挥 Post author

          我是应对你的问题的答案:我写东西,你可以自由传播,但有三个条件:必须署我的名、不能篡改、不可以拿去卖钱(这就叫非商业使用)。至于我会不会饿死,你也看到了,我这个blog快写了1000天,我个人的blog历史已经超过了3年

          Reply
          1. Tom

            也就是说,您所作的上述这番分析和评论,只针对您个人或者类似于您情况的群体而已,只调侃了版权相关的极小部分范畴,如此说来,您不应该在文中如此高谈阔论,更不应该使用这么大而武断的标题,以免与您讨论的人搞了半天也摸不清楚您的思维线路,到头来发现原来是发表出来的结论和实际思考的覆盖面差距太大,这样只会让您的评论浮夸于你的思考。

          2. 魏武挥 Post author

            并非如此。采用cc协议进行创作的人,也是有的,比如《代码2》和《remix》两本书,都是cc协议的

        2. Rei

          看明白cc的非商业使用没有。

          传播者违反协议,商业使用了就告它呗,前提是在承认cc协议的国家。

          又没说作者不能商业使用。

          Reply
  11. kentsin

    Copyright 是好東西, 孝也是好東西

    但當好東西發展過頭了, 失去制衡, 迷失了本義, 就變壞.

    不單是這兩樣, 所有事物都一樣, 好事變壞事, 都是沒有受制衡, 沒有追尋原義.

    Reply
    1. 魏武挥 Post author

      不至于的。我对版权的看法,有一系列的文章,单篇文章可能讲不清楚,打算回头整合整合弄成一篇

      Repl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