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网络空间中的四个难题(统治者)

这个故事很简单,也很短。睿智的Lessig教授也许还不知道天下有GFW这样东西?我估计不太可能。所以,需要读完全书才能做一个判断。

以下开始:

统治者

有一个政府,暂且称为“Boral”,它不喜欢它的公民们赌博,尽管其实有很多人喜欢。但政府是老大,是人们投票选出来的。规则就是规则。赌博,在Boral是非法的。

不久,互联网来了。随着网络通过电话线或有线电视互联进入家庭之后,Boral的一些公民认为互联网赌博将是下一代的“杀手级应用”。有一个Boral人建起了“服务器”(一台可以连通互联网的电脑)为在线赌博提供通路。政府不喜欢它。它告诉所有人,“关上你的服务器,否则就把你们抓起来”。

虽然不够诚实,Boral赌徒精明地把他的服务器给关闭了,至少是在Boral境内的。但他没有放弃赌博这个生意。他在“海上避难所”租用了一台服务器。这台网络服务器嗡嗡转动,再一次开启了Boral通过互联网进行赌博的通路。这里有一点很重要:根据互联网的架构设计(至少在1999年是如此的),服务器在现实空间里存放何处是不重要的。网络接入和地理位置无关。同样地,无论这些赌博的方式多么巧妙,用户实现其接入也无需知道谁拥有并运作着这些现实中的服务器。用户通过多个匿名站点接入,直到最后,他都不太可能知道何人在何地运作着何物。

Boral检察长现在面临着这样一个难题。她可以让这些服务器离开她的国家,但她无法成功地阻止赌博。在网络来临之前,她可以去处罚一大堆人――那些运作着赌博场所的人,那些提供场所的人。但今天,网络使得这些人有可能逃避惩罚――至少由于知道谁在运作服务器或谁在赌博变得更困难了。世界变化了。通过上网,赌徒们已经进入了一个行为无法规制的世界中。

所谓“规制”,我仅仅是指某些特定的行为是可以被规则约束的。这个术语是相对的,并非绝对的――在某些地方,某些时候,一个特定行为是可以规制的,而在另外一个地方,另外一个时间,可能不太容易。关于Boral的故事,仅仅说明了网络使得赌博较之现实中变得不那么容易被规制。或者,从某种意义而言,这一点在后续的故事中会变得更为清晰。根据网络起初的架构设计,网上的生活可规制性,将远远低于网下的生活。

(本故事完)

6 thoughts on “第二章 网络空间中的四个难题(统治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