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媒体时代(续)

      后媒体时代(续)有14条评论

上一篇后媒体时代,总让我感觉有些意犹未尽,也不奇怪,那是我脑海中忽然灵光一现后的作品,码字的时间不超过半个小时。有一些地方,我想在这篇里再详细分说分说。

先说这个“后”字,比如现代和后现代。时间上,后现代在现代之后,当然称为后现代。但后现代更多的,指的是一种情绪,一种心灵状态,是对现代的一种颠覆和反叛。那么,什么是现代呢?学者的描述是:现代性,与传统秩序相对而言,社会世界中进化式的经济与管理的理性化与分化的过程。而后现代则抛弃了宏大叙事,是一种更为碎片式的呈现。

按照我的理解,现代是结构的,后现代则是解构的。后者是一种反规范的倾向,将前者的逻辑冲击得支离破碎,并进一步分崩离析。但是,人类社会从来不能允许现实的“无政府”存在的,同样,也不能允许彻底解构的存在。当今打着后现代旗帜的社会,它本质上,充斥着矛盾,充斥着解构中的结构,或者,结构中的解构。

后媒体时代亦然。

仅以互联网为例,内容的制造,伴随着所谓“web2.0”和“去中心化”运动,同样呈现出支离破碎的态势。仅仅大陆就有号称1亿之巨的博客,以及大大小小不计其数的BBS,内容的制造相当得没有“结构”可言。但是,一方面民众在话语的解构的同时,一方面,另外一种力量十倍百倍的在成长,那就是渠道。

渠道是什么?渠道就是品牌。所谓看新闻上新浪,找信息百度一下,新浪和百度,统统都是渠道,也统统都是品牌,诚然,它们也统统都是媒体。媒体的生存态势,已经越来越像耐克式的生存态势:相对于制造而言,它们更关注品牌,或者说,品牌的意识占有率。事实上,百度基本上不生产内容,而新浪(包括其它门户),也在开始由从传统媒体采集内容转向向博客索要内容了。

渠道同样也是一种稀缺。我当然不会否认内容制造者也是稀缺的,但内容制造的稀缺仅仅限于“天下只有一个魏武挥”这样的稀缺,事实上,可替代性很高。但渠道不同,特别是集结着三权合一(政权、神权、金权)的渠道,这样的渠道事实存在么?我想,不言自明。

渠道和内容并不冲突,但它们是一种再分工。其实,这不是什么新玩意儿,比如电视早就开始制播分离了。但是,我谈的并不是新旧媒体,电视当然属于传统媒体阵营,但它今天的经营方式,的确是后媒体时代的,而上个世纪,它并非如此,至少在中国。

虽然,它们是一种分工,但在食物链上,渠道在内容之上,或者说,渠道在食物链的顶端。不过,内容制造者可以再发现一些其它食物链,比如衍生品市场,或者商业品牌植入做内容。这就是另外的渠道故事了。

后媒体时代,是非常适合中国的。因为渠道是结构化的,内容是解构化的。中国人是有些奇特的民族,一方面他们喜欢结构社会(大一统社会),一方面又有宁为鸡首不为牛后自己做小老板的传统。另外一个非常适合中国的原因是,今天中国社会,事实上已经存在着相当紧密有序的组织结构来帮助超级渠道的诞生。

经济危机是能够体现出社会主义的优越性的,我对于中国在新一轮的经济争霸战中制造出覆盖全球的超级渠道充满乐观。

本文并不做价值判断,但是,看官要知道的是,后媒体时代本身,就是一种价值状态,一种社会状态。即便你千不愿万不意,但社会的演变,不是你我能左右的。

14 thoughts on “后媒体时代(续)

  1. old

    这确实是很有意义很有趣的探讨。
    我看了第一篇,以为内容和渠道的关系,就是内容与媒介的关系,看了第二篇,懂了,渠道是指某个特定的媒介,所以说是品牌。
    作者说的是商业营销,我说媒介控制:财经时报停刊,我说对主管机关的纪律处分不能提起行政诉讼,一批法学博士和律师们开会研究引经据典说能的。其实我说的是这个事件的处理逻辑,如果胆敢提起行政诉讼,法院肯定会以这个理由不予受理,即使法理说应该受理也不管用。如果把它变成一个渠道问题,那就连这个小小争议也不会发生。资本说这个品牌不要了,换一个品牌,有什么理由说个不字?
    可以从中理解当前媒介产业化的前景。

    Reply
    1. 魏武挥 Post author

      或者说,渠道控制。

      扯开去说,渠道被控制对社会文明是极其危险的。我不想看的内容可以不看,但渠道,真得没多少选择余地。正如我文中所说,内容的可替代性是很高的,但渠道不是,成型的渠道很难替代。内容很难变成生活情境,但渠道会。而情境,决定了社会和我们的行为。

      Reply
  2. Victor

    经济危机是能够体现出社会主义的优越性的<–很奇怪的冒出来这么一句,有理由吗? 法国相对来说是更彻底的社会主义,偶没见到它面对经济危机时有什么优越性。

    Reply
    1. 魏武挥 Post author

      那个叫什么来着?哦,好像是社会民主主义。中国虽然现在很多人说有资本主义的成分,但它有一个核心,建国以来就没变过:巨大的社会动员力。从08年的雪灾也好,地震也好,就可以看到。我们可以对比一下美国的海啸,就知道中国政府的动员力举世无双。

      Reply
    1. Ring

      你的意思是说百度之上么?比起新浪,百度,那家做出了浏览器的大鳄倒更像是能成为”王渠”的诸侯.我想互联网的大整合之战早晚会打到浏览器这个层次,甚至是系统.从食物链顶端往下去是层层渠道,内容制造者基本被压在最底层

      Reply
  3. 大盗

    老魏文正好帮我归纳出这些天苦思的媒体概念问题,渠道媒体和内容内体类型的划分很好,看起来,内容媒体很难哦,文中提到内容可以发展新的食物链,指的是什么呢?

    Reply
  4. Pingback: 2009!我的准备 | 晓江:网络游蛇

  5. 学生

    关于措词或是概念的引用,我有几点想说的

    1. 本文所引用的“现代性”的定义可能是基于工商管理或科技发展范畴而叙述的,而一般与后现代主义相提并论的那个“现代主义”之中“现代”的定义则截然不同。一般在社会和文化、艺术范畴内,是指具有复杂、抽象、荒诞乃至虚无等特征的、注重自我内心表达的一系列艺术作品和文化现象。这些特征所指向的,并不是像当时的科技所引领的结构化条理化分工化,相反,是抽象和不理性的代表,是无条理的进行时,是民众对现实的逃避和迷失,也是日后为后现代主义转为反叛的铺垫。

    2. “解构”一词,其实是一个哲学/语言学的词汇,着重挖掘事物“对立统一”的本质,强调对立面的流动性以及颠覆传统的思考方法和审视观,而并非从字面理解:将结构肢解破坏之意。虽然可以从中引申提炼出破坏、叛逆的意味,但作为一个传媒文化人,将落于书面的文字、延展内涵、甚至是定义(并且此定义关系到文章核心思想的时候)谨慎对待,还是有一定必要性的。也许,一个有所偏差的词汇理解,将会危机到一个思想或一个理论的树立。

    Reply
    1. 魏武挥 Post author

      呵呵,报章文字,不能如此抠字眼的啦。不过,我这里的解构,的确有你说的那层意思:世界观价值观的颠覆

      Repl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