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用

说我们这个民族,是极其功利的现实主义者,这话,大抵是没什么错的。大陆农业社会,的确是一个凡事都喜欢问问有用没用的社会。

前一阵子,关于某事和宪法的问题上,颇有些网友表示出了类似宪法没用的观点。现实地讲,这些观点差不多是那么回事:宪法不是一个有用的法。

我们打小受到的教育就是有用没用。太多的孩子在表达出来自孩子本性的喜好时,都会被大人讯问:有用么?于是,好好去完成应试教育考上一个大学,才是正经事,因为,这是最有用的。

一旦进入大学,最有用的事大概就是找工作了。所以,在我看来,任何一个学生只要拿出高中读书的劲头,今天大学的所谓三好学生,实在是轻而易举。不过,大概是实在没什么用了,中国的大学生和ta当年的中学时代,那种勤奋度,在大多数人身上,天壤之别。

交大的姚君喜教授在他的《屠龙术真的毫无用处?》中是这么说的:

对于个人而言,勿学屠龙术,学点毫末小技,是最实惠的。因为这些毫末小技,可以很快地给你带来现实的利益。所以,现在的大学教育,大家都关注的问题是,所学的知识是否有用?只要你教授那些稍有点思想深度,看似大而无当的“屠龙术”,学生马上就皱眉头,这有什么用?!

我深以为然。而对于他的另外一句话“我们的教育本来就不主张人去仰望星空!”,更是心有戚戚焉。

著名的胡紫薇大闹某电视台时引了一句名人的话(哪个名人我还真想不起来):一个不能输出价值观的国家,不能称之为大国。输不输出倒可以再议,重要的是,你有吗?

是的,虽然有金钻四国的称谓,无非也就是人多且未开发完全罢了。960万平方公里,大是大了,但真不算什么大国。

有些人,包括一些肉食者,是注意到这个问题了。于是,近来关于国学,关于儒家,又有些小小的热门。重新捡起我们曾经有的价值观,并希图在未来能输出一下,应该是条道路。

只可惜,我只能怎么说,曾经的微言大义、哲学思考、人性根本问题的讨论,在今天所宣传的儒家中,是被忽略的。

我们依然凡事好问一个:有用吗?

因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嘛!

然而,这句话,未必是完全正确的。这句话是政治斗争的口号,要当成完全的真理,就恰恰不明白,这世界,并无完全的真理。

这个事,我们做了有用吗?

我们全然未尝意识到,生命,不是拿来用的。

22 thoughts on “有用”

  1. 问题在于:什么是有用?
    与功利主义排除了自私、物欲等等选项相反,现在的“有用”观其实是引导人们注视鼻子底下的蝇头微利。
    真理自然是有用的。

    1. 我们重实践而轻理解(韦伯笔下的那个理解),曾经喜欢务点虚的历史已经从此一去不复返。哲学家这个称谓,大概真得是没有了。

      我深深后悔于对哲学的曾经的轻视,人类文明,以数学为父,哲学为母,所谓的文科理科,不过建筑于这两个学科之上罢了。

  2. 10个人中要有9个现实主义者,理想主义者有1个就够了,没有那9个现实主义者,那个理想主义者估计也会饿死,要是一个理想主义者都没有那未免太可悲了,剩下那9个也会失去方向感

    1. 理想主义者和现实主义者不一定要如此泾渭分明,我主张的是“在这个充满娱乐精神的社会中保持快乐,但也不要忘记自己作为一个人的本性”

  3. 这个社会需要现实主义者,但是如果没有理想主义者的国家,我想是没有前途的。有用和没用是相对的,随着时代发展而不同。我觉得更重要的是,给人们自由选择的权力,无论其成为现实主义或者理想主义,另一派的人都应该理解并且宽容。中国人似乎特别喜欢把个人的意志强加于人。

  4. 看来楼主似乎也不是一个现实主义的人,我感觉我就是个理想主义者,思想纠结,凡事想想弄清楚其意义,宁静致远,到底什么才是应该追求的?

  5. “我们全然未尝意识到,生命,不是拿来用的。”

    能接着把下半句讲完吗?

    我想用我生命中的一部分来在Blog bus开个博客,然后写一些自己对于石首事件的看法,不知道这样的生命是否符合“不是拿来用的”标准?
    但我又在想,是不是会有另一个人用他生命中的一部分煞费苦心的把我的这些表达自己看法的文字给删掉,不知道这样的生命是否又符合“不是拿来用的”标准?

    生命到底应该怎样?

    1. 生命,是用来体验的,这就是下半句。

      你但写无妨,但别急着说“bus会删的”,删就删好了,如果你写是为了不删,那还不是为了有用。

  6. 互连网,金融战,对中国人而言,有几个人是懂的?
    中国的教育不懂互连网,更不懂金融战!
    中国的学生活在虚拟的世界中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