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独立评论员

      我是独立评论员有7条评论

这篇文章,将是我个人关于“公民记者”话题这段时期里的最后一篇思考文字。基本上,这篇东西算是对于周曙光同学“我不是你们心目中的公民记者”的回应,也是对我前三篇关于“公民记者”的评论的回应()。毕竟,周曙光同学在我对他的评论里回复说:

你如果能把公民新闻的提供者起另一个不让你迷惑的名字,那你就起一个能去掉”公民记者”后面两个字的名词吧. 或者你来告诉我,你心目中的公民记者是什么样的。

我得说些什么。

周曙光同学在他的文章里说,公民记者是公民。这个说法的确有点让人费解。如果是一个没有被剥夺公民权利的正常人(非罪犯),那他/她自然就是公民。硬加一个记者,又何必呢?

有朋友评论我的文章说:你是在钻名词的牛角尖。我认为,有些名词的牛角尖不用太计较,有些名词的牛角尖还真得钻上一钻。

一个公民,享有天赋的表达自由权利,这是任何一个无论是实质还是表面要追求宪政的社会的共识。公民不需要再加任何前缀或者后缀,就可以进行他们的表达。 Blog的诞生,使得他们的表达可以传到更远的地方(比如阿拉斯加),也可以传播给更多的人听到(不再只是身边的好友)。这是一项技术给人们带来的关于表达自由的便利。

但表达和报道是截然不同的事情。当我看到一个年轻人在咒骂一个老年人的时候,我可以立刻到我的blog上去说,唉,人心不古啊,现在的年轻人怎么这样不尊老爱幼。但如果是记者,就必须去核实一下:为什么年轻人要咒骂老年人?也许,这个老年人刚刚偷了年轻人的钱包,有错在先造成的。

在正统的新闻报道学习中,五W一H是非常重要的新闻元素。一篇合格的新闻报道,必须具备这些元素。记者不是看到什么就写什么,他/她必须去过问一下是什么造成的。所谓深挖事实根源,我个人以为,大致就是这样了。如果仅仅是看到什么就写什么,那叫报料,不能叫报道。这是有相当大的本质区别的。报料者可以忽视真相,报道者不可以(虽然很多时候不容易做到)。毕竟,我们都知道,眼见未必是实。

所以,blogger是报料者,不是公民记者。这是很常见的blog现象。大多数blog都能完成这个职责。

但有些blog并不满足于此,看到什么说什么显得没有思想性,于是他们开始思索,发表对于这些已经暴露出来的事实的见解。比如说,最近闹得很凶的腾讯和珊瑚虫的案子,我就看到过很多blogger在那里起劲的讨论。我不觉得他们是记者,更多的,象是评论员:对事情的评头论足,从自我主观立场出发,发表自己的见解。

这是blog最重要的使命。

当代伟大的公共知识分子之一哈贝马斯提出过“公共领域”的理论,很多学者都认为是空想。我不这样认为。我认为blog能够去完成哈贝马斯的“空想”,所以当我过去的导师问我你最近在忙什么的时候,我半开玩笑半当真地回答:我在实践哈贝马斯。

哈贝马斯思索欧洲资本主义革命的原因,他发现“沙龙”是一个很重要的环节。当时有不少贵族或者新兴贵族在家里开party,邀请知识分子思想者一起来聚会,并在聚会上进行讨论。他们的思考在讨论中撞击出火花,之后被散播出去。这是导致思想领域启蒙和革命的重要原因。当然,他认为,在当代,公共领域已经被商业和政治染指,他呼吁要净化公共领域,这是后话。

对于blog扎堆的地方,就有一个名词:Blogosphere。这个词不像很多人以为的那样是blog+sphere,而是Blog+logos+sphere,请注意,blog和sphere之间多了一个o。logos是什么东西?逻各斯,中译为“智慧”。

Blog进行事实的再评论,就是智慧的撞击,就是主观看法的撞击。Blog最适合承担这样的职责,而不是去报道什么事实真相。

所以,我说,我是独立评论员,或者再大一点:公民评论员。这就是我对于Blog的类名词定义。至于说我心目中的公民记者是什么样的,对不起,我从来不认为这四个字可以存在。或者,能存在于某些极少的人(包括这些人的极少的一个时间段),但不存在于一个固定的群体中。keso说的,也只是keso的主观看法。

至于有些blog,自费跑到祖国大好河山去漫游,然后写当地的风土人情,这有点当年的徐霞客的风范了。不过,我想,从来没有定义过徐霞客是记者罢!

事实上,对于老虎庙先生的这番游历,BlogBus是大力支持的。如何支持法,可以自行询问老虎庙,他说,比我说来得强。反正绝对不是仅仅大力支持四个字。

最后再顺便说一下一点小小的私心。中国网站报新闻是要牌照的,以前三大门户有,现在百度也加了进来。绝大多数网站没有新闻牌照,自然也包括blog。 blogger做公民记者,那叫公然违法,在这种事情上,和政府对着干,毫无意义。倒是搞搞评论,评论不需要额外牌照,一张ICP备案即可。是不是轻松得多呢?

7 thoughts on “我是独立评论员

  1. 比特海日志1

    […] 没事去闾丘露薇的一五一十部落逛,看见了一个叫魏武挥的人写的文章《说一说公民记者》。再到他的Blog上看,关于所谓“公民记者”已经扯出了之一,之二,之三。 […]

    Reply
  2. 风扬凌轩

    又见文人相争。和菜头也来骂你了,又不是百家争鸣,能吵出什么玩意来

    又见文人相争。和菜头也来骂你了,又不是百家争鸣,能吵出什么玩意来
    <ins datetime="2007-11-02T09:07:34+00:00">魏武挥回:和菜头来骂我,我就应该很紧张吗?

    Reply
  3. zicjin

    看了一小半就知道,,你的思维格局真的太小,,太肤浅

    看了一小半就知道,,你的思维格局真的太小,,太肤浅
    <ins datetime="2007-11-02T09:08:07+00:00">魏武挥回:不好意思,让您这个大格局的人见笑了,圣人来光顾,蓬荜生辉啊!

    Reply
  4. long

    文字之争,周曙光毕竟代表了平民。你了解处在社会底层的人的心情吗?个人还是倾向周的。

    文字之争,周曙光毕竟代表了平民。你了解处在社会底层的人的心情吗?个人还是倾向周的。
    <ins datetime="2007-10-10T16:53:47+00:00">魏武挥回:我从来没有说过,我反对周的做法

    Reply
  5. vim

    zuola同志确实在借换概念,使用公民记者这个名字时已经偷换了一次,为自己辩论时又从另一个角度借换了一次,逻辑上已经很乱了,难得的是他的表达能力不错,能把一个很乱的逻辑说的很让人感觉信心,于是,很多本来就不喜欢深入的同学们也就模模糊糊的且信或者且疑了
    zuola同志的行为本身的意义和价值是绝对应该肯定和价值的,但把事情弄乱这个角度,恐怕不是一个好的主意——当然,如果觉得制造争议本身比客观更有价值——那是另一回事了。

    zuola同志确实在借换概念,使用公民记者这个名字时已经偷换了一次,为自己辩论时又从另一个角度借换了一次,逻辑上已经很乱了,难得的是他的表达能力不错,能把一个很乱的逻辑说的很让人感觉信心,于是,很多本来就不喜欢深入的同学们也就模模糊糊的且信或者且疑了
    zuola同志的行为本身的意义和价值是绝对应该肯定和价值的,但把事情弄乱这个角度,恐怕不是一个好的主意——当然,如果觉得制造争议本身比客观更有价值——那是另一回事了。
    <ins datetime="2007-10-10T16:52:16+00:00">魏武挥回:我敬佩他的做法并支持他,但我不太支持他以公民记者的名义去做这个本来很值得做的事情

    Reply
  6. 胡桂芸

    可爱的老魏,看完这篇文章和你老人家回复的评论我简直要笑出声来.<br />人生多少无味,尤其我们天天要盘算成本和利润. 可是, 老魏,<br />你不依不饶, 你坚持已见, 人家望你一眼, 你一定要瞧回别人一眼,<br />多么可爱.<br />还有, 你什么时候, 和露薇小姐成了校友?<br />英雄不问出处, 你的桔子洲头, 好象从来没有提过. 我也没有, 再提起. 哈哈.

    可爱的老魏,看完这篇文章和你老人家回复的评论我简直要笑出声来.<br />人生多少无味,尤其我们天天要盘算成本和利润. 可是, 老魏,<br />你不依不饶, 你坚持已见, 人家望你一眼, 你一定要瞧回别人一眼,<br />多么可爱.<br />还有, 你什么时候, 和露薇小姐成了校友?<br />英雄不问出处, 你的桔子洲头, 好象从来没有提过. 我也没有, 再提起. 哈哈.
    <ins datetime="2007-11-13T03:20:38+00:00">魏武挥回:我后来去了香港读书,你不晓得?桔子洲头,我还真忘记了,什么啊?我现在和大学里完全不一样了,所以喜欢琢磨一些和赚钱毫无关系的问题,你可以去看看“关于这个blogger”,我的小小传记

    Reply
  7. 胡桂芸

    你和大学里一模一样,总之要做点别人不做的东西. 挺好的.<br />况且, 在大学里你也没有表现出赚钱的欲望.

    你和大学里一模一样,总之要做点别人不做的东西. 挺好的.<br />况且, 在大学里你也没有表现出赚钱的欲望.
    <ins datetime="2007-11-13T10:03:43+00:00">魏武挥回:呵呵,我大学里成天琢磨赚钱(另外一件事众所周知),你是不晓得的说。

    Repl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