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网络空间中的四个难题(Jake的社区)

这个故事中有一小部分,我以为教授有点大惊小怪了,比如关于USENET数字那部分。今天Blog世界,早就超越了那个数字。15000块电子公告板,算个什么呢?

以下开始:

Jake的社区

如果你曾在Ann Arbor市的一个聚会上碰到Jake的话(假设他也参加了那个聚会),你大概已经忘记了他。如果你没忘,那么你也许会认为这是一个安静的、聪明的Michigan大学的本科生。他惧怕这个世界,或至少,他惧怕这个世界的人。

你不会认为Jake是一个作家――事实上,至少在他的生活圈子里,他是一个非常有名的短篇小说家。Jake不仅是一个有名的小说家,而且也是他自己故事中的一个人物。但是,他在故事中和在“现实”中大相径庭。在读完他的故事后,你就会觉得区分“现实生活”和“非现实生活”非常有必要。

Jake撰写和暴力相关的故事――也和性有关,但主要是暴力。这些故事中充斥着憎恨,特别是对女性的。一个女人被强暴是不够的,而且必须被杀死。被杀也是不够的,她必须死于一种特别的令人痛苦的方式。这种写法无论多么不合时宜,却是一种流派。Jake则是这种流派中的翘楚。

在现实空间中,Jake成功地隐藏了他的这个倾向。他是千万男孩中的一员,普通、相貌平平、毫无威胁性。虽然在现实空间中他不令人生厌,但他在网络空间中的恶名却与日俱增。他的故事发表于USENET(Users Network,多个新闻组组成的一个内容聚合体)中一个叫alt.sex.stories的新闻组中。

USENET本身并非一个网络,除非一个全国性报纸上的个人广告也算网络中一部分的话。严格意义上说,USENET是某种协议――用于网络新闻传输协议(NNTP)的一套规则――的产品,用于信息交换和公众浏览。信息被组织为“新闻组”,后者再被组织为各种主题。大多数主题和技术相关,也有许多和兴趣爱好有关,还有一些则和性有关。有些信息新闻组带有图片和视频,而有些,则和Jake的一样,仅仅是文本故事。

有成千上万的新闻组,每个新闻组在任何一个时点都包含着数百条信息。任何可以接入USENET服务器的人均可接触到这些信息(至少他所在的服务器网络管理员希望他阅读到这些信息),而且任何人均可以发布一条信息或对某条信息做出回应。想象一下一块供公众发布问题和评论的公共布告板。再想象一下这样的板有15000个,每块板上都有数百条“线索”(一串讨论,摩肩接踵)。是的,在任何一处,这就是USENET。现在想象这15000块承载着数百条信息的布告板,出现在全球数百万台计算机之上。每发布一条信息于一个新闻组中,便出现在那个组所在地方的所有公告板上。那个世界,便是USENET。

如我所述,Jake在一个名为alt.sex.stories的新闻组中发布信息。“Alt”的组名意味着这个组所处的级别。起初,那里有7个根级别。“Alt”的创立与这7类正相反:通过组员的正式投票程序来决定该组是否进入这7个根级别中,而加入“Alt”的则仅仅由网络管理员决定。通常如果该组得到普遍意义上的受欢迎,网络管理员就会设立它。

在那些按需设立的组中,alt.sex.stories非常流行。与其它写作型空间一样,故事是否“好”取决于这个空间的标准――如果这些故事是这个空间的用户所需要的,它们就会被追捧,作者便会名扬四方。

Jake的作品在这个意义上而言是有价值的。他那些关于绑架、虐待、强暴以及杀害女性的故事,其令人厌恶之程度非其它故事所能及――这就是Jake在那些人中鼎鼎有名的原因。对那些人而言,他是一个供货商,且供应源源不断。他们需要这些无辜女性被强暴,而Jake则免费提供给他们。

在Moscow的某个夜晚,一个十六岁的女孩读了一则Jake的故事。她将其交给了她的父亲,后者则递交给了Richard DuVal,一位Michigan大学的校友。DuVal被这个故事震惊了,而且非常气愤于这个故事头部居然带有“umich.edu”的标签。他去电校友会负责人并表示不满。校方则认为这个投诉所涉及的问题非常严重。

学校找到了警察,警察则找到了Jake。Jake被带上手铐并关入看守所。一群医生给Jake做了检查。其中一些认为他具有攻击性。当地的起诉人认同这些医生的观点,特别是在他的电脑被搜检出Jake和他的某个加拿大崇拜者之间的电子邮件后。这个加拿大人准备将Jake发布于虚拟空间中的故事付诸现实。至少,在那些邮件中是这样显示的。没有人能知道这两个人究竟想做什么。Jake说这纯属幻想,但事实上也没有证据能证明那些话并非纯属幻想。

无论如何,联邦政府起诉了Jake,罪名是传播威胁性信息。Jake说他的故事只是言论,受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所保护。一个半月后,法院认可了这个观点。起诉被驳回。Jake又回到了他那个昔日藏身的阴暗的地方中。

现在我并不关心Jake Baker的言论是否应该收到宪法的保护。我所关注的是Jake Baker本人,一个被现实空间所规则得表面上毫无危害的人,在虚拟空间却成了肆无忌惮的暴力故事的作者。人们认为Jake很勇敢,不过他在现实生活中并不“勇敢”。他在班上,在朋友中,在校报上从未发泄他的仇恨。他溜进了虚拟空间中,只有那里,才能让他的恶之花得以盛开。

他那样做,既有他自己的原因,也有虚拟空间的原因。Jake是那种企图传播暴力故事的人,至少他可以无需通过公用账号并可达到这个目的。虚拟空间给了Jake力量。Jake实际上既是一名作者,也是一名出版者。他撰写故事,一旦完成便立刻发表――在几天内便向全球大约3000万计算机发送。他潜在的读者是名列前十五位畅想小说读者总和的两倍。虽然他并未从他的作品中得到什么,但需求显然是巨大的。Jake找到了一个将其邪恶注入到公众血脉中的方法,而这种东西在其它地方是很难被找到的。(即使是Hustler(译者注:好色客,美国著名成人杂志)都不会刊登这类作品)

当然,Jake也有其它方法可以出版他的作品。他可以将故事交给Hustler,或者更低俗的出版商。但没有任何一个现实生活中的出版物可以给Jake带来如此多的读者。Jake的潜在读者群有百万之众,来自不同的国家、不同的大陆、不同的文化和不同的品位。

网络的力量使得这种到达率成为可能。任何一个人在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向他人发布信息。网络允许这些作品免于审查、编辑,或者更重要的是,免于责任。人们可以写其所想写,可以选择是否署名。通过机器向全球发布,并在数小时内无所不在。网络将现实空间中制约言论的最重要因素移除――出版者与作者的分离。在现实空间中,出版充斥着名利。只有富人才能让作品到达更多的读者中。对于我们这些其余的人,现实空间中仅仅提供了出版商愿意提供给我们的某种出版方式。

网络空间则不同。因为它允许接触,还因为它允许某种匿名性。网络空间给了Jake逃脱现实空间制约的机会。在撰写那些故事时,他并没有“走入”虚拟空间,也就是说他并未“离开”Ann Arbor市。但当他在虚拟空间“中”时,虚拟空间让他脱离了Ann Arbor市的规范。他远离了那些让他在现实生活中成为大学社群中普通一员的束缚和规范。在家中也许他并不完全满意,也许也并
非最高兴的那个人。但Michigan大学成功地让他脱离了精神变态――除了给他接入网络的通路。在网上,他成为了另外一个人。

互联网在发展中,也给Jake类型的人大量的更多的机会。这个类型的人在虚拟世界中干了很多他们在现实世界中绝对不会干的事情。有一个非常流行的MMOG游戏名为“伟大的汽车窃贼“。在这个游戏中,参与者需要犯罪。视频聊天中最麻烦的事情是孩童参与到网络卖淫中。New York Times报道称,数千名孩童在网上用了数百个小时从事卖淫活动。在卧室里,在 “隐私”的保护下,用着父母圣诞节送的iSight摄像头(译者注:苹果公司出品的可视聊天摄像头),一个13岁的女孩或男孩按照观众的要求做着各种搔首弄姿的挑逗性行为。观众得到了性满足,孩童们得到了报酬,而无人理会这种行为将带来何种心理上的严重后果。

Jake类型的人究竟有多少非常难以得到统计。虚拟的确进入到部分现实中。或者,至少可以认为,虚拟有着现实的后果――无论对于那些生活在上面的人,或是和虚拟一起生活的人。当Jake被起诉时,许多第一修正案的保卫者们声称尽管Jake的文字如此鲜活,但从未进入到现实中。毫无疑问,描述强暴和强暴是两回事,就像一个演员表演强暴和事实强暴某人是两回事一样。But I take it that all concede a line is crossed somewhere as we move across this range of Jake-like characters(译者注:每个字我都认识,整句话却不得要领,何意?)。如果父母不会为自己的子女在卧室里虚拟卖淫而感到棘手的话,我们就不会理解言论自由主义还是需要被规则,即使那个孩童在那些令他困惑的文字中只是输入“卖淫”字样。

不过我的观点并非是在可接受的虚拟双重生活和不可接受的虚拟双重生活中划出一道区分线。我只是想说明虚拟空间的确刺激了这类双重性的增加。尽管这个双重生活中的某一部分“始终是虚拟的”,某些时候甚至只是“文字”,现实生活中的规制者(父母或者政府)总会感觉到必须要做出回应。网络使得过去生活中的不可能、不方便或者不寻常变得可能、方便和寻常。至少虚拟生活中的某些东西影响到了非虚拟生活――不仅对于那些生活在虚拟空间的人,而且对于那些生活在周边的人。

(本故事完)

10 thoughts on “第二章 网络空间中的四个难题(Jake的社区)

  1. wendy

    这也叫快?我虽不勤奋,却也更新了几个字。。。 -_-||| 您这就算更新完毕? 唉~ 跟着福晋混了几天语气都不一样了,晕~

    Reply
  2. YOYO

    抢坐复古沙发乃行为艺术请谨慎效仿~<br />OO您翻译得真好噢尤其是昨天那篇!如果能够优化标点使用就更加perfect咯!<br />您柱着拐杖肯定很有腔调的.

    Reply
  3. 小忧

    唉~ 跟着福晋混了几天语气都不一样了,晕~
    强烈BS一下<br />这个叫只学了个皮毛好伐<br />哪有学到精髓<br />你这个跟着谁谁谁混了几天语气倒是十分的像咯<br />嘎嘎嘎嘎

    Repl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