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 Bus四周年庆典 一些断想

      今日 Bus四周年庆典 一些断想有17条评论

键盘和鼠标

下午两点,在BlogBus的二楼会议室里,举行了一场颇有点“小资产阶级沙龙”味道的“Blog价值论坛”。与会者主要来自四个层面:创业公司、风险投资、媒体、以及一些业内大腕。

洪波,当仁不让的Blog界大腕。他发言中的一句话很有些意思。我迫不及待地想post对他这句话的个人感想。这句话是这么个意思:在互联网上,用鼠标的人远比用键盘的人多。

洪波的意思是,互联网上还是看的人多,写的人少。最新出炉的Blog调查报告也显示,中国Blogger的数量大致只有网民的四分之一。如果要计算活跃用户的话,可能不过2%-5%。果然是用鼠标比用键盘的人多得多。

鼠标和键盘,是一般个人计算机上仅有的两个人机对话时的输入(input)设备。我早年刚刚开始用计算机的时候,很奇怪的是,我拒绝鼠标。因为我当时的应用仅仅是键盘,而且非键盘不可。DOS时代下,任何一个命令,都几乎必需通过键盘来完成。

大致可以疏远键盘倒向鼠标的日子,应该算是WINDOWS95使用的时候。图形化界面,使得键盘用得越来越少。在另外一个产业里,键盘和鼠标的关系,表现得更为清晰。

那就是游戏。

早年的简单的游戏,鼠标就可以了。比如WINDOWS自配的那些诸如空当接龙的小游戏。然而,大型的复杂的,特别是网络游戏出笼后,没有键盘的辅助,这个游戏你是玩不转的。快捷键的使用,几乎是任何一个想要成为网游高手的人,所必需修炼的一门技术。

也就是说:高端用户用键盘,低端用户用鼠标。

这句话向前的推论就是:让大多数Blog用户在自己网站上尽可能地使用鼠标(打字例外),但也不要让用户没有使用键盘之处。

理想 资源 结局

和只说闲聊,那个胖葫芦很有趣,我把它加在我这个blog的侧边栏。如何有趣法,可以看他的blog。

和只说闲聊到方兴东博士这个人。我历来对方博士的看法不能算是太负面,虽然我一直觉得他不太懂管理。但无论如何,我认为,方博士还是非常有理想的。更进一步的描述是,他是一个理想主义者。

一个理想主义者最好的道路是去搞学术或者研究。以他清华博士的身份,我个人强烈建议他进学校教书去。

博客网过去的经历告诉我们,人是不能太有钱的。有钱脑子就会发热。一般人可能还好,但落在理想主义者手里,是要坏大事的。成就一个败局的两大重要条件就是:够有理想和够有资源。

博客网很有钱,主事者很有理想。于是,败局就被注定。

40年前,同样有一个很有理想的人,很巧合的是,他的名字最后也是一个“东”字,掌握了前所未有的资源,也一手铸就了后无来者的十年悲剧。

论人总归是要死的

牛角尖在祝福BlogBus四周年庆典的时候,忽然开玩笑地冒出一句:我想说的下半句是洪波说过的。

我知道他指的是什么。那句话的出处我记得是在鲁迅的笔下:祝贺一个孩子满月时,谀辞如潮中冒出来这么一句话:这个孩子总归是要死的。

我个人对这种东西从来不怎么避讳。说的是常理嘛,哪里有不死的人,或者,不死的公司呢?也许有人对BlogBus搞“四”周年庆典很奇怪,这个数字貌似很不吉利。老横的解释是“暗发”,就是音符的“4”。我的解释则是:时刻提醒自己:我们其实离死的距离并不遥远。

一个公司,不可避免的结局是死亡。这句话包含着两层含义:

其一,过程很重要。我们应该扪心自问做公司的真正目的。旁人我不知道,但我自己的确不是为了发财。我想实现一些东西,或者说,在做的过程中,实现一些东西。至于这个公司最后是怎么样的结局,并不那么重要。

其二,公司的死亡来源于竞争。没有竞争的话,就是垄断,那就没那么容易死了。和竞争者的角逐绝对不是我做对了什么,而是我做错了什么。两个人下棋理论上一定是和局。之所以出现胜负,便在于“出错”。谨小慎微很重要,特别是我这个位置。老横可以气吞万里如虎,我还是得成天琢磨类似“这趟差是一个人去可以了呢,还是非得两个人去”诸如此类的小事情。

我希望的是……

既然是庆生,总归要有点“祝福”之类的话语。借着blogbus的四周年,我倒也想给自己来点祝愿。

很多人不知道怎么称呼我。比较传统一点的,会称呼我“魏总”,这个称呼我不是很喜欢。因为胃部肿大,是一种病。虽然人总归要死的,但总可以选择一下死法。因为胃而死,显得死得不够壮烈。所以,魏总这个称呼不是我的希望。

还有人称呼我为“老魏”。鄙人今年三十有三,再过二十来天,就得三十有四。也属于奔四的CPU了。不过,老字总归不是那么回事。虽然我很希望有朝一日,人家称我为“魏老”,但今天,老魏老魏,那我爸怎么办?难道真叫他魏老?

公司不少同事称我为“OO”,因为我的头衔英文是COO,首席运营官。不过,这两个字母写出来会有很大的歧义,别人会以为是“蛋蛋”?“圈圈”?“零零”?这个称呼听上去很好听,特别是那些女孩子的呼声,算是个享受。不过,看起来不怎么样。

其实,我内心深处,很希望有那么一天,被人冠以“魏武挥博士”,简称“魏博”的称呼。所以,老横说我对方博士的正面感情全部来自于此,因为我个人也希望自己是个博士。

他爱如何理解便如何理解罢。总而言之,这个愿望,最短也要三年,长则需要五年,或许,也算一个梦?

其实,贵在用心

相信很多参加晚上party的人,都对门外那个烧烤的老师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第一眼看到这位老师傅的时候,顿时觉得:呀!脸熟!

我后来想起来,这位大爷,就是当年我在华阳路一带经常光顾的烤羊肉摊子的老当家。这个当年,是啥个当年呢?应该是95-97年罢。呵呵,上个世纪的事情了。

华阳路那一带,那时候很有些烤羊肉串的摊子,不过,这位大爷的主顾最多。当羊肉快熟时,这位大爷会取出孜然,向肉串上洒去。洒的动作是那么得细心,仿佛那一串串肉串都是艺术品一般。他翻滚肉串的动作也非常小心,整个身体前倾,貌似深怕用力过猛会将肉从串子上掉下来一样。而且,他,从来不吆喝。

时隔多年,这位老大爷还是那么“有腔调”。

问:您现在跑哪里去了啊?

答:我在中山公园大门侧开了个小店,我儿子在那里打理呐。

又问:那您老现在在搞什么啊?

答:象你们这样搞活动的主多啊,我专门给活动现场提供烧烤。

三问:现在您一个月收入大概过万了吧?

笑而不答。

在那张苍老但略显羞涩的脸庞上,我读到的答案是肯
定的。

烤羊肉串烤到这个份上,烤出了这样一句老话:运用之妙,在乎一心。

PS:本日志挖坑于9日13点45分,全部完成于11日18点45分。

17 thoughts on “今日 Bus四周年庆典 一些断想

  1. wendy

    。。。。这也行啊。。。。<br />OO,两个坑,种俩萝卜。。。<br />明年此时,拔萝卜。。。<br />不客气。。。谢谢。。。

    Reply
  2. 7

    闲来的时候看《西藏生死书》<br />这样一段话,我想是适合oo说到“离死不远”这几个字的真正内在含义的:
    世界上最伟大的精神传统,当然包括基督教在内,都清楚地告诉我们:死亡并非终点。它们也都留下未来世的憧憬,赋予我们的生活神圣的意义。然而尽管有这么多宗教的教义,现代社会仍是一片精神沙漠,大多数人想象这一生就只这么多了。对于来世,如果没有真正或真诚的信仰,大多数人的生活便缺乏任何终极的意义。
    生命如此,做企业,也同样如此。我想。

    Reply
  3. willia

    不对,得改叫魏博了 <img src=’http://weiwuhui.com/wp-includes/images/smilies/icon_smile.gif’ alt=’:)’ class=’wp-smiley’ />

    Reply
  4. 小没

    用疑问句的好处,或者确切的说用反问句的好处在于,我不得不再过来挖个坑。<br />话说,我还真没表达清楚。我是想说你说话有时候冷不防的很逗。<br />OMG,真不晓得怎么表达了。bus的聚会我也去了,对你的印象很深刻。本人比照片上要年轻很多哈!就是比较冷面&#8230;&#8230;..

    Reply
  5. yami

    订阅准魏博的BLOG好久啦,从香港看到上海,说下个人感觉——上海的准魏博多了几分温和,少了几分刻薄和暴戾,可能后面这个词儿有点过了。。但是想不出代替的……现在的准魏博更温润,以前的有点张扬。
    两个都好玩,呵呵。

    Reply
  6. www

    就是因为用鼠标的人的增加才体现出了互连网的价值,<br />或者说一部分在一个时候或者一个领域充当键盘,在另一个时候或者地方充当鼠标.这不就是共享.

    Repl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