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创新

其实,至少在中国的互联网界,创新是极少的。

创新这个事,和人是不是聪明没什么太大关系。说实话,我历来认为,就智商而言,大中华民族绝对是优等民族。创新这个事,一是和想象力很有关系,二则是和制度很有关系,特别是金融制度。

既然是创新,就意味着前人没干过,就意味着风险极大。新的东西不仅需要去做出来,还需要进行市场培育——这已经是烧钱的买卖——最后是否为市场所接受,以及和跟风者竞争,无一不需要资金的强有力的支持。

我们的金融是很不发达的,这种不发达的制度造成了创新不是一个好的选项,跟风才比较靠谱。大概在03年我混迹于证券公司的时候,就隐隐听说过创业板已经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政策允许否。当然,那个时候作为一介股民以及靠证券市场好坏吃饭的人,是不太愿意见到创业板这又一个吸血机(吸走主板的资金造成指数大幅下降)出来的。但到了今天,仔细想来,这七八年的迟延,对创新是多大的打击:因为天使投资也好风险投资也好,他们找不到退出的渠道,故而就越发不愿意投入到一些听上去很美好的创新中去。

创新并非是指搞一个以前没有的东西出来,后者的界定实在太宽泛。我在新浪微博上问过:

手机镶金嵌钻的,算不算创新?

我以为,不算,即使那个手机真得是镶金嵌钻,绝无假货,都谈不上什么创新。

真正的创新,和规模化的需求有关,特别是,我以为迎合某种需求都不是高等级的创新,而挖掘乃至创造出一个需求来,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创新。

事实上,互联网本身就是一个创新。因为没有这个互联网之前,人们也活得好好的。互联网这个玩意儿所诞生出来的需求,是硬生生创造出来的。而这个需求一旦被创造出来,便使得人们无法割舍,那就是:创新成功。

创新是商业正向的原动力,这话也可以这么说:真正宏伟的商业帝国,就是制造需求。

但制造需求是不是社会发展正向的原动力,未必。

于是,我痛批国内网络巨头,说它们只会跟风,那是站在商业立场上的。

而我又经常指责大洋彼岸那个网络巨头,说它四处圈地垄断日甚,那是站在人文立场上的。

10 thoughts on “所谓创新”

  1. 其实真正的创新和诺贝尔奖一样,杨振宁谈到为何中国尚未获得诺贝尔奖时说:诺贝尔奖的取得需要底蕴。而国内创新的底蕴不是几十年就可以积累足够的。所以现状也就如此了。

  2. 腾讯经常说自己是模仿式创新,这个后来的跟风者大概只会扼杀一些从小开始的创新!
    阿里巴巴整合了各种电子商务资源,打造电子商务帝国,虽说也是跟风,但也不容易,能不能勉强说得上中国特色的创新呢?
    百度嘛,就不想说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