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技术垄断

      读书:技术垄断有61条评论

黑客帝国1 黑客帝国2 黑客帝国3

其实,我从来没有把这个名为《Matrix》的三部曲看成是科幻片。很有些人认为这是一部哲学巨作,但我更倾向于把它看成是一种预言,而且,这种预言的可能性,不幸的是,还很大:人类为智能机器所统治且浑然不知。

这台超级智能机器会是谁?从目前看来,可能最大的是Google——这也正是我经常批判一下google的原因——上周我和香港城市大学的祝建华教授聊到这个问题的时候,祝教授认为google并非象微软那样垄断:因为google的服务都不是强迫你接受的。我没有继续对话下去,但我以为,也正是因为此,我们就需要更警惕google。这种垄断是一种被升级过的垄断:你自愿的。

电影的结果并非是一个喜剧,虽然人类和母体的对决似乎获胜了。但结局的场景却暗示我们,连这一场对决都是事先被计算好的。这是一种恐怖到骨髓的体验。你不断地抗争,却从来没有料到,你自以为是自觉的那种抗争,依然是一种被计算

技术垄断是的,网上有“被就业”、“被小康”这种调侃式的说法,但任何一种悲剧都比不上这个:被计算。

要了解人类走向被计算的道路是怎样的,我以为,波兹曼(虽然书皮上写着波斯曼,但我更愿意用广西师大的译法)这本《技术垄断:文化向技术投降》是极好的书籍。在一片为新媒体新技术歌功颂德的文字中,我们需要这样的“盛世危言”。

《娱乐至死》是一本广为被谈论的书,光是书名我就见过很多人提起,但其实就波兹曼本人而言,却不如他的《童年的消逝》来得深刻,而后者,又不如这本书。娱乐至死只是一种泛文化的批评,童年消逝则是对电视机提出了控诉。但到了《技术垄断》,他已经对我们整个社会的一根支柱提出了拷问:尼采说上帝已死,那么,技术是不是在上帝已死后,成为了一种新的信仰?而这种信仰,比起信仰上帝来,又有多危险?

事实上,当我们一旦听说某项事物是建立在高科技这三个字上,我们脸上和内心深处升起的敬畏,是不是和中世纪的人们听说这是以上帝之名之后一样的崇敬呢?面对高科技,我们会不会去问真的吗?就象中世纪的主教告诉教徒们地球是宇宙的中心之后,有几个人会问:真的吗?

对于技术这样东西,波兹曼始终保持着一种审慎——嗯,他称之为谦虚——的态度。他警告我们说:

技术竞争点燃的是全面的战争,新技术的影响不可能被控制在有限的人类活动的范围内。

因为站在媒介环境学的立场上,

将毛毛虫从它栖息的环境里清除掉,你得到的不是一个单纯减去毛毛虫的环境,而是一个新的环境:你重构了生存的条件。新技术不是什么东西的增减益损,它改变一切。

作者举了一个有趣的例子(这是一个荷兰社会学家的发现),说当一个非洲部落引入火柴后,整个部落的通奸行为就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因为这个部落的人们在进行房事前需要熄火,房事后需要重新生火而不得不向邻居去借一根已经烧着的木棍。于是性事成为了一个公开化的事件而导致通奸难以掩盖。火柴的引入,一切,便都变了。

时钟这项技术,也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时钟的发明,是为了让教士更严格地去撞钟来服侍上帝。但是,

结果钟表的最大用处是积攒金钱。在上帝和财神的这场终极对决中,钟表偏爱的是财神爷。

作者梳理了整个文明史,并提出三个阶段:工具使用文化阶段、技术统治文化阶段和技术垄断文化阶段。技术垄断文化阶段的标志是:装配线的出现(人成为机器的一部分)、猴子审判(判定真理的程序发生变化,注意,讨论的不是真理本身)以及科学管理(人听凭技艺和技术的摆布,人的价值在一定意义上低于机器时,社会就享受到最佳的服务)。在这个阶段中,我们拼命地发明创造,但为何发明这个问题的重要性退居其次。换句话说,就是“只要可以做,就值得做”。

技术垄断阶段的典型特征就是铺天盖地的信息。我记得Google Reader里过去曾在页面标题上有“1000+”的标识,这表明我所订阅的信息源已经有超过1000篇文章没看了。这让我产生焦虑,我会尽力地去消除这个1000+,以至于到了最后我的目的是去消除那个标识,而未必是阅读本身。今天的GR页面标题已经没有了,但在自己的分类背后还会出现我未读的数字:这个信息,是我日常会产生焦虑的原因之一。波兹曼这句话说得一点都没错:

随着信息供应量增加,信息控制机制就受到很大压力。为了对付新的信息,就要增补控制机制。而控制机制本身就是技术,又反过来增加信息的供应量。

于是,

失去效用之后的信息就成了混乱之源,而不是秩序之源。

技术垄断的另外一个特征就是一切都可以计算。比如衡量一个人的智力,就要计算此人的智商;判断一个学生是否了解资本主义,就要看ta的论文是不是得到了A。一项政策是否得到拥护,就看看有多少百分比的支持率(“我们逐渐相信这样的说法:民意测验的结果就是人们的信念,仿佛我们的信念可以被打包装进‘我同意’和‘我不同意’的胶囊”)。计算让电脑应运而生,因为它擅长这个。我们曾经用电脑去计算,后来演变为电脑自行计算(比如语义处理分析)。电脑自行计算的结果是:

把人界定为信息处理器,把自然定义为信息处理的对象。

于是,我们这样感慨:那些智商不高的家伙却取得了伟大的成就(比如哥白尼),可见后天的努力有多重要。浑然没有意识到,智商这两个字,本身有多么得荒谬!

书中有这样一段文字,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短小但意味如此深长的故事:

有一天天气闷热,我们的教室没有空调。有人告诉他,温度计显示华氏98度,他应声说:“难怪那么热!”

事实上,静心想一想,其实,电脑,似乎并没有替(注意,不是帮助)我们解决什么根本的问题。但我们却以为,它能解决问题,并将它,不断地扶上我们需要仰视的神坛。

甘愿被统治而浑然不知。

61 thoughts on “读书:技术垄断

  1. Aether

    说实话,没什么可怕的,想想你身上的RNA和生殖系统就坦然了。人类及其社会在宏观的层面来看本来就足够渺然和无足轻重。

    Reply
  2. 靛海幽蓝

    读完之后我有点迷茫,这大概正说明了我已经把技术作为一种信仰了吧。
    人终究是需要信仰的,不管是宗教还是其他什么。

    按文中所描述的,即使都没错,但是明白了之后又怎么样呢?作为观众,对电影的情节,人们可以很简单得看出来“被机器圈养”之类的事情是很荒谬的,是不应该的,是要奋起反抗的。拿到现实中来讨论,就有点……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了

    谁能说得清楚人们,绝大多数人们想要什么样的生活?应该有什么样的生活?

    ………………

    Reply
    1. 魏武挥 Post author

      这本书的最后一章有solution,是的,批判者批判是很到位的,但solution都有些牵强,所以我没提到。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去看看他的solution

      Reply
  3. jimbinc

    我想说的是无论是计算机还是google它们都只是工具而已,工具本身不重要,重要的是工具产生的价值。于是才会被广泛的运用。人们不会发明没有价值的东西,因为那种东西最终只会难以接受而受到淘汰,就如某些网站,最终走向倒闭。就如某些公司某些看似高科技的产品。工具最重要的价值还在于服务文化,而不是取代文化,就如以前看纸质的书,现在看电子书,以前寄信现在用E-mail和IM软件一样。
    另外一个是被计算的问题,如果所有都能被计算,那么对于Matrix而言,牢牢控制人类比放一些人出去要好得多。还有一个就是,真正的文化,是会不断创新的,这种创新是无法被计算出来的。有部电影叫《I,robot》就是讲这个问题。

    Reply
    1. 魏武挥 Post author

      之所以波兹曼分出了三个阶段,就是想说明,在第一阶段,工具是被使用的一种文化,第二阶段,技术让文化从属,第三阶段,则完全垄断,也就是说:“技术垄断并不使其它选择不合法,也不使它们不道德,亦不使它们不受欢迎,而是使之无影无形,再无意义”。

      写信和用email是完全两样的。我举个例子。通常情况下,一封张三给李四的信不会被监控,李四收悉并烧毁后,这封信便再无踪迹(邮局不太可能每封信都拆开看看)。但email?三个月必须在服务器上备份。这种不同在于:写信必须前置审查,而email已经可以做到后置审查。所以,这是绝对不同的。

      Reply
  4. 金色葡萄

    我看到的是文明的黎明时代。技术逐渐按照领域进入摩尔定律的控制,如果一个领域从处理模拟信号进入数字信号处理,就要开始摩尔化了。目前只有计算机和通讯,分子生物学刚刚开始,光学即将开始,慢慢的还有能源、材料。世界将以另一种速度展开历史。而这居然将发生在我所处的时代。真是了不起的机遇啊。

    Reply
    1. 魏武挥 Post author

      呵呵,技术乐观主义者。波兹曼的确提到了技术对医学的影响,总体说来,似乎波兹曼在说:中医比西医好。

      我对数字的态度并没有老兄你那么乐观。当然,我承认,它带来了巨大的进步。但如果说它只有带来了进步,我是绝对不信的

      Reply
  5. 金色葡萄

    matrix是我的电子圣经,定期复习的。除去电影三集还有动画版一套,但我觉得其中有所曲解。以前还怂恿过我LP去研究神经与芯片的自组织连接,可惜她没兴趣,不然matrix还能早几年。阿西莫夫的基地系列对技术垄断也有研究,随着微型的核电池逐渐民用,小说中的时代也要开始了。

    Reply
  6. 金色葡萄

    中医的问题还是留给后世解决吧,我只知道医学院里还没有人的数学水平能把握中医,至于学中医的,只不过是一种存储介质罢了。matrix最后的结局是和解,是人类放弃了人类中心以后的和解。人类不过是这个星球上最先涌现的智能而已,绝不会是最后一个,智能进化不会在人类停止。人类是今后无数智能种族的助产士。参考《迷米机器》

    Reply
  7. 金色葡萄

    另外,楼上的,《I, robot》是阿西莫夫机器人系列的开始,从那篇以后就开始探讨机器人和人类文化的融合,直到不可分离,到《基础》系列的尾声中变得不可分割。对于人类和机器之间关系的探讨,《我,机器人》系列和《基础》系列,也是我的圣经之一。如果有一天机器人有宗教,阿西莫夫会是神灵之一。(手机似乎只能留言无法回复呢)

    Reply
  8. 金色葡萄

    关于书信与email,《迷米机器》中有阐述。信息工具朝着高保真,高复制的方向进化。文化的meme本身也是进化单位,推进其复制工具的进化,人类,email,twitter,书信,都是信息产生和复制的工具而已。

    Reply
    1. 魏武挥 Post author

      数字带来的一个问题就是,隐私。用现钞交易是没有消费记录的,但信用卡交易可以清楚地判断你喜欢百事还是可口(如果你全部使用信用卡的话)。这种隐私问题是这样的:原来不存在,现在产生了,于是就需要再来一套什么东西去控制它。就如同书中所谓的信息控制机制去控制信息,但本身又在产生信息。

      Reply
  9. Pingback: 硬盘被格 » 转载>>读书:技术垄断 | 硬盘被格,从头来过!关注互联网发展……

  10. reilay

    博主如果看过matrix前传的话就能知道matrix讲得并非是智能机器统治了人类,人类却毫无察觉。matrix本身已经成为了某种生命体,他和人类达成了协议,用架空的虚拟世界来换取人类所产生的生物能来为止matrix的生命,此时,外部世界(地球)已经被毁灭了,所以只能用架空世界来满足人类的感官需要。所以matrix更是一个生命的预言,而非现在的IT技术。如果博主当过几年的程序员,也许就不会有这么多的感慨和对技术的神秘感了。
    现在人类的大部分智慧还停留在大学里,现在能被使用的只是少数成功经过商业化并且能够被产业链所接受的一部分。而人类离能够理解生命的本质还遥遥无期了。没必要杞人忧天。

    Reply
    1. 魏武挥 Post author

      当然,这本书隐含的前提是人类需要捍卫作为最高等生物的地位。如果彼此所持立场的前提都不一样,是没有办法形成讨论的:公说公理,婆说婆理。所以只好:多岐为贵,不取苟同了

      Reply
      1. reilay

        人类需要捍卫作为最高等生物的地位所以要摆脱对“技术”的依赖?这就是你提到的“被计算”和“技术垄断”对人类的威胁?这个结论看起来不太高明么。人类怎么知道人类是最高等生物了呢?又怎么着捍卫了呢?好比一个小学文化的大爷遇到了高等数学问题的困扰,大爷非说:高等数学算什么,我是你大爷。这高等数学不是有点莫名其妙么。什么捍卫不捍卫的嘛。

        Reply
        1. 魏武挥 Post author

          技术这样东西,是讲究一切皆可计算的,它追求的是最高的效率。我们对技术的态度应该是使用它而不是膜拜它。我想我文中已经说得很清楚:电脑帮助我们解决问题,而不应该是替我们解决问题。这本书要批驳的是技术至上论,而不是技术无用论。

          Reply
          1. reilay

            非常同意。如果文章只保留最后一段,除去那些铺垫以及欲扬先抑会显得效率更高。计算机技术本来就没多少神秘感可言。

          2. 钢盅郭子

            你怎么确定宇宙的“存在”就不是“计算”的结果呢?3、4维下表现出的随机,不过是更高维度精确因果关系的结果

  11. kukaka

    其实我觉得可怕的并不是技术,是人云亦云。说到底,还是技术背后的人。

    只是,就像书中所说,引进技术之后,整个环境都发生了改变。

    说到底,被技术和人云亦云所淹没,还是因为个人价值观模糊所致。

    对技术的依赖和对技术的崇拜,并不导致技术本身来控制我们。

    Reply
  12. ake1988

    >>>>
    这台超级智能机器会是谁?从目前看来,可能最大的是Google——这也正是我经常批判一下google的原因——上周我和香港城市大学的祝建华教授聊到这个问题的时候,祝教授认为google并非象微软那样垄断:因为google的服务都不是强迫你接受的。我没有继续对话下去,但我以为,也正是因为此,我们就需要更警惕google。这种垄断是一种被升级过的垄断:你自愿的。
    >>>>
    google正在成为许多技术青年的信仰,这样的信仰就是垄断人的思想。过去我们经常反封建迷信,反的重点在封建,不在迷信。封建反倒了,人们依然迷信。现在科技发达了,我们又开始了迷信科技。

    Reply
  13. Pingback: 笔记:媒介环境学 第八章 « 魏武挥的读书笔记

  14. Pingback: 读书(二):新媒体(互联网)实务书籍 | 杂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